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池瑜半夜醒了一次, 她一睁眼就看见陆司琛坐在旁边垂着脑袋睡着了, 护士姐姐见她醒了起身给她拔针头,药已经输完了。
  池瑜指了指陆司琛小声地说道:“麻烦小声一点, 然后空调调高点,你就出去休息吧。”
  护士看了一眼旁边的陆司琛,笑着点了点头, 按照池瑜的吩咐调高了空调,然后关了灯, 留下一盏放在床头柜上的台灯,轻手轻脚的出去了。
  台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池瑜睡了一觉觉得自己好多了, 她侧着身子看着耷拉着脑袋睡着的陆司琛,圆润的眼睛眨了眨,现在好些了倒是有了精力来想这些事情了。
  她觉得这陆司琛可真是奇怪。
  明明还气自己和沈逸舟合作的事情,转头又跟着来医院坐着。
  这大佬的心思可真是弯弯绕绕猜不透。
  池瑜瞧着他这样子, 想了想, 摸了摸自己的口袋, 这才想起来,李秘书根本没拿她手机。
  池瑜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本来想把大佬这个样子拍下来的, 看来是没戏了。池瑜将自己被子往下拉了拉, 病房内的空调温度高,她盖着这被子都有些发热了。
  看着看着池瑜眼皮子又开始打架了,她打了个哈欠, 伸手将最后的台灯也关掉了。
  池瑜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大亮,陆司琛已经不见踪影了,问了一下护士姐姐,才知道现在已经九点了。
  陆司琛估摸着已经去上课了。
  池瑜揭开被子下床打算回家收拾收拾还能赶上下午的课程,李秘书却从外面进来了,手里还拿着池瑜的手机。
  他看见池瑜准备下床愣了一下问道:“你要去哪?”
  “回学校啊,我已经好多了。”池瑜说道,也不知道是药的原因还是陆司琛心情变好的原因,她今天已经没有昨天晚上那么难受了。
  “你躺回去。”李秘书将手机塞给池瑜说道:“池总说让你好好的检查一下身体,而且医生也说了,高烧起码还得休息两天才行。”
  “不行呀李哥,我马上要期中考了,休息两天我就得考零蛋啦。”池瑜拒绝道,而且她也不喜欢呆在医院,全是消毒水的味道。
  李秘书不为所动道:“池总说了,期中考没什么,反正你之前连期末都翘过。”
  池瑜:……惊了,原主这么猛吗?
  李秘书油盐不进,交代完池琰说的事情,便退出病房,将空间留给了医生和护士。
  等池瑜检查完已经是下午一点了,可能是因为池琰打过招呼,除了个别需要时间的项目,其他的数据到出来的很快。
  总体来说,池瑜还是很健康的,突发高烧也是因为天气突然转凉,身体一下子没承受住而已。
  池瑜咳了两声,将体温计递给护士,护士看了一眼:“37.8°。”
  池瑜点了点头看向李秘书:“李哥,已经好了,我回去多喝点热水睡觉的时候多盖层被子捂捂汗就好了。”
  李秘书见池瑜的脸色却是要比昨天好了很多,这才点头同意送她回去。
  不过是回池家,而不是租房。
  池瑜啊了一声,但在李秘书的注视下还是点了点头。
  池瑜回了池家之后,才知道李秘书为什么要送自己回来了,她前脚刚进屋,后脚外出的池先生池夫人就跟着回来了。
  池夫人看着池瑜满满地心疼,她捧着池瑜的脸左右看了看说道:“都瘦了,你生病怎么都不跟妈妈说呢?”
  池先生也跟着坐在单人沙发上,看着池瑜穿着薄薄一层睡衣,沉声道:“都几月天了你还穿这么薄?真是要风度不要温度了?”
  池瑜说道:“家里暖气开得足,穿这么多不冷的。”
  “上楼再穿点下来。”池先生吩咐道,池瑜求救的看向池夫人,池夫人点了点头,纤细的手摸上池瑜的脑袋说道:“老池说得对,你上去再去套件外套……唉算了算了,你上楼躺着吧,学校那边,妈妈已经给你请了一星期的假,这一星期你都不用去,就在家里好好养病。”
  “可是我还得考试……”
  “哎呀不考了不考了,妈知道你不爱学习,没事,只要你健康,妈也从来不奢求你和你哥一样是不是?”
  “不是,我……”
  “快上楼!”
  池瑜的话被两位长辈堵了回去,最后垂头丧气的捏着手机上了楼。
  池瑜躲进被窝里,看了眼时间估摸着已经下课了便点开陆司琛的微信和他说了一声。
  【池瑜:我回我家了,估计下周才回去,你别跑医院了,好好复习争取将历史老师的脸打的噼里啪啦的响】
  【陆司琛:。】
  池瑜对着这个句号翻了个白眼,又点开他们几个人的小群发了条多穿衣的消息之后便退出了微信。
  在家的日子总是飞速快乐的,池瑜穿戴整齐的站在镜子前,左右看了看自己的装扮之后又看了眼手腕上的腕表,六点十分,池夫人和池先生还没醒。
  池瑜戴上一顶黑色的棒球帽,打开自己的卧室门出去了。
  她一下楼,就看见张姨正端着一锅粥往餐桌上放,看见池瑜穿戴整齐的样子问道:“瑜瑜,你去哪里?”
  池瑜没想到张姨这么早就过来准备早餐了,她乖巧应道:“今天学校期中考试,我得去考试。”
  张姨点了点头,“那得吃完饭再走吧?”
  说着便作势给池瑜去拿碗和筷子,今天的早餐是皮蛋瘦肉粥和包子,都是她亲手做的。
  池瑜赶忙摆了摆手:“不了不了。”等她吃完池先生和池夫人估计也醒了,到时候他们肯定不让她出门。
  张姨道:“不吃等会考试没力气。”
  池瑜唉了声,走过去看见桌上的水煮蛋和包子,一样拿了一个,扬了扬手:“我吃点就行,走了啊张姨,你和我爸妈他们说下。”
  池瑜说完就溜了,也不管张姨在背后如何喊她。
  八点五十,池瑜气喘吁吁的背着书包踏进教室,教室里的位置已经全变了,有几个在班里考试的同学看见她都唉了几声,池瑜问道:“帮我看看我在那里考试?”
  “高二(F),29号。”挨着讲台的女同学回了一声。
  池瑜道了谢,拿着笔袋又匆匆跑去F班了,好在F就在同一层楼梯,池瑜跑过去的时候,监考老师已经在讲台上核对试卷了。
  看见池瑜下巴扬了扬说道:“回位置上,马上考试了。”
  池瑜点了点头,她看向教室内,发现沈逸舟和陆司琛都在这间教室,而且正好只隔了一个空位。
  两个人看见她出现在教室门口显然也愣了一下,随即沈逸舟朝她招了招手,指了指自己背后的位置。
  行,她就是中间那个。
  池瑜走过去还没来得及打招呼,考试的铃声就响了。
  第一门考的是语文。
  池瑜长吁一口气,等着前面将时间传下来,沈逸舟将试卷递给她小声地说道:“加油。”
  池瑜嗯了一声,然后拿着最后一张试卷向后转,放在陆司琛的桌面上,她冲着他笑眼盈盈道:“加油呀同桌。”
  然后又飞快的转了回去。
  陆司琛垂眸看向桌面上平铺的试卷。
  加油个锤子,他对写卷子一点也不感兴趣。
  目光又从卷子上挪到自己前面人身上,前面的人已经开始低着头拿着笔写了。
  陆司琛抿了抿嘴,从外套口袋里摸出笔来,算了,随便写写吧。
  池瑜写完最后一个标题放下笔,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卷子里的知识点和她上辈子的差不多,填起来也还算轻松。
  铃声响起,试卷从下往上传,池瑜特意看了一眼,可以,没有交白卷。
  试卷传了上去,沈逸舟转过身来问道:“不是说请假了?”
  池瑜应道:“期中考,想着还是过来考一下吧。”想了想又问道:“你成绩不是很好,怎么在这个班?”
  在F班的同学基本成绩都比较靠后,原主原先的成绩惨不忍睹分到这个班很正常,可沈逸舟可是正正经经的学霸,她刚进来看见他的时候还觉得有点惊讶。
  “开学之后转过来的学生,都安排在这。”沈逸舟道,“我前面坐着的那个同学,中考全省前十。”
  池瑜点了点头:“明白了。”
  沈逸舟看向池瑜身后的陆司琛笑着说道:“这几天司琛挺认真复习的。”
  池瑜扭过头去,发现陆司琛正靠在椅子上扭头看向窗外,见他们两个将目光转过来了,不耐烦的说道:“看什么看。”
  池瑜说道:“同桌,你真帅。”
  突然被夸的陆司琛有些不自热的吐出一个字:“滚。”
  “喔。”池瑜转回来朝着沈逸舟耸了耸肩膀。
  沈逸舟看了看他们两个,笑眯眯地对着池瑜说道:“等会中午一起吃饭,我有点事要和你说。”
  **
  一个早上连着考了两场考试,池瑜走出教室外,就被外面的冷风吹得瑟缩了一下,她低着头将自己身上的校服外套拉链拉起来,回头一看,刚还在自己身后的陆司琛没了人影,只剩下沈逸舟一个人双手抱臂在后面站着。
  “我同桌呢?”池瑜问道。
  沈逸舟指了指旁边:“厕所去了。”
  池瑜往旁边走了几步,将教室门口的路让了出来问道:“你刚才不是说有事情要和我说?”
  沈逸舟跟着在池瑜身边停下,嗯了声说道:“我文艺汇演可能没法和你合作了。”
  池瑜啊了一声,不解地看向他,沈逸舟伸出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老师昨天找我,让我参加主持。”
  池瑜啊了一声,瞅着沈逸舟的脸,想要在他脸上看出真假,她道:“你不会是因为陆司琛和我吧?”
  沈逸舟心思细腻又聪明,难道是因为那天陆司琛和她冷战的事情被沈逸舟察觉到了?
  沈逸舟收回自己的手,朝她眨了眨眼:“我是那样的人吗?我从小学的时候就开始主持了,之前填表的时候我填了,老师估计看见了。”
  池瑜还是半信半疑,她总感觉有点赶巧了。
  可在沈逸舟脸上又看不出半点谎话的影子,她迟疑地点了点头:“可是主持加分比演出加分要少。”
  主持人才加五分。
  沈逸舟轻笑了声:“五分也好十分也好,对我来说只是……算了,等考试结果出来你就知道了。”
  池瑜瘪了瘪嘴,余光瞄见了从厕所回来的陆司琛,说道:“走吧,吃饭去。”
  沈逸舟回头看了一眼:“好。”
  池瑜刚转身,就看见一个穿着校服的女孩子朝他们两个走过来,手里还拿着一份粉红色的信。
  池瑜下意识的朝旁边的沈逸舟和走过来的陆司琛身上看了一眼,主动的往旁边靠了靠。
  却没想到那个女孩子直径走到了她面前。
  池瑜微微低头看着她,眼皮子跳了跳,就听见那女孩子说道:“池瑜同学你好,我是高二B班的林琪琪,我……”
  女孩子将手头的信递到池瑜面前,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希望……希望你可以看看我的信。”
  池瑜惊了。                        
作者有话要说:  软妹池:惊了
酷guy陆:惊了
助攻沈:惊了
晚安~~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