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共同作战

第320章 共同作战
九月能感觉到,小蛊虫的身体正处于一种被力量溢满的状态,“你要进化了?”
“吱吱......”小蛊虫微弱的叫唤一声后,闭上眼,陷入沉睡。
九月让智脑送出玻璃瓶,将小蛊虫小心收了进去,又将玻璃瓶与那根卦线收回空间,这才抬眼去看陌千与命师之间的战斗。
陌千始终站在金字塔顶端,命师在他面前,弱小的还真就是一只喽蚁。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陌千看着气势庞宏,却一直未能将命师虐杀。
九月抿了下唇,隐隐猜到陌千只是能拥有皇者之气,真实拥有的修为却要比皇境要低很多。
但命师却没这样以为,他只当陌千在讥嘲他,在看他慢慢步向死亡,像小猫逗弄老鼠似的玩他。
“皇境又如何?本道也让你瞧瞧,什么是九命神术。”
命师叫嚣着,接连将身上剩余的三个球形全部自爆。
自爆过后,命师的气息接连产生巨变,一股带有毁天灭地般的戾气,随之占满整个宫殿。
就连陌千也在这种气势之下,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一小步。
九月暗叫一声‘不好’,几步窜到陌千身侧,散出所有精神力附与到他的力量之中,紧接着又将白焰召了回来,浮停于身侧。
“陌千,你还能撑得住么?”九月蹙着眉,“我没想到,他如此难缠,难怪当初瞎眼大叔也不敌他。”
“追踪本尊的那人,就快要到了。”陌千将视线投放在虚空一瞬,然后灼灼盯着九月,“若本尊被带走了,要记住你答应过本尊的,一定要强到大能炼制出神水。”
“不,我不会让你被人带走的。”九月一急,伸手用力揪住陌千衣袖,又像个孩子似的堵着口气道,“谁若想把你带走,先把我打倒。”
“打倒你,不是难事。”陌千在九月鼻尖点了一下,“别担心,那人带走本尊,是有事要求本尊,而非要本尊性命,你若真有心,强大之后来异域救本尊,本尊等你。”
“陌千,都是因为我。”九月的声音变得哽咽。
“臭丫头,你哭什么?”陌千看着九月发红的眼眶,风华无双的脸上起了丝笑意,“这里的事,已落一段落,本尊正愁无法成功返回异域,正好,被那人抓回去,也省得本尊耗费心力的穿越死海。”
“你何必说这种话让我好受?”九月吸了吸鼻子,睁大了眼睛不让眼泪往下掉。
“你这臭丫头,聪明一世,糊涂一时......”陌千眼中划过抹深意,“若到了某一日,别恨本尊。”
“嗯?”九月被陌千突然开口的话惊住,“恨你?我为什么要恨你?”
“小心!”陌千没回九月的话,而是目光一厉,将九月推向一侧,自己则挥动灵力,迎向攻过来的命师。
两股同强气势强到逆天的灵力,搅在一起,让天地间风云为之变色。
九月在原地跺了跺脚,懊恼的发现,她连靠近战斗都无法办到,更别提能帮到陌千。
“我们还是太弱了,对吧?”
随着九月的低喃,白焰的火苗也瞬间变弱了几分。
好在,一直在与那柄短刃缠斗的魂兽终于将短刃的灵性磨完,用尖牙咬着短刃,回到九月身侧,将短刃像献宝似的奉到九月面前。
九月接过那柄短刃,没功夫云捉摸神器的用法,只让智脑将之收回空间。
“魂兽,你可有办法靠近?去帮帮陌千?”
魂兽耷拉着大脑袋,晃了晃。
九月无奈的长叹了口气,沉着脸,眼睛一眨不眨盯着战况。
直到命师一击迎向陌千,陌千划破虚空躲入,命师的灵力却也划破虚空追上,而后,击在他后背,将他击出虚空,摔落至地。
九月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虽知没用,但还是放出了精神力,挡在自己与陌千身前。
‘轰’的一声,命师的灵力再度攻上,九月以为自己不死也重伤,但她没想到的是,魂兽用坚硬的躯体横躺在了她与陌千身前。
命师的灵力轰在魂兽蛇身,击起阵阵火花。
魂兽咚的一声砸在地面,让整个宫殿跟着晃了几晃。
九月能感应到,魂兽伤的不浅,她与它之间有牵连的那根线,似有若无的存在着,濒临消失。
“魂兽,回精神空间去。”
她急忙转动心念,将魂兽收入精神空间。
九月这才有精力去查看陌千的状况,看着他发白的脸色,她双眼怒瞪向命师,“你放他走,你想要对付的人是我,想要得到的力量是精神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只要你放他走,我自愿将身上的东西都给你。”
“你以为,本道能瞧得上你的东西?”
“我知道你瞧得上,也心痒,若没有我主动跟这些东西解除契约,你想得到他们,很困难。”九月笃定道。
命师没有立即攻击,而是站在原地沉思了一瞬,“这小子身上的灵力,本道也瞧得上,若他愿意主动将灵力都传给本道,本道便留他一命。”
九月紧了紧拳头,“你伤了他,若他身上没有灵力支撑,也是会死的。”
“这与本道有何关系?就算你不答应,本道照样能杀了他,吸干他的修为。”
“好,既然如此,那你就先把我打倒。”九月慢慢站起身,带起一股睥睨天下的王者之气。
在被命师的灵力与魔气占满的宫殿内,她显得渺小,却又让人产生一种不敢直视的气势。
九月动了,一步一步,坚定而执着的朝命师而去。
“臭丫头,你回来。”陌千咽下涌上喉头的腥甜,急忙出声制止。
“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因我而出事了。”九月回头朝陌千笑了笑,“我的事,我自己来解决。”
“你忘了你要成婚了?你忘了还有人在等着你?”
九月的脚步蓦地一停,她没再回头去看陌千,而是站在原地,一字一句的开口道,“正因为有人在等着我,我才更不想死,所以,命师一定要死!”
“臭丫头......”
九月召唤出早已经在精神空间中暴躁不安的小蛇龙,看着小蛇龙与白焰,“能战斗的,只有我跟你们两了,小东西,白焰,我们不能输。”
小蛇龙也不犯花痴了,朝着九月郑重点点头。
白焰更是士气大涨,火苗蹭蹭的往上飙。
九月加快了步伐,让所有精神力笼向命师。
与此同时,小蛇龙也散出白雾,与白焰一同随着九月的精神力,攻向命师。
“自不量力。”命师站着不动,身上的强大灵力尽数朝九月射去。
九月的瞳孔,顿时裂出一道道腥红的血丝,身体被灵力穿刺而过,散在外面的精神力,没有主动回到精神空间,而是被灵力吞噬,耗损,接而消失......
随着精神力的消失,她只觉得眼皮开始变得沉重,意识正在涣散,被灵力穿透的身体更是痛得令她喘不过气。
小蛇龙暴努力掠向命师,却也跟九月一样,在中途被灵力击伤落地,白焰更是被灵力压制得,火苗一点点被浇灭,若不是它急时到了九月眉心的火印印记,恐怕会落得个魂体皆亡。
“住手!”
陌千强撑着气力,火红的身影掠向九月,袖袍一甩,将九月身体周围的灵力尽数轰开。
因为自己的灵力过于耗损,陌千也支撑不住的喷出数口鲜血,一只手撑在地面,这才没扑倒在九月身上。
“臭丫头,你未来要走的路还很长,这片天地远没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比这人更为厉害的,还大有人在,别气恼,记得你答应过本尊的。”
“陌千......咳......”鲜血从九月唇角溢出,她无力的看着陌千苍白的脸,眼中对于力量的渴望,达到一种从未有过的高度。
她要变强,她要保护她所在乎的人,她要完成她立下过的承诺。
“那人来了,本尊要被带去异域了,你勿心急,数十年内,那些人不敢动本尊,本尊在异域等你寻来。”
“陌千。”九月无力的闭了闭眼,有泪水从她苍白的脸上蜿蜒而下。
陌千伸手替她拭去了眼泪,修长的食指最后点了点她的鼻尖,”本来生得就不好看,这样一哭,便更难看了,你这张脸,本尊能入眼的也就是这鼻尖了,替本尊看好了,若是落下了伤,本尊来日定然找你算总帐。”
陌千的话音才落,一道劲风划破虚空。
随即,一只能遮天蔽日的大鸟,嘶鸣一声,凭空出现在宫殿内。
若不是魂兽被九月收回了空间,估计这只大鸟来了都没地方下脚。
“陌先生,别来无恙。”
一名道袍加身的老者,从大鸟背上飞落至地,如鹰般锋利的眸子,只盯着陌千,“多年未见,陌先生越发狼狈了,就连这种跳梁小丑也能欺你到如此地步。”
随着老者的声音出现,命师散在宫殿中的两种力量,顿时被老者拂袖间轻易散去。
命师朝后退了几步,惊恐的看着老者。
“紫霞道人,你可当真是喜欢本尊,这么多年了,依然对本尊穷追不舍。”陌千淡淡一笑,却透出一种遗世独立的孤傲,他起身,顺势将九月也从地上拉了起来,让她避在自己身后,“不过,本尊知道紫霞道人与龙老头是多年老友,拂尘子从龙家偷走的那东西,紫霞道人难道没兴趣替老友寻回?”
“拂尘子?”紫霞道人戚了下眉,眼角余光扫向侧面的命师,“居然是你?”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