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沐晴公主

第300章 沐晴公主
听了九月的话,隐生大叫一声‘好’。
他以前只觉得这丫头的血脉逆天,现在却为她的人格魅力所折服。
“今日就算拼个魂飞魄散,本道也要护你周全,只是,本道若不在了,你记住本道方才求你做的事。”
“隐生大叔,你......”
“本道还未如此欣赏一个小丫头,你很不错,关于炼丹术,本道......”
“隐生大叔,你干嘛摆出一副在交待遗言的样子?虽然有人在过来,我无法用精神力,但你别太小看我,对付一般的普通人,我有的是法子。”
隐生沉默了几个呼息,瞬而爽朗大笑道,“本道倒是替你多虑了。”
“也不算多虑,我不能太分心,精神力还在与瞎眼大叔缠斗,一会还得麻烦隐生大叔在旁边护着点。”
“好!”
两人说话间,九月恢复了一些气力。
那批正在靠近的人,也出现在了九月面眼前。
为首的一人戴着面纱斗笠,身形瘦小,后面还跟着数十个男人。
九月在这些人里面,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正是当初在另一个据点,被朱影绑走的白全。
她还没开口说话,人群中一个黑衣人便大吼了起来,“臭女人,居然是你,上次让你逃过一劫,这一次,我一定要把你逮了。”
九月听了那人的话,顿时想起来了,这人是在柳将军府外绑走她的黑旗,内力跟朱影不相上下,所以,她从他手里逃脱,他应该十分咽不下那口郁气。
“黑旗,先别急着发火,这星月公主是如何进入暗道的?难道......”白全脸色一变,欲言又止。
“不管她是怎么进来的,她,以及出现在这个暗道中的所有人,都要死,死人才是最能守住秘密的人。”黑旗冷声开口。
“小姐,现在该怎么办?”白全没像黑旗那么做事不过脑,而是阴着脸,凑到戴面纱斗笠的人面前,低声寻问。
“别小看了她,派人皇宫的出入口,发出信号,叫救兵。”戴面纱斗笠的人回了话,声音故意压得低沉,像在掩示原来的音调。
“是!”
白全了然,转身对旁边几人下达了命令。
没一会,五人出列,绕过九月一行人,挡住了去往皇宫方向的通道,另有一人转身朝来路而去。
九月勾了勾唇,身上血迹斑斑,却难掩她眉眼间的迫人气势。
“这么说来,你们想要我死?”
“你必须得死,不止你,躺在地上的两人,都得死。”黑旗狠声放话。
“怎么办?我不想死,自然也不会让我身边的人死,那么,为了活着,我只能送你们去死了。”九月唇角挑起抹嗜血的弧度,“智脑,我的AK,小蛇龙,小蛊虫,都出来。”
随着AK到手,小蛇龙也从她的脑门处钻了出来,小蛊虫因为实在太微小,趴在她手背上,如若无物。
“保护小姐。”白全一声大喝,剩余几人立即将戴着面纱斗笠的女人围在了中间。
“管你手里拿着什么玩意,老子今日就把上次受的窝囊气讨回来。”黑旗暴喝一声,率先一掌击出,朝着九月的命门而去。
九月扬手一梭子,‘突突突’几声响起后,子弹飞速射向离自己越发近的黑旗。
黑旗感觉到了危险气息,将掌风收了,散发全身内力,形成一个防护罩,子弹正好在这时,击在了他的防护罩上。
“大家要小心这女人手里的玩意,撑起防护罩,别让那玩意近身。”
“好!”
在场的每人,都按照黑旗所说的那样,用内力撑起了防护罩。
九月蹙了下眉,没想到黑旗能这么快就找到应对AK的方法,见AK没什么用处,她让智脑将之收回了空间,“小蛇龙,你去,散出白雾让他们内力减弱。”
得到九月下令,小蛇龙一扫刚才的颓败,奋力朝前飞去。
飞过去的同时,将体内所有白雾都散了出来。
“这是什么?”白全诧异开口,只是,还没人回答他,小蛇龙的白雾就已经将在场几个都裹了起来。
紧接着,黑旗愤声道,“快散开,这白雾能吞噬内力。”
“不好,我的内力正在减弱。”
眼看着那群人就要四散而开,九月朝悬在自己面前的隐生魂体道,“隐生大叔,用你仅有的精神力束住他们,别让他们四散。”
“好。”
白花花的魂体,有亮光乍现了一瞬,紧接着,一股不算太强悍的精神力从魂体中穿出,笼罩向黑旗一行人。
原本正在四散的人,顿时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束住,困在原地,无论怎么努力挣扎,都不能抬脚迈出半步。
“吱吱......”小蛊虫有些跃跃欲试的在九月手背爬来爬去。阿萌
“小东西,你先等着,你一出手就要人命,这些人虽然想让我死,但目前为止还没威胁到我的生命安全,先留他们一命,你方才喝了我那么多血,还不饱啊?”
“吱吱......”小蛊虫无辜的看着九月,它只是想要帮忙而已。
小蛇龙身上的白雾渐渐在变淡,白旗一行人也全都软绵绵的瘫在了地上,内力几乎被吞噬了个一干二净。
“小蛇龙回来。”
九月朝小蛇龙招招手,小蛇龙怏怏的飞了回来,没等九月吩咐,一头钻入了她的脑门,休养去了。
“凡人丫头,有大批的人正在过来。”隐生收回自己的精神力,再度开口提醒。
九月点了下头,“刚才有人去报信了,来的人有多少?”
“不下百人。”
“什么?”九月咽了口唾沫,“这回要死了。”
小蛊虫虽然厉害,但顶多能对付十个人,小蛇龙已经不能再战,而雷电之力,她必须得留下一两次,这趟入宫,命师就是个隐藏的祸害,回到凉王府前,命师随时可能出手,所以,她必须要为这件事做好打算。
她将目光落到那名戴面纱斗笠的女人身上,刚才白全一直称她为小姐,神情恭敬。
九月眸底划过抹睿智的光,她迅速朝前迈去,目标明确。
在她伸手抓向那女人时,一侧的黑旗咬牙切齿道,“你若敢动小姐,老子把你碎尸万段。”
“星月公主,你别动小姐,要动便动我。”白全也连声哀求。
九月挑了下眉,没去管这两人在说什么,只伸手制住那女人,吃力将她从地上拽了起来,“智脑,大菜刀。”
“好的,主人。”
大菜刀到手,九月制着虚软无力的女人,随即将刀架在了她脖子上,一步步朝自己原来的位置退去。
“小姐......”黑旗一行人,眼睁睁看着自家小姐被拖走,那把传闻中由千年玄铁打造而成的大菜刀,正架在小姐脖子上。
他们虽想上前帮忙,但奈何身上提不起半点力气。
正当九月挟着人质退回原位时,隐生感应到的那批救兵终于来了。
黑压压一片,占满了整个暗道。
“你们别动,如果你们敢多往前走一步,我手里的大菜刀,可是不长眼的。”九月声音微冷的开口,特意将大菜刀往女人脖子处逼近了几分。
那批救兵见此情景,顿时硬生生停在了原地。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九月挑挑眉,垂头撇了眼身前的女人,“我现在倒是好奇,你倒底是谁?为什么他们都捧着你?”
女人藏在面纱中的脸,浮起丝苦笑,却没说话。
九月正要用刀锋挑开女人的面纱,那群救兵中却飞身出来一个人。
“王妃,还请手下留情。”
那人伸手制止九月动作的时候,将一直低垂的头昂了起来。
九月怔了一下,停下想要挑面纱的动作,“无风,怎么会是你?”
“王妃,属下今日才随这些人潜入京,还未来得及回府禀报。”无风朝九月行了一礼,将目光落到九月制着的女人身上,“她救过属下一命,还请王妃手下留情,我会说服她,让她放我们离开。”
九月无奈一笑,“你以为我要杀她?”
“难道不是?”
“我只是想挑开她面纱,看看她是谁。”九月郁闷的翘了下唇,“我看起来是个这么冷血的人吗?”
“是属下走眼了。”
“你果然一直跟在我身边,那日在我房门前留下药的人是你?”戴着面纱斗笠的女人叹了口气,声音恢复正常的同时,自己扬手将斗笠摘下。
九月看着女人熟悉的面孔,诧异的张了张嘴,“木清?怎么是你?”
“我是凉人,能出现在这里,不是很正常么?”
“他们尊称你为小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听了九月的问话,田木清长叹了口气,如水的眸子里闪过抹失望,“你果然不是她,如果你是她,不会不记得我是谁。”
九月心里咯噔了一下,“你是沐晴?”
木清,沐晴?
田木清沉默了一瞬,“是,我是沐晴,你还是星月么?”
九月没回答,只静静看向无风,“无风,你将朱影无双都带上,我们往后退。
“是!”
无风几步到了朱影无双跟前,运转内力,一左一右将两人夹在腋下。
“退!”九月低呤一声,昂头望向那批救兵,“你们最好别跟来,否则,我会让你们会后悔的。”
说完,她挟着沐晴,一步步往后退,用与隐生冥冥中牵在一起的那条线与之沟通道,“挡在去路的那几人,交给你了。”
“好,放心。”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