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杀戮之夜

    第一个目标是收藏了逆鳞之刀的大商人豪宅。

    这里也同样被火焰所包围,炽热的火舌将整栋豪宅包围,宅子内,隐约可传出凄厉的呼喊声以及焦急的呼救声。

    隐匿踪迹,苍夜潜入混乱的豪宅之中。

    凭借着记忆中的方位,他很快便找到了藏有逆鳞的房间。

    刚拿起逆鳞的一瞬间,一股温热的触感从指尖上蔓延而来,血脉相连的感觉油然滋生。

    “什么人?”

    背后传来一道惊慌的呼声,正是那位拍下逆鳞的贵族大小姐。

    苍夜转身,龙之逆鳞挥舞而出,恍惚之中好似传出龙吟之声,大小姐连声惊呼都还未发出便被直接腰斩而过,两截尸身倒地被火焰所吞没。

    宅子内已经混乱无比,大小姐的死没有注意到,趁此机会,苍夜破窗而出,飞速逃离现场。

    今夜,注定不平静。

    ……

    皇宫之内,传来罗曼二世的阵阵怒吼以及清脆的碎裂声。

    各式各样自东方掠夺而来的高档瓷器砸得满地都是,肥硕的罗曼二世此刻好像一头暴怒的雄狮,几乎要将眼前的大臣给吞噬。

    “回答我,我亲爱的罗穆卿,这就是你对我的保证么?”

    罗曼二世几乎是一个一个音节从牙缝中挤出,可以想象,此刻他的怒气已经膨胀到什么程度了。

    罗穆,也就是眼前身材高大的东方人几乎要吓死了,牙齿上下打颤,战战栗栗地回答道:

    “陛下,这是臣之罪责,可是……”

    “我不要听你诉苦!”

    宛若狮子的咆哮,罗曼二世举起手中的酒杯,狠狠砸在地上,飞溅的红酒染红了胸前的衣襟。

    “给我滚!我只给你两个沙漏的时间,在这期间我要见到火灾的停止,否则,吾神在上,你将成为下一个献给神的祭品!”

    罗穆几乎是滚着出去的,身为王城的治安官,最高长官是国王的弟弟,一个酒囊饭袋,如今出了事,反倒要由他这个副手来担责,罗穆心中是哀嚎着的。

    刚刚走出王宫的一刹那,一道人影飘来,在其耳便轻轻呼喊:

    “罗穆爱卿,令人可敬的总督阁下……”

    这一声几乎将罗穆唬得魂飞天外,总督是他在东方国度所担任的最高职位,帝国的最西部行省,也就是他带领着血盟诸国进入东方国度,没有及时的警报,导致东方国度在几场大战役下来几乎被打得军覆没。

    可以说,罗穆在这其中所担任的角色“功不可没”。

    如果仅仅是这样,罗穆还不会吓成这样,但来者是帝国昔日的储君,他所说的这番话都是用东方国度语所念出的。

    还未等罗穆尖叫出声,苍夜的逆鳞已经削断了这位帝国昔日的总督,提着头颅,苍夜进入罗穆的府邸之中,将头颅抛给其妻子,随后大开杀戒。

    二十分钟后,浑身浴血的苍夜离开了宅邸。

    没了治安官,最高指挥的酒囊饭袋根本组织不起一支救援队,火势持续蔓延,罗曼人哭着、叫喊着四散奔逃,无数暴徒趁此机会进行一系列的打砸抢,贵族区受到第二次波及,不仅是财产,连女眷也遭到平生难以想象的冒犯。

    苍夜面无表情的穿梭在街道上,贾坤家人已经被烧死在了自己府邸中,苍夜因此也省去了一番功夫。

    但不知什么时候起,他的身份已经暴露。

    角斗场内死去的库房看守者以及某个被处理在暗巷内的盗贼,在有心人的组织下矛头直接指向苍夜。

    火势开始得到控制,一队队卫兵开始进行大搜捕,手中拿着苍夜的画像。

    或许还没人会将一个卑劣的角斗士与波及整座王城的大火所联系起来,但只要给贵族时间,他们就能将一切罪过推到一位获得自由的角斗士奴隶身上。

    处理火灾可能需要一晚上的时间,但将罪责部推给一个人只需要一瞬间,这就是贵族。

    对于这一切,苍夜并没有感到意外。

    在他的预计中,自己的存在可能在一小时内暴露,但能拖到三小时已经是非常可观的了。

    挖出短刀后,苍夜即刻涂抹上一层毒药。这柄短刀设计完参照于沙漠弯刀的风格,甚至连长度都差点超出短刀的范畴。

    材质以流纹锭钢为主材质,使得武器本身得以跻身精良一阶。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