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替他换回原来的性别

第423章 替他换回原来的性别
“你说什么?”九月迅速打断宗世的话,脚步顿在原地,沉重的无法迈出。
虽然她知道真正的君夜凉此时就在空间之中修炼,但听到这个消息后,她还是无法让自己保持镇定。
除此之外,杨帝要送公主去商罗和亲,她不相信,这简简单单只是和亲,再加上宗世提到过的上战场三字,难道,这件事会跟无名山中,那个神秘人布下的阵法有关?这件事就是那人在下的一盘大棋?
“看来是南阳世子未曾与宁姑娘提起过,皇上对于此事要求保密,如此多皇亲将女儿带入宫,便是要由皇上挑选最适合的女子,送去商罗。”
“你们要送的不是一个公主,而是一个挑起战乱的由头?”
九月突如其来的话,让宗世心脏一缩,紧接着,他啪啪两下啪在自己嘴上,“呸,宁姑娘可不可以忘了属下方才所说的?此事关乎于国家诀意,若要让皇上知道属下在外面乱说,肯定会将属下大卸八块。”
九月未语,宗世又接着赔了个笑脸道,“属下是见宁姑娘回回为皇上出力,这才敢在宁姑娘面前口无遮拦,宁姑娘行行好,就当属下方才说的是场梦话,听了便忘了。”
“嗯。”九月闷闷的点了下头,重新抬步,朝宫门而去。
她在想事,走路走得匆忙。
宫洛风明明知道这么件事,却从未对她提起过,看来,宫洛风在千万百计得到自己的这条路上,已经慢慢走到了阴暗之处。
九月回到医馆,转身离开的宗世却未回宫,而是到了能够清楚看到医馆动静的一处茶肆包间中。
“世子,属下按照世子吩咐,将此事告之了她,她听后,情绪十分低落,看不出有异。”
宫洛风手持茶盏,心口被刺的那里,依然还在隐隐作痛,“嗯。”
“可否还要再试?”
“整个都城都翻遍了,也未见到那人的踪迹,想必,大概是小爷想多了,君夜凉正好端端的留在京城,如何会跟着小九九来闯这都城?”
“是。”
“她如何了?可有向你提及小爷?”
“宁姑娘未曾提及,锦荣皇子曾想让她来求世子入宫,但宁姑娘拒绝了。”
“锦荣?他......”一想到锦荣,宫洛风手中的茶盏便攥紧了几分,只要锦荣换回原来的性别,这东汉的江山他有十万把握得到,但,却要将皇后之位给锦荣,他如今连一个九月都未曾得到,又要用什么心态去面对一同长大的锦荣?
“世子,明日的诊病会有天罚降下,属下多一句嘴,就算世子想护宁姑娘周全,也不可擅自去到那个地方,宁姑娘明知有天罚,还要为锦荣皇子治病,想必她有十足的把握。”
宫洛风未理会宗世的劝解,只放下茶盏,轻轻抬了抬手,“你回去吧,若选中了哪家的妹妹要送往商罗,前来告诉小爷一声即可。”
“是。”
......
第二日,九月没有入宫,直接与前来接她的宗世去了那处无人之地。
比较巧的是,宗世挑中的地方竟是那日君夜凉被天罚降下的地方。
地上那处黑焦,已经长出了不少青草,九月站在那处,停了下来。
锦荣由宫女扶着,追上九月后,也停在了原地。
“宁姑娘是挑中这处了?”
九月点了点头,而后望向宗世,“你带着不相干之人,最少退到百米开外,一旦天罚降下,不可冲过来,否则,命陨了,我不负责。”
“是,属下明白。”
九月静等了一会,宗世将人都带着退了开去。
整个场地,刹时就剩下了九月与锦荣。
“宁姑娘,今日洛风哥哥还是不来么?”锦荣四处张望,当入眼所见没有她心中所期之人后,他的脸上尽是失望与低落。
“锦荣皇子,如果你已经做好了准备,现在便开始了。”
“好。”
九月取出昨天炼好的药,将之替给锦荣,“你服下后,若天罚降下,你不可四处乱跑,否则,我无力将你完全护住,可以做到么?”
锦荣接过丹药,慎重的点了点头,“我可以。”
九月昨日炼出了四颗丹药,给了锦荣一颗,空间里还剩下三棵。
她看着锦荣服下除禁丹,就在除禁丹下喉的那一瞬,原本风平浪静的天色,顿时起了变化,大团大团翻涌的红云,带着慑人的气势,由高至低,越逼越近。
而锦荣也一样,除禁丹入喉之后,他的身体整个被一团白雾所围绕,就连九月的精神力也没办法探入到里面。
“锦荣,记住我的说的话,药效对你已经在产生效性,你不可擅动。”
也不知道锦荣听没听到,但他没有回答九月的话,只是整个人随着白雾的增加而颤动不止,最后,干脆无力的瘫软在地,伏在地上,发出一声声极为低沉的闷哼。
九月不再去管锦荣如何,专注的散出所有精神力,布在锦荣上空,十刻警觉着随时会出现的雷电天罚。
终于,第一道响雷在天边响起。
随之而来的是一道火红雷电,如同水桶般粗细,直朝锦荣劈去。
九月感觉到那股凛冽的气势,比上次劈君夜凉的那道雷还要迅稳万分。
好在她也不弱,新的精神节点打开后,精神力的强悍已经能够让她独挡一面了。
再加上密匙的,隐生的,那道雷电对她而言,还不算很坏。
她将精神力全力收拢,没有等待,而是朝着那股劈下的雷电迎面而上。
两股力量在虚空对撞,哧啦啦的声音、轰隆隆的声音,不绝于耳。
九月咬着唇,让精神力束住那肌雷电,紧接着放出自己的雷电,让之闯入其中,将那股雷电慢慢与自身有的雷电融为一体,侵蚀它的抵抗,化为己用。
就在那股雷电即将被收服之时,第二道雷电紧接着又来了。
九月心底咯噔了一下,留下一股能与之前那道雷电周旋的精神力,让其余精神力去抵抗第二股雷电。
只是,不再拧成一条绳的精神力,终究还是弱了一些。
与第二道雷电迎面撞上之后,那道雷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疯狂的继续降下,朝着锦荣劈去。
好在,总算是在最后一刻,精神力将雷电之力束住,停在了离锦荣只有一米多远的上空。
九月舒了口气,同时,又将心弦紧紧绷起。
她还没到松气的时候,如果不赶在第三道雷罚降下之前,将第一道雷罚收服,那第三道,她压根没有多余的力量去挡。
想清楚这点,九月只束着第二道雷罚,全心全力去收服最初那道雷电。
吞噬再吞噬,本身的雷电之力吸收掉一部分雷电之后,顿时力量大作,剩下的雷电在本身的雷电之下,被束得毫无抵抗之力。
只是,吞噬总是需要时间去转化为己用,最初的雷电之力还未完全被吞噬,第三道雷电已经在天边形成,隐隐有了要劈下的架势。
九月紧紧咬着唇,让自己不要分心去管其它的事,目前第一重要事,便是要将第一道雷电完全收服。
“轰......”
终于,第三道雷电劈了下来,速度与力量比第二道还要快,还要猛。
九月没松缓最初的计划,她选择无视第三道雷电,继续收服吞噬着第一道雷电。
这种时候,比的就是谁快,谁慢上一分,谁就是输的一方。
越到了这种关键的时候,九月发现,她的心底越发的宁静。
所有事情在她脑海形成一种有条不紊的秩序,她一件一件去做,不慌不忙。
就在第三道雷电经过第二道被束住的雷电之时,九月完成了吞噬完第一道雷电。
她来不及做休整,直接让精神力去束缚第三道雷电,而后,已状大了阵势的自身雷电之力也紧追而上,停顿在第二道雷电之前,开始进行第二次的吞噬之旅。
有了第一轮的经验,接下来的过程就完全在九月的掌控了。
最艰险一次是,雷电之力在离锦荣还有半米的时候停下,好在都是有惊无险,直到第九道雷电劈下,天边的红光渐渐散去,天罚算是结束。
而九月的雷电之力也因为吸收了过多的雷电而需要消化,它自主进入休眠状态,回到精神空间,断开了与九月之间的联系。
九月瘫软在地,她这才发现,她将所有精神力都消耗为一空,隐生魂兽皆在养魂,密匙也没了动静,而好自身的精神力,更是耗损的只剩下一丢丢,能够勉强撑住意识,不让自己大睡特睡过去。
她扭头望向锦荣,锦荣也同她一样,瘫软在地,身上的白雾正在散开,一点点露出她的身体。
九月看着那只如葱白般嫩滑的小白手,怔了一下,服下除禁咒之前的锦荣,明明是穿着皇子服的,为什么他现在露出来的手,却没有一点衣片遮掩?
“小九九......”
一道人声从远处传来。
九月闻声望去,宫洛风正在朝这边奔来。
他身后还跟着宗世等人。
九月收回视线,眼角余光却正好瞥到锦荣的身体,他已经将原本的性别换了回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变身的原因,他身上的衣袍消失不见,白雾散去之后,他的身体毫无遮掩的露在了外面......
她本想让智脑送一件衣裙出来,替锦荣盖上,但一想到奔在最前面的宫洛风,她停下了动作,直到宫洛风到了近前,她才冷着声音开口道,“锦荣身无寸缕,你还不快去管她?”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