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池瑜最后还是将信接下了, 没办法, 陆司琛和沈逸舟都盯着她,然后又托这两个大佬的福, 许多去吃饭的同学都注意到池瑜和那个林琪琪身上了,林琪琪也恨不得将害羞两个字写在了脸上了。
  “怎么感觉你收到情书跟收到炸//弹一样。”李子越看着坐在对面的池瑜轻啧了声。
  池瑜用筷子戳了戳自己碗里的米饭,心道, 可不是炸//药吗?
  她抬眸看了李子越一眼,思量再三说道:“你不懂。”
  妈的, 谁不懂了?谁还没收个情书了?
  李子越想怼,旁边的林亦用手碰了碰他的胳膊,李子越这才惊觉餐桌上的气氛有点压抑。
  主要来源于坐在角落里面的陆司琛, 李子越看了几眼,小声问道:“琛哥怎么了?”
  池瑜摇摇头,好像从她收到情书的时候陆司琛就有些不对劲了,难道是生气不是送给他的?
  太霸道了叭!
  池瑜三两下扒了自己碗里的饭, 端着盘子对着其他人说道:“我吃饱了先去复习一下下午的科目了, 你们慢吃, 回见。”
  说完便端着盘子溜了,溜得极快。
  李子越看着池瑜的背影啧啧啧了几声感慨道:“啧,看来我们池瑜的桃花要开了。”
  “啪”的一声, 陆司琛放下自己的筷子, 站起来端着盘子道:“走了。”
  李子越嘀咕道:“那么凶干什么。”
  池瑜揣着情书回到教室,因为中午休息的原因,一大部分的同学都回到教室里面了, 正热热闹闹的讨论上午的考试。
  池瑜刚坐下,前桌就拿着一瓶奶转过来问道:“听说你收情书了。”
  正准备将情书拿出来放包里的池瑜手一顿,又将情书塞了回去,一脸正色道:“你又在讲什么?”
  前桌正要开口又听见池瑜说道:“你考满分了吗?复习了吗?还想过个好周末吗?”
  前桌一脸幽怨的转了回去,愤愤地拿出了自己的书。
  池瑜松了口气,将情书放进自己的书包里,打算等考完试还给人家,说清楚。
  而在门口的陆司琛将池瑜的动作看的一清二楚,轻哼了声,走进去坐下。池瑜正捧着英语书,下午第一门考英语,她准备再背几个单词。
  “收到情书很开心?”
  池瑜听见陆司琛的话转过头去,还没回答,就听见陆司琛继续说道:“别高兴的太早,一般早恋没有好结果的。”
  池瑜:……
  陆司琛说完,还假装不经意地睨了她一眼问道:“你觉得呢?”
  池瑜扯了扯嘴角,低头重新投入学习的海洋。
  **
  两天的考试结束,池瑜站在走廊伸了个懒腰,她正准备去找一下林琪琪,便有老师从左侧过来,她往旁边挪了挪打算给老师让开路,没想到老师直奔她来了。
  “池瑜,你跟我来一趟。”老师转达了一下年级主任的话,池瑜啊了一声,想不通老师好端端的找她干什么,不过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往办公室走去。
  池瑜前脚刚进办公室,后脚陆司琛也跟进来了。
  她回头看了陆司琛一眼,陆司琛正好对上她的目光,二人短暂的用眼神交流了一下,很好……都不知道过来干什么。
  办公室内除了池瑜和陆司琛两个人还有年纪主任和历史老师,带池瑜过来的那位老师已经出去了。
  历史老师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看他们两个来只是斜斜地瞥了他们一眼,然后继续品尝年级主任的好茶。
  年级主任抬起头来,他桌子上放着几张卷子,池瑜挨得近瞄了一眼,好像……好像就是她和陆司琛的卷子。
  池瑜眼皮子跳了跳,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关上的办公室门被打开,池瑜看过去,杨老师正从外面走进来,她看见池瑜和陆司琛很明显的愣了一下。
  池瑜心道,看来班主任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了。
  杨老师看了年级主任和历史老师一眼问道:“怎么了主任?”
  年级主任还没开口,历史老师便有些轻蔑地说道:“就是叫杨老师过来处理一下池瑜陆司琛两个人作弊的事情。”
  作弊?
  池瑜皱了皱眉头,她偏头看向陆司琛,陆司琛倒是一脸平静,感受到池瑜的目光也微微偏了偏头,耐着性子轻声回道:“我不知道。”
  历史老师呵了声,没出声了。
  年级主任坐在椅子上,手压在试卷上,咳了几声才开口道:“这两天的成绩出来了。”
  A高私立期中考基本都是考完一本批一门,速度很快,基本上考完最后一科,所以的成绩都出的差不多了。
  池瑜点了点头问道:“然后呢?”
  年级主任继续道:“陆司琛同学进步了,除了刚刚考完的哪科,其他科目全部及格了。”
  池瑜眼睛亮了一下,转头对着陆司琛笑盈盈说道:“同桌你真棒!”
  年级主任又咳了两声,示意将目光放在他身上。
  一旁的杨老师收回自己赞许的目光,看向主任说道:“这不是很值得鼓励的事情吗?主任还有什么事情?”
  “鼓励?鼓励作弊?”历史老师放下手中的杯子说道:“他们两个很有可能是抄了前面沈逸舟的答案才及格的,毕竟这两位的成绩你又不是不知道。”
  池瑜清楚原主的成绩,所以在答题的时候都是算着答题,只要及格就好了,这样循环渐进,稳稳当当。
  而陆司琛的脾气池瑜也是知道的,他根本不屑做这些小动作。
  池瑜皱了皱眉头,直勾勾地看着历史老师说道:“老师,你有什么证据指向我们两个是作弊呢?空口鉴作弊?”
  历史老师似乎知道池瑜会这样说,他微微直起了身子说道:“你们两个的试卷,我和主任刚才对了沈逸舟的试卷,重合率是百分之九十,还不算作弊?”
  什么鬼逻辑?
  池瑜翻了个白眼,就是看他们两个不顺眼罢了。
  一旁的陆司琛想要开口,池瑜偏头瞪了他一眼,正想回头继续怼历史老师,却被护崽的杨老师抢了先。
  杨老师上前一步看着历史老师说道:“按照你的逻辑,你应该在考试前注明不能写正确答案,因为答案只有一个,学生们写了正确答案的都是作弊了,毕竟答案都一样。”
  陆司琛被瞪得莫名其妙,腹诽道,小弱鸡翅膀硬了,居然敢瞪他了。
  池瑜配合的点了点头:“除非你拿出实质的证据,不然你就是污蔑诽谤!”
  “你!”历史老师没想到池瑜的小嘴巴居然这么会说,他也不和她辩,扭头看向年级主任,想让年级主任处理这件事情。
  年级主任看了他一眼,态度要比历史老师温和:“老师相信你们是好孩子不会作弊。”
  “那叫我们过来干什么?”陆司琛双手抱臂冷冷地看着他们两个人:“我不屑做那种事情。”
  “老师知道你……”
  “主任你什么意思?你都说了相信他们两个,叫他们过来干什么?看历史老师怎么喝茶吗?”杨老师截了年级主任的话茬。
  年级主任啧了一声说道:“小杨啊,你不要着急嘛,事情我们总要弄清楚的嘛。”
  “这件事弄清楚很简单啊,我记得每间教室里面都安装了一个摄像头,调出来看一看不就知道到底抄没抄了吗?”杨老师继续说道,她现在可不是刚来这学校时那么好欺负了。
  池瑜和陆司琛是她的学生,两个人成绩虽然不太好,但是起码现在不翘课,每天都坐在教室里面。
  “F班的监视器坏了,星期一F班的班主任就提了,这周末才会有工作人员来检查。”
  意思就是,监控没有,还是不相信这两位同学没作弊。
  池瑜不傻听得出,话里的意思,她也冷着脸问道:“那老师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我们是想,重新出张试卷,明天你们两个单独过来考一下。”年级主任其实也无奈的,但是这历史老师一直斩钉截铁的说,一定作弊了,而且看他们三个人的卷子确实有几处都比较相似,总是要将事情给个交代的。
  池瑜抿了抿嘴,重考她没多大问题,但是就怕陆司琛心里不舒服,她余光又瞥向陆司琛,却没想到陆司琛一直在看着自己。
  陆司琛朝她微微抬了抬下巴。
  池瑜眨了眨眼,没懂什么意思。
  陆司琛说道:“现在就出卷子,今晚就考。”
  历史老师勾起了嘴角,这下总能让这两个心高气傲的学生吃点瘪了。
  他就不信,两个作弊的学生能考出什么花来。
  池瑜想了想说道:“我也同意,不过我们不可能莫名其妙就背了作弊的锅。”
  “你想怎么做?”年级主任问道。
  池瑜看向旁边的杨老师,扬声说道:“杨老师,麻烦您给我妈妈打个电话,让她过来一趟。”
  其余人不解,池瑜偏头冲着陆司琛解释道:“咱俩是小孩子,说得话没多少分量,总得找个靠山过来吧。”
  然后回头和杨老师说道:“麻烦老师了,我妈现在应该在家,等她到了学校,试卷大概也出完了。”
  杨老师看向年级主任,应了声,当着历史老师和年级主任的面把手机拿了出来,给池夫人通了电话过去。
  池夫人接的很快,杨老师三言两语将事情解释了一下,请她过来一趟。
  池瑜看着杨老师,只听见杨老师嗯嗯了两声,电话就挂断了。
  杨老师给了池瑜一个眼神道:“我已经通知了池瑜的家长,池瑜妈妈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就到。”
  池瑜歪了歪脑袋:“老师愣着干嘛,还不联动一下其他老师出试卷?”
  年级主任这才反应过来,嗯了声,坐回位置上拿出了手机。
  历史老师靠着办公桌,见池瑜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眼皮子跳了跳,转头和年级主任提议道:“让高三的老师出题怎么样?我们这些老师,怕放水。”
  “好,就让高三老师出。”池瑜对着历史老师哼了声:“如果到时候证明了我和陆司琛没有作弊,我还希望老师可以公开给我们道个歉。”
  池瑜将公开两个字说的格外的重,历史老师笃定两个人做了弊,听池瑜的话也只是觉得她在充气势罢了,他不在意道:“可以,要真的是我误会了,我周一在国旗下给你们道歉。”
  池瑜问道:“同桌,满意吗?”
  陆司琛淡淡地嗯了一声:“满意。”
作者有话要说:  软妹池:学霸模式开启
晚安~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