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敲响鸣冤鼓

第369章 敲响鸣冤鼓
九月听着老汉的哭声,心里十分不是滋味,“无风,你按照受害者尸身不见的人家找去,请人来认尸。”
“是,属下领命。”
无风飞身离开,九月便静静的等在一侧。
老汉就那样毫不在意的搂着女儿的尸身,哭了许久。
一直到其它人家陆陆续续赶来,认出尸身的,都同老汉一样,哭得悲天怆地。
一时间,整个乱坟岗都是哭声。
最后还有几具尸身无人相认,九月便让无风将坑挖深了一些,让智脑送出几床被褥,好好的将尸体裹了,这才送入深坑中埋下。
等所有人的情绪都稳了下来之后,九月将人召集在一起。
“如今时机到了,明日我们便去大理寺鸣冤。”
“小女死得实在太冤,若不能让太子绳之以法,小女死不瞑目呀。”众人异口同声的哭诉。
九月抿了下唇,郑重点点头,“明日一早,我们这样做......”
她一直与众人勾通到傍晚,才让无风留下保护众人,自己则由魂兽带着回了凉王府。
好在君夜凉也回来了,九月将情况简单说了一遍,让无双带了人手,也去保护那些受害者的家人。
“小九,此事涉及太子,若无长辈在前压着,恐难成事。”君夜凉思索了一番,清冷开口。
九月点了点头,对于君夜凉的意思,她十分认可,如果与受害者站在一起的只有她与君夜凉,恐怕会被有心人反咬一口,指白为黑的将这件事曲解成,两人是为了上位,才不顾手足情谊的要废太子,如果与受害者站在一线条上的,还有公正不阿的老王爷,事情,便会简单得多了。
“我这就去老王爷府上跑一趟,对他将情况说情一番。”
“嗯。”
九月出了凉王府,没入夜色中,去了老王爷府中。
老王爷听了她的话,双眼瞬间怒瞪。
其实,对京中近些时日来发生的怪事,他也有所了解与耳闻,但还是第一回有证据表明,事件最后指向的是太子。
“混账东西,这样的人霸着太子之位,如此轻贱百姓的命,为所欲为,本王这次绝不会坐视不管。”
九月叹了口气,“乱葬岗中埋着的少女,只是冰山一角,那些拿了消灾钱的人家,还有许多许多。”
“凉王妃尽管说,明日要本王如何做?”
九月抿了下唇,神色开始变得凝重,“此事,我想交由王叔来主导,我与阿夜为辅,只有这样,才会不落人口实,被人故意曲解,将此事归划在勾心斗角之上。”
“本王明白,京中心思复杂的人不少,你们如此做也是对的。”老王爷一口答应下来,“明日,本王定不会辱使命。”
“辛苦王叔了。”
“你与凉王也真是的,早知道了这些事,为何不愿对本王提及?本王再不济,也担着个贤王的名号,上斩皇亲,下斩奸臣,绝不手软。”
九月看着正义凛然的老王爷,点了下头,“王叔,我还要去安排些别的事,先走了。”
“好,去吧,若有需要,尽管对本王提。”
“嗯。”
九月出了老王爷府邸,又跑了趟乱葬岗。
那里已经搭了好些帐篷,有无双无风守着,再加上冰天雪地的天气,也没人往这边跑,所以,这件事的保密功夫,做得还不错。
九月重新将人召集起来,将与受害者家属同站在一起的人,改成了老王叔。
大家对一代贤王还是有所了解的,虽然先帝逝世后,贤王也静静淡出视线,但贤王便是贤王,做的每件事,都对得住头上顶着的‘贤’字。
如今有资历比九月更高的贤王领头,大家的信心便又增了几分。
第二日一早。
京中通往大理寺的路,数十名身着素裹的人,几人一队,推着数辆板车。
板车中是由白布遮了的具具尸体。
老王爷在最前面走着,双手托着一个长匣。
随着围观人群的增多,大家都在跟着这队一言不发的队伍朝前走。
一直走到大理寺前,守门的侍卫被这一幕惊得连忙入内禀报,老汉与另一名受害者家人上前,想要去敲鸣冤鼓。
鸣冤鼓旁守着的人作势要拦,老王爷冷哼了一声往前一站,那几人顿时没了脾气,连忙退后。
两人敲响鸣冤鼓。
一时间,鼓声震天,传扬在京城上空。
大理寺寺卿周如风,连官帽都没来得及戴,慌慌张张朝里面奔了出来。
“你们都是做什么的?鸣冤鼓怎么会被人敲响了?嗯?”
虽然大理寺设置了鸣冤鼓,却常年派人守着,若有人要敲,不是先揍一顿撵走,就是直接送到鸣鼓之人要告的皇亲手中,以此来粉饰太平。
周如风的话音才落,抬眼便看到了站在最前面的贤王,以及,贤王手中捧着的长匣子。
他赶紧躬身问礼,“微臣见过贤王,不知贤王今日为何事而来?就连先帝留下来的上方剑也带了过来,实在是令人不安。”
老王爷不语,只肃目望着周如风。
敲响鸣冤鼓的王老汉,临同其余所有原告,‘噗通’一声跪倒至地。
“小民要告当朝太子,侵占杀害良家妇女,做事险恶,毫无人性。”
周如风咽了口唾沫,想斥责这些刁民,但碍于老王爷在场,他只能硬生生忍着。
他抬头扫视了一眼眼前的状况,数辆板车上露出的人形,再加上寒风中带着丝丝难闻的气味,不用想,他便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贤王,这些人告的是太子殿下,能否......”周如风再度压低声音开口,试图将此事化小。
这种事,一旦真的审理起来,他捞不到好处也就算了,可能会把自己的官帽与性命都搭在里面。
“周如风,你头上顶着寺卿的官帽,便要做些为民请命之事,不管他们告的是谁,你秉公办理就是了,无需跟本王说三道四。”
周如风神色一慌,“这被告,可是当朝太子......”
“怎么?你敢做这寺卿的位置,还会怕替民申冤?”老王爷唇角往上一挑,讥诮的盯着周如风,“鸣冤鼓既然被敲响,无论被告是谁,都要在半个时辰内出现在大理寺,按照祖制,初审由你审理,进入复审与终审,若涉及皇亲的封号太高,可请皇上亲审。”
“这......”
“嗯?”
老王爷的一声冷哼,手中长匣朝周如风方向扬了扬,“无作为的官,本王照样修理。”
周如风被吓得打了个哆嗦,朝身侧师爷使了个眼色,“既然如此,那......那便请原告入内,万民在侧,见证初审。”
整个大理寺,因为鸣冤鼓的击响,而开始变得繁忙。
有人去官中禀报,有人去太子府请太子,还有些其它人的眼线,都通过各自的手段,将此处传达了出去。
闻声而来的百姓,渐渐将大理寺内的旁观位都占满了,不少人便站在外面,只闻声,不见人。
九月下了马车,君夜凉由朱影送上轮椅。
九月推着他,一步步朝里而去。
大子还未被请来,众人见凉王与凉王妃也来了,不由主动分散至两侧,让出一条通道。
九月朝众人点头致谢,几人进入到里面,入眼便是跪了一地的受害者家属。
老王爷未坐,依然站在众人前方。
周如风便更不敢坐了,好生陪在身侧,不停说着好话,却一句都说不进老王爷耳中。
九月与凉王进入里面后,跪了一地的受害者家属真诚行礼问安。
周如风闻声,原本紧皱的额眉又平添了几条褶皱。
一个老王爷他都应付不来,如今又来了凉王与凉王妃,这......
九月没理会周如风,只抬手朝跪着的众人扬一下,“你们都起来吧,地面寒冻,冤还未申,不能将身子骨给折腾垮了。”
众人互望了几眼,犹豫过后,还是依九月所说,一个个都站了起来。
九月见他们大多是老年人,本就身体不利索,若整个审理过程不是跪便是站,怕是没几人能熬过去。
君夜凉似是猜到了九月所想,他冷冷的望向周如风,“你这大理寺,缺椅子?”
周如风被噎了一下,随后立即出声让人送椅子过来。
原告都坐下后,老王爷也坐了。
唯有周如风还是不敢坐。
半个时辰过去了,前去请太子的人还没回来。
倒是景龙帝将苏公公派了过来,亲自旁听这个案子。
周如风又派了人去太子府,过了好一会,派去的人才匆匆而来,“太子殿下说病了,不能前来。”
老王爷猛的从位置中起身,“好一个病了不能来?福三,你拿了本王的令牌,派人亲自去请,他若不来,便将他绑来,有上方剑在,本王看他敢不敢如此胆大妄为。”
“是。”老王爷的一名随从上前,接过令牌后,叫了几人,匆匆离去。
九月坐在君夜凉身旁,唇角挑起抹冷笑,“不作死就不会死。”
太子以为称病不来就能了事,这样反而让围观百姓更加厌恶,
老王爷将人派出去后,没一会,太子终于出现在了大理寺。
原本坐在椅子上的众人,一个个都起了身,怒目盯着太子,恨得咬牙切齿。
太子的视线,在殿中停着的数十具尸体上扫过,而后打了个哆嗦,背过身,不再去看那些东西。
“是何人要告本宫?嗯?污告本宫之罪,不是普普通通的死罪,而是灭九族,一个不留。”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