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消灭魔气

第421章 消灭魔气
她再睁开眼,已经是在戒指空间里了。
没一会,西楼从那片区域里走出。
“九姐姐,我在里面找到了一个灵力最盛的地方,将他放在了当中,其后,那个地方便自主形成了一个防护,将他束在其中,所有灵力都像被牵引了似的,朝着那个地方而去,我瞧了好久,没看到异常之后,才去了池子中泡着。”
九月计算了一下时间,大概算出了要间隔几天才能梦回现代。
“他还好吗?”
“很好,只是,我也不知道灵力朝那一处涌去,是好还是坏,而且,如今就连我也不能再触碰到他了。”
“只要他还活着便好,他还未成形,只是一团生命气息,西楼,你以后每日都去帮我瞧瞧,他是不是会随着时间的变化而成形长大。”
“嗯,我会的。”
九月不舍的盯着那片区域看了许久,这才带上西楼出了空间。
她将魂兽收了回去之后,这才让西楼去开房门。
张医师走了进来,替九月把完脉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只以为九月的胎没有保住。
“我会替宁姑娘开些补身子的药,宁姑娘没了孩子,近半月都要好生休养,不要着凉才是。”
“没事,我身体没那么虚,张医师,以后我跟西楼能否住在你的医馆中,替你看看病人,半年过后,我会离开的。”
“宁姑娘想住在医馆,没什么大问题,只是南阳世子那边。”
“如果他来找你麻烦,我便搬出去,如果他默许我住在这,我便住着,保证不给你带来麻烦。”
“既然如此,那宁姑娘便住下,自古民不与官斗,若没有南阳世子在,宁姑娘想住多久我都欢迎至极。”
“多谢。”
张医师去熬药了,阿聪去将医馆的门开了。
房间中只剩下西楼守着九月。
九月蹙了下眉,伸手抓住西楼的小手道,“你有没有受伤?方才一直在顾着自己的事,连你的情况都未问一问。”
“九姐姐,我没事,因为有小蛊虫在,我顺利逃到了彩衣坊。”
西楼正说着,小蛊虫就从他袖口中爬出,吱吱叫了几声之后,想要跃到九月身上。
九月挥了下手,“你就留在西楼身上,负责保护他,若是想要血了,你再来寻我。”
小蛊虫吱吱了两声后,原路钻回到西楼袖口之中。
“九姐姐,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发生了一些小事,都已经过去了,魂兽去寻你的时候,阿夜可有回到那家衣坊?”
“凉王殿下?他也在那家衣坊么?”
“这么说来,他并没有回到那家衣坊?”九月抿了下唇,那人把君夜凉带走,到底会对他做什么?“不,不行,我要去找他。”
九月挣扎着要起床,西楼赶紧伸手将她按住。
“九姐姐,你如今身子很虚,不可妄动。”
“不行,他有危险,我一定要去寻他,西楼,你也一起去,带上你的灵雀。”
“他?他是凉王殿下?”西楼不傻,在听到九月的一番话后,立即反应了过来,“如此说来,一路上护着我们的无名哥哥就是凉王殿下?”
“嗯,这件事一定要保密,知道么?”
“我知道了,九姐姐,他若是有危险,那......那你喝完药以后,我们再去寻他好不好?”
看着西楼担心的样子,九月点了下头。
张医师端过来药后,九月大口喝下,然后放出魂兽,由它带着,朝无名山而去。
到了城外,九月寻了个地方把宗世放下,而后继续上路。
一路上,西楼用灵力幻化出灵雀,九月用精神力点了魂神,在灵雀眼睛。
而后,她取出了一样君夜凉用过的东西,让灵雀嗅过之后,任之朝一个方向飞去。
“魂兽,跟着灵雀走。”
灵雀绕着城外飞了一圈,而后,只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九月能够认出,这条路正是去往无名山的路,只是,灵雀在行至半路后,忽地朝下降,魂兽紧跟而上,直到九月眼帘中,出现了一辆马车。
马车没有人驾驶,但灵雀停在上面,一直唧唧的叫着。
九月沉呤一瞬,让魂兽飞到马车之前停下,她拉着西楼跃了下去,魂兽随之回到空间。
两人才站定好,马车就朝着他们奔了过来。
九月放出精神力,轻易的就让马车停了下来,随后,她掀开车帘,一眼就看见了躺在里面的君夜凉。
“阿夜。”九月跃上马车,将他紧紧抱住,用力的晃着,“阿夜,你醒醒。”
君夜凉紧闭的眼睛终于松了松,慢慢睁开一条细缝,当他看到九月就在眼前时,反手将她紧紧抱住,“小九。”
“你有没有哪里不好?那人带走了你,他对你做过什么?”
君夜凉一听九月的问话,顿时想起了自己身体如今的不同之处,他脸上原本的欣喜,顿时化成了一道阴郁。
同时,他暗暗放出灵力,感应着体内的不同,当感应到那道魔气就在体内某处游荡后,他脸上的阴郁又成了化不开的愁绪。
“阿夜,你说话呀,他到底对你做了什么?你不许瞒着我,不管是什么,我都有勇气跟你一起承担。”
君夜凉蹙着冷眉,目光灼灼落在九月担忧的小脸上,当看到她脸色一片苍白,毫无血色之后,他的心瞬间绷紧,“你出事了?”
“我......”九月抿了下唇,关于那个孩子,她不知道以后是生还是死,所以,她宁愿自己保守着这个秘密,也不愿君夜凉与她一起神伤。“我刚醒来,找不到你,我怕......”
“没事了。”君夜凉抚着九月的头话,清冷的开口道,“他在我体内种了一缕魔气,如若日后我会入魔,你......”
“魔气?”九月蹙了下眉,唇角蓦地起了抹笑意,“魔气不用怕,有我的血在,魔气不算什么,我先替你瞧瞧。”
“嗯。”
九月散出精神力,很快便感应到了君夜凉体内的那股魔气,在丹田之外盘据,尚未与他的灵力融合在一起。
她咬破自己的手指,让智脑将医药箱中的针筒送了出来。
由针筒将她的血,输送到魔气盘据的地方,而后,她的精神力控制着她的血,同时将那些魔气网罗在一处,当她的血与魔气碰撞上后,那些魔气顿时像被炙热的温度蒸发似的,消失无踪。
而君夜凉,整个人抽搐了一下之后,恢复如常。
九月的精神力再次仔细在他体内感应了一遍,没查觉到有一丝魔气残留后,这才收了精神力,长长的舒了口气。
“他为何要将魔气植入你的体内?”
“他想看你我厮杀,想看人性是否能阻止魔气。”
“妈蛋,他到底想做什么?”九月没好气的咒了一声,“这一次我再见他,他身上的红袍已经成了黑袍,除此之外,还有许多不同之处。”
“这样说来,他有可能是他,也有可能不是他?”九月抿了下唇,立即抓住了重点,只可惜,最懂他的过去的上古白龙,还在小蛇龙体内沉睡,如若不然,听了他的过去,她总会判断出关于他的一些事来。
“我总觉得,此事尤为蹊跷。”
“嗯,如果我现在能走一趟异域,如果他还在异域,那出现在东汉的他,有可能真的不是他。”一切都未清明,反而越发令人百思不解。
“小九,你在那山中可有何发现?”
“说到这点,我的确有不少发现。”九月抿了下唇,将发现与川北一致的阵法说了一遍,“那人摆下这种阵法,肯定是要在东汉预谋一场重大的灾难,会死很多人,如此,他才能收集许多的黑气,阿夜,这件事,我们管还是不管?”
毕竟这里不是商罗,再加上她现在恨毒了宫洛风,东汉王朝的事,她当真不太想插手。
君夜凉放开抱着九月的手,捧住她的脸,“你听从自己的心意,无论你做什么,都不要让以后的自己后悔。”
“我知道这个道理,但我真的很难选。”九月咬了下唇,将额头对上君夜凉的额头,“阿夜,我们对于东汉王朝而言,只是个过客,那人要在这里做什么,一切都还没露出端倪,我们未参与其中,只凭猜或者调查,恐怕很难渗入其中,我想,先等等看,让那人设计的事自己露出表面,我再决定要不要干涉。”
“如此也好。”君夜凉点了点头。
“对了,那人既然在你体内植入了魔气,肯定还会再出现,看你我厮杀,不如,我们就此设下一局如何?”九月忽地离开君夜凉的额头,眸底难得的浮现出一抹狡黠。
“设局?”
“他若再来,我一定要想办法探清楚他的底。”
“嗯。”
“我如今住在医馆之中,我跟宫洛风闹掰了,如果你要一直留在都城,可以在我的空间中修炼,那人寻不到你,自然会来寻我,届时我再将你放出,我们假装厮杀,引他入局。”
“也好,我正好有些事需要闭关几日,好好想想。”
“什么事?”
君夜凉未语,他想起那人说过的,他如今不过是在替那人养着躯壳,总有一日会毙命。
那人留在他体内的灵力就是一道催命符,他必需要靠自己的领悟,竟快将此事参透。
若无弥补之法,接下来的日子,他便肆意的陪着她。
若还有弥补之法,他总归是想多陪着她一些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