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冰上舞

第311章 冰上舞
雪还在飘,九月的手中的鱼竿已经慢慢放在了冰面。
好在昨晚精神力进了一阶,在面对瞎眼大叔浑厚的精神力时,也没有以前那么吃力。
就在这个当口,陇月一声脆喝,手中鱼竿往上一起,一条鲜活肥腻的大鲤鱼,顿时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我钓到了,我钓到了第一只鱼,傻蛋,我们拿到第一了,我们居然拿到第一了。”陇月自己不敢去解鱼钩,将鱼竿一整个塞到呆化的君夜瑾手里,“接下来交给你了,还傻愣着做什么?快将鱼解下来啊。”
说完,陇月像只花蝴蝶似的在冰面跳了起来,手足舞蹈的,开心到了极点,因为太过得意忘形,摔倒了几次,又爬起来,继续乐呵。
这突然的动静,没让九月心里一轻,反而更加凝重的盯着那股力量。
随着那股力量的慢慢侵近,九月感受到的压迫,也比刚才强了数分。
她原本被冻得有些发红的脸,刹时一寸寸白了下去。
君夜凉见况,扔下鱼竿,一双手摁在九月肩上,体内灵力翻涌,自他掌心,传入到她体内。
“阿夜,你......”
“这是这些天以来的修炼感悟,你体内若有我的灵力帮衬,承受压迫的能力便能变强一些。”
“嗯。”
正当君夜凉想要传声,让无双无风找借口将人支回岸上去时是,一连串整齐有力的脚步声,从远处而来,没一会便到了近前。
“末将薛子山,特带部下来此操练,若打扰了凉王殿下的兴致,还望谅解。”
薛子山的到来,动静不可谓不大,九月额上密密麻麻的细汗还未散去,瞎眼大叔的力量便整个抽走,凭空消失得无影了。
她舒了口气,“阿夜,人走了。”
“嗯。”君夜凉点点头,将手从九月肩上抽走,随之朝薛子山所在方向抬了一下,“正好本王想瞧瞧,你们的本事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
“是,末将领命。”
薛子山一声令下,“分成五队,绕美人湖跑十圈,谁若跟不上,谁若是孬了,赏美人湖冬澡一个时辰。”
黑压压一片的士兵,接收到命令后,有序的分成了五队,在小将领的领引下,开始绕湖小跑。
陇月不满的翘起了小嘴,“搞什么嘛,这样一来,还怎么钓鱼了?”
九月起身,走到陇月身侧,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既然鱼儿都被惊走了,那姐姐带你玩一样好玩的。”
“姐姐还有什么好玩的?”
“冰上舞!”
“冰上舞?”陇月对这三个字顿觉稀奇,“在冰上起舞么?可我方才走到冰面上来时,一路都小心翼翼的,若是起舞,怕是要摔得鼻青脸肿了。”
“看我的。”九月神秘一笑,让智脑送了一双滑冰鞋出来。
在现代的时候,她时常去滑冰,不说练出了花滑的境界,但也算能滑出优美身姿。
“这是何物?”君夜凉诧异的看着九月换鞋。
“在我家乡叫滑冰鞋,能让人在冰上起舞,甚是好看。”九月将鞋穿好,朝君夜凉浅笑一声,保持身体重心,像一只飞燕般轻巧的掠了出去。
宽大的袖袍挥动间,裙摆披风随着寒风飘雪起舞,无论是空中旋转还是跃起后帅气的落地,九月都玩转得十分漂亮。
看不到边际的美人湖,成了她的主场。
所有人都看呆了,尤其是目光始终落在九月身上的君夜凉。
他从来不知道,向来粗鲁不拘小节的她,舞起来,一睥一笑,回身抬手间,韵味风情无数。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姐姐不止琴艺高超,居然还可以舞得如此美,比起柳青稚的长袖舞,丝毫不差,不,要胜过无数倍。”陇月吐吐舌,眼看着姐姐朝自己滑了过来,不由挥手嚷道,“姐姐,我也想要跟你一样,你快带我一个。”
“想跟三嫂一样?”君夜瑾用怀疑的眼光扫了扫陇月微胖的身材,“你就算断食七日,也瘦不成三嫂的柳腰,再好看的舞在你这,都跟跳大神没两样。”
“你说什么?有本事你再说一句。”陇月插了腰,朝着君夜瑾的方向狠狠瞪着,鼻孔直哼哼,“我没嫌弃你一个大男人,身上没点斤两也就算了,你居然屡次三番的说我胖,我跳大神碍着你哪了?顶多,你别看就是了。”
君夜瑾张了张嘴,被陇月的气势呛得矮了几分,“我......我就是想说,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而且,他就爱看跳大神,这样才显得别具一格。
“哼!”
“来,陇月,姐姐教你。”九月朝陇月招招手,见陇月朝自己走来后,她蹲下身,让智脑又送了一双滑冰鞋出来。“这是滑冰鞋,我先帮你穿上。”
陇月听从九月吩咐,蹲坐在冰面上,任由九月替她穿好滑冰鞋,“姐姐,这鞋可真重。”
“不怕,一会你学会滑冰后,你会发现自己会变得身轻如燕。”九月起身,将陇月拉了起来。
由于陇月从未滑过冰,才一起身便险险要摔倒,好在她有些内力底子,要摔倒的刹那,放出内力,让身体保持平衡。
“不错,如果觉得自己要摔倒,便用内力稳住,这样一来,你很快就能学会了。”九月两手拉住陇月,开始一步步朝后退,带着陇月小步小步的在冰面滑着。
滑出几步后,陇月欣喜得直叫唤,“姐姐,真的会身轻如燕,我都不用力气,身子便会窜飞出去,太好玩了。”
“待你能滑得自如以后,试着在冰上跳你喜欢的舞,会比在一般的地面起舞,更具风姿。”
“嗯,姐姐你快带我滑,我要学会滑冰,在姐姐入宫小住的这几日,我便不会闷死在王府中了。”
“好,不止教你,还教初一,教子樱子箩,让她们都陪着你玩。”
“对,姐姐果然聪明。”
九月带着陇月在冰面滑了几圈,陇月便掌握了滑冰的技巧,于是她让智脑将空间里的滑冰鞋都送了出来,让感兴趣的人都穿上,用内力稳着身体,自己滑着玩。
陇月本就善舞,学会滑冰后,在冰面小跳了一段,她的身材虽然有些圆鼓,但这些都抵不过她眉眼间的灵性,以及那回荡在天地间的咯咯笑声。
君夜瑾的两眼看得发直,心中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荡起阵阵涟漪。
“傻蛋,你看着我做什么?若是不会滑,我教你啊。”陇月停下动作,不解的瞪着君夜瑾。
君夜瑾哪里不会滑,凭介内力稳着身体,在冰面上滑走,如履平地。
可他还是唯心的点了点头,“确实不会,你教我吧。”
“傻傻的!”陇月朝君夜瑾掠过来,伸出自己白嫩的胖手,“快,抓住我的手,我带你。”
君夜瑾咽了口唾沫,看着陇月主动伸向他的手,他的小心脏瞬间嘭嘭的跳了起来,似乎下一秒,心脏便会从喉腔中蹦出来。
“傻蛋?说你傻,你还真傻啊?你到底要不要拉着我的手?”陇月作势要收回自己的手。
君夜瑾迅速回过神,在陇月将手收回去之前,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软软的!滑滑的!
那感觉,就像他手中握着的是一件举世无双的珍宝。
君夜瑾的脸红了,明亮的眼睛无处安放,最后只能抬头望天,任由雪花飞自己一脸。
陇月看着君夜瑾突然出现的傻样,无语至极,“你是不是很冷?”
“嗯?”
“我看你像是被冻傻了。”陇月俏皮的眼睛盯在君夜瑾脸上,郑重道,“你的眼睛要看前面,不然,你若是撞上了人,自己摔了倒没什么,因为你,别人摔了,你的良心会痛的。”
君夜瑾只能红着脸,将眼睛别扭的落在陇月脸上。
陇月跟君夜瑾开始在冰上滑了起来,没一会,陇月的笑声再度清脆响起,惹得众人纷纷侧目。
另一边,无双带着初一也滑了起来,初一不像陇月,她没内力,好几次都要摔倒,如果不是无双拉着,恐怕早就摔得爬不起来了。
“无双哥哥,我是不是太笨了?”
“嗯,确实有些笨。”
初一低沉的垂下眼皮,“我......”
“我也不聪明,所以不喜欢跟太聪明的人在一起。”
“是么?”初一的眼睛刹时亮了起来,她抬头的瞬间,没注意到脚下,脚一崴,顿时朝着左侧倒了下去。
无双无奈的伸手揽了她的腰,“你若学不会,我怎么放心让你陪着陇月公主出来玩?我不在身边护着,你还不得把自己摔成傻子?”
“我......”
“我不喜欢太聪明的人,但不代表我喜欢傻子。”
初一红着小脸,“我会认真学的,无双哥哥。”
“嗯。”
九月看着玩成一团的人,无关身份高低,每个人的脸上都持着愉悦的笑。
“阿夜,今天晚上我们偷偷出来,我带你滑。”九月俯下身,凑到君夜凉耳边低语。
“当真?”
“当然当真,你肯定也心痒痒了,今晚陪你滑一晚上,明日一早我便要入宫了。”
一提到入宫两字,两人的心中莫名的重了几分。
宫外有容止要下杀手,宫内有景龙帝与命师。
“方才你滑了一圈,可有感应到他的人还在附近?”
九月摇了下头,“瞎眼大叔的气息不在。”
“明日入宫,母妃的病情便交给你了,我总觉得,她的身体状况会跟这次大婚扯上关系。”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