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

    事实证明弯月弓是拦不住的冰轮锯斩断了弯月弓后又划开了影子的前胸深深嵌入了影子的体内将他撞出好远飞散起漫空的鲜血。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科嘉和莫名全都失去了反应紧接着影子身体摔落在地的声音又唤回了两人的注意力。

    一瞬间不少于十枝箭射到科嘉面前科嘉及时的举起了冰盾叮叮当当一通乱响十枝箭全被挡了下来科嘉还没来得及放下冰盾莫名射出的第二波十枝箭又到了冰盾被锋利的箭枝射的碎屑四散科嘉大骇这莫名起彪来好恐怖冰盾顶天还能拦下两拨箭就得碎掉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再招出下一个。

    万幸的是莫名射出第三波十枝箭之后右边腰侧箭囊已经空了需要换到左边拿箭就这一瞬间耽搁了科嘉想也不想手中即将破碎的冰盾转化成碎冰锥扔向莫名脚尖点地向左后侧飞快退去。

    就在科嘉刚刚转身的时候一枝回旋箭再次破雾袭来穿透了科嘉的左手看着左手上那两个尚未消失的箭孔再看看新近穿上的精铁箭科嘉似乎感觉到了久违的疼痛。

    远远的传来悲凉的哭嚎声。

    科嘉忽然间有些失落打打杀杀的究竟是为了什么要说自己跟这个奈何团没有什么直接恩怨何必这样赶尽杀绝呢眼睁睁的看着战友死在自己的身边自己却无能为力那种感觉科嘉也很清楚当初洛岩的死让科嘉一整天都提不起任何精神来即使明知到神泪可以让他重生。

    这会儿自己先后杀掉了十几个人十几个莫名的战友那莫名会有多难过想也知道。

    这仇啊结大了!怎么着也应该是不共戴天了吧。

    这场太阳与大雾的战斗已经持续了整整一个上午虽然太阳占尽了优势但却始终没有办法把优势转化为战果大雾依然顽固的笼罩着栖月森林无视于太阳的愤怒翻翻滚滚自得其乐。

    莫名一轮急射逼退科嘉的时候影子已经化光散去只留下那把被冰轮锯斩断的弯月弓掉落在血迹斑驳的地面上。

    捡起断裂的弯月弓挂在空出来的右侧腰间莫名叹了口气。

    追出来五个人现在却是两死一伤这还是在栖月森林如果换一个环境恐怕早已经全军覆没了。

    科嘉刚刚采用的方法莫名已经想明白了利用自己两人过于依赖听觉的漏洞先在左侧施放一个延时性魔法然后站在右边静立不动等到自己和影子走过来的时候延时魔法适时动精神高度紧张的之下自然会习惯性的射出一箭然后相反方向闪躲早有准备的科嘉就可以一击奏效了。

    再想想之前科嘉的一系列举动辛辛苦苦的开出一条路来却选在半途地位置掩藏起来轻易的摆脱了几人的衔尾追袭然后有意的加浓加大雾气借着大雾的掩护偷袭击杀小三留下刺激的话语使弓手贸然追击受伤退离这一切的一切无不显示了科嘉的狠辣手段这样的对手唉!

    莫名只能叹了口气。

    “莫名前辈?是你么?”

    声音带出了主人的犹疑。

    “是我你怎么在这里?”

    “我今天要做测验所以出来的远一些前辈怎么会弄成这副样子?”

    莫名勉强扯出一个笑容。

    现在莫名的样子确实惨了点一身影月战袍被被魔法撕开了十几处冻伤的左手一直没有完全恢复强行持弓的代价就是整只手肿大了一圈儿颜色也变成青紫看上去颇为恐怖而且由于莫名用的不是影月战士专配的弯月弓又强行使用逐月射导致了拉弓的右手被弓弦割开好几道伤口没办法莫名的弯月弓昨晚就被科嘉毁掉了只能凑合着用弓手留下的硬弓。

    问话的是一个年纪不大的见习影月战士莫名作为第一批通过测试合格毕业的三名影月战士之一在学院中是很有名气的得到过莫名帮助的新手影月战士也不少这些新人习惯于称呼提前了半年时间通过测试的三人为前辈。

    这三个天才影月战士科嘉都见过了莫名、影子还有一个就是那个一直站在团长身边的小寒两个是敌人一个关系不怎么样的团友。

    “我遇到了一个难缠的对手。”

    莫名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对手?在栖月森林做前辈的对手?”

    “是的影子已经死在了他的手上。”

    莫名索性把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好奇的一问得到了匪夷所思的答案在栖月森林跟两名优秀的影月战士作战取得一死一伤的战果想不通。

    “是旅者?”

    “冰系法师这一片大雾就是他的作品。”

    “这……全是?”

    “是。”

    瞬间浑身冰冷难怪!

    “前辈你先等等今天要做测试的人很多我去召集他们大家一起上敢在栖月森林撒野让他好好明白一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