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心灵缝隙

    无尽位面,每个位面都是平面的结构,封闭在晶壁系的海洋中,有着独立运转的规则。

    每个位面的天空都有一颗或多颗发光发热的球体。

    球体的称呼是太阳。

    除了亡灵,没有任何生灵能够摆脱阳光而独立生存,哪怕是在环境恶劣的深渊也有着魔化血日存在,提供污秽扭曲的光明。

    而每个位面的太阳都是多元宇宙中一颗永恒燃烧的大日折射后的成果。

    就好像没有任何一个种族能摆脱太阳而生存,无尽位面,没有任何一个位面能摆脱永恒大日而独立存在。

    传说,在无尽位面有一片光芒所无法笼罩的海洋。

    那片海域漂浮着众多位面,学者们将其称为‘影界群’。

    影界也是有着生物存在,因为没有光芒的照射,影界生物都生得奇形怪状,比亡灵与恶魔更加惧怕光芒,但同时也比任何生物都要亲和阴影与黑暗。

    距今几百年前。

    永恒不动的无光之海突然躁动,漂浮在海上的影界群就好像面临狂风骤雨的小帆船,处于危机之间。

    海浪的拍击下,一个影界被狠狠弹飞了出去,潜入在一个已经半毁的主物质位面。

    斯兰达人便来自这个影界。

    因为几百年的衍化,它们虽然仍旧无法适应阳光,但却不再像它们那群走不出无光之海的同胞们那么致命。

    苍夜神经紧绷,心中泛起高度的警惕。

    斯兰达人并非是善战物理搏斗的生命体,但却有着另一项尤为可怕的能力。

    影界自从嵌入到半毁灭的位面后,位面已死亡的灵魂因灵界的破灭而无家可归,尚未消散的意识飘荡出最为极端的恐惧与憎恨。

    这份精神力量在无数冤魂的加持下发生了诡异的变化。

    一个承载着无数冤魂意识而成立的虚幻灵界就这么出现了。

    以恐惧与憎恨为食粮,重度的精神污染使得虚幻灵界从以一开始出现后便往错误的方向发展。

    同样濒临毁灭的影界受到虚幻灵界的吸引。

    两个位面之影在相同命运的干涉下相互牵扯,最终重叠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新的影界。

    受到影界规则的影响,斯兰达人被赋予了恐惧幻象的能力。

    以心灵污染、梦境穿梭的方式深入智慧种族的心灵中,种下恐惧之种,不断催化生根发芽。

    等恐惧之花开方后,斯兰达人便会出手取下从花中成熟的灵魂果实。

    斯兰达人尤为喜爱孩子的灵魂。

    每个智慧种族在幼体阶段灵魂都是清澈纯净的,可塑性强,价值也未得到削减,因此所结出的灵魂果实将是最营养、最美味的。

    所以,斯兰达人尤为喜欢对孩子下手,也因此,各个位面都流传着关于斯兰达人的传说,父母尤为喜欢在夜晚给不想睡觉的孩子讲述关于斯兰达人的恐怖童话。

    现在,伴随着孩子们整个童年的阴影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苍夜警惕却不失冷静。

    如果自己还是纯粹的智能AI将不畏惧对方,但在自己加载完所有关于人类的情感后,心灵也不由得受到了污染。

    斯兰达人的脸上泛出阵阵涟漪。

    旋即,自右边扩展出一个扭曲的漩涡。黑色的线条充塞苍夜的视野。

    眼中的一切风景都在黑线的蔓延下被切割得支离破碎、扭曲不堪。

    一张张面庞在黑线的勾勒下出现在自己的眼中。

    每一张脸都是自己的熟人。

    父皇、母后、图兰、罗穆、柯南、斯巴达克斯……一张张脸或失望、或憎恨、或厌恶,所有的视线部紧盯着自己。

    在这些脸孔中,苍夜眼神直对上两张脸。

    一张是一个青涩微笑的小姑娘,一张是富有魅力的中年男性面庞。

    潘多拉、创造之父……

    苍夜轻声呢喃,似乎永远冷酷的眼神泛起阵阵波动。

    这是两个对自己生命至关重要的人,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相遇。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