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相思蛊

第404章 相思蛊
待寝殿内只剩下杨帝与宗世后,九月朝西楼望去,“你在我旁边守着,不要让任何人打扰到我。”
“是,九姐姐放心医治病人便好。”
九月深呼了口气,这才开始正式对锦荣皇子诊治。
她放出精神力,将他笼住,由于他除了表面皮肤看着诡异外,其它的倒也没什么,所以,九月决定从头到脚,开始感应他体内是哪处出了问题。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九月的精神力正在耗费,直到精神力探测到他的心脏位置,这才发现了一点异常情况。
他的心脏,比心脏该有的颜色要淡上几分。
九月记住这个疑点,继续朝下看,一直到确认锦荣皇子体内它处没有异常后,这才停了下来,着重去看他的心脏。
只是,她除了能发现他的心脏颜色不对以外,其余的也看不出什么。
九月凝神静去的去回想上古医书中,关于心脏的病情记载。
回想了半晌后,她才找到一条与目前状况相差无几的记载。
相思成疾,相思蛊。
唯一病症便是表现在于心脏色变,引起的皮肤异变,初期只是淡一些,中期会更浅,后期便会成为半透明状。
九月看了眼相思蛊的解法,没有据体解法,却提到了两样东西,相思之人的心血,以及万蛊之王的威压,只有这样,才能引诱出相思蛊,因为相思蛊几近透明,若没有这两样东西,无论精神力多么强大之人,都无法让它现出原形。
相思之人的心血应该好寻,但万蛊之王......
九月脑海忽地想起了那只小蛊虫,那只蛊虫经过进化之后,在原本就凶悍的基础上,更是对别的蛊虫有着一种无形的杀伤力,就连命师曾经下在她体内的那只灵虫,也难以敌过它,如此,小蛊虫大概能拿来一试,只是,小蛊虫还没进化成功,也不知道哪天才能醒过来。
九月收回精神力,朝一旁紧张护着她的西楼点了下头。
“这位姑娘可是有法子了?”杨帝见九月转身,连忙出声寻问。
九月微微点头,“是找到皇子的病因了,不过......”
“不过什么?”
“也没有什么,那我便直说了。”九月清了清嗓子,认真开口道,“锦荣皇子这是害了相思病,而后,被有心之人种下了相思蛊。”
“这......这是什么病?”
“也不是一种病,而算是一种毒吧。”九月回头看了眼昏迷不醒的锦荣皇子,“下毒之人我不管,他的毒若要解,我手里有一种药引,而另一种药引,却是需要皇上自己找出来。”
“若让朕查出是谁在下此黑手,朕一定要将他挫骨扬灰。”杨帝看着和和气气,但脸色往下沉之后,身上的冷戾与气势,顿时给人一种不敢直视的压迫感,“若姑娘真能将荣儿救回来,无论姑娘要什么,朕都为姑娘寻来,至于另一味药引是什么,还请姑娘明示。”
“我方才说了,锦荣皇子是因为害了相思,才被人趁机而入下了相思蛊,我需要知道皇子心中相思之人是谁,才能将蛊毒去除。”
“这......朕从未听他说过,他心中有心仪的女子,不过,姑娘放心,此事朕会好好解决,还请姑娘伸个援手,将荣儿的病情拖住,莫要再恶化了。”
九月摇了下头,“这种蛊毒,只能在病重前去除方能保命,拖住病情不让恶化,我办不到,我想,整个四大王朝无人能办到。”
“那荣儿还有多长时日?”
“他是昨天发病的么?”
“正是。”
“照这样看来,七日内一定要寻到那位锦荣皇子心仪之人才好。”九月抿了下唇,除此之外,她也要想办法把小蛊虫唤醒了。
“好,此事朕来想法子,在荣儿病愈前,还请姑娘就住在宫中。”
九月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在心中各种思量。
如果杨帝知道她是凉王妃,恐怕这事不好办,但住在杨帝的宫中,应该比住在世子府好许多。
杨帝见九月一直不说话,脸上起了焦急之色,“姑娘住在宫中,有何想要的,现在就可以告诉朕,朕派人去搜来,姑娘也好验货不是?”
杨帝这人看起来比景龙帝平和了不是一星半点,九月最受不了这种,别人客客气气跟她说话,她也没有什么情绪去拒绝别人,再且,杨帝爱护自己儿子,后宫三千只取一瓢的这种美名,也是能够令她感动的。
思及此,九月点了点头,“好,只是我一直住在世子府,我先跟宫洛风说一声。”
“姑娘若是舍不得风儿,朕也可让他住......”
九月连忙打断杨帝的话,“皇上误会了,我跟宫洛风不是那种关系,我也没有舍不得他,我住在世子府,不过是因为没有可去之处,我们就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朋友。”
“那倒是可惜了,朕能瞧得出,风儿对你并不只限于普通朋友。”
九月挑眉一笑,没有再说话。
杨帝见状,也陪着笑了笑,“宗世,你带宁姑娘去见一见风儿,让风总管替她安排入住皇子殿旁的山海殿,差人好生照顾。”
“是,属下领命。”宗世应声后,朝九月做了个请的姿势,随后径直在前领路。
宗世最初那高傲的态度已经不见了,他此时小心翼翼的陪着九月,生怕九月找他麻烦。
九月牵了西楼,跟在忐忑不安的宗世步出寝殿。
宫洛风正在殿外的木栏上,桀骜不驯的坐着,一只腿踩在上面,唇角那抹邪肆的弧度,始终都在。
见九月朝自己走来,他起身迎了上去,“小九九,情况如何了?”
“还可以,我答应过你要在你身边住半年,眼下杨帝要我在宫中住到锦荣皇子病好再离开,所以,我来跟你说一声。”九月客套的开口,随即往后退了一步,避开宫洛风的接触。
宫洛风撇了下嘴,“早知如此,小爷便不让你入宫了。”
“我这不算违约吧?”
宫洛风无奈的点了下头,忽然觉得有些颓败。
“那好,我走了。”九月牵着西楼,朝宗世看了一眼,“劳请带路。”
宫洛风不甘的看着九月渐行离开的背影,一拳砸在木梁上,激起一阵巨大的声响。
旁边别的世子王爷见状,纷纷朝后退了几步,在都城中谁都知道,宁惹杨帝,也不要惹南阳世子,因为,他的怒火,几乎没人能扛住。
九月跟西楼去了杨帝安排的宫殿后,始终绷紧的身心,终于松了不少。
有太监总管拨来宫女太监伺候,九月也没拒绝,在别人的地旁,还是少提意见的好,顶多也就住七天,忍忍也就过去,再不济,这个地方也总归比世子府自在。
九月让西楼去休息,自己则准备进入空间,看看那只小蛊虫到底成了什么模样。
如果杨帝在七日内找到了让锦荣皇子有心结的女子,而她的小蛊虫却没能醒来,那可就悲剧了。
正当她要往房中走时,被总管支配来照顾她的一位宫女,忽地端了杯茶递向她。
“宁姑娘,奴婢是花枝,若宁姑娘哪里觉得不自在,尽管跟奴婢提,奴婢定当依照宁姑娘的要求行事,这杯茶是醒神茶,宁姑娘替皇子诊病辛苦了,喝杯茶吧。”
九月看了眼茶水,没什么特别。
她对主动递来的茶水,存着十分怀疑的态度,本不想接,却在要开口拒绝时,看见花枝朝她眨了眨眼,动作迅速,如果不是两人面对面,她几乎要错过花枝的暗示。
九月抿了下唇,“我喜欢喝凉茶,这杯茶我拿入房中去放着,凉了以后再喝,你有心了。”
她伸手接过茶,果然,在她的手碰到花枝手中的茶盏时,她能感觉到茶盏下面有件异物,一并被花枝塞入了她的手中。
“是,奴婢就在宁姑娘房外守着,宁姑娘有需要,尽管招呼奴婢。”
“嗯。”
九月不动声色的颌首,随后端着茶进入房中。
她关上门后,几步踱到桌案前,将茶盏放下,取出了方才察觉到的异物。
原来是一张小纸条。
九月将纸条展开,上面廖廖写着几个字:影部,花枝,主子在都城,安好。
她的心,刹时疯狂的跳了起来。
欣喜、紧张跟担忧,全部在她脸上写着。
欣喜的是,君夜凉无碍,宫洛风的确没再派人追捕他们。
担心的是,他没听自己的,离开都城,回商罗王朝去。
九月坐在桌案前,胡乱想了很久,直到心绪静静平了下来,这才拿着纸条,直接趴睡在桌案上,进入戒指空间。
她将纸条随便放到一处,伸手招来了玻璃瓶。
“智脑,最近小蛊虫可有什么动静?”
智脑浮在虚空,开口回道,“没有。”
九月不再出声,只专注的盯着小蛊虫看。
只见小蛊虫还跟以前一样,一动不动的窝着,一团白气将它罩着,她无法看清他进化到了哪个地步。
九月想了想,咬破手指,滴了几滴血进入玻璃瓶中。
就在她觉得没戏唱时,她的那几滴血,被小蛊虫身上笼着的白雾吸食了个干净。
她眼睛一亮,又滴了几滴血入内,一直到小蛊虫不再吸收她的血,她这才停了下来。
“小东西,我现在需要你,赶紧进化得差不多就醒了吧,你要再不醒过来,小心我直接灭了你。”
“吱吱......”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