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太子被戴绿帽子

第366章 太子被戴绿帽子
“嗯。”九月通红的眼眶,终于被泪水沾满,她拼命忍着,才能忍住想要哽咽的冲动。“你会不会怪我?”
“你会不会怪我?”
“傻瓜,你有你的事还未处理完,我有我想要守护的东西要去守护,我怎么可能会怪你让我走?”
“既然如何,我又为何会怪你?”
九月紧紧环抱着他的腰,“没能力的时候,觉得有能力了便能守护想要守护的人,如今有能力了,却还依然处处受人制衡。”
“这便是一个过程,所谓修炼,修的也便是这个过程。”
“那我会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
“我们一起。”
“嗯。”
“太子之事,你想如何做?”君夜凉轻拍着九月的背,幽深的眸子定定望着窗外的飞雪。
“我想收集受害者的联名信,然后,等一个机会......”
九月跟君夜凉将详细的计划说了一遍之后,得到了他的赞许。
收集联名信的事由影部的人去做,而九月的任务,则是盯着太子。
一连几天,九月都与魂兽隐身在太子府上空,一边修炼,一边分出一缕精神力盯着太子的动向。
而君夜凉还是像前些日子一样,一早便去军部,再是去影部。
或许是那日在容府出的事,实在太过骇人,太子这几天都老实呆在府里折磨他那几个小妾。
九月虽然没等来想要的,却发现了一件有趣有事。
太子妃每隔一天,都会出府,而每次回来,或多或少手里都会带着些小玩意,那些东西看起来压根不值钱,却被她宝贝的收藏在房中。
每天看着那些东西,太子妃总会笑得像个失春少女。
这日,正在修炼当中的九月睁开双眸,虚空之下,太子妃又与丫环出门了。
她见太子还在折腾小妾,没有要出府寻欢的意思,沉思了几秒后,决定今日跟着太子妃走,瞧瞧她到底在搞什么鬼。
魂兽带着九月飞悬在半空,紧跟着太子妃朝前去。
太子妃走得很小心,在看过数家手饰店后,最后去了天香楼。
“天香楼?容止的产业,有点意思。”九月挑了下眉,静静坐在魂兽身上,用精神查探着太子妃的动静。
太子妃在包间中等了没一会,小厮上完菜后,丫环便退了出去。
又过了一会,一身墨衣的黑旗,很是风流倜傥的出现在包间内。
太子妃带着小女人才有的娇羞,整个扑入到黑旗怀里,两人厮磨了好一会,才上桌用膳。
看到这里,九月终于知道了太子妃出府的原因,原来,是来会小情人了。
只是,这个小情人的身份......
九月微微眯起了双眸,正当太子妃与黑旗吃完饭,在包间里大玩禁忌游戏的时候。
她笼在天香楼周边的精神力又反馈回来一个画面,几日未出府的太子,居然也来了天香楼。
太子一入天香楼,立即将掌柜的唤了出来,那掌柜在出来见太子前,朝一个伙计使了个眼色,伙计立即不动声色的朝太子妃所在的包厢而去。
九月恶魔般的挑起半边唇角,分出一缕精神力笼向那伙计,只拔乱他的神经,令他失去刚才收到的命令,而后,她的精神力将太子妃所在的包间四面笼住,隔绝人声,同时,也防止黑旗飞窗而逃。
做完这一切,九月才让魂兽将她送到天香楼后的一条无人小巷。
她乔装打扮了一番,又戴了面纱斗笠,确定自己身份不会被认出后,立即出了巷子,朝天香楼的正门而去。
九月进入天香楼的时候,太子正被掌柜引着朝楼上走。
“雨香姑娘又病了?毛掌柜,本宫告诉你,今日本宫若见不到雨香姑娘,本宫让容止辞了你。”
“太子殿下饶命,雨香姑娘今日是真病了。”毛掌柜脸上陪着笑,“不过,雨香楼中的其它姑娘都在,只要是太子殿下看中的,小的都去给您请过来。”
“哼,本宫哪回来,不都只是为了一个雨香?你们倒好,回回避着本宫,令本宫见不着佳人。”
“是是是,都是小的的错,雨香姑娘病好了,开始卖艺后,小的一定差人去太子府告之。”
“这还差不多。”
太子骂骂咧咧的上了三楼,跟太子妃一个楼层,却分处两个方位。
掌柜的将太子安顿好后,退出包间。
他只当那伙计已经通知了黑旗与太子妃,便没往那边走,直接下了楼,去安排太子所需的东西。
九月不动声色的从暗处现身,故意在太子的包间外驻步。
“雨香姑娘的小曲可真是神乎奇神,听一回,胜过人间无数。”
包间内的太子一听这话,立即冲出包间,朝着刚刚转身要走的九月怒声喝道,“你方才说雨香姑娘,她在哪?”
“就在花字号包间啊。”九月尖着嗓子回了一声后,提快脚步朝楼梯而去。
她没下楼,而是隐在楼梯墙面暗暗盯着太子动静。
太子来天香楼本就是为了雨香而来,方才掌柜说雨香病了,这会又有人说雨香在花字号包间。
听了这话,太子脸上的怒色立即就浮了上来,他转身,按照包房号,一间一间的寻了过去。
没一会,太子便站在了花字号包间门外。
九月连忙将锁住包间大门的精神力收了,也就在这一瞬,太子提起一脚,狠狠将门揣开,“雨香姑......怎么是你?花月容?你......”
太子指着包间内的人,顿时勃然大怒。
他堂堂当朝太子,居然被人戴了顶又高又重的绿帽子?
花月容见太子出现,慌慌忙忙的将半推开的衣襟拢好,“太子殿下,臣妾......臣妾......”
“你个荡妇。”太子终于冲入了包间中,四个字喊得毫不遮掩,音调大到能将屋顶给掀了。
他扬起手,狠狠的一巴掌甩在了花月容泛着潮红的脸上,一掌落后,他还想接连再打。
黑旗见状,本想飞身离开,但又担心误了原本计划的大事。
于是,他只身挡到花月容面前,隔绝住太子的怒火,紧接着,便是步步后退,“月容,我带你离开。”
花月容又是恐惧,又是不甘,她舍不得太子给的权势地位,也舍不得黑旗给的心动与激情,数种情绪在心中交织,压迫得她喘不过气来。
“黑旗,我......”
黑旗一边护着花月容,一边去涌出内力去撞窗户。
只是,内力在离窗户只有半指距离的时候,硬生生被阻下。
他皱了下眉,“有古怪。”
黑旗来不及多想,太子又像个疯子似的扑了上来。
太子也不管面前的是野男人,还是花月容,抬脚就狠踹了过去。
只是,他的身体早已被掏空,哪还有什么力气?
他踹向前的一脚,连两人的衣袍都没沾到,黑旗抬手轻挡了一掌,紧接着,太子整个人便被掀翻了出去。
“黑旗,不要动手,他是太子。”花月容见状,不顾一切的从黑旗身后钻了出来,连忙奔上前,想要去将太子扶起来,好好求饶一番。
只是,她似乎低估了太子的怒气。
她才才伸要去扶太子,太子自己便翻身坐起,抬手又是一巴掌,又准又狠的甩向了她。
“花月容,你个荡妇,居然敢背着本宫做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事,本宫不仅要拿回你太子妃的名份,还要你浸猪笼,死后鞭尸。”
花月容无措的抓住太子再度挥下来的手,跪在地上,脸色一片唰白,“太子殿下饶命,臣妾再也不敢了,臣妾一时糊涂,太子殿下饶了臣妾这一回,以后,不管太子殿下做什么,臣妾与臣妾母家都会全力支持,只要太子殿下饶了臣妾这一回,臣妾......”
“滚,本宫嫌你脏。”太子一个用力,将抓住他手的花月容甩开。
花月容被甩得瘫倒在地,又急忙用手撑着地面爬了起来,顺势抓住太子的裤腿,“太子殿下,臣妾这些年来,只做了这一件错事,这是是唯一一件,也是最后一件......”
“滚开......”太子怒火烧身,抬脚就将靠过来的花月容踹了出去,“本宫是太子,本宫用过的,谁敢用?不止你要死,这野男人也要死,本宫要将他的肉一片片割下来,喂你吃下,再送你去浸猪笼。”
太子恶毒而毫不留情面的话,让花月容总算从这件事中清醒了几分。
她瘫软在地,眼神没有焦点的望着虚空,“完了,一切都完了......”
她忍气吞生如此多年得来的,都没了!
黑旗在太子妃向太子求饶时,又暗暗用内力试了很多次,每一次都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挡下,他没办法飞身退走。
这件事,不在他的计划之内,如今逃不走,他面上虽然镇定,心中却也跟太子妃一样,慌了神。
“你是何人?居然连本宫的女人也敢染指。”太子抬手指向黑旗,双目赤红,他今日出府未带随从,眼前这男人看起来会点功夫,他怕制不住这男人,只能隔着距离对他厉喝道,“你给本宫等着,本宫说到做到,不把你的肉一片一片割下来,本宫就不是太子。”
花月容闻言,心中对黑旗的那点感情,让她下意识的扭头朝他望去,“你别管我,你先走,此一生能与你有这几日美好时光,哪怕我会死无全尸,也无妨。”
不管黑旗能不有走,太子要她死,已经是板上钉钉。
与其两人同死,还不如留下一人活着,日后也能报仇血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