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章 密令

    任元最终还是给了昌迟一个面子,放过了溧水帮一行人。

    他猛的一挥手,巡逻队顿时让出一条道路。

    溧水帮帮众一把将大口吐血的贡鲁甩到马背上,二百余人紧握兵刃,神情戒备,一个个牵着马,缓缓退出广场。

    走到村中主道上,他们顿时加快速度,朝着庄外跑去。

    再也不复初来之时的嚣张。

    江炎慢慢放下阔剑,冷冷盯着溧水帮的人离开。

    “溧水帮的人既然到了,今晚值夜一晚,明日咱们就撤。”

    “回矿区。”

    任元定下调子。

    所有人都没有意见。

    “另外,今晚严加戒备,单独派两只小队,给我死死盯着溧水帮的动静。”

    “他们若是还不老实,直接叫人,灭了他们,

    这次,谁的面子都不好使……”

    布置完任务,任元直接离开广场,这里发生的事情,他需要第一时间通知堂内。

    他倒要看看,帮众这些高层到底在搞什么?

    区区一个溧水派……

    ……

    啊!噗!

    贡鲁张口猛的喷出一大口血。

    “混蛋!”

    “我一定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啊!”

    轰!

    他抬手一拳,狠狠砸向地面,烟尘缭绕,地面被他锤出一个小坑。

    “东辉!”

    他话音刚落。

    “老大,我在!”一个身穿黑衣,脸上带疤的汉子大步走进帐篷。

    “去,给我找几个女人来。”

    “女人?”

    东辉一愣,“老大,咱们来的匆忙,没带女人过来啊?”

    “你他妈傻啊。”贡鲁破口大骂,他指着前方的村落,“那里,就那里!”

    “那么多人,难道还没女人……”

    东辉缓缓转首,面色僵硬的看了下渔阳村,他沉默了下。

    嘴角扯出一丝难看的微笑,小心道,“老大,那里有大河帮的。”

    他心里直嘀咕,老大不会被打傻了吧。

    这个时间,去村子里抢女人,这不是让他去送死吗?

    大河帮!

    听到这三个字,贡鲁先是一怒,脸色涨的通红,然后又想起之前被大河帮门徒围住时,被那种铺天盖地的杀机针对时,身体不由产生的恐惧感。

    他面色渐渐平静下来。

    “大河帮……”他轻声念了句,语调冷酷。

    “你过来!”贡鲁突然指了指东辉。

    “老大,您吩咐。”东辉走近。

    贡鲁扬手,狠狠一抽。

    “啪!”

    东辉大脸上迅速浮现出一个红肿的巴掌印。

    “妈的,废物!”贡鲁狠狠骂了一句。

    狠狠抽了东辉一会,他心中的怒火总算消散了些。

    看着东辉如同猪头一般的大脸,贡鲁冷声道,“疼不疼!”

    “……”

    “老大能出气就好。”东辉仰首,粗声说道。

    贡鲁不说话。

    半晌,东辉抬头看了一眼自家老大,小心翼翼问道,“老大,你还要女人吗?”

    “如果你真的想要,我……”

    他狠狠咬了咬牙,“我也可以……”

    嘭!

    贡鲁一脚把他踹倒,紧接着拳打脚踢起来。

    “艹,你想恶心死我是吧!”

    “混蛋……”

    嗡!

    正打的起劲,忽然,贡鲁胸间震动,他动作一下子就停了下来。

    呼!

    他重重吐了闷气,从怀里取出消息符。

    抬目看去,符上几行小字浮现,正一行行缓慢消失。

    “夜,戌时,暗袭大河帮……”

    看到这条消息,贡鲁目中蓦然闪出一道寒光。

    “居然,选择对大河帮动手了……”

    重新坐下,他缓缓闭上眼,开始思虑帮派的动作。

    他们溧水帮靠上了大人物。

    给这大人物当狗的好处实在太大,短短几个月,溧水帮已经是桂华城内二流门派。

    距离一流,还有些许距离。

    这里需要满足两个条件。

    一是,帮内需要有武者,先天武者。

    二是,要有一处丰厚的利润点。

    武者方面,他们的靠山就是先天武者。

    难在利润点上。

    桂华城看似繁华,但每一条赚钱的门路都被各种势力死死掌控。

    溧水派想要更近一步,就必须要打破规则,将一个大帮派打散,把它消化掉。

    “这可真是巧了啊。”

    贡鲁收起消息符,嘴角扯出一抹笑意。

    溧水帮在那位大人物的支持下,四处出击,几乎把桂华城内各帮派都得罪光了。

    但也实实在在的得到了许多利益。

    例如大河帮,就被溧水帮抢了许多街道的地盘,和数处利润点。

    但是,想要成为顶尖帮派,他们就必须灭掉一个大帮派,吞噬消化它,才可以成就自身。

    现在,帮内已经决定下来。

    暗袭大河帮!

    “既然这样的话,我也要有些动作,和帮内遥相呼应!”

    “虽然,帮运之战肯定发生在桂华城,但我……需要发泄啊!”

    想道这里,贡鲁眼中射出仇恨的光芒。

    “咳咳!”

    突然,贡鲁突然猛的一阵咳嗽,嘴角溢出一缕鲜血。

    “老大,你没事吧。”

    东辉上前一步,关心问道。

    “没事,死不了。”贡鲁摆了摆手,然后深深按住胸口,一股无比虚弱感猛烈袭击着他的心神。

    强自按捺住这种无力感。

    “官家的人……”贡鲁心里冒出一丝怨毒,今晚昌迟因为救他,故意将他打伤,这才给了任元一个台阶下。

    但昌迟依然被贡鲁怨恨上了。

    贡鲁早就决定,等大河帮撤离后,一定要慢慢算计昌迟,把今日这一拳之辱讨教回来。

    今晚,先把大河帮那几个高手想办法做了再说。

    “东辉,找几个靠得住的兄弟,我有些事情要吩咐给你们。”

    贡鲁轻按胸口,一阵阵针扎般的刺痛密集传来。

    既然他已经受伤,不能直接出手。

    当然,直接出手也无用。

    “那么,就只能用点烂招数了,不过,无毒不丈夫,能达到目的就好。”

    “那就用毒好了!”

    今晚,大河帮的几个武者,谁也活不了。

    ……

    距离渔阳村极远之地。

    桂华城外,一处荒野树林。

    黑蒙蒙的天色之下,一个形体瘦削的男子缓步走进树林。

    黑风怒吼,天穹之上,有星光洒落,林间影影绰绰,斑驳杂乱。

    “出来吧!”男子脸色平静。

    他一身黑衣,背负长刀,腰间挂着一金色步囊。

    “出来吧,废了这么大力气,把我引到这里来。”

    “现在,我来了,你们……”

    “不会想和我玩捉迷藏吧?”

    黑衣男子一步步走进树林深处,不急不缓。

    半晌,无人应答。

    黑衣男子顿足,他脸上不见什么表情,只是眼中闪过一丝不耐。

    转身,他准备离开。

    “无趣!”

    他话音刚落,在他左前方,林间厚厚的腐殖层轰然爆开,一个人影跳了出来。

    这人黑袍,夜色漆黑,看不清他的面庞。

    “桀桀!慎道永你终于……”

    嗤!

    空气中,一道极亮的火线一闪而逝。

    一股灼热气浪扩散。

    黑衣男子缓缓将长刀归鞘。

    啪嗒!

    黑袍人一句话还没说完,脖间就有一道缝隙出现,人头滚落。

    咔嚓!

    不远处,忽然闪过一声脆响。

    黑衣男子脸上显出一抹温润微笑。

    “正主……来了啊。”

    在他前方,不知何时,突然多出来了一个人。

    ……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