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星月公主薨落

第388章 星月公主薨落
新帝看着九月,眼色晦暗不明。
九月则盯着那杯毒酒,在心底各种思量。
所谓的毒酒,不过是在暗示她要装死。
然而,装死过后,她的命运便会由新帝重新安排,这不是她的风格,更不是她想走的路。
“九姐姐,不要......”初一与西楼一人抓住一只九月的胳膊,焦急得脸色通红。
新帝嘴角的冷笑弧度扩大了几分,“不敢?还是不愿?”
“我若要走,你能留得住我?”九月错开话题,重重的出声发问。
“留不留得住你,朕只需要一个燕妃便可。”
燕妃是南宫将军在金淄国的封号,她本名原是南宫飞燕,来金淄后化名为南飞燕。
“那你又是何必?就算我先诈死了,见着我母妃后,我也能再重新活过来。”
“那时,朕只需要一个陇月便可。”新帝把握十足的开口。
九月眉头一皱,“你果然知道陇月在宫洛风手里。”
“正是。”
九月静静的看了一眼新帝,“我能死一回,也能活回来,今日便如了你的愿,先死了这一回。”
她伸手拿过新帝指着的酒杯,却未一饮而尽,而是将酒杯嘭的一声摔至地面。
新帝阴冷的盯着九月,看了她数眼后,才对白公公抬了抬手,“星月公主薨落,发公文给景龙帝,凉王殿下,发讣文召告天下。”
“是,老奴领旨。”
初一几人都被这诡异的一幕吓懵了,皆瞪大着眼睛看着九月,不懂为什么她好好活着,却要被称之为薨落。
“既然你已不是星月,朕便......”
“叫我宁九月吧。”九月打断新帝要为她赐名的话,将自己本名搬了出来。
新帝眼睛轻眯了一下,“宁九月,名字倒是不错,你若喜欢,那便叫宁九月。”
“接下来,我要做什么?去哪?”九月垂眸看了眼还跪在地上傻愣掉的子箩,伸手将她拉了起来,“不要哭了,我还好端端活着呢。”
“既然你想燕妃,朕便派人送你去见燕妃。”新帝朝一侧招了招手,一名老嬷嬷顿时走了出来。
那嬷嬷看着有些微胖,脚步却轻快得像一阵风。
九月在脑子里做下自己的判断,这嬷嬷是个练家子,恐怕内力不低。
“九月姑娘,请吧。”嬷嬷面无表情的开口后,径直朝前而去。
九月撇了眼新帝,没再说话,抱着小兽,领着几人跟随老嬷嬷而去。
出了常春殿,老嬷嬷一直领着他们朝偏远之处而去。
九月一言不发的跟着,直到一行人到了一处偏殿,偏殿外把守的侍卫很多,估计连一只蚊子都极难飞进去。
侍卫见到嬷嬷到后,自动让出了一条路,放几人入内。
这个宫殿虽然很偏远,里面却一点也不破败,反而打理得十分精致,一切物品,应有尽有。
院中有个小荷花池,由于金淄的天气已进入初春,里面开始有嫩芽在微微吐出,看着便让人觉得舒坦。
过了荷花池,便是主殿,一抹修长的身影正背对着几人,修剪着一盆似乎刚才屋子里端出来的盆栽。
那背影是名妇人的,她身上穿的衣式简单而方便,与宫中动不动便是罗裙的女子极为不同。
“燕妃娘娘,有客人来访。”
“嗯。”
一声极淡的应声,却裹着一股能穿透人心菲的气势。
燕妃没回头,依然忙活着手中的盆裁。
“有一事要禀,星月公主方回朝,周车劳顿之下,薨落了。”老嬷嬷不紧不慢的开口,对眼前被囚禁着的燕妃,没有丝毫不恭敬与不耐烦。
燕妃的动作终于停了一瞬,“今日来访的是何人?”
“宁九月,宁姑娘。”
燕妃仰头望了眼天,随后放下剪子,慢慢转过身来。
当九月看到燕妃的模样时,脚下一虚,几乎就要吃不住力。
燕妃真的很美,与凤妃美得各有不同,一人是动人摄魂的美,而一人是英姿飒爽的美。
她头上没有一根多余地饰,脸上未地点粉黛,那张轮廓分明的脸,未沾一丝笑,却会令人莫名觉得温暖。
九月一动不动的看着那张脸,除去她的一身古装,除去她的那头简单梳起的发髻,她的脸,跟早在她年幼时就逝去的老妈的脸,一模一样,甚至于,她嘴角那颗不是太显眼的红痣,都与老妈嘴角的痣,出现得一模一样。
“老......妈?”
燕妃将落在九月身上的目光,落到老嬷嬷身上,“好了,你走吧,这里用不上你了。”
“是。”
老嬷嬷欠了欠身,转身离开。
子箩见老嬷嬷离开后,含着热泪几步奔上前,噗通一声跪倒在燕妃身前,“奴婢回来了,燕妃娘娘一切可好?”
“起来说话,地上凉。”燕妃伸手将子箩拉了起来,而后背过身去,一步步朝里面走,“都进来说话。”
九月站在原地,缓过来神后,立即用力甩了甩头,告诉自己那人是南宫飞燕,不是她早就过世的老妈。
几人跟着南宫飞燕入了正殿大堂,里面空空如也,没一人伺候。
南宫飞燕示意几人坐下,自己去泡茶倒茶端茶,子箩上前想帮忙,却被她冷声斥了回来。
子箩也不敢坐,一直就那样站着。
九月一直在盯着燕妃看,虽然知道她不会是老妈,但看着她熟悉的样子,在自己面前忙来忙去,那感觉,让她好似回到了童年。
燕妃终于泡好了茶,一人给了一杯,最后坐至贵妃榻上,抬头看了眼九月,“喝茶。”
子箩完全不知道今日发生的事到底是怎么了,新帝奇怪,现在就连燕妃娘娘也跟着奇怪。
“这是......”燕妃抬手指了指西楼与初一,在望向初一时,她眸中的光敛了敛,最后又恢复如常。
“这是西楼,这是初一,他们二人都是跟着我的。”九月开口,在与燕妃对话后,她心底思念老妈的那根弦就被拔动了。
“嗯。”燕妃撩了下头发,“子箩,喝完茶,你将初一跟西楼带去偏殿,自己挑间房住下,有什么需要的,尽量跟门外的侍卫提。”
“是,奴婢知道了。”子箩点点头,将茶将酒似的,一口饮尽。
初一与西楼见状,也跟着一口闷,随后三人带上小兽,离开大堂。
九月一直没喝茶,比起茶,她更关心眼前跟老妈长得一模一样的南宫将军。
“听说你不是星月。”燕妃将一只腿踩上贵妃椅的椅面,将下颌倚在膝盖之上,更一只腿则垂着,悠闲自在的来回晃动。
这种率真的动作,放在她已经超过四十岁的身体之上,毫无维和感。
“虽然我不是星月,但星月与我有些渊源。”
“你手中拿着本该属于星月的东西,却屡次不愿交给容止?”
“虽然我没将东西给他,但我也没将他的身份,以及他与你之间的牵连捅出去。”
“你很喜欢陇月?”
“对,她救过我的命,我将她看作亲生妹妹。”
“所以你舍弃了凉王妃的身份,回来寻她?”
“嗯。”
“她很好,回金淄之后也来见过我,哭鼻子的小模样跟以前一样,丝毫未变,只是,对你的感情却是比以前还要更深了。”
九月听着燕妃的话,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不用刻意去想,脑子里就会浮现出陇月哭鼻子的模样。
“我将她送去了东汉王朝的都城,由宫洛风安置,就算你去寻,恐怕也寻不到她。”燕妃抿了口茶,随后呸了一口,将茶盏用力掷在桌面,“泡了这么久的茶,还是学不到他泡之茶的味道,这也忒难喝,无趣。”
“星月已经真的如同半年前那样,在世间消失了,死了,现在,你是否能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利用我?”九月开门进山的发问,若不是因为她与老妈长得实在太像,她会像事先计划好的那样,催眠她,问出她的目地。
可现在,她竟下不去手,不敢亵渎心中对老妈的那份感情。
“宫洛风瞧上了你,要你嫁去东汉王朝和亲。”九月干脆,燕妃也没藏着掖着。
“和亲之后呢?”
“不知。”燕妃摇了下头,“我只负责将你送去东汉,剩下的,自有宫洛风接手。”
“那么,你拿我与宫洛风换了什么?”九月眯了下眼,吃不定南宫飞燕会不会愿意回答这个问题。
果然,九月等了好一会,也没等来燕妃的回话。
反而燕妃又端起了那杯,方才被她嫌弃过的茶,细细饮了几口。
“换了什么,你不该知道。若是真想知道,你去问宫洛风。”
九月被噎了一下,心里堵得发慌。
“那么,你跟新帝,跟被赶下位的青帝之间,又是什么样的关系?”
燕妃难得的开怀一笑,“你比星月聪明。”
“不,她是局内人,而我是局外人,所以,我看得比她通透。”
燕妃只笑不语的沉默着,过了好一会才幽幽开口,“青帝是我丈夫,而新帝,是与我一同合谋,将青帝送下位的那种合作关系。”
“什么?你......”
“若非这样,金淄难得有机会,能将人送去京城。”
九月攥了下拳头,“那我便替星月问你一句,她与陇月在你心中,是女儿?还是工具?”
“是谁规定,女儿便不能做工具?自古以来,有得到便会有牺牲。”
“所以,之前是你一人在下棋,如今,你与远在京城的容止一同,正在下着一盘反杀棋?”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