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黄泉路上有个伴

第299章 黄泉路上有个伴
隐生听了九月的话,顿了一瞬,连忙开口道,“对,你万不能用天罚对付尾生,他乃是本道同门师弟,情同手足。当初分开时,本道是天级炼丹师,他为地级炼丹师,如今本道修为大减,而他却还似从前一般。凡人丫头,任你的手段,真的不能在不伤及他的情况下,将他束住?”
“我要有手段,就不至于被你师弟伤成这样了。”九月喘着粗气,只觉得眼前一片晃动,视线在逐渐模糊。
她用力甩甩头,强迫自己撑住。
朱影跟无双都倒下了,现在一切都只能靠自己。
隐生也开始焦急了起来,他飞到尾生身旁,声音有些不稳,“你就是尾生,哪有什么为什么?你还记得星辰宗么?还记得家主么?还记得小少主么?还记得你与我的任务么?”
尾生被这一连串的问话,问得昂起了脸,一对宫洞的眼眶在微微颤着,额眉皱得深邃。“家主,少主,任务,拂尘子那老道,本道的眼睛......”
“对,是拂尘子那老道带走了少主,我们从异域而来,正是为寻找少主而来。”
尾生开始陷入痛苦之中,他两手抱着头,手上束着的铁链哗哗作响,“想起来......想起来......”
九月能够感觉到,瞎眼大叔的神魂开始动荡,而她的精神力则趁机反攻了过去,将方才被吞噬的那些重新吸收了回来。
“大叔,上次斗恶道人的时候,你说在百年前封印了恶道人,我初遇你时,你又说你在那洞穴里养魂养了数十年,这会你又冒出个同门师弟,时间线跨遇如此大,我都快被你绕糊涂了。”九月实在忍不住好奇,轻声开口发问。
“百年前,本道是自己出来历练,十余年前,是受家主嘱托,再次离开异域,到此处天地来寻找被拂尘子带走的少主。”
“原来如此,按照你这么说来,你们要找的少主,少说也有十几岁了?”
“正是。”
两人说话间,尾生又开始发疯般挥手,“死,他说过,见过这样东西的人也要死,不听他的话,入魔,伤害无辜,死,都要死!”
“不好,瞎眼大叔又开始发疯了。”九月皱着眉,焦急道,“大叔,他是你同门师弟,你好歹也管管啊,再这么下去,我们都得玩完了。”
“本道休眠的这几天,养回来的修为不过刚能支撑自己的魂体。”隐生的话中,带着苦意。
“死!”
瞎眼大叔朝地上的软剑伸了伸手,软剑随即主动飞入他掌心。
在那瞬间,他再次动了,一头乱发朝后扬着,步伐诡谲的朝九月攻去,软剑平伸,上面缠着丝丝精神力,动作间,带起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意。
“大叔,你让开。”九月朝着隐生大喝一声,拼命提着一口气,抡实了大菜刀,迎向软剑。
在软剑即将刺到隐生的魂体时,他险险往一侧飞去,躲过杀招。
瞎眼大叔的目地,一直都是九月,隐生的魂体避开后,他没去管顾,一心一意只是要拿下九月的命。
九月暗骂了一声MD,将小蛇龙收回了空间,又让小蛊虫钻回了她衣袍内躲好。
大菜刀与软剑正面碰上,一声脆响后,瞎眼大叔舞起了一套刁钻的剑法。
九月看得眼花缭乱,咬牙抽回了一丝精神力,这才能勉强看穿他剑法的招式,及时用大菜刀挡住。
只是,她接二连三的抽回了精神力,方才还处于上风的精神力,这会又被瞎眼大叔所压制。
“大叔,你赶紧多说点以前的事,让他魂体动荡,最好逼得他的精神力,自主回到他精神空间去。”
隐生听了九月吩咐,连忙发声道。
“尾生,家主有令,找不到少主,我们不得回异域去,你不想回异域了么?你的夫人,孩儿,双亲,可都在异域等着你,你还记不记得家主允诺过的?寻回少主后,他便给你复原丹的丹方,有了此丹方,你便能让你孩儿受损的丹田复原了,尾生......”
因为隐生的话,尾生的杀意再度被打乱,他瞪着两个眼眶,望向隐生所在的方向,“复原丹......”
九月见瞎眼大叔停下了攻击,晃了晃虚弱的身体,终究还是撑住了。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她紧了紧拳头,告诉自己一定要镇定,好好想对策。
如果再拖延下去,容止的人会赶到,面瘫王那边也会发生麻烦,天黑前若出不了宫,问责下来,景龙帝又有了想事情闹大的噱头。
隐生还在说话,尾生还在纠结痛苦。
九月的目光,却在房间各种扫过,当她的眸子再一次看到木箱子时,心潮巨烈的起伏起来。
她来到这个鬼地方,遇到这么鬼事,唯一想做的就是找到宝盒,等面瘫王处理完他的事后,一起回到现代。
可如今,宝盒就在眼前,她触手可及。
但是,想要所有人不为这件事买单,平安无事的离开,那她只能忍痛抛弃这个能得到宝盒的机会。
九月狠狠咬了下唇,纵然再不舍,也努力将目光挪到了房间门处。
她的神经一绷,脑子里浮现出瞎眼大叔身上束着的铁链子,那铁链子的长度,大概只有让他在房间里活动,所以,只要她与朱影无双都离开这个房间,那瞎眼大叔肯定无法追出来杀她。
虽然精神力有一定的攻击范围,但她有密匙中的力量所护,在精神力上,能勉强与他斗个平手。
只要力量平衡,她找机会将朱影无双挪到精神力能攻击到的范围之外,那这场灾难,就算躲过了!
思及此,九月趁着瞎眼大叔还没晃回神,让智脑将大菜刀收回空间,然后向前踱了几步,弯下腰,吃力的将无双朝门外拽去。
“大叔,你继续说,千万别停,我先把我两个朋友救出去,拜托了。”
无双这大块头是真的沉,九月每挪一步,都会觉得腰腹上的伤口又加深了几寸,那种疼,如果不是她的意志力够坚定,如果不是她按照陌千的功法,正式迈入了精神力修士一行,恐怕,她早已经像以前一样,没骨气的晕菜了!
好不容易将无双挪了出去,九月又折回来继续挪朱影。
往大门处走的时候,她能明显感觉到,瞎眼大叔被隐生大叔影响着的情绪,开始变得没那么激烈了。
“该死的容止,真不知道他哪来的本事,能将一个地境的精神力修士催眠成这个鬼样。”
九月没好气咒了几声,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往门外挪。
终于,在瞎眼大叔杀意又起之时,她将朱影挪到了门外。
“大叔,你敢紧自己飞出来,千万别被你师弟误伤了。”
隐生停下话头,在九月的话音落下后,迅速窜出房间。
“杀!”房间内的尾生,浑身上下蔓延着杀意,他看着门外的九月,也没管顾自己身上的铁链子,直直冲了过来。
就在软剑刚指到外半寸时,铁链子终于绷紧,尾生无力再朝前迈。
他疯子似的大吼大叫起来,手中软剑凭空乱挥。
“他说过,都要死,都要死。”
九月一屁股坐倒至地,无力的伸手抹了把额间冷汗,“我的宝盒,难道就要这样错过了?”
“凡人丫头,你腰间的伤,急需止血,否则,你无力撑到离开此地。”隐生担忧道,“本道知道有些为难你,但本道想求你,待来日,一定要帮帮尾生。”
“这些先别说。”九月咽了口唾沫,让智脑在上古医书里找一找能急速止血,而空间里又有的药材。
没一会,智脑将一株纯黑的草状药材送了出来,“主人,此为断肠草,捻碎之后捂在伤处,能迅速止血生疤。”
“好。”九月没磨蹭,将断肠草放在双掌心使劲搓,搓成粉末状后,这才往处敷去。
敷药之后,九月一直单手摁着,房间内的瞎眼大叔还在发狂,无双与朱影虽然睁着眼,瞳孔却涣散,像个没意识的植物人似的。
两股精神力还在相抗,谁都不能厉害过谁。
九月抿唇暗忖,朱影跟无双这个样子,凭着她现在的力气,根本不能带着他们平安离开。
只有将精神力抽回一大半,修复好他们二人被震荡过的神魂,让他们恢复意识才行。
可如果精神力要抽回一大半,剩下的一半,肯定无法抵抗瞎眼大叔,到时候,瞎眼大叔将她的精神力全部吞噬,哪怕她在房间外,失了精神力的她,同样会被精神力弄死。
两难之下,九月松开了捂在伤处的手,断肠草的粉沫已经化成了伽,挡住了往外冒的鲜血。
她舒了口气,将捂伤口的手扬起,看着已成血色的巴掌,不由又苦笑了起来。
“凡人丫头,快离开,有人在往这边来。”隐生的魂体忽地飘到九月面前,焦急出声提醒道。
“有人往这边来了?”九月皱了皱眉,强撑着站起身,她的精神力都在与瞎眼大叔的精神力对抗,完全无法分神去查探附近的情况。
“已经离得很近了,凡人丫头,你快些拿主意,是自己走,还是......”
“我不会抛下他们不管的!”九月紧紧攥着拳头,垂头望了眼地上的朱影无双,“他们从来不会抛下我,我又怎么能独活?大不了,要死一起死,活泉路上也好有个伴!”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