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该如何

第390章 该如何
九月不动声色的朝里走,暗中却在跟小兽沟通,“嗯,我知道,已经很淡了么?”
“是的,若再晚来一日,气息便会散尽了。”
“也就是说,宫洛风将陇月带来过这里,又离开了,大概走了数日,这样看来,君夜瑾他们倒是有把握能追上陇月。”九月其实有些担心,她不知道陇月现在是什么立场,如果陇月知道了以前凉国的事,赞同了燕妃的提议,那么,陇月此时在都城,便是以自身为诱饵,诱她前去。
不,九月用力甩甩头,将那些乌七八糟的想法,从脑子里甩了出去。
“仙姑,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九月抬头看了眼初一与子箩、西楼,子箩原本就是燕妃的人,就算留在此处,也会受燕妃护佑,而初一与西楼不同,他们二人是她带来的人,若是让他们留在此处,恐怕会遭来燕妃的威胁。
“今晚,我们出发去东汉王朝。”
“好的,那本兽先补一觉,将爪子养得又锋利又尖锐,保证将仙姑护得密不透风。”
九月无语的抽了抽嘴角,假装无事人似的,安排几人先歇着。
她也找了间房,准备趁机养好精神。
正准备盘腿修炼时,子箩却敲响了她的房门。
“怎么了?”九月步下床,将子箩带去桌椅处坐下。
“星月公主,今日发生的事实在太多太乱,奴婢害怕。”子箩担忧的看了一眼九月,又将头垂下,“新帝陛下说,星月公主薨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新帝陛下是不许公主再回京城了么?那凉王殿下怎么办?还有陇月公主,燕妃娘娘一点也不担心陇月公主的安危,奴婢实在是不懂。”
“子箩,有的时候不懂,也是一种幸福。”九月伸手拍了拍子箩紧握成拳的手,“就如你猜的那样,新帝半年前要我去京城和亲,是为了谋划,如今让我薨落,也是为了谋划。”
“可是如今公主已是凉王妃,新帝陛下他......”
“子箩,听我的,不用想这些想不通的事,就如往常一样,做自己该做的便好。”九月原本是想偷偷的走掉,但看着子箩这个样子,如果她不说一声,子箩恐怕又要多想,“陇月如今不在金淄,她的下落,我已经知道了。”
“真的么?”
“今天晚上,我会带上西楼与初一离开,你原本便是金淄人,有母妃护着,新帝定然不敢为难你,带西楼与初一离开,是因为担心他们留在此处,会遭受新帝迫害,明白了么?”
“嗯,奴婢明白的。”子箩点点头。
“我寻到陇月之后,便会回来接你,到时候,我们再计划下一步该去哪。”
子箩怔了好一会,最后全化作了点头的动作,”奴婢明白了,奴婢就在此等着星月公主回来。”
“嗯,记住我的说的,不用多想,一切都会好的。”
子箩用力点点头,“那奴婢回屋去了,星月公主一路安顺。”
“如今我已经不是星月公主了,若你愿意,也跟他们一样称我声九姐姐。”
“这......”子箩一直都很羡慕初一她们,能毫无忌讳的称公主为九姐姐,虽然她也想,但有一层礼仪规则束着,令她实在没办法突破自己,如今公主又提到了换称呼,再加上星月公主被新帝下召说薨落,她犹豫了好一会,终于还是红着眼圈,叫了声,“九姐姐。”
“嗯,去休息吧,晚上我会带着他们偷偷的走,你就当不知此事。”
“是。”
子箩离开后,九月去了床榻,盘腿坐下,进入修炼养神的境界。
一直到晚上,子箩来敲门说要去吃饭。
几人到了正殿,那名老嬷嬷与燕妃一起,将饭菜已经张罗好,正等着几人入座。
子箩不敢坐,燕妃冷斥了几声后,才极度不安的坐下。
“快尝尝,我的手笔,练了一段时间,还是有些难吃。”
燕妃笑了笑,她本是拿刀拿剑,披甲上阵的粗女子,自从送走陇月与星月后,她便开始着磨有关于生活之事,然而,事实证明,生活中的事,并不如拿刀拿剑简单,练了大半年,做出来的、泡出来的依然难已下口。
九月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燕妃的性子真的很让人喜欢,但,道不同不相为谋几个字,在两人间划出了一条沟渠。
九月伸块子夹了块烧肉,咸了。
但也还是乐呵呵的咽了下去,年幼时老妈做的菜,似乎也是这个味道,不是咸就是淡,总之没一次能成功掌控住调料。
燕妃一边吃,一边问了许多话,对子箩的,对初一的,以及对西楼的。
单从她的表情动作上来看,丝毫不见她刚才跟九月不欢而散的恼怒,反而变成了一个大家长,对小辈嘘寒问暖。
吃完饭。
九月几人回到偏殿,她散出精神探视正殿,那名老嬷嬷将碗筷收拾好了之后,也并未离开,看样子,似乎有意要守在里面,防止有意外发生。
几人回到偏殿,九月压低声音将要走的事与初一跟西楼交待了一遍。
西楼还好,听说要走,几乎没任何犹豫的点了点头。
初一却迫天荒的‘啊’了一声,音调稍大,若不是有九月的精神力防着,那声惊呼大概能被那名老嬷嬷察觉。
或许是自知失控了,初一歉疚的低声道,“九姐姐,对不起,是我没控制住自己。”
“无妨,我们这便走吧。”
九月放出魂兽,看了眼子箩,“等我回来。”
“嗯,奴婢知道了。”
九月点点头,牵上初一与西楼,朝魂兽背部跨了上去。
魂兽用它特有的功法,散出精神力,将它体内能够令人隐身的灵力放出,笼住几人。
刹时,几人的身影凭空消失,虽然还未出发离开,却犹如已经离开了偏殿。
“魂兽,走吧,先将我们送出宫,我要去衣坊留个信。”
“是。”
魂兽这才起身腾空而去。
初一紧紧的攥着拳头,不甘的看了眼脚下渐远的宫殿,失重感又令她脸色唰的一片惨白。
魂兽将几人驳至宫外,找了个无人的地方,将他们放下。
九月叮嘱魂兽看好初一与西楼,自己则抱了小兽朝白日里那家衣坊而去。
衣坊已然关了门,她拍响大门后,安掌柜匆匆将门拉开条细缝,在见到门外的是九月后,怔了一下,继而将门打开,让九月进入到里面。
“王妃娘娘薨落的讣书,已经在整个金淄传遍了,属下还以为......”
“我来就是为了告诉你一声,我没死,传信给阿夜,让他不要忧心。”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新帝想让我掩去星月公主、凉王妃的身份,欲将我嫁给东汉王朝的小世子宫洛风,这些我都能搞定,你只需传信回京,让阿夜知道我安然无恙便好。”
她真的担心,如果君夜凉听到她薨落的消息后,会不会大病不起。
她现在只想快点将正确的信息传给他,让他知道,她还好好的活着。
“是,属下明白,王妃娘娘是要离开?”
“我有事要去趟东汉王朝,待办完了事会再回来,这件事就不要告诉阿夜了,免得他担心。”
安掌柜抿了下唇,点点头答应下来,“好。”
“那我走了,一定要快马加鞭,将我安好的消息传回去。”
“是,属下领命。”
得到安掌柜数次的肯定回答后,九月总算将心安了下来。
安山目送走九月后,将店门合上。
从里屋中忽地步出一人,正是化身为神仙哥的君夜凉。
“主子。”安山担忧的看了眼君夜凉,“是否要安排回京之事?”
君夜凉冷冷的看着虚空,似是在想着什么。
“主子。”安山又催了一声。
“老五去了都城,如今小九也去了。”君夜凉面色肃冷的将手中面具往脸上一罩,“本王去趟东汉王朝,金淄的事,由你作主。”
“主子不可。”安山连忙伸手去扯君夜凉衣袖,脸色大变。
君夜凉只冷冷的扫了他一眼,那从种骨子里透出来的寒意,令安山浑身一颤,伸出去的手,也刹时收了回来。
“不必将本王去东汉王朝之事传回京城。”
“是,属下领命,只是,让高远高飞陪主子一同去吧,东汉王朝毕竟......”
“不必了,本王去去便回。”君夜凉袖袍一挥,推门后飞身而出,隐在夜幕之中。
九月回到魂兽所在之处后,由魂兽带着朝东汉王朝飞去。
只是,腾飞毕竟是个力气活,飞了不过半个时辰,还未进入东汉王朝地界,魂兽便将几人放在了一条官道上。
九月将魂兽收回空间,任它休养。
由于夜色实在过黑,赶路也有些危险。
她让智脑送了几顶帐篷出来,让初一与西楼先睡,自己则在外面燃了一堆篝火,就在篝火般凝神修炼。
一直到后半夜,空气有轻微的震动,让她一瞬间便睁开了眼,将所有精神力散向有异动的方向。
一辆马车,迅速朝远处靠近,直到进入精神力能笼罩的范围,九月这才看清,来人居然是神仙哥?
那辆马车,依然是她回金淄时,路上所乘的那辆。
她站起身,面朝着马车而来的方向。
马车靠近后,一声轻嘘,马车瞬间停下。
君夜凉就坐在赶车位置,静静对视上九月探究的视线。
“真巧。”
“真巧?”九月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
到底是真巧?还是有意?或者,是预谋?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