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修罗之艺

    银晶王座上,灰烬王子蓦地站起身来,拿起边上的武器,手心止不住的摩挲着。

    ‘尘世放逐者’是一柄造型奇异的长戟,细长的戟头两端有着犬牙般的锯齿罗列排序,外形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头长吻锯鳐,左便挂着一截反曲刀刃,右边则是一截犹如蛇信子的钩子,戟身呈现出暖玉般的温和色泽,但摸上去却是有种和骨头类似的质感。

    这柄陪伴了灰烬王子漫长岁月的兵器好似有着属于自己的灵魂,戟身微颤,发出一声嗡鸣。

    王子的慵懒神色在这一刻多出了几分怀念。

    “令人留恋的美好岁月,历年的演出,能触动我这份情感的寥寥无几,倒是要感谢这些优秀的演出者了。”

    观察者发出疑惑的信号:

    “我的主人,不阻止它们吗?”

    “需要阻止吗?”

    灰烬王子满不在乎的笑着,摩挲手中的利刃,长久未散的嗡鸣似乎想再一次感受染血的美味。

    噗嗤!

    王子满足了老伙计的愿望,蛇信曲钩划过艳魔美人那天鹅般的脖颈,鲜血受到无形魔力的操纵,自伤口处喷发,顺着钩子逐渐蔓延到整个戟头。

    “可是,我的主人,它们会提前毁了你的舞台。”

    “专职你的职责,观察者。”

    灰烬王子随手将被吸干了血液的尸体丢入池子里,看着池水冒起的缕缕青烟,王子的声音流露出非凡的自信:

    “它们还未真正准备好。”

    ……

    黄金使徒驾驭战车而来,所送上的见面礼赫然是一颗璀璨闪烁的黄金星辰。

    班多黎身后的黑色轮盘在这一刻无限放大,黄金星辰瞬息被吞没,就好像是一枚石子被投入湖中,几道涟漪证明着自己曾经存在过。

    “找到你了,阿修罗!”

    使徒傲慢依旧,但除了这份过分的自信外,祂还多出了惊喜。

    感到惊喜的不只是使徒,阿修罗也是。

    班多黎瞬间解放出更多的力量,吞没黄金星辰后,缚日罗犹如披风般悬浮在阿修罗的身后,分出三角从左边、右边以及上方防御随时都有可能落下的攻击。

    缚日罗能吞噬任何一道占据70%的物理和能量攻击,并将其中的40%转化为自身能量反补自身,还余留出10%反弹给对方。

    而伐折罗则能100%承接反馈的能量,甚至还能转化为生命力弥补自身的流失,两大神造兵器的配合下,班多黎本身便相当于是一个牧师及狂战士的结合体,同时还装载着法术的魔术装甲,在某种程度上说就是一个削弱版的神灵。

    好似能感受到对方的强大,黄金使徒罕见收敛其了傲慢:

    “阿修罗,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大。”

    “我不确定是否能胜过你,你的气息我已经记录了下来,等完成了使命,我一定会来找你的!”

    话一说完,黄金使徒驾驭战车化光离开,仿佛祂来此的目的就仅仅是为了鉴证阿修罗的存在。

    但也因祂的搅局,苍夜等人得以逃离现场,而受到波及的卡托什也终止了和圣骑士的战斗,死灵君主意识到自己再与对方颤抖下去必定是两败俱伤的命运,因而选择了脱身。

    一场有可能提前诱发的大战以极为戏剧化的方式提前落幕,战场上只剩下了圣骑士和班多黎。

    圣骑士并不是死脑筋,在过于强大的邪恶面前明哲保身并不是胆怯的行为,所以他也选择了离开,班多黎看着对方远去的背影,思索了片刻后并没有选择追击。

    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哪怕是到最后一天,自己依旧能享受到酣畅淋漓的战斗。

    ……

    伽梨收回了黑炎,这是威力十分可怕的招式,如果能完整释放出来即便是班多黎要想接下也要受到不小的伤害,但伽梨自身也要承担反噬,后果甚至包含了小概率的死亡风险。

    这就是阿修罗,维护尊严的代价还要在死亡之上。

    远离了那头可怕的阿修罗,苍夜带着修罗女辗转来到一座因大战已成废墟的都市内,砸废墟中,比蒙巨兽击倒了所有盘旋在这座城中的势力,吞噬无数恶魔的血肉,邪恶的能量开始沉淀,深渊意志即将在巨兽体内制造出第一滴渊华。

    伽梨上下打量着比蒙,眯起双眼,语气玩味:

    “你倒是找了头不错的宠物。”

    苍夜并不搭话,径直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