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三章 各怀鬼胎

    赤阳城,‘赤色黎明’的圣城。

    徘徊在血铜色的大厅内,大祭司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跪拜在女神的面前。

    这里是侍奉残酷少女神像的教厅,只见中央矗立着一座高约18尺的少女铜像。

    少女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但这一位,身上所穿着的是拘束衣物,手中拿着长满尖锐倒刺的长鞭,双手带着镣铐,凝固的神情勾起一抹邪恶残虐的微笑。

    所有施虐者、受虐者、暴徒、侩子手、酷刑崇拜者所信仰的女神,残虐之女,也称作残酷少女,这就是祂行走人间所显化的具象。

    大祭司表情带着一丝畏惧,恭敬的向女神请示:

    “神座,对于无眠者……您的回复是?”

    神像仍旧是神像,不会动,不会说,光线在这座阴暗的教厅内被压制到最黯淡的地步,透过彩色玻璃,朦胧披在神像身上。

    不知是不是错觉,光线折射之中,女神那一抹邪恶的微笑似乎荡然无存了。

    气氛比起平日里还要来得压抑,尽管作为女神在人间的最高代理者,但大祭司仍旧对这位残酷暴虐的主从满极深的畏惧。

    该死,为什么是我来传达?

    大祭司里内心恨得咬牙切齿,但心中却还有着另一股恐惧,不是针对残酷少女,而是针对另一个更加可怕、也更加邪恶的神明。

    两天前,‘无眠者’派出使徒拜访,尽管是第一邪教,但赤色黎明并无太过畏惧,尤其是在听说过那日永夜帝君在自己的神域内被弑神者暗算、愤怒而咆哮追赶的事件后。

    作为极端傲慢的女性,大祭司极为无礼的接待了无眠圣徒。

    然而,时间定格在了那时。

    ‘无眠的永夜帝君’突然降下一道意志,附身在圣徒身上,猝不及防下,大祭司直面了这位传说中的第一邪神。

    然而,邪神似乎无意追究她的傲慢,而令其出乎意料的是,这位邪神竟然主动提出要让‘无眠者’与‘赤色黎明’结盟。

    自然,这是一个密约,契约的对象除了‘赤色黎明’外,还有‘审判日’。

    为什么?

    身为高高在上的神祇,结盟不去找寻地位同等的神,而是屈尊找上只是世俗代理的自己?

    惶恐之余,也带来了疑惑。

    而在这件事之后,大祭司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联络不上女神,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两天。

    永夜帝君只留下了三天的考虑时间,而在午夜之后,无眠圣徒会再度前来,询问结盟的相关事宜。

    没有神的准许,大祭司不敢轻易答应,但如此情况下,她也没能有更好的办法。

    “大祭司阁下,你们的考虑可以结束了么?”

    血铜漆装的教厅内,穿着黑色披风、头戴银质面具的无眠圣徒在没有得到主人的准许下,缓缓踏进了这座被无数猩红教徒视为圣地的大厅内。

    大祭司脸上挂着屈辱至极的愤怒,她尖啸道:

    “你以为你是在哪里?这里是吾神庇护之地,没有吾神的允许,你胆敢亵渎圣地?”

    圣徒面具上陡然勾勒出一抹嘲讽的微笑:

    “不需要把问题弄得如此糟糕,我带来吾神的神谕,贵方的答复将在沙漏流泻结束后奉上,如果逾期,那才是真正的亵渎啊!”

    正说话间,圣徒的手中划过几缕幽光,勾勒出沙漏的样式,琥珀色的光砂已经流泻近一半,留给大祭司考虑的时间,只剩下区区半个小时了。

    赤裸裸的威胁,令一向高傲,将男人带着猪狗贱物的大祭司十分难以接受,脸上的屈辱与愤怒更加浓郁,但对无眠圣徒的威胁却无可奈何。

    至少她挥一挥手,无数教徒便会冲过去,将眼前这个可恶的男人撕成碎片。

    一声冷哼,强硬忍着一股怒气,大祭司再度开始虔诚的祈祷。

    这次,神像终于发生了变化。

    表情凝固的残酷少女从神台上走下,迎着大祭司狂喜而恭敬的跪拜,迈着妖娆的身姿,也同样带着不可视的神威,缓缓来到无眠圣徒的面前。

    高傲的扬起下巴,颐指气使:

    “回去告诉你的神,一切就按照祂的意思吧。”

    一句话的时间,神像重回神坛,神性剥离,随即,一切恍如从未发生过一般。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