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用鬼魂说事

第377章 用鬼魂说事
“本道修行已久,早看淡了权势地位,就算无皇后娘娘许诺的好处,本道自然也会替太子殿下除鬼。”
听到这,所有百姓将对此案的重点,都转移到了太子被鬼附身之上。
“桀桀......臭老道,就凭你?”
“孽畜,京中最近发生的惨皆由你起,今日本道便让你由哪来回哪去。”
“你这臭老道,若敢阻我玩弄姑娘,我要你死。”
“本道为民除害,有万民在身后支撑,你最好乖乖束手就擒,本道好生替你超度。”
“废话少说。”
太子桀桀笑着,率先扑向阮之森。
阮之森从袖袍中取出一物,在太子扑过来的时候,洒向太子。
只见太子浑身一抽搐,桀桀怪叫了几声,身上顿时起了一阵人形黑雾,不过一瞬之后,那人形黑雾像是又附在了太子身上,消失在众人眼前。
“哗。”
所有人都吃惊了,百姓既续往后退,想要离公堂远一点。
刚才那一幕,只要不是眼瞎之人,皆能看懂,太子是真真的被鬼附身了。
“诺儿......”皇后身子一晃,差点没背过气去。
景龙帝伸手将她抓住,“你急什么?有阮之森在,他一定会将附在太子身上的鬼魂驱除。”
“是,臣妾不急,臣妾只是心疼诺儿,好端端的竟招来了这种事。”
九月的精神力一直笼在太子与阮子森身上,这出戏表面看着惊心动魄,实际上却是带着莫名喜感。
太子在演,阮子森在作。
什么鬼魂附身,全是因为阮之森手里有些稀有的黑云粉,洒在人身上,便能以人为基准,幻化出人形。
九月眼底闪过抹狡黠,既然要玩,那她就陪他们好好玩,让这些人见识见识,什么才是魂体。
她还在想着,阮之森与太子的闹剧又开始演了。
这回阮子森抽出了桃木剑,在太子身上四处戳着,每戳中一处,太子都要怪叫几分,连带着冒出一缕黑烟,继而消散。
百姓们看得各种冷汗直冒,文武百官更是啧啧称奇。
正当阮之森再度一剑击在太子额心时,他正义凛然的大叫一声,“孽畜?你还不束手就擒?莫非你真想灰飞烟灭?”
太子浑身发颤,桀桀的怪笑也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服软的气势,“别......别......”
“阿夜,帮我看着点,我去办件事,很快出来。”九月凑在君夜凉耳侧,压低声音道。
“嗯。”
君夜凉应声后,九月立即凝神进了精神空间。
炉鼎中还养着那数名孩童的魂,她进入空间的时候,恰巧见到隐生在向数名孩童传授鬼修的功法。
“隐生大叔,他们都有修炼天赋?”
“正巧本道有鬼修的一部分功法,若他们能够修炼成功,自然不必借助他人身体复活。”
九月点了下头,“他们的魂体如今都稳定下来了么?”
“不仅稳定了,还比以前更为强大了。”
“眼下外面有件事,我想让你们出去帮我闹一闹,不知隐生大叔可有法子,让他们的魂体与声线变成妙龄少女模样?以及,就算是普通人也能见到他们。”
“此事不难,只是,他们如今的魂体强度,只能在外面坚持片刻。”
“片刻即可,我会用精神力与他们勾通,告诉他们要做些什么,剩下的,交给你了。”
“好。”
九月退出精神空间,朝君夜凉古灵精怪的笑了笑。
正巧,太子跟阮之森的表演已经到了收尾阶段。
九月能感觉到,有数股力量从她眉眼间钻出,尽数涌向太子所在方向,随后,那数股力量开始幻形,一个个全成了少女般模样。
她挑了下唇,用精神力保持着与孩童魂体的沟通,“你害惨了我......”
九月将想说之话传达给孩童魂体,孩童魂体又用如同来自地底的声音,阴侧侧的出声。
随着出声,他们的魂体也渐渐变得可见。
“鬼啊......”有百姓率先发现了场上的变化,惊叫出声的同时,吓得一屁股坐倒在地。
文武百官中也有不少人被吓了个仰后翻,完全不能够接受,这世间真有鬼会现原形。
那正准备收官的阮子森脸色大变,却依然在强装镇定,太子却没他抗压力强,直接一屁股坐倒在地,“你......你们......”
“你装神弄鬼,想要逃责,我们若不来,岂不是由你如愿了?”九月将这话传达出去,孩童们的魂体又阴侧侧念了一遍。
孩童们转望向浑身在抖的阮之森,接着纷纷抬起了右手,指向他的袖袍。
同时,九月利用精神力,让阮之森袖袍内的东西‘呯’的一声落地。
瓷瓶碎了,粉沫接触到空气的瞬间,一团又一团的黑气在地面形成人形,而后消散。
“黑云粉。”君夜凉清冷开口,淡淡三个字,音调不重,却敲在每一个人的心上。
“可是那遇空气则会变幻人形的,专门用来装神动鬼的玩意?”老王爷冷哼一声,盯着在场上已经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的阮之森,“如此说来,你说太子身上被鬼魂附体,全是一派胡言?”
阮之森正要说话,孩童魂体的手,从指向他袖袍,渐渐往上抬,毫无感情的指着他的嘴。
“凡在世之人,挑拨离间、诽谤害人......说谎骗人,死后入拔舌地狱,小鬼掰嘴,铁钳夹舌。”
阮之森被吓得脸色惨白,连行礼都顾不上,怪叫一声,转身就朝外跑。
最后,孩童魂体指向已经在发抖的周如风,“我们要,公道。”
简单五个字结束,孩童魂体渐渐变淡,消失在人眼前的同时,化作一道细线,回到精神空间。
整个大堂,以及旁观的百姓,没一人敢出声。
最后还是周如风,战战兢兢的拿起惊堂木,拍了一下。
“来人,阮之森装神弄鬼,糊弄皇上皇后、百官万民,速去将他拿下收押,择日问审。”
“是。”
周如风望向景龙帝,“皇上,是......是否要接着审?”
景龙帝藏在袖袍中的手攥紧,眼角余光有意无意的掠过九月所坐方向,杀意与恨意同在眼底浮着,他几乎是在用咬牙切齿的声音,一字一句道,“审。”
“太子,对于人证物证,你可还有什么要说的?”
太子这会还在地上坐上,周如风的再审,令他打了个激灵,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本宫在哪?本宫这是怎么了?方才发生了什么?本宫为什么都不记得了?”
九月:“......”
周如风被太子这一袭话,噎得不知该怎么进行下去。
围观百姓还没反应过来,高台上的皇后起身,脚步慌乱的朝太子奔了过去,“诺儿,你什么都不记得了?你最近所做之事,都不记得了?”
“母后,这是在哪?大理寺?”太子一脸不解,转动着肥肉横飞的脑袋,四周看了一圈,“母后,儿臣这是犯了什么事?”
“都是真的,都是真的。”皇后颤着手将太子的手握住,“阮之森说你被鬼魂附体,失了本性,原来皆是真的,这些日子,京中出了许多怪事,死了很多无辜之人,虽然是你做的,但那操控着你身体的鬼魂才是罪魁祸首。”
“怎么会这样?”太子一副倍受打击的模样。
“皇上,太子殿下......被鬼魂迷失本性,犯下的种种,实在是身不由己。”花月容的父亲出列,开始替太子鸣冤。
“胡说八道。”老王爷胡子一抖,冲着花太傅就望了过去,“阮之森用黑云粉糊弄人,这么多双眼睛都瞧见了,你们倒是好意思将黑的说成白的?”
“贤王可有证据能证实,阮之森所使用的是黑云粉?而不是一种专捉妖魔鬼怪的法器?”
“证据?只要将阮之森带上堂,由他亲口说出那东西是什么玩意,自会见分晓。”
两人正争辨着,方才领命去逮阮之森的官差返回了大堂,禀道,“阮之森国师,死了。”
“死......了?”周如风怔了一下,又朝景龙帝望了过去。
这刚才还好端端的人,说死就死了,太子一案,又该如何继续下去?
围观的百姓,对于方才所发生的一切,都恍若是一场梦。
不管是阮之森指出太子被鬼魂附体,还是少女冤魂的出现。
九月在心底冷笑,阮之森一死,死无对证,景龙帝跟太子一方的人,恐怕要将鬼魂附体一事咬着不放。
果然,那花太傅又继续道,“太子殿下方才反常的模样,实在不似往常,若非鬼魂附体,行为不会如此怪异,臣建议,此案与太子殿下本心无关,那些受害者家属实在可怜,可厚待,太子殿下是一国之本,不能因为此种身不由己之事,动摇国之根本。”
“皇上,各位在朝文武百官,以及众位商罗王朝的子民,诺儿是本宫所生,本宫对他的本性最为熟知。”皇后环视了一圈四周,用一种令人同情的音调,开始了她的心理攻势,“大家都知道,诺儿虽是多情种,却从未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若非鬼魂附体,操控了他的心性,他不会在短时间内性情大变,喜施虐,且杀人,如今鬼魂已被阮之森驱走,诺儿以后不会再做这种伤天害理之事,大家都可做个见证,国之根本,不容动摇,否则,伤的是国体国运,惹来的是其它三大王朝的窥视。”
“母后所说非虚。”太子妃也从位置中步出,来到太子身侧,“我日日与太子在一起,他性情的转变我最清楚......”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