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番外,居然有同类人

第486章 番外,居然有同类人
原来,把藏宝图卖给中年男人的是一个普通人,他去爬山的时候,意外遇到了塌方,然后才得到了藏宝图。
卖藏宝图的人跟中年男人聊过,塌方的那座山就在京市效区,当时塌方的事还上过新闻。
九月感激了中年男人一番,问清楚位置之后,这才让他离开。
没一会,拍卖会就开始了。
从第一件宝物开始,拍卖厅里的人像疯了似的哄抢,价格抬高了一次又一次,九月刚开始还觉得太过疯狂,后来,拍出去两三件东西之后,她也就习惯了。
看了一会,几件东西的成交价都在一亿以上。
另外还有好几件待拍。
大概是拍卖厅里的消息传了出去,开始有不少人打电话给老先生,想要得到额外的入场券,参加这场拍卖。
老先生为了拍出更高的价,答应了几个行业大佬的请求,当即让人把下一场的拍卖会,延后一个小时,又让人往拍卖厅里加位置。
休息的一个小时内,所有人都不想离开,就连已经拍到了自己心爱之物的几个人也没走。
老先生要去招待几个贵宾,暂时离开了贵宾厅。
九月在里面坐久了,也想出去透透气,放松放松。
她这会子有钱了,莫名觉得腰杆都挺得比以前直了。
老爸辛辛苦苦大半辈子,竟然比不过她从商罗带回来的东西。
好在她也不贪心,这么多的钱留一半给老爸,以防他无法跟他们回商罗。
另一半,她打算再分成两份,一份损出去,另一份拿带上君夜凉与老爸,一起周游世界,做些随手可做的好事。
恰好,拍卖行里有个慈善机构。
九月四处走走的时候,正好从慈善机构面前走过。
反正离下一场拍卖还早,她当即走了进去。
有个服务人员热情的过来招待她,向她介绍了慈善机构的钱都会流向哪几个地方。
九月提出了几点,服务人员都回答得井井有条,所有的资金流向都是公开的,另外,她以前知道这家慈善机构,名声还不错。
她也说了自己的意向,服务人员见她要捐的钱数额那么大,当即让她坐着等会,她去通知一下上级领导前来接待。
有人送来了咖啡与茶点。
她刚抿了一口,眼角余光就瞥见了一个熟人的身影。
正是胡天。
他躬着腰走在一个老年人旁边,一副狗腿子的模样,在他脸上,丝毫看不见之前的目中无人。
而那个老年人,她并不认识。
装着一身笔挺的中山装,走路带风,脸带正气,对于胡天的哈巴样,他似乎有些不悦,眉头皱了又皱,却仍然耐着性子在听他说。
这时,胡天也看到了九月。
他突然挺直腰杆,抬手指着九月喊了一声,“葛老,她她……她就是我刚才说过的人,我已经查过了,她那天穿着一身的古代衣服出现,身上还戴着各种配饰,现在,那些东西都在拍卖厅里拍卖。”
胡天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我查过她出现那天的行动路线,根据监控视频,一直查到了广场花园,那里正好有监控,我分明看到了她是凭空出现的,就像鬼……鬼一样。”
说着,胡天又想到了他在宁家的遭遇,连忙抬手指了指机构里的几个保安,“你们都给我守住门,不许这个女人逃走了。”
几个保安虽然不知道胡天为什么要这样说,但胡天站在葛老的旁边,他们一个个都听从了吩咐,守住大门。
胡天又向老人说起君夜凉,“葛老喜欢研究这方面的事,一定对普成县的事有所关注,我敢肯定,在普成县撑起隧道的人,就是现在在宁家的那个年轻男人。”
“好了,我已经听你说八百遍了。”葛老终于不悦的板了脸,声音哄亮的斥了他一声。
刚才在办公室里,胡天一直重复着说起这件事,他没表态,他就一个劲的往下说。
不过,胡天现在指证了那个女娃。
他眯起浑浊却不失犀利的双眼朝她看过去,是个还很年轻的女娃,气质十分的好,有种古人的韵味在,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周边的一切仿佛都跟她格格不入。
九月自然也听到了胡天的话。
她蹙了下眉,怎么都没有想到,胡天竟然胡乱猜出了她跟君夜凉的来历,而且,还找上了这个叫葛老的人。
正当她想着要怎么处理眼前这件事的时候,葛高甩开了胡天,朝她徐步走来。
她出于礼貌,起身朝他鞠了一躬,“你好,我是——十月。”
她之前一直谎称自己是九月的孪生姐妹,所以,她给自己瞎取了一个‘十月’的名字。
葛老对于她的举动十分满意,坐下之后,也示意她坐下。
另一侧的胡天僵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能继续尴尬的杵在那。
葛老沉默了片刻才开口,“刚才胡天说的,你也都听到了?你有什么想说的么?”
九月笑了笑,“葛老觉得,他是在瞎说?还是在陈述一件真实的事?”
葛老上下打量了九月一眼,“我这个人没有什么本事,一直都在研究非自然事件,说实在的,我并不相信你这么个小女娃会有那些能耐,但胡天说得有鼻子有眼的,我不得不产生一些怀疑,你能不能跟老人家我托个底?”
九月轻笑一声,“我压根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需要托什么底么?”
葛老伸手在茶几上扣了一下,在一个只有九月才能看得到的角度,赫然出现了一道裂痕,随着他把手收回去,那道裂痕又重新复原。
“我老了,不喜欢弯弯绕绕的事,我看你也不是一个喜欢绕弯的人,有什么事,不如我们找个地方说开了如何?”
九月眯了下眼,这是她第一次在现代发现有人会异能。
难怪老人家毕生都在研究这些非自然的事件,原来他自己就是。
“既然如此……”九月也没再装傻充愣,“那请葛老定个时间地点,等拍卖会的事结束后,我再跟葛老碰面。”
葛老立刻从中山装的口袋里取出一张名片,朝下压着递给了她,“我砌好茶等你来,最好,你也把另外一个人带过来。”
九月没急着一口答应他,“我考虑考虑,不过,葛老可否帮我处理一下那个人?”
说完,她朝胡天瞥过去一眼……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