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要跟她做交易

第426章 要跟她做交易
君夜凉怔了好久,一直到九月掐了一把他,他才从怔神中醒了过来。
“如此说,我们的第一个孩子,他还在?”
“是的,还在,我现在越来越有自信,他从还未出生起便得到了机缘,以后,肯定还会有许多的福份等着他。”
“小九,这是不是在做梦?”
“我方才掐你的那一下疼还是不疼?”
“我不是在做梦,我们的孩子还在,我们有了孩子,他还在,还活着?”
“对......”
九月肯定的话才刚说完,君夜凉就已经把她箍得紧紧的。
他的下腭抵在她的肩膀,她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在轻颤的颤着。
隔了好久,他的情绪才从大悲大喜中解放出来,九月仰头对视上他微微泛红的眼圈,伸手在他冷眸上擦了擦,“傻瓜,有我在,就算是要我的命,我也会将我们的孩子护好,我若连他都护不好,我还有什么脸面来见你?”
“你才是傻瓜,于你而言,那个孩子比你重要,但于我而言,你却重要过任何人,包括我们的孩子,小九,自私也好,狠毒也罢,这一世,要揩手度过的是你和我,孩子与我们有缘,便是我们的福份,若与我们无缘,有你在,便是全部。”
九月惊诧的张了张嘴,君夜凉难得说那么长的话,这段话听在她耳里,让她的触动很深。
她不得不承认,他说的都对,好在,那个孩子还是与他们有缘的。
两人又厮磨了好一会,这才唤出了恢复回来一些的魂兽,由它载着,朝都城而去。
君夜凉依然由九月送入了空间,她入了都城之后,没有立即回医馆,而是全副武装着,朝彩衣坊而去。
一路上,所有人都在讨论着一件事。
“锦荣皇子居然是公主,过去了两日,我还是有些不太敢信。”
“这有什么,锦荣皇子向来喜欢戏曲,行事作风十分女性化,若他不是公主,那才叫稀奇。”
“我听说,当初独孤皇后生下锦荣公主,便失去了再为人母的资格,皇上怕自己江山后继无人,这便让锦荣公主变成了锦荣皇子。”
“那为何如今要将性别改换回来?锦荣公主不想要这江山了?”
“哪是什么不想要?知道南阳世子么?公主瞧上了南阳世子,将来南阳世子即位,她便是最为尊贵的皇后。”
“原来如此。”
九月压低了面纱斗笠,不再听这些街坊传闻,直接穿过街道,去到彩衣坊。
“掌柜,是我。”
店中没有他人,掌柜一听九月的声音,立即使了个眼色给小二,随即亲自引着九月去了内室。
进入内室后,九月这才将君夜凉放了出来。
君夜凉问了一些关于公主和亲之事,掌柜的将这几日整理好的情报,一口气全禀给了君放凉。
九月也在旁边听着,那些情报很简单,大多她都知道,而最令她诧异的便是,公主已经确定了,挑了洛河王的二女儿,封为了敏公主,今日一早便出发去了商罗。
掌柜的退了出去,九月跟君夜凉围坐在桌椅前。
“阿夜,你留在京城假装你之人,真的可靠么?这敏公主去和亲,若是发生了些别的事,他是否能够应付得过来?你......你要不要先回京城?我还在这都城呆数月便会回商罗,你放心,我与景龙帝只约好了两年内不出现在京城,但我还是能出现在京城之外的。”
“不了,京中之事,自有人照应,扮我那人不行,还有老五老四,他们之中,总要有一个人成长才行。”
“如此说,你想扶持他们中的一人?”
“老五还不错。”
“他是不错,只是陇月,我担心......”
“下次再遇,你再问她,若老五成了商罗王朝的皇帝,她是否还会愿意跟随,若她不愿,我不会勉强老五。”
“嗯,好。”九月点了点,她忽地想起了一事,接着开口道,“你是否要派人去商罗打探消息?”
“嗯。”
“那你可还记得那棵万妖树?你派人帮我去问问他,那处节点如何了,若那处节点有了消息,让他来东汉寻我,他的能耐肯定能让他迅速赶来东汉。”
君夜凉点了点头,音调一扬,将候在外面的掌柜唤了进来。
而后,他将搜寻消息,以及去寻那棵万妖树的消失告之了掌柜。
两人起身告辞,九月依然将他收入了空间,自己戴上面纱斗笠,离开彩衣坊,寻了个没人的地方,变为宁九月的身份,回到医馆。
九月两日未归,西楼等得极为焦急。
若不是有张医师与阿聪拦着,他肯定要跑出去,四处茫目的寻九月。
见到九月平安归来,西楼险些哭了起来。
“九姐姐,以后无论你去哪,我都要跟着你,我怕你不回来,我便真真的就一人了。”
九月心疼的摸了摸西楼的头,“好,以后我们都一起。”
“嗯。”西楼点点头,忽地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朝医馆外望了几眼,“这两日,世子府中住着的那位沐晴姐姐,每天都会来等姐姐,一等便是一个时辰,直到确信姐姐不回来后,才离开医馆。”
“沐晴来找我?”九月挑了下眉,“先别管她,我想回房去修炼,我需要再突破一个精神节点,然后再梦回故里。”
九月正说着,西楼刚刚才提到过的沐晴就踏入了医馆。
“宁姑娘。”
九月回头看了眼沐晴,她还是那个模样,如果不是知道她对西楼下过手,她看不出她会是那种为达目地,心狠手辣之人。
“你来找我?”
“嗯。”
九月看了眼嘈杂的医馆,朝张医师望了一眼,“我带她到内室去谈事,你若遇上诊不好的病人,随时来叫我。”
“好。”
九月没再说话,牵着西楼径直朝内室而去。
白沐晴步步紧跟,三人到了内室之后,寻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坐下。
“找我什么事?”九月率先开了口。
“我知道,你知道是我对西楼说了那种事。”沐晴光明正大的开口,语气中丝毫没有对西楼感到抱歉。
西楼怔了一下,然后迅速反应过来,“我上次落难被刺杀,原来是你做的?”
“嗯,抱歉。”
“谁要你抱歉了?若是真想抱歉,那我也刺杀你一回,让你尝尝逃命的滋味。”
沐晴被呛得脸色涨红了几分,她抿紧着唇,只盯着九月。
“说吧,你来找我做什么?”
“我想问你,是否知道东汉派了公主去与凉王和亲?”
九月点了下头,声怕自己情绪表现得不对,放在桌案下的手,顿时狠狠一掐大腿,直到眼眶里出现了几滴晶莹泪水后才罢休。
“我才知道这件事,那个新封的敏公主,已经出发去商罗了。”
“那你是否知道,宫洛风要娶锦荣公主为世子妃了?昨日杨帝赐下的婚期,下个月初八。”
九月怔了一下,她只记得锦荣迷晕了她,后面的事,她什么也不知道。
难道是宫洛风终于想通了?这才决定为了江山娶锦荣?
又或者,是她被小蛇龙带走之后,又发生了许多别的事?
“宁姑娘,我有笔交易想跟你做。”
九月皱了下眉,“什么交易?”
“我知道你有办法,能让宫洛风不娶锦荣公主为世子妃,我想你帮我达成这件事,而后,我送你出都城。”
“我为什么要跟你做这笔交易?”
“你不急着想回商罗?敏公主要跟凉王和亲,难道你舍得跟另一个女人分享凉王?”
九月将放在桌下的双手,摆放到桌案上的时候,狠狠一啪,“所以,你这不是在跟我谈交易,而是,在把我往无法选择的绝路上逼?”
“不,你有选择,你可以选择帮我。”
“沐晴,我理解你想不顾一切成为南阳世子妃,从而谋取对你哥哥有利的事,但我还是想问你一句,无风在你心中,难道还抵不过那些触不可及、虚无飘渺的东西?”
“不要对我提他,大义面前,任何小爱均是可以不计的。”
九月冷笑了一声,“你想做世子妃,你大可去找宫洛风,念在容止与他共谋一场的份上,他说不定愿意一娶二呢?你又何必来找我?”
“我来寻你,那是因为他如今恨毒了我,并不想见我。”沐晴毫不遮掩的开口,“他知道是我在动西楼,自那件事后,他几乎都未曾来看过我,我去寻他,回回都会吃闭门羹。”
“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如此说,宁姑娘不愿意赞同这笔交易?”
“对,对于伤害过我,伤害过我在乎的人的人,我绝对不会再给第二次机会,以前你哥哥,我给了他数次机会,那是看在他手中有宝盒的份上,你呢?凭什么?”
沐晴脸色发青的看着九月,她张了张嘴,半晌了却连一个字都没有说出口。
“你走吧,不用再来找我了,我与你道不同不相为谋。”
九月起身,摆出了送人的姿态。
沐晴犹豫了一瞬,不甘心的跟着起身,“你会后悔的。”
“那也与你无关。”
“好。”沐晴咬了咬牙,离开内室。
不过,沐晴刚才的话,似乎在某种地方警醒到了九月,既然敏公主已经出发去了商罗和亲,如果她还表现得不闻不问,不哭不闹,那宫洛风一定会有所怀疑。
思及此,她暂且压下了想要先修炼的心思,带着西楼匆匆忙忙的出了医馆,朝世子府而去。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