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残忍迫害

第435章 残忍迫害
九月的眼帘中,出现了锦荣的身影。
她皱了皱眉,眸底全是嫌恶之色。
这会的锦荣,跟以往任何时候都不同,脸还是那张脸,表情动作却阴狠得像只毒蛇。
直到锦荣带着她的人进了破庙,九月这才松开了捂着西楼的手。
“西楼,你在外面等我,我去将沐晴带出来。”
西楼懂事的点点头,“嗯。”
九月再度放出魂兽,看着西楼先跳上了魂兽背部,跟着魂兽一同隐身在天地间。
而后,她才跟在锦荣的身后,小心翼翼的进了破庙。
迎余有把守的人,九月直接用精神力放倒,只要不惊了锦荣,她怎么方便怎么来。
一行人走到破庙最深处,这才停下了脚步。
沐晴被被吊着,身上血迹斑不说,手与脚皆被挑了筋脉。
她垂死挣扎的睁着眼,只能看着锦荣,却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
“白沐晴,我马上就要拔你的舌头,有什么想说的,你便说吧,免得到了阎王爷那边,你指责我不给你说话的机会。”锦荣居高临下的看着沐晴,唇角浮着抹残忍的笑。
沐晴哪里还有出口说话的力气?若不是被喂了强撑一口气的药,她恐怕早就咽气了。
“呵,不说便算了,来人,把她的舌头给我拔了,再将那几只饿了几日的狗唤进来。”
“是。”
九月听着这袭话,差点没被恶心到。
她始终无法相信,世界上居然会有这么血腥的人存在。
纵使是全身无力的沐晴听了,也条件反射般的颤栗了起来。
锦荣带来的人,开始朝沐晴逼近,九月紧皱着眉,散出一缕精神力,立即将所有人都定在了原地,失去意识。
她步到沐晴身侧,让智脑送了一株续命草出来,喂她服下,而后在她感激的目光之下,什么话也不说,只将她抱了起来,朝庙外而去。
西楼见到九月怀里的沐晴后,明显被吓了一跳。
“九姐姐,她......她......”
“是锦荣做的,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以后你要多防着一些锦荣。”
“这世间除了九姐姐,其它的女人还真是可怕极了。”
西楼说这话的时候,配合着他人小鬼大的小表情,逗得原本心情凝重的九月,顿时放松了数分。
九月带着沐晴,从窗户回了医馆,自己入住的房间。
她的双手双脚是完全被敲碎了骨头,不是一般的断骨。
九月用精神力替她诊治过后,凝重的皱起了眉头。
这样的情况,她只能用续骨膏养着她的骨头,不让其坏死,至于她以后的生活,若是没有再生骨的出现,恐怕只能一辈子瘫软在床上,没有再站起来的可能。
君夜凉之前假扮神仙哥,之所以能走,大概是跟陌千留在他体内的灵力有关,但她不是陌千,没办法做到这一点。
思及此,九月在空间里找齐了续骨膏的药材,按照药方配置好,磨成黏稠状,敷在了沐晴的双腿双手的断处。
此时,寻回了生机的沐晴,终于被疼晕了过去。
西楼看了看床上的沐晴,长舒了口气道,“九姐姐,她如今这样,是不是不会再好了?”
“好是能再好,只是......”九月叹了口气,君夜凉能等到她配好再生骨,但沐晴,认清自己的状态后,她不知道她能不能有一个强大的心脏,支撑着她等到那一日的到来。
“她真是可怜。”
“是可怜,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不作死就不会死。”
西楼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那九姐姐,我们要将她送回世子府么?”
九月抿了下唇,“算了,任她留在这吧,宫洛风不在世子府,没人能护得住她。”
就算看在无风的面子上吧,她再救她一次。
“好。”
西楼有些心喜的直点头,“九姐姐若要修炼,她便由我来照料吧,九姐姐以前曾教导过我,人命都是一样的,我这样做,也算是替以前的做法,弥补几分。”
“嗯。”
沐晴在九月的房间住了下来,九月没将沐晴在她这的消息告诉初一。
第二日。
九月才起床,就听到张医师来告诉,锦荣带着人来了医馆。
九月不动声色的点了头,答应梳洗过后就出去见她。
张医师离开后,九月迅速梳洗了一番。
“西楼,你在这看着她,我去前厅见见锦荣。”
“九姐姐放心去,有小蛊虫在,就算有人想做些什么,也不会得逞的。”
“好。”
九月还不放心,又将魂兽留了下来。
而后,她才朝医馆前厅而去。
锦荣带着人,正在等着她。
九月像个没事人似的,步到诊治台前坐下,“不知世子妃来寻我,是看病还是说话?”
“宁姑娘,我们之间,这两件事难道不能兼顾么?”
九月笑了笑,“世子妃哪里不舒服?”
“昨日不小心刮伤了胳膊,不知宁姑娘能不能开出不留疤的药膏?”锦荣说着,将胳膊架在了诊治台上。
九月看了眼她的胳膊,大概看出是昨天她被精神力迷倒后,摔在了地上所致。
疤痕有些深,虽然止了血,但结的疤实在难看。
“世子妃才刚与南阳世子大婚,闹这么大,那得多激烈?”
听了九月的调笑,锦荣的嘴角不动声色的抽了抽。
“宁姑娘有所不知,大婚第二日,军营中出了件大事,洛风哥哥便领命去了,至今未归,这伤口,乃是我不小心摔倒所至。”
“喔,那可要好生替你看看了,南阳世子若是归来,见你伤成这样,大概是要伤心难过了。”
九月说完那句违心的话后,不再开口,而是回忆了一遍上古医书中关于去疤的药,挑了一个具有奇效,药材却又极为难的药方,刷刷几笔写下药材,推到锦荣身前。
“只要齐集了这些药材,当真能将这道疤去掉?”锦荣有些怀疑的出声寻问。
“嗯,只要你齐集了这些药材,再拿到我这,我替你调制,只需敷上三次,你的胳膊就会复原。”
锦荣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身为女人,谁都不想自己的身体某处有个缺陷。
她将药方给了身后的嬷嬷,让嬷嬷立即入宫去向自己父皇求助。
那嬷嬷离开后,锦荣收回了自己的手,朝九月一笑,“宁姑娘跟世子府中住着的白姑娘,是有深交么?”
“深交不算,只见过几面。”九月四两拔千斤的开口。
“她不见了,你可知道?”
“嗯,知道。”九月没否认,初一带来了尾巴,肯定是锦荣的,如果她否认,那就显得她有鬼了。
“你居然知道?”
“初一曾来求过我,她知我有些能耐,求我替她寻找白姑娘。”
“那宁姑娘可曾寻到?”
“没有,我拒绝了她,毕竟,我如今出了世子府,就是不想再跟世子府有所纠葛,世子府的事,有世子妃在,怎么轮也轮不到我来管。”
锦荣听了九月的话,满意而自得的点了下头。
“多有叨唠宁姑娘了,白姑娘不见一事,洛风哥哥回来后,自有他处理。”
“嗯,慢走不送。”
九月见锦荣朝医馆外走去后,她也转身回了内室。
才一到自己房门外,立即见到了倒在地上那几个七七八八的黑衣蒙面人。
九月推开门,见西楼正一脸防备的守在床榻前。
“这些人在我走后便来了?”
“嗯,好在九姐姐将魂兽留了下来。”
九月微微颌首,看了眼隐身状态的魂兽,“你将这几人驮了,随我到医馆外。”
魂兽依言而行,九月又重新拍到了医馆前厅。
她步出医馆时,精神力正好感应到锦荣在一条小巷,正在冷脸训斥着一名随从。
九月挑了下眉,让魂兽将几个被震晕的人,隔空扔向小巷。
随着嗵嗵几声,小巷中的几人都被突如其来的人雨,吓了大大一跳。
或许是在看清那几人是自己派出去的人,锦荣脸色铁青的步出小巷,隔着来往的百姓,目光深邃冷鸷的阴着九月。
?
九月光明正大的圾锦荣挥了挥手,“以后有什么想问的,直接问我便好,不管你派多少人来,这些人都不会起到一丁点作用。”
锦荣的脸色,瞬间就尴尬的涨红。
九月没再多言,收了魂兽,转身回到医馆。
独留锦荣在远处,恨恨跺脚的同时,反手就给了身侧跟着的随从一耳光。
“没用的东西。”
沐晴是在第二日中午的时候醒来的。
在认清自己的情况后,她没有哭,也没有闹,只怔怔的看着房梁,一个字也不说。
九月搬了张椅子坐在床榻旁,看着眼眶里绽满晶莹的沐晴。
两个人都很静,谁也没有说话。
西楼倒是想说点什么,但却被两人之间的安静,震得坐在原地,不敢多言。
隔了好久,九月才长叹了一口气。
“我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以后,你要过上吃喝拉撒都要靠别人的日子,还要接受别人的目光跟闲言碎语,最主要的是,你看不到未来,就算有未来,你也不敢为自己的未来添加笔墨,这样,我让你选,生与死,我都成全你。”
“我......”
“在你选择之前,我想跟你说一句老话,好死不如赖活,你自己决定吧。”
沐晴又沉默了,九月也没催,就那样静静等着。
一直到她用尽全力攒足了勇气,她这才开口问道,“我若想活,是不是一种奢求?”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