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 战后黑手

    作为连接着凡人与神之间最后一级的阶梯,神话境赋予了凡人无限的可能。

    从踏上无限星空开始,苍夜便见证过无数神话级、甚至是远超神话级的战斗,而苍夜本人所正面对上的敌人,也从来都不只有神话级。

    从数据上,苍夜不知解析过一头神话级以上的物种,从它们的身上,苍夜看到了进化的可能。

    无论是血斧公爵还是希望之星,双方无一不是在倾尽力的战斗,光是双方激战所外泄的一缕威压都足以将传说生物重创,所释放的余波足以将史诗强者造成难以想象的伤害。

    光从数量上模拟,至少需要像当初十个相当于阿修罗王子的职业者或者是十五个相当于白影、黑玉首席的职业者才有资格与神话职业者同台竞技。

    而且别忘了,神话级是一个大境界,这个大范围下依旧包裹了无数小层级,最强与最弱的差距依旧是让人瞩目。

    而且,半神、伪神从本质上并未完拖出神话领域,祂们是处在两个领域不断交汇相出的中间地带的产物,尽管实力上依旧能够碾压低阶的神话。

    ……

    战争结束了,‘西坡克利斯’大陆上多出了一个被彻底改造了的板块。

    宛如被生生挖出的一块肉,巨大的深坑已经能达到峡谷的入围标准,而原本的马尔杜克城废墟也伴随着那惊天一击而灰飞烟灭。

    双放阵营已经各自撤兵,损失惨重的亡灵军团在同样重创的领袖带领下狼狈逃往另一座城邦。

    忒拜城是现今保留得最为完整,也是防守最为牢固的蒙苏特利亚城邦,唯有来到此地,‘恐惧之子’们才能得到罕有的喘息空间。

    从究极武神霸斩中逃出生天的希望之星身上下接近支离破碎的边缘,难以想象的气劲覆盖在每一条断裂的触手横截面以及身上密密麻麻的伤痕上,阻碍着死气的自我恢复。

    同样是迈入神话领域的至强者,希望之星也同样拥有极为旺盛的生命力,该以神话生物标准来进行计算。

    尽管从外表上看去受创颇重,但神华生物的恢复力是极为惊人的,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内,希望之星便已经摆脱了濒死的危险,在‘重伤’状态下缓慢修复着。

    血斧公爵的极限一招附带有强劲的流血、撕裂效果,严重阻碍着生物本身自我修复功能,因此,希望之星不得不寻求于其它的助力。

    它并不担心血斧公爵会追来,也不担心会有第二个公爵出现。

    如此,它很放心的将兵权交予到自己手下如今所剩的第二强者,随即便自顾自的修复伤势去了。

    ……

    观摩结束,苍夜明白,自己短时间内不必担心‘恐惧之子’的袭击了。

    希望之星从濒死状态挽救回来只需要几分钟,因为它本身在濒死这个状态下并未延伸至太深的程度,但横跨了整个‘重伤’领域,几十个个小时内的修复工作还是需要的,而这个过程中,祛除另一位神话级强者所带来的影响是至关重要的,这几乎要花上90%的时间。

    苍夜估计,距离完痊愈,希望之星至少也要48小时。

    这是所鞥确保‘恐惧之子’不出手的基础时间,而哪怕是痊愈后,希望之星会选择的对象更大可能该是苏尔杜瓦人,因为从明面上来看,血斧公爵所带来的威胁远高于自己。

    而苏尔杜瓦人一方,血斧公爵与同阶强敌交手时不可能完好无损,实际上在战斗结束后,那柄钢斧随着究极武神霸斩的释放下当场湮灭,那是一柄卓越九阶的兵器。

    而同时,公爵也受到不小的反噬,希望之星的拼死抵抗也对它造成了一些伤势,因而同样需要时间调整。

    预计时间12小时,超过这段时间,己方阵营遭受帝国袭击的可能便会增加至30%,任何再微小的数值也都有可能影响到整体的胜败。

    坐以待毙从来都在战略中居于被动地位,而失去向导权,便在接下来的一系列攻略中处于落后地位,要夺回先导权便是需要耗费更多的时间与代价,而且这个过程还需要评估自己与敌方首领的谋略差值,具有十分不稳定的波动性。

    因此,苍夜不可能坐等两方阵营恢复后再来攻击自己,他要先发制人。

    来自魔龙国度所用的邪神都已经抵达,数量过千的传奇一次集中冲锋,便可从正面彻底击垮一支员超凡的职业者大权,且数量是己方的十倍。

    半神傀儡已经完成了三轮调试,顶峰域值上调10%,已经足以同高阶半神以上的怪物动手,下一步,苍夜正计划着捕捉几头上古邪物进行第四轮的调试。

    这是一大杀器,出手之后,明面上暴露的结果是必定能以最快速度杀掉希望之星与血斧公爵,但接下来可能引来双方阵营的短暂联手。

    无论是自己还是另外两方阵营,都是将理性置于感性之上,永远以利益作为逻辑核心推动的异类。

    苍夜决定对‘恐惧之子’施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