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舞 2 那个女人

    在木叶边上一个僻静的房子里,一头红发的女人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她的脑门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细汗,大口的喘息着。似乎刚刚从噩梦中惊醒,惊魂未定。

    慢慢的,她的呼吸平复下来。

    她静静地坐着,一动也不动,像石化了一样。

    突然,淡淡水光在她的眼里闪动,蓄满了那双黑曜石般大眼睛,然后无声的从两颊流下。连房间里的空气也被这悲伤地情绪所渲染了,透出一股绝望的气息。

    “樱子大人,您醒了么?”一个身影闪现在庭院里,声音恭敬地问道,划破了寂静的房子,让屋子里孤寂的氛围消散了些。

    “请稍等。”闭了闭眼,平复了情绪,旋涡樱子淡淡的答道。

    快速起身,进行了洗漱,她打开了房门。

    “您好,我是团藏大人派来的,千户草,来为您做向导,参观木叶。”

    旋涡樱子静静地看了他一会,目光在他的护额上停留了一会,才出声道:“那就走吧。”

    木叶的街道上,带着护额的忍者在前面带路,特意放慢了脚步。一边为身后的解释,一边指着路边一些建筑。

    旋涡樱子静静地跟着他,听着他的讲话,心里只有一种苍凉和陌生感。

    似乎有种无形的隔膜将她和周围的一切隔离开来,让她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她心里并没有什么不适:这本就是她的选择,不是么。

    “那个就是火影岩,上面刻着历代火影的头像……”

    听到这,旋涡樱子朝着那个方向看去。

    还是那个地方,只是上面的头像从一个变成了三个。

    耳里在也听不下一边喋喋不休的介绍着各位火影经历的带路忍者,眸子里浮现淡淡的回忆和怀念。

    “走吧。”

    旋涡樱子心里叹了口气,不再看那熟悉的面孔们,打断带路忍者还在继续的讲解。

    “啊?”

    “去木叶图书馆。”

    “是。”反应过来的千户草挠挠头,自己似乎是有些讲得激动了。

    带路忍者恢复之前的模样,只是路线变成了向图书馆前进。

    只是,路过某个地方的时候,一阵喧闹声吸引了旋涡樱子的目光。

    ###

    一家的庭院外,人群涌动,大声的破骂由人群不停地传出:

    “旗木塑茂,你这个废物,不遵守忍者规则,你怎么配当忍者!”

    “你这个放弃任务的弱者,竟然枉顾村子的利益,绝对不能原谅!”

    “害的村子名誉受损,你以为你躲起来有用么,你怎么不去死?”

    ……

    一声声难听的喝骂不绝于耳,可门庭高大的房子里却没有一丝声息,仿佛里面并没有活人似的。

    终于,屋里的人似乎是忍无可忍了,一个白头发蒙面的小孩子猛地打开了门冲了出来。他大声的辩驳着那些大人们对于他父亲的污蔑,可稚嫩的话语犹如在风中摇曳的细微火苗,很快便被强风压制下去了。

    “樱子小姐,我们该往这边走了。”为她带路的忍者见旋涡樱子望着这边不动,脸上浮现一丝尴尬的神色,不想让她再继续待在这里看这一幕,不由出口提醒道。

    他是团藏长老的手下,但并没有参与这件事。虽然不清楚具体的是什么,可也清楚地知道,团藏大人,他要出手对付木叶白牙啊。

    ——这些人也许就是团藏大人安排的。

    以团藏大人对这位大人的重视,万一她要是管了这闲事,扰乱了大人的计划。恐怕到时候她或许没什么事情,他这个在一旁没有作为的手下恐怕就要遭殃了。

    旋涡樱子面无表情的盯着那群正在随心所欲地发泄,乱骂的人群,眸色变得深邃起来,仿佛压抑着什么。

    “火影不管么?”她冷冷的问道。

    带路的忍者身体一震,不知为何有种被石头压在心头的压力感,丝毫没有去想为什么刚刚还笑容满面的温柔女人为什么瞬间就爆发了比火影还要强势的威严,下意识就将自己心里的答案答道:“这本来也就是事实,就算火影大人也无法改变啊。”

    说完,意识到身边这位旋涡小姐身上的威势,不由一动也不敢动,冷汗布满了整张脸。

    就在一看就是忍者的白发的小孩子忍不住想要对面前辱骂他父亲的人群动手的时候,木叶警务部的人到了,是两个宇智波。

    “卡卡西,你准备干什么,身为忍者,却要对没有战斗力的平民出手么?”宇智波真水轻蔑的看着眼前据说是天才的家伙,一个废物的儿子。

    说着,他便亮出了写轮眼,挑衅的看着比他矮了许多的白发少年。跟他一起的另一个宇智波也看好戏般的站在一旁。

    “他竟然相对我们出手,果然飞废物的孩子也是废物。”

    “教出这样的儿子,木叶白牙果然是个人渣。”

    “还是什么狗屁天才,祸害平民的天才么?”

    不绝于耳的支援喝骂声响起,宇智波真水更加得意了。仿佛他掌握了真理一般,他压了压手,等人群的声音弱下去,才面露残忍的笑容:

    “卡卡西,你还是认清现实吧。木叶白牙为了同伴抛弃任务,不遵守忍者的规则,是实至名归的废物。”

    嚣张的声音在人群安静的时候特别响亮。卡卡西恶狠狠地瞪着面前的男人,手指深深陷入掌心的肉里,整个人都在颤抖。仿佛跌下了万丈的深渊,被黑暗逐渐的笼罩。他原本明亮的眼睛里,变得不再坚定,似乎有什么在消失。

    “如果说不遵守规则的人是废物,那么,不珍惜同伴的人连废物都不如。”

    清亮好听的女声仿佛一道划破黑暗的希望之光,将卡卡西从黑暗之中拉了出来,也打破了人群们脸上仿佛已经胜利了表情。犹如石破天惊般,震响在人们的耳边。

    所有人的目光不由都向着声源望去。

    火影办公室内,围着三代的水晶球观察情况的三代火影猿飞日斩,不由跟着人们的目光,调整着视野。画面转向了站在不远处的樱子身上,精致的脸上带着轻蔑,她不屑地看向那些围攻旗木家的人们。

    旁边的原本在锤墙的千手纲手也不和自来也争论了,几人自发的围了过来。

    当那个年轻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水晶球中的时候,猿飞日斩含在嘴里的烟杆,不由掉在了桌子上。

    “是她,竟然真的……,她回来了。”人们的耳边。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