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巨蛇要被拍卖了

第442章 巨蛇要被拍卖了
按照万妖树的指引,九月一行人自第二座山峰而下,很快便看到了人家。
这是一个不小的镇,街道茶肆十分热闹。
魂兽将几人驮下山后,力量也就用完了。
九月将之收入空间,却发现小蛇龙在精神空间中蠢蠢欲动,似乎想要出来。
“小蛇龙,出......”
小蛇龙一从九月的空间里出来,立即悬飞在九月面前,神情焦急,小尾巴指着一个方向,一个劲的用头蹭九月。
“怎么了?”九月疑惑不解,小蛇龙除了看到帅哥会这样以外,其它东西,很难让它显露出这种表情。
难道,小蛇龙指的方向有个美男?
亦或者......
九月的心忽地一紧,她的脑子里突然就出现了那只巨蛇的身影。
“你感应到了你母亲?”
小蛇龙闻言,小脑袋啄个不停。
九月柳眉一挑,“既然是你感应到了你母亲,我们自然要去走一趟。”
“凡人丫头。”隐生忽地出声道,“本道可能要去你的精神空间里避一避。”
“嗯?为何?”九月将隐生放出来,本是想让他指路,若他去了精神空间里,勾通起来还是有些麻烦的。
“如今本道只是魂体,在异域,有些修士只靠着吸收人的魂体本源修炼,本道的修为虽然退后了不少,但曾经在异域时,也是数一数二的强者,本源不会随着修为的倒退而变弱,所以,本道为了再多活几年,只能先去你的精神空间中避着,你办好了事,若要问路,找个安全的地方再将本道放出来便好。”
听了隐生的解释,九月点了点头,只是,她还有一点不解,便接了隐生的话头问道,“你所说的本源,与魔道中人吸收人死后的黑气,可是同一种物质?”
“本源乃是修炼人的丹田,变成魂体后,所变幻成的物质,而黑气则是人体内黑色一面的神魂,不可同日而语。”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你的魂体之所以能活着,也全靠着本源吧?”
“凡人丫头果然一点就通。”
九月不再说话,将隐生收入空间,而后带着西楼与小蛇龙,朝着那个方向而去。
几人走了一段路后,忽地发现同去那个方向的人有许多。
有些人有飞兽,便在天上飞着去。
有些人有灵兽,便在地上跑着去。
更有些人修为高,直接腾云而行。
像九月这样的,只能苦兮兮的靠两脚车。
“九姐姐,异域之人,果然个个都有神通。”西楼面带惊羡的开口。
九月翻了个白眼,不服输的回了一句,“我也能飞,我有魂兽。”
“在我心中,九姐姐的神通最大,这些人是比也比不了的。”西楼赶紧收拾好表情,嘴巧的给九月戴了顶高帽。
“那是自然,还是西楼懂我。”
随着身边同行人的增多,九月靠着精神力,左听一句,右听一句,大概拼凑出了这些人朝那个方向而去的原因。
原来是洛行商会的拍卖行,今日要拍出一只龙兽。
龙兽两个字一出,九月莫名觉得跟那只化身成龙的巨蛇有关。
她望向怏怏趴在自己肩上的小蛇龙,伸手拍了拍它,“别担心,若那只龙兽真是你母亲,我们再想办法把它救出来,当年若不是靠着它的血,陇月也不会活过来,这个恩情,我不会忘的。”
小蛇龙这才点了点蛇头,依然是满脸焦急不安。
正当九月还想说几句安抚小蛇龙时,一腾云之人降落到她面前,挡住了去路。
那人没看九月,反倒是将目光落在小蛇龙身上,老鼠眼中折射出两道贪婪之光。
“这是什么灵兽?”
九月没接话,想绕道再走。
初来异域,如果不是没必要,她不想惹人,但如果别人惹她,她也不会是好惹的。
“你是哪家的小辈?见到我居然如此无礼。”来人朝着九月冷斥一声,伸手就欲夺九月肩上的小蛇龙。
“小蛇龙,回空间去。”九月侧身躲过的同时,下令让小蛇龙回到空间。
那人抓了个空,又见小蛇龙凭空消失了,知道是九月将它收了,不由怒火腾升,伸出去的手也不收回,顺势抓向九月的肩膀。
“小辈,你找死。”
九月有精神力在,那人的动作在她脑海中无限放慢,她可以很轻松的就躲过他的爪子。
“前辈,我无意与你为难,那只小兽是什么兽,我也不知,它怕生,前辈不由分说便要捉它,我只能将它收回去。”
“我想看那只畜生,不过是瞧它稀奇,你这小辈好无礼。”那人这才正眼看九月,当他看清九月的长相之后,一对老鼠眼更是瞬间泛出比之前还要贪婪的光,“瞧你这小辈长得还算不赖,我愿收你做我的双修伴侣,你速速随我一道离开。”
“双修伴侣?”九月挑眉冷笑,“我数一二三,你最好主动离开,否则,我不想惹事,但不代表我会怕事。”
“呵,威胁我?你可知道我是谁?”
“管你是谁,你如果再敢胡搅蛮缠,别怪我不尊老。”
“给你脸不要脸,今日我偏要将你带回去,好好调教调教。”那人话音方落,灵力就迅速散开,一式令人眼花缭乱的武技朝九月击去,那架势,似是打定主意要将九月带回去。
九月挑起半边唇角,眼底浮起一抹森冷的寒意。
透过精神力的感应,她能看出来人的修为深浅。
不过是区区始境十段,还未突破至人境,而她她的精神力应该已经到了神隐境,若是有密匙与隐生大叔、魂兽的助力,瞬间飞跃到地境也不是难事。
这样看来,她只要一根小指头就能将这个给灭了。
那人见九月不反抗,只以为九月是被他震住了,洋洋自得的同时,心底各种恶心的念头也跟着浮了起来。
只是,他的如意算盘还没打完,身体却被一股什么力量束住了,不是灵力,也不是人力,那股力量让他摸不着头脑,只能满脸怒意的四下张望。
“是谁在坏老子的好事?”
“你想掳走我,就凭你这点本事?”九月冷冷出声,任由那个人像小丑似的大喊大叫。
周边的人很快就停顿下了脚步,一个个看着九月像猫捉老鼠似的,拿捏着被精神力束住的那人。
大概是那人在这一片的能力还是比较强的,大部分人的脸上都显露出一种畏惧的表情,一个个都离得远远的,只敢远看,不敢近前。
“是你?你这是什么怪力?”那人也是一惊,话音才落,立即四处望去,“我乃是九山洞的三张,你们谁愿替我解下今日困顿,将这小姑娘带回我的洞府,我便将养元丹给谁。”
“几粒?”有人不怕死的出声寻问。
“五粒。”三张咬牙切齿的开口。
他竟然输在了一个不知名的小辈手中,这让他极为恼火。
他三张虽不会自认最强,但也是在这片区域数一数二的人物。
若今日不扳回一局,传出去难免不会被人笑掉大牙。
“居然五粒养元丹。”旁人纷纷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九月不禁好笑,养元丹她知道,可以辅助修炼,让修炼变得事办功倍。
她在商罗或东汉的时候就想炼制,但一直缺少药材,所以就搁置了下来。
“是初品还是中品?”
“中品。”三张只觉得一口淤血喷在了自己胸腔里。
五颗养元丹,那可是需要一万个灵石才能购制到的丹药。
“我来。”
只见一名大汉从人群外飞身而出,连话也未多说,直接就上了绝招。
九月分出一小缕精神力,将来人束住,没有费一丝吹灰之力。
在商罗或东汉,她的力量就像被天道压制过似的,比在异域表现得要弱。
一来到异域,她立即发现了,自己能用精神力感应到别人的修为,以及与自己精神力之间的差别。
这大汉还不及那三张,前来出手相救,不过是来寻死。
如果说刚才九月出手束住三张,旁人都没看清,所以除了畏惧之外,还有许多怀疑。
但刚刚九月一动不动就束住了大汉,这一手,围观众人看得一清二楚,这会子,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倒退了好几步,不管三张怎么吆喝,就是没人愿意为了五粒养元丹,而来冒险送死了。
九月用精神力将两个男人碰撞上一起,而后近前几步,‘啪啪’两巴掌,一一赏给两人。
“想打我主意的,最好掂量掂量自己行不行,我不喜欢杀生,但不代表不会杀生,今日谅你们是第一次碰上我,不知我深浅,我不与你们多计较,但若还有下次,我要你们有来无回。”
九月说这话的时候,气势虽淡,却极冷极具震撼力。
她不单单只是说给这两个人听的,而是说给在场所有人听。
从玄幻小说里,她懂玄幻世界的残忍,跟不把人拿当人命看的规则,所以,她很有必要借这两人,给其它人提个醒。
“不敢不敢,再也不敢了,姑奶奶饶命,我是有眼无珠,不知姑奶奶是从更厉害之处来的。”
三张连连开口求饶,但他却有意给自己留了个阶梯下,将九月定义为从更厉害之处来,这样他的面子上也还能过得去。
“滚......”
九月收回精神力,冷冷斥了一声。
“是是是。”两人赶紧缩头缩脑的飞身离开,声怕自己慢上一步,就会遭了大难。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