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嘎嘣嘎嘣脆

第294章 嘎嘣嘎嘣脆
九月吩咐完,立即凝神,散出精神力笼向老王爷。
老王爷体内的血管中,已经有些血液开始发黑,并且迅速蔓向他处。
九月专注的用精神力控制着那些黑血,将之全部逼至一处,这过程,她的精神力分散成了好几拔,才能有惊无险的让老王爷体内的毒素不再乱窜。
最后,她留了一缕精神力在老王爷体内,束缚着那些已经被逼在一起的毒素。
九月这才睁开眼,收回其余的精神力。
还好,老王爷不再像刚才那样颤栗个不停,而是安安稳稳的昏睡着。
几名小世子见九月醒来,连忙出声寻问道,“凉王妃姐姐,我父王如何了?”
“毒已经控制了,但还需要太医前来把脉问诊,探清此毒为何毒。”九月抹了把额间冷汗,回答小世子的话后,朝一侧的君夜凉点了下头。
她的周围,挤满了人,一些与老王爷交好之人,都关切的上来查问情况。
而这些人中,最为显眼的仍是景龙帝。
只是,景龙帝明显不是在看老王爷的病情,而是在看她。
两人的眼神在人群中对上,九月心里打了个咯噔,却没表示出什么。
她收回目光,朝君夜凉问道,“叫太医了吗?”
“嗯。”
“那下毒的宫女呢?我先试着逼问她解药在哪,或者,此毒是什么毒。”
只要知道毒药名称,她总能在上古医书中寻到解毒药方。
君夜凉蹙了下眉,“那宫女自尽了,齿中藏了毒,在被朱影控制后便咬破了毒囊。”
“什么?”九月四下看了几眼,最后在人群外发现了倒在地上的宫女,已经有侍卫在处理宫女的尸体,“她死前,可有交待什么?”
“什么都没说。”
“那只能等太医来了。”九月无奈叹了口气,自责道,“我如果不把酒给老王爷喝,他可能就不会出事了。”
君夜凉不语,九月又长叹了口气,“可是,老王爷不出事,出事的可能就会是你,我......”
“小九,好在你控制了毒素,别急,等太医来。”君夜凉伸手握住九月的手,冷眸中溢出了丝柔意。
景龙帝在看完九月救人的过程后,一言不发了半晌,随后才出声下令道,“都回自己位置去,一切待太医来了之后再做定夺。”
“是。”
围观的众人都回了自己位置,大家都没有心思再吃吃喝喝,舞娘与乐伎都停了下来,直到太医拿着药箱,匆匆而来。
太医把脉诊治了好一会,又从老王爷身上取了一滴血出来观察,小世子机灵,没让九月出声,而是率先将那壶酒给了太医。
太医命人取来了一只白老鼠,折腾了好半晌后,才朝高位上的景龙帝禀道,“老王爷所中之毒为半步颠,原本是急性发作的毒,若无解药,撑不过几息。”
“半步颠?”景龙帝稍稍一沉凝,声音中加了丝凝重,“王弟如今如何了?”
“不知道老王爷是否服用了解药?若服用过,毒素会被控制,人也会很快便醒,可依微臣看,老王爷虽无性命之忧,却仍然昏迷不醒,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凉王妃,你方才对王弟做了什么?”景龙帝朝九月问话道。
这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九月身上。
九月抿了下唇,不卑不亢道,“星月师从鬼先生,以前瞒而未报,是因为鬼先生有过叮嘱,不能将不属于这片天地的力量,在人前暴露,但今日老王爷中毒,那酒是星月给老王爷的,心中实在愧疚难当,才违背了鬼先生交待,用特殊力量,将老王爷体内的毒素束住,可保他在服用解药前,性命无忧。”
“凉王妃有心了。”景龙帝深幽的眸底闪过抹戾色,面上却不显,“那酒是朕御赐的百日红,如何会被奸人下了毒?”
方统领从人群中步出,利落的抱拳行礼道,“属下失职,这便去查。”
“一定要查出来,否则,朕饶不了你。”景龙帝有些心烦的扬了下手,随即目光落到太医身上,“你是院判,说,这半步颠的解药,你能否研制?”
“能能能,只要给微臣一些时间,微臣一定能将解药研制出来。”
“还不快去。”
“是,微臣这便去。”太医抹了把冷汗,提着药箱转身离开。
景龙帝又让小世子背了老王爷,去芳华殿的偏殿内安置。
直到现场被清理干净,这场接风宴才又重新热闹了起来。
九月看着照样吃吃喝喝的众人,一直荡在唇角的那抹浅笑,渐渐沉了下去。
如果不是她在宫中还有别的事要做,她肯定会跟着小世子去偏殿照看老王爷。
因为有之前的一幕,景龙帝特意吩咐苏公公,取了试毒的银针,在九月与君夜凉桌上的各道菜肴中试毒。
试毒的结果当然是屁事没有,不过,两人看着眼前的美食佳肴,肚子明明咕咕在叫,手却没有要往前伸的意思。
“阿夜,饿不饿?”
“有一点。”
“不知道这些食物里还藏着什么,保险起见,还是别动为好。”九月轻声道,“等着,我送些吃的出来。”
“嗯。”
一听九月要送吃的出来,君夜凉的冷眸,顿时亮了一瞬。
“智脑,送一袋小小酥出来。”
“好的,主人。”
小小酥被送到九月袖袍中后,九月不动声色的勾了勾唇,撕开包装,取了一个转移到君夜凉掌心,“吃吧,咱们一起嘎嘣脆的吃起来,你老爹恶心咱们,咱们也恶心回去,不就是吃的么,我空间里多的是。”
“嗯。”
君夜凉扬起,以袖袍掩面,将掌心中的小小酥送入嘴中。
九月不像君夜凉这样遮掩,大大方方的丢入嘴里一个,嘎嘣嘎嘣的嚼了起来。
君夜凉吃着小小酥,向来清冷的脸上渐渐起了变化,此种酥香味绝的口感,他有生以来,还从未吃到过。
品偿到小小酥的滋味后,君夜凉也不像刚才那样绷着了,而是像九月一样,自由无拘的嘎嘣着,吃完一颗,又伸手要了第二颗、第三颗......
速度之快,令只刚刚吃完第一颗的九月完全石化成了雕塑。
君夜凉再次伸手时,九月还没醒过神来。
他伸手戳戳她胳膊,眉眼间的高冷全被渴求所取代,“小九,还有么?”
九月咽了口唾沫,用力甩甩头,提醒自己要淡定,“这小小酥虽然是第一次拿出来给你吃,但你也不能这么夸张吧?”
“小九的吃食,向来是顶好的。”君夜凉灼灼的盯着九月,“你还有多少吃食未拿出来给我?嗯?”
“我得保持新鲜感,不能一股脑的把家当都亮给你。”九月干干一笑,无奈的又让智脑送了一袋新的出来,这一次,她将整袋小小酥都给了他,“吃吧吃吧,先把肚子给填饱。”
“若要我填饱肚子,恐怕还需五袋。”
九月:“......”
九月与君夜凉间的小互动,很快便让人看了个一清二楚。
随着有节奏的嘎嘣声在芳华殿中响起,高位上的景龙帝终于隐忍不住的黑了脸。
“凉王凉王妃对朕准备的食物不感兴趣?”
九月咽下小小酥,故作温顺的答道,“都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与阿夜,是被刚才的事吓着了,那宫女如此歹毒,除了酒中,不知道她还会在哪些盛菜肴的器皿中投了毒。”
景龙帝双眼微眯,“朕特意派苏公公去试过毒。”
“还请父皇见谅,星月实在是还未从刚才的惊吓中晃过神来,眼前的佳肴虽然色香味俱全,却难已勾起腹中的馋虫。”
“星月公主好大的脾气,不过刚从川北立了功回来,就如此的目无尊长。”皇后落井下石的开了口,全心全意的要将九月与君夜凉往坑里拽。
“皇后娘娘严重了,若娘娘不嫌弃,可否愿意交换菜肴?如此,我与阿夜便可放心大胆的食用了。”九月天真浪漫,纯良无害的看着皇后。
“这......”
“皇后娘娘应当也是被方才那幕吓坏了吧?既然皇后娘娘自个都不愿与星月换菜,又为何评击星月不食用菜肴,即是目无尊长呢?”
皇后被怼得哑口无言,若要她与九月换菜,那她铁定也是不敢食用的。
“如此小的事,也值得你们争论。”景龙帝见周围人起了议论,知道此话题再继续下去,对自己并无好处,于是挥手叫停,放柔了语气道,“不知凉王妃与凉王在食用何物?”
九月没没小小酥拿出来,而是一本正经的敷衍道,“是川北带回来的平民小食,上不了台面,所以偷偷的吃。”
君夜凉听了九月的回话,不由抽了抽嘴角,简单的‘上不了台面’几个字,纵使父皇有心要探,也没脸命令小九将东西拿出来。
景龙帝脸皮抽了抽,心底有团团火焰在烧着。
凤妃见九月处处帮着自己儿子,两人一冷一热的模样,令她打心底里高兴。
景龙帝干咳两声,掩过尴尬,“苏公公,给凉王处加两张椅子,让老四老五坐过去陪着他们三哥。”
“是!”
在苏公公的张罗下,椅子很快便加好了。
君夜瑾原本坐在对面,这会坐了过来,屁股还没坐稳,便毫无顾忌的开口道,“三哥可知道是谁要害你?说出来,我一定要把那人剁成泥。”
九月无声的在心底嘀咕道,“是你家老爹,有种的就赶紧去剁。”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