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寻找陇月

第394章 寻找陇月
入夜。
九月用精神力将入睡的初一控制住,这才唤了西楼与神仙哥,抱上小兽,飞身而去。
无双无风则留在客房里守着初一。
几人到了都城外,魂兽落地。
“蠢兽,你四处去寻一寻陇月的气息,半个时辰后,我们在此会面。”
“好的,仙姑。”
小兽从九月怀里蹦了出去,朝着未知的黑暗中奔去。
“西楼,你可以幻化灵雀了。”九月朝西楼开口道。
西楼点点头,散出灵力,开始在掌心凝聚灵雀的形。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一次他的灵雀幻化得很快,九月在最后一步时,用精神力点缀了灵雀的魂,灵雀这才成形,在虚空中扇着翅膀飞来飞去。
九月取出上次陇月的手帕,任灵雀嗅了一遍,而后灵雀飞走,也跟小兽一样,没入夜色之中。
她在原地做了个记号,这才与神仙哥、西楼一同,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一边走,一边散出精神力,感应着周边的情况。
这样漫无目地的寻找,其实是很痛苦的。
地界这么宽广,寻一处,失望一处,不仅是体力上的问题,精神上的压力也大到了极点。
半个时辰后,三人回到原点,小兽与灵雀也都回来了,而陇月的消息,还是一无所知。
几人又往前移动,找了个原点,继续四散开来寻找。
终于,半个时辰后,所有人都在原地聚齐后,小兽的话在九月脑海中响起。
“仙姑,有陇月公主的气息了。”
“在哪?快带我去。”
“是。”
九月将小兽的发现对两人说了一遍,随即,抬脚跟在小兽后面,朝它有所发现的地方而去。
那是通往密林的一条小径,小兽抬起前脚,对九月传声道,“本兽就是在此嗅到了陇月公主的气息,来路与去路都有她的气息,仙姑,我们走哪一个方向?”
九月将手电筒四下照了照,来路是从其它平坦的官道而来,去路,则是通去密林深处,是一个容易藏人的地方。
她抿了下唇,坚定指向里面,“先去里面找找,如果找不到,再折回来往反方向找。”
“好的,仙姑。”
接下来,小兽在前带路,一路嗅嗅停停,密林越入越深,地势越来越不平坦。
小兽依然还在朝前走,几人继续跟着,谁都没有说要停......
另一边。
陇月与君夜瑾被绑成了大棕子,坐在椅子上,四周很静,那些守卫似乎都睡了过去,但他们还是不敢出声太大。
他们背靠着背,君夜瑾正在用自己手指甲来回磨着绳子。
“傻蛋,好了没有?”陇月压低声音问了一声。
“快了快了,你再等等。”
“我都等好久了,我是怕你的手受不了,若实在不行,你先歇一歇。”
“没事,我可以的。”君夜瑾哼哧着,手上动作不敢怠慢。
陇月轻声的吸了吸鼻子,“傻蛋,你为什么那么傻,走掉就好了,还要自报身份,让人把你也逮起来。”
“我怕你害怕。”
君夜瑾顿了一下,以前两人在一起吵吵闹闹的时候,他不觉得有什么其它情绪,后来知道陇月被人带走,他顿时慌了,原来,他那么努力的想要改变自己,朝着她嘴里喜欢的模样,全是因为她。
他真的很想告诉她,他是为她而来了,不管是什么样的危险,他只要陪在她身边,知道她无恙,其它的,他都可以不用去想。
但他说不出口,怕从她嘴里说出的话是‘不’。
陇月声音有些微变,“叫你傻蛋真的没叫错,这世上,哪还能找到比你更傻的?”
她还记得那日,他拼命的杀敌要靠近她,在看着她被人带着越走越远后,他竟毫无顾忌的大喊一声,“我是君夜瑾,我是商罗王朝的五皇子。”
那一瞬,她被这几个字感动得直想掉眼泪。
他为她不顾一切的模样,让她心底原本就埋着的那颗懵懂种子,刹时生了根,发了芽。
两人陷入沉默,唯有轻微的指甲磨擦声,还在响起。
又过了好一会,绳子终于啪的一声绷断了。
陇月慢慢将绳子拿掉,恢复自由后,再去帮君夜瑾松绑。
当她看到他磨得血肉模糊的十根手指后,怔了一下,而后抓着他的手,眼泪啪哒啪哒的掉在上面。
君夜瑾还未被松开,因为背对着陇月,他不知道她是怎么了,只感觉得到,她轻微的抽泣声,以及她掉落在自己手上冰凉的眼泪。
“小白痴,你哭了?”
“你的手......”
“我没事,你先帮我解绑,我们出去再说。”
陇月吸了吸鼻子,擦干眼泪后,告诉自己要坚强。
就算要哭,也要等危险度过之后再哭。
陇月费力的替君夜瑾将绳子解开,君夜瑾自然而然的顺势抓住她的手腕,猫着腰,去大门处推了推。
门外被上了锁,两人推了一会,纹丝不动。
她们又折了回去,抬头望向两人高的那顶窗户。
君夜瑾虽然受了内伤,但好在几日的路程中,内力养回来了不少。
他指了指窗户,压低声音道,“以你的内力,能飞上去么?”
陇月不确定的点了点头,“我可以的。”
“我先飞上去,在上面接应你,小白痴,你一定可以的。”
“嗯。”
君夜瑾提劲朝上飞去,在靠这窗户后,伸手抓住了边缘,而后将窗户推开,自己则灵巧的越上窗户,一半身子垂在外面,上半身垂在里面,朝下面的陇月伸出手,“快上来。”
陇月深吸了一口气,将内力涌遍全身,随即飞身而起,双脚在墙面借了几次力,朝着君夜瑾伸向她的手抓去。
只是,只差那么一点点就能成功的她,还是嘭的一声砸落在了地面。
她还没来得及揉揉发痛的屁股,门外便响起了守卫的惊呼,“什么声音?”
“小白痴,快,你一定可以的。”君夜瑾顾不得其它,急忙出声鼓励。
陇月心一紧,放出内力,又像刚才那像,在墙面借力,纵身跃向君夜瑾伸出的手。
好在这一次,她终于够到了他的手。
而身下的房门,也终于吱呀一声被推开,数名守护闯了进来。
“不好,他们跑了。”
说放间,就有守卫飞身而来,要来抓陇月的脚。
君夜瑾一个用力,将陇月往上提,同时与她一同从窗户坠出了窗外。
最后落地时,君夜瑾用内力挡了一下,两人虽未摔伤,却也挂了不少彩。
他们没时间看身上的状况,牵着手,起身便朝一个方向狂奔出去。
一时间,宁静的夜色被打乱,密林中你追我赶的声音,惊醒了不少沉睡中的鸟与兽。
就连即将接近林中木屋的九月与君夜凉,也被这突然而来的嘈杂,惊了一瞬。
“是陇月他们,蠢兽,别嗅了,快,追上去。”九月招呼一声,立即拔腿就朝前飞奔而去。
西楼与君夜凉见状,也纷纷跟了上去。
如果不是方才出城时,魂兽耗费的力量过多,一会回城时还需要借助它的力量,否则,她肯定会把它放出来,直接朝前追去。
陇月与君夜瑾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后面的声音响动越来越远,但他们不能停下,只能强撑着继续狂奔。
若不是因为夜色太深,位置不好确定,依照他们的逃跑速度,应该很快便会被逮住。
但总算天时对他们还是有利的,两人正觉得出逃有望时,眼前的路,忽然出现尽头。
摆在他们目前的,是一个悬崖,至于有多高,他们谁也不清楚。
“我们换条路走。”君夜瑾说话间,便要拉着陇月转身换方向。
但,除了悬崖方向,四面八方都有火光朝他们靠近,原来,那些守卫早就知道地势是这样,才会那么不慌不忙的追他们。
陇月喘着粗气瘫倒在地,“傻蛋,我们被包围了。”
君夜瑾也一屁股坐下,在陇月身侧,牵着她的手都在微微发抖。
明知道出逃无望,陇月反而静了下来。
她心疼的反过来抓住君夜瑾的手,看着他十根血肉模糊的手指,眼角有酸涩在肆虐。
“我不疼,真的。”君夜瑾想抽回自己的手,但陇月握得实在太紧,他动弹不得。
陇月的视线,从他的手指处转向他的脸,“我不见了,姐姐一定会担心我,她如今也来了金淄,很快便会像母妃所说的那样,为了我活着,要嫁给东汉王朝的小世子。”
“她是三嫂,无所不能的三嫂,她一定不会被人如此安排命运的。”
“可我在这些人手中,姐姐为了我,她一定会认输的。”陇月又望了眼越发接近的火光,“傻蛋,我真的很感激你来救我,就算冒着生命危险也要陪在我身边,可......我现在不想给你们拖后腿了,你替我告诉姐姐,我喜欢她,真的很喜欢她。”
“你想做什么?”君夜瑾的心一紧,一种不好的预感,刹时从他心底腾升而起。
陇月吸了吸鼻子,眼眶虽然发红,眸中却绽放着坚定的光,“我不会让自己成为别人要挟姐姐的手段,所以,傻蛋,我要从这里跳下去,若是我死了,你好好的,替我将方才说的话,转告给姐姐。”
“你说什么?”君夜瑾怔了,在感觉到陇月松开了他的手后,他一把将她紧紧的抓住,“小白痴,你若是敢跳下去,我便也跟着你一起跳下去,你不想成为三嫂的累赘,我也不要成为三哥的累赘。”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