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章 暗算

    黑蒙蒙的天色之下,只有零星星光洒落。

    黑衣男子前方,这新出现之人,同样是一身黑袍。

    此刻,他正对着慎道永站着,只是他微微低着头,难以看清他的面容。

    “你是?”慎道永走近,终于看清来人。

    “原来是副使大人!”

    “慎道永。”黑袍人开口。

    黑袍人缓缓抬头,一张桀骜狂野的虎狼面庞出现,他有些猩红的血眸死死盯着黑衣男子。

    “把溧水河商路给我!”

    溧水河……商路?

    黑衣男子,也就是慎道永,他轻声又把这几个字重复读了几遍。

    时间静默。

    “副使大人,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慎道永一字一顿,冷声问道。

    气氛一下子就紧张起来。

    溧水河商路是他所建帮派之根基,眼前之人,竟然想一言要他基业。

    “你没听清楚吗?”

    黑袍男子声音骤然阴沉了下来,带着一丝危险,“我要溧水河商路!”

    “呵呵呵,既然如此,那就做过一场好了。”

    慎道永不再多言,他缓缓擦出身后长刀,面色冷漠。

    “你?”

    黑袍男子先是一惊,后是一怒,虽然已经料到了这种情况,但他依然怒不可遏,“你居然敢向我出手!”

    “你居然敢想统辖司副使出手!”

    “哼!”

    慎道永嘴角扯出一抹讥讽。

    “狗东西,你最近在桂华城太蹦哒了,老子教你做做人!”

    轰!

    一缕缕亮红色真气布满长刀。

    “烈阳刀法……”

    慎道永一刀劈出,在他头顶,一个约十丈长的巨大刀气同时出现,瞬息跨越就狠狠披在黑袍人所立之地。

    轰!

    轰隆!

    下一刻,黑袍人刚刚所立之地,方圆超过二十米范围的大地轰然破碎下沉。

    地面的大量泥土,树叶碎片被一下震荡的冲天而起,铺天盖地的向着四周飞溅,发出尖锐的呼啸之声。

    更有炽热的高温辐射,整个树林有熊熊大火燃起。

    嗖!

    一道黑影立于树端,左手负后。

    从这人后背视界来看,他左手灰黑,衣袖破碎。

    此刻,他脸色难看,声音嘶哑,“先天烈阳真气……”

    他凝眸盯着慎道永,“你和先天纯阳宗什么关系?”

    回答他的,是一刀更加巨大的刀气。

    “陪老子玩够了,就告诉你!”

    大燕神龙三十年,桂华城大河,溧水两派私斗,死伤无数,有统辖司出令调和,两帮罢战,开始休养生息。

    ……

    武道修改器

    人物江炎

    功法金刚罩

    层次共四层

    状态第三层

    提升(可)/推演(否)

    怪异值36

    “提升,金刚罩外功!”江炎意念之下,精神狠狠点向提升按钮。

    提升!

    回到住处后,江炎第一件事便是提升武道。

    异能面板一阵模糊,怪异值迅速减少。

    半晌,异能面板重新变得清晰。

    人物江炎

    功法金刚罩

    层次共四层

    状态第四层

    提升(否)/推演(否)

    怪异值1

    “呼!这门功法,到顶了。”

    江炎缓缓睁开双目,眼神清亮,此刻,他全身力量再度增强,身体防御也进一步提升。

    “真想试试,我现在有多强啊。”

    江炎自语一声,随即,他伸手按了按手臂皮肤,触感粗糙,摸上去有种按压皮革的感觉。

    “下一步,就是找机会得到炼体武道修炼法,

    进阶炼体境,真的很期待啊。”

    他停在武徒境界已经有两个月了,这实在有些久了,虽然,他现在外功有成,论实际战力的话,应不逊于炼体武者。

    但他终究不是炼体境武者。

    炼体武者的护体内气以及攻击之法,他早就向往。

    到了桂华城就找找门路,总不能在大河帮这一棵大树上耗着。

    笃笃笃!

    忽然,一阵有规律的敲门声响起,在空寂的小院子里显得特别刺耳。

    “是谁?”

    江炎眉毛一挑,起身,走出屋门。

    “门外哪位?”他大声问道。

    无人回应,大门外静悄悄的。

    呃……

    不会是有人在搞恶作剧吧?江炎脑中闪过一个个人影。

    半晌,他摇摇头。

    他所认识的都,都是成熟稳重之人,不会大半夜来戏弄他。

    那么,大门外是谁呢?

    “到底谁呀?”

    江炎有些不耐烦了。

    “大河帮的兄弟,我是溧水帮的东辉,奉我们老大的命令,来给兄弟陪不是了!”

    溧水帮?来道歉?

    江炎心里一百个不信,他身体紧绷,外功微微发动。

    他下定决心,若发现门外这溧水派之人有异动,定要第一时间灭了他。

    “来了。”他轻呼一声。

    江炎上前,轻轻打开院门,冷眼看去。

    门外有两人,皆身材高大,虎背熊腰。

    为首之人上前一步,他脸色红肿,眼眶漆黑,他对江炎首先深深一礼,“是大河帮的江兄弟吧,我叫东辉,今日我家老大有些无理,事后,他深刻认识到了自己言语不对,特命我等来道歉。”

    “嗯,我知道了。”江炎点了点头,脸色清淡,听完这人的废话,他缓缓后退,准备关门。

    什么狗屁无理,什么道歉,他一个标点符号都不听。

    虽然不知道这二人到底想干什么,但他以不变应万变,不理会就是了。

    至于这人为何知道他的住处和姓名,这个猜都不用猜,村民愚昧好沾占便宜,给点钱就能把他卖了。

    “别呀,江兄弟停手……”

    东辉见江炎直接关门,一副不想他们交流的态度。

    顿时有些急了,快速说道,“江兄弟,我们真的很有诚意,不信你看。”

    东辉话音一落,他身边的壮汉二话不说,直接打开手提的木头箱子。

    尽管夜色苍茫,但在满天星辰照耀下,依然可以看得出,这是一小箱银子。

    “愣着干什么,给江兄弟放到院子里。”

    东辉直接吩咐了一句。

    他算是看明白了,江炎压根就不想和他们扯淡。

    那只能上大招了,送钱。

    那壮汉立刻上前,只门口太窄,他几乎是擦着江炎的衣服挤过去的。

    “停啊。”

    “我不要这玩意……”

    嗤!

    一声衣服割裂的声音,江炎忽然觉得肋下一凉。

    “哈哈哈……”

    一阵奸计得逞的猖狂笑声响起,东辉高高举着匕首,凶狠的盯着江炎,“等死吧,我这匕首已淬毒,破皮就死。”

    “怎么样?你现在是不是感觉很痛苦,身体有一种灼烧融化的感觉!”

    ……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