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用两年换他两年

第375章 用两年换他两年
一时间,整个大殿静了半晌。
君夜瑾忽地又朝前迈了一大步,“父皇对凤妃娘娘做的事,还请尽快收手,若凤妃娘娘因父皇而逝,儿臣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父皇。”
景龙帝脸色肃冷得骇人,他未曾想过,这件事会被老五突然插入一脚。
“皇长兄做了什么,儿臣不知,但儿臣知道,公道自在人心,老天有眼,不会亏待好人,自然就不会放过坏人,父皇如此干涉大理寺审案,本就不对,更别提,父皇还要用凤妃娘娘的命来要挟三哥。”君夜瑾继续说着,呼吸急促的他,语调中哭腔虽然不在了,却依然有些发颤。
倒不是为自己担心,而是害怕父皇压根不听他的各种软磨硬泡。
景龙帝终于开了口,“这一次,朕退一步,从今日起,你们做事之前最好想清楚,凤妃的命就在朕手中捏着,若是不想要了,那便继续不计后果的做事。”
“父皇......”君夜瑾还想再辨,却被九月出声制止。
“五皇子,其它的不用多说。”
“可是,三嫂,我......”
九月朝君夜瑾摇了摇头,望向景龙帝。
“我知道,父皇一直在忌惮我的修为。”
景龙帝怒视九月,忌惮两个字,似乎是把利剑,在他身上尽情扎着。
“今日五皇子也在,我想与父皇做个约定。”九月没去管顾景龙帝的脸色是好是坏,直接抛出自己的想法。
“约定?”
“对,约定。”九月眼底闪过抹狡黠,反正要离京,倒不如用离京这件事,在景龙帝这里换来点好处,“陇月离开了京城,被我的一名仇人带走,那人要挟我留京,否则会对陇月下手。”
景龙帝未语,脸色却稍有好转。
“我已经与阿夜说好了,我要离京去寻陇月,可能会是半年,一年,又或许是七八年。”九月抿了下唇,停下话音看了眼君夜凉,“我可以离京两年,发誓不踏入京城半步,所以,父皇也要应我一件事,那便是,两年内,不许再用母妃的命,威胁阿夜。”
“三嫂,小白痴她......”
“一会再跟你说,现在,我在等父皇答话。”九月一眨不眨的盯着景龙帝,她用两年时间,换面瘫王两年安宁,不会被这件事干扰到他想做之事。
这或许,是她目前唯一能为他做的一件事了。
君夜凉垂下头,交织相握的十指,力道紧得骨节突起。
九月为他做出的这个打算,他心疼至极,却又无法抗拒。
“当然,两年内若父皇违背约定,对阿夜暗中做手脚,不管我在哪,都会赶回京城,该杀便杀,该灭便灭,不顾什么天道规则,不顾什么人理伦常。”九月继续开口,“此约定,对父皇而言并不吃亏,父皇可愿意?”
景龙帝探究的盯着九月,似乎想从她脸上发现点什么。
九月不再说话,该说的她都说了,接下来便是等景龙帝的回答。
隔了没一会,景龙帝终于开了口,“两年不入京,这个约定,朕应下了。”
“好。”九月松了口气的同时,心又紧了一下。
两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她才刚刚突破一切跟他在一起,眼下就要面对两年的分离。
“去椒房殿吧,朕乏了。”
“是。”
九月推着一直沉默不语的君夜凉,与君夜瑾一同退出养心殿。
与朱影等人汇合后,一齐朝椒房殿而去。
君夜瑾几次想开口问话,但养心殿周边来往的宫女太监实在太多,他一直忍着,直到步出养心殿范围后,这才忍不住开口问道。
“三嫂,小白痴是不是有危险?那仇人若是会要小白痴的命怎么办?”
“放心,陇月的生命会有保障,你先别急。”
“我怎么会不急?”君夜瑾觉得自己都快要急死了,无论是三哥的事,还是小白痴的事。
“用你两年,换我两年,小九......”君夜凉打断君夜瑾的焦虑,声音冷如乎乎在刮的寒风。
“这是我想做的事,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
君夜凉不再言语,又回归沉默。
君夜瑾听了两人的对话,也静了下来,脸上有情绪在闪动,似乎也在想着什么。
“五皇子,今日你所听到的,看到的,不可往外面传出去一个字。”九月出声叮嘱。
“我知道了,三嫂。”君夜瑾心不在不焉的应了一句。
“还有,一会去了椒房殿,不可将凤妃生病一事与景龙帝有关说出来,凤妃向来疼阿夜,若她知道景龙帝拿她的命威胁阿夜,后果不堪设想。”
君夜瑾这才认真而郑重的点了下头。
几人匆匆赶到椒房殿,太医还在,一个个都垂头丧气着,开了许多药方,熬了许多药,就是不见凤妃能醒来。
九月几人到后,看着床榻上陷入昏睡的凤妃,每人心中都很是凝重。
她用精神力查探了凤妃的身体,与上次相差无几。
她大概能猜到,是景龙帝在他们离开椒房殿后收手了。
果然,没过一会,凤妃无药自醒。
看着一殿的人,凤妃明显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
“凉儿,星月,你们怎么入宫了?”
楚嬷嬷在九月的示意下,将一屋子正要问病情的太医引了出去。
凤妃想要起身,却连起身的动作都觉得有心无力。
芳芝见状,连忙过去扶着,这才将凤妃扶坐起来。
“我不过是睡了一觉,身子乏了,你们一个个的,怎地都入宫了?”
“是奴婢的错,娘娘睡了大半日,怎么唤都没唤醒,奴婢担心,去请了太医过来,又惊动了凉王殿下。”芳芝开口解释道。
“你这丫头,跟了本宫如此多年,还是这般急燥。”凤妃调笑了一句,笑呵呵的望向九月与君夜凉,“也好,若不是这样,本宫还得多久才能见到凉儿与星月呢?”
接下来,九月一行人在椒房殿中陪着凤妃,一直到傍晚才离开。
出宫的路上,一则消息在京中传遍。
皇上张贴了公告,要于明日,对太子一案进行复审。
君夜瑾也在马车之上,神色中突然多了丝凝重,与以前意气风发、横冲直撞的他,相差甚大。
“老五,今日之事不必多想,权当不知道便好。”君夜凉清冷开口,微有些担忧的看着君夜瑾,“三哥还是喜欢从前的那个老五。”
“可是三哥,我已经知道了这些,皇家,真的要如此无情么?”
“这便是皇家。”君夜凉抿了抿薄凉的唇,伸手在君夜瑾肩上拍了拍,“你要记着,既然知道了无情,便不要轻易让无情泯灭你原本的心性。”
“我不会的,我会打破这无情,让皇家,成为一个焕然一新的皇家。”君夜瑾紧了紧拳头,眸中绽出两道坚定执着的光,“只是,三哥,我已经决定好了。”
“嗯?”
“我想先去将小白痴寻回来。”
“你要离京?”
“我不想她孤零零的一人,三嫂大概要等太子的事结束后再走,但我已经不想再等了,我只想找到她,哪怕与她一同被三嫂仇人制着,只要能陪着她,我也什么都愿意。”
“老五,你......”
“三哥,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了,军营的历练,我想结束了,将小白痴寻到之后,若有机会,我再去历练成她喜欢的模样。”
君夜凉静默不语。
九月长叹了一口气,继而认真盯着君夜瑾,“你想清楚了?真的要去寻陇月?在你心中,京中的所有都抵不过一个陇月?”
“我不知道京中一切是不是抵不过小白痴,但我只想寻到她,护在她身侧,不让她受委屈,为了去寻她,京中的事,那无情的父皇,我最喜欢的三哥,我都能暂时抛下。”
九月也不说话了,君夜瑾的决意让她感动,却也让她担忧。
“准备何时走?”
“回府带上东西便走。”
“朱影,去神工老人处,将那东西取来。”君夜凉忽地加重音调,朝车厢外的朱影下令道。
“是,主子。”
朱影离开,君夜瑾不解的问道,“是何物?”
“以前,用小九给的大菜刀,让神工老人做了两把匕首,本想着与小九各持一把,但如今看来,她用不上,我也是用不上了。”君夜凉感了一番体内与风云刃之间的那根线,唇角的弧度难得的放松了几分,这是她送他的。
“由千年玄铁所制?”君夜瑾来了兴趣,“有三哥送的这匕首,我去寻小白痴的路上,便能一帆风顺了。”
“嗯,你要如何跟父皇说?”
“我不打算说了,只派人送封信给他,他如此对三哥,我现在不想见到他,一见他,便能想起今日他无情的嘴脸。”
“你一路延着去金淄国的方向而去。”九月抿了下唇,“太子的事一落定,我也出发。”
“好。”
一行人先去了君夜瑾的府邸,他动作迅速的收拾了几样东西,留了信,又与九月几人一道回了凉王府。
没一会,朱影便从神工老人处取回了两把匕首。
君夜瑾接过匕首,仔细放好了,又弯下身不舍的抱住君夜凉,“三哥,不管父皇对你做了什么,你永远是我最喜欢的三哥,这种时候,我应该要陪在你身侧,只是,我又实在放不下小白痴,待我将她寻到,我便回来做三哥的腿。”
“无双无风,你二人随老五去寻陇月。”
“什么?”无双无风皆是一惊,“主子......”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