樱花舞 3 团藏

    “你是谁?”

    “这女人是哪里来的?”

    “这是谁家的婆娘放出来了,还不赶快拉回家去。”

    ……

    开启群嘲功能的旋涡樱子无疑是很拉仇恨的。

    遭到了质疑,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便是自己是对的,错的一定是别人。

    何况这是一群人,代表的是大多数呢。无论是从众心理,还是人的劣根性,人们的第一反应不是去好好思考一下反对意见的内容是什么,而是去抨击质疑者,打击他,以维护自己的地位和观点。

    嗤~

    旋涡樱子勾了勾嘴角,面对众人的指责一点也不放在眼里。

    比这还过分的,她又不是没有见过。

    旁边的千户草一脸冷汗,怕什么来什么,天要亡他么!

    见那群人有要围上来的趋势,他来不及想自己会是个什么死法,一个闪身挡在了旋涡樱子面前。

    看着他护额,一副精英忍者的样子,只是平凡人的群众们停下了脚步,忌惮的不敢靠近。

    在一旁看热闹的的两个宇智波此时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那个女人,那头红色的头发。还有眼前这个人,似乎是团藏根部的人吧。

    “干什么,也要学白牙家的小崽子,忍者要打人了么?”

    “宇智波家的大人还在这呢,倒是看你怎么敢动手。”

    千户草脑门青筋直跳,这些人,怎么这么难缠,又不讲道理。

    “让让!”

    旋涡樱子拍拍挡在他面前的领路忍者,见他不动,直接绕过他走了出来。

    “还用打你们?”

    旋涡樱子看向那群无知平凡却做着恶毒的事情的人们,露出一个恶意的笑容:“你们不是喜欢抛弃你们的忍者么?放心,今天你们在这里骂了保护你们的人,下次想必也没有人会冒着生命的危险,连任务都不要了去救你们了。”

    “打你们?”

    “用的着么?一群什么能力都没有普通人却叫嚣着让保护自己的人,把自己扔了。我到时要看看,脱离了忍者的保护,你们能活多久!又能活成什么人样!”

    人群听了这番话,嚣张的气焰一下子熄灭了。

    是啊,他们只是普通人。要依靠忍者的保护,难道要支持忍者抛弃自己去完成任务么?

    没有人想做那个被抛弃的人,于是,他们心虚了。

    “忍者保护我们平民,是应该的,这是他们的职责。白牙救得是他的同伴,是忍者!”

    一个贼眉鼠眼的家伙躲在人群中,喊了一声。

    “是啊,他救得是忍者。忍者本就该牺牲自己也要完成任务啊。”

    有平民一脸恍然大悟。

    “可是,虽然同伴是忍者,可也是生命啊……”

    也有人拧眉小声地反对。

    “你是什么人?”

    见场面有些控制不住,宇智波真水站了出来,锐利的目光射向旋涡樱子。

    这个女人,一出口,就打乱了他们原本的计划呢,不能让她再这么讲下去。

    “呵~”

    看着他身上的团扇图样,旋涡樱子的表情一下子冷下来。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宇智波家的啊。所以,就是你们在暗地里煽风点火,鼓动这些人,让他们来攻击……,恩……”叫什么来着。

    “旗木塑茂。”千户草在一旁小声的提醒。

    “攻击旗木塑茂的?”面不改色的接上,旋涡樱子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反而反问道。

    两个宇智波闻言脸色大变,一直没有发声的那个宇智波上前一步,大声喝道:“你胡说什么,我们宇智波是木叶警备队的,此次前来那是为了维护治安,防止忍者伤害平民。”

    瞧他那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什么正义的化身呢。

    “你不要再胡说八道了,我看,你才是那个煽风点火的。莫不是白牙找来的帮手!大家不要相信她。”他反应倒是快。不但提自家解释了,还将脏水泼到了旋涡樱子头上。

    闻言,旋涡樱子倒是笑了。

    看他这反映,这幕后是宇智波无疑了,至少也是推动者之一。

    凉凉的看了那两个宇智波一眼,她淡淡的反问:

    “你在说初代火影胡说八道么?”

    刚刚还大义凌然的宇智波闻言一呆,继而怒道:“我什么时候说初代火影胡说八道了。”

    一点不惧他凶狠的样子,旋涡樱子笑眯眯的回答:“就在刚刚啊。初代火影说过:不能完成任务和遵守忍界规则的忍者是废物;而抛弃同伴的忍者,连废物都不如。你看,我刚刚就说了这句话,你不是说我胡说八道么!”

    “这,这,怎么会…,我怎么没有听过初代火影说过这句话。”宇智波霎时间出了满头的汗。

    辱骂初代火影,恐怕他得吃不了兜着走。尤其他还是个宇智波,火影一脉恐怕不会放过他。

    “你还要听初代火影亲口说啊。”旋涡樱子露出苦恼的样子:“怎么办,初代他已经仙逝多年,想要亲口听他说,还有些困难呢。”

    突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拍手:“这样,你自杀,去三途川见他好了。让他亲口跟你说。”

    旋涡樱子看着他一脸为他想了一个好办法的表情,让两个宇智波都不禁打了寒颤,似乎一股寒意从后背冒起。

    ###

    木叶根部。

    “大人,白牙那里要派人前去么?”一个下属站在团藏面前向他禀告了旗木塑茂家的情况,然后问道。

    团藏坐在阴影中,闻言沉默了片刻。

    终于,他叹了口气,吩咐道:

    “关于白牙的事情不要再继续了。将之前的事情推到宇智波身上。”

    下属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但马上隐下了,恭敬地回答道:

    “是。”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