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梦回现代

第355章 梦回现代
九月那个诧异,她不敢相信,她面前出现的人的确是身在现代的老爸。
来古代这么久,她从来没有做梦梦到过老爸,这是第一次,居然真实到像亲临其境。
老爸半躺在病床上,一身病号服,脸色看起来似乎不太好。
就算这样,他还是没落下他常年备在身边的计算器,一边看着文件报表里的数字,一边在计算器上按着,样子认真专注,斤斤计较,哪怕少算了几分钱,他也会一本正经改回来。
这就是老爸,一毛不拔的老爸!
九月红了眼眶,揉揉眼睛,继续看着老爸的样子。
一直到病房门被打开,两个人影从外面走了进来。
九月忽地攥紧了拳头,“胡成恩,殷姿,王八蛋......”
她的咒骂声刚落下,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
梦到老爸她能理解,怎么连胡成恩与殷姿这对狗男女,她也能梦到?
九月打了个激灵,垂头看了眼自己。
她这才发现,她现在就像灵魂出窍似的,浮在半空。
那么,眼前的一切不是她的梦境?而是,她的灵魂穿过了时空隧道,回了现代?
这个认知,让九月呆呆的浮在半空,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伯父,我们来看你了。”胡成恩人面兽心般将手中的果蓝放到床头柜上。
殷姿也朝宁山海浅浅一笑,将手中花束插到花瓶中,“干爹,你都入院了,怎么还放不下工作上的事?九月不在,我可要替她好好看着你。”
“好好好,听你的。”宁山海将计算机与文件放至一旁,笑呵呵的看了眼两人,“九月一声不哼走了这么久,还差点搬空了我的家底,那丫头如果回来,我非得打断她的腿不可。”
宁山海虽然在放狠话,眼底却微微有些湿润。
“警察那边还在调查,我跟成恩每天都会问情况,干爹别想太多,有我们在,一定不会让九月出事的。”殷姿坐到床沿,像伺候自己亲生父亲似的,亲昵的替宁山海捏起手,“哎,也不知道九月是怎么回事,怎么能一声不哼就走了?就算研究失败,让成恩损失了好几个亿,更让成恩失去了接任胡家家主位置的机会,她也不能就这样走了啊......留下这一堆烂摊子,我看着成恩一个人扛,总觉得......”
宁山海苍白的脸上浮起抹自责,他抬头望向胡成恩,还没开口,胡成恩却率先说道。
“伯父别听殷姿的,我没事,我跟九月在一起这么多年,就算她要我的命,我也给她。”
“哎,难为你了。”宁山海长长的叹了口气,伸手示意殷姿停下替他按捏的动作,然后下了病床,在一个柜子中翻出了自己的包,从里面抽出一张银行卡,递向胡成恩,“这里面,有我这些年攒的钱,本来是要给九月做嫁妆,迟早是要给你的,你先拿去应个急。”
“伯父,这......”
“拿着。”宁山海将卡硬塞到胡成恩手里,又郑重对殷姿恳求道,“你跟九月一样,都是搞研究的,你叫我一声干爹,干爹便拜托你一件事。”
“干爹你说。”
“用心帮帮成恩,把九月留下的烂摊子收拾好。”
“干爹,这哪是什么事啊?你放心,这段时间我一直跟成恩在一起,替九月收拾烂摊子,不会让九月留下一点骂名的。”
“好好好。”宁山海重新躺回到病床上,“我的女儿,没教好,是我的责任,成恩,如果你那边还有什么事,尽管对我提,我能帮的就帮。”
“伯父放心,等度过了这个难关,我一定会把钱还回来。”胡成恩拍着胸脯开始保证。
九月听得冒火,胡成恩跟殷姿这俩贱人,背着她滚床单害她穿越也就算了,还要联手去哄老爸,骗老爸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钱。
看这个样子,胡成恩跟殷姿,怕是要把老爸骗得倾家荡产才会收手。
“老爸,你别听这俩人的。”九月一急,朝着自家老爸就扑了过去。
谁知,她的魂体直接穿过老爸身体、穿过病床,扑到了床底下去。
九月重新飘回到半空,看着胡成恩那张丑陋的脸,憋着奸计得逞的笑,因为不敢笑,憋得脸皮直抽抽。
“MD......”
就在九月急得团团转的时候,魂体突然被什么东西一扯,她下意识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已经回到了偏殿。
因为醒得太突然,她整个人由趴在床沿,摔到了地上。
“公主......姐姐......”
“西楼?”九月揉着被摔疼的屁股,从地上爬了起来,当她看到西楼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细缝后,顿时暂时将刚才的怒气抛开,只抓着西楼的手,出声问道,“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饿了......”
“好,我给你吃的。”九月小心将西楼扶坐起来,让智脑送了瓶八宝粥出来,打开,一小勺一小勺的喂给西楼吃。
西楼吃下一口八宝粥,苍白的脸上刹时浮起了一层喜色,“这东西真好吃。”
“喜欢便多吃点,等恢复力气后,再慢慢说。”
“嗯。”
九月将一整瓶八宝粥喂给西楼,又让他喝了些水,西楼原本还想再吃,但九月怕他刚恢复的消化系统受不了,拒绝了他的要求。
“是公主姐姐救了我么?”西楼瞪着漂亮的大眼睛,看着九月,脸上丝毫没有以前的那些戾气,只有一股害怕,以及惶恐不安。
“嗯,没事了,别怕。”
“师父他......”
“他想吃了你。”
西楼小肩膀一缩,点点头,“是,师父他想吃了我,他将我扔进炉鼎中,要像炼化那些孩童一样,炼化我,公主姐姐,我怕......”
“没事,都过去了,命师已经死了,再也不会有人想吃了你。”九月伸手将西楼搂入怀里,像姐姐似的拍着他的背,带给他温暖,“现在你可知道了,那些孩童的惊叫声不是好玩,而是绝望与求生。”
“我错了,我做了许多许多的错事,这几日,我总觉得自己在一处水潭之中,被潭水冲洗着身上的罪孽。”
“水潭之中?”
“嗯,水潭中全是烟雾缭绕,潭水十分奇特,冲刷着我,会让我真的觉得罪孽会洗净了。”
九月将西楼从自己怀中推离了几寸,一本正经的看着他的小脸道,“你可知道你师父为什么要吃你?”
“不知道。”
“你如今也不小了,我将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你,你要做好心理准备,知道自己的情况之后,也要认真思考日后要走什么路。”
西楼没出声,只认真点了点头。
“你是难得一遇的无垢之体,也便是众人眼中所知的‘长生果’,从我得到的消息中来看,异域有人,知道吃了你之后,会得长生。但异域的人却便不知道,你虽然是长生果,普通人将你炼化,不仅不能长生不老,反而会毙命,只有无垢之人,才能吸食你的长生之气,得长生永寿。”
“如此说来,他们人人都会想吃我,而并不知道吃了我会死?”西楼原本就苍白的脸,顿时又白了几分。
“这里面,必定还藏着散布消息之人的险恶。”九月拍拍西楼的背,“不过你放心,我用秘法将你的长生之气封印了,外人嗅不到你成熟的气息,只是,若两年内,我们遇不上有缘的无垢之人,你会被你身上的长生之气反噬,爆体而亡。”
“总之,我如今,不是被人吃,便是会自爆。”西楼抿了抿唇,忽地绽出抹苍凉的笑,“还是要多谢公主姐姐,替我换回了一个两年。”
“随缘吧,在我看来,你并不像是个会短命的人。”
“嗯。”西楼在九月的安慰下,坚强的点了点头,“公主姐姐,我如今变成一个人了,我能不能跟着你?”
九月想了想,她总觉得自己跟西楼之间,冥冥中有着什么牵扯,“好,以后,我便多了一个西楼弟弟。”
“我也多了一个公主姐姐。”
“叫我九姐姐吧,显得亲昵一些。”
“嗯,九姐姐。”
九月将该说的都对西楼说完,这才想起刚才那个似梦又不似梦的场景。
“九姐姐怎么了?”
“我方才做了个梦,梦到魂体出窍,去了他处。”
“咦......”
“怎么了?”
“我在那处水潭中,想到过九姐姐,随后,水潭便起了一个小漩涡,待小漩涡平复下来之后,九姐姐的影象便出现在了上面,与九姐姐一同出现的,还有三个穿着奇特之人。”
“什么?”九月张大了嘴,久久都没合拢。
“如此说来,九姐姐做的梦,全是因为我?”西楼也不解了。
“那你还能不能再睡一觉,再去那处水潭?我现在必须还得再去一趟那个地方,西楼,拜托了。”九月话音方落,也没管西楼答不答应,直接将西楼放倒在床上,眼巴巴的看着他。
西楼点点头,按照九月的意思,闭上眼,强迫自己入睡。
九月一直耐心等着,等了好久,只等来了西楼将眼睛睁开一条细缝,歉疚的看着她。
“九姐姐,我睡不着......”
九月长长的吸了口气,强撑着朝西楼笑了笑,“无妨,你睡了也够久了,先起来活动活动,明日我带你去见几个小姐姐,有她们陪你玩,你便不孤单了。”
“嗯!”西楼翻坐起身,“九姐姐放心,只要我入睡后去了那处水潭,一定会心中想着九姐姐。”
“好!”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