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羁押入京

第274章 羁押入京
君夜枫的动作,不算太隐密,在九月的精神力感应下,早看穿了他的意图。
她没去管他,反正她知道,他的人不可能追踪到洛奇他们。
九月正想提议去那间客栈看看时,从府衙中突然冲出来了许多将士,除此之外,以队伍为中心,四面八方都有将士以包围的形态而来。
“来得比想象中要快。”九月扫了眼四周的人,心中有底道“是柳将军的人。”
“嗯。”君夜凉淡淡点了下头,神色情绪无半分起伏。
“末将奉旨缉拿凉王入京,还请凉王束手就擒,随末将回京。”一名将领从容而来,声音洪亮而带了丝小人得志的傲气在里面。
他的话中虽用了请,却丝毫没有‘请’的意思。
九月认识这人,正是当初柳青稚闹自杀时,曾拦了她跟面瘫王轿子的铁骑营将领朱子成。
“谁下的旨?”九月装模作样的问了一句。
朱子成面色阴沉的朝一侧抱了抱拳,“自然是皇上下的旨,凉王通敌,放走凉国奴隶,此罪难赦。”
“呵,是柳将军告的密?”九月冷冷的挑起半边唇,斜望了眼朱子成,“可有证据?”
“柳将军告的密,众将士皆是见证,还需要何证据?”朱子成从鼻孔间哼了一声出来,样子极是不屑,“皇上大怒,虽对凉王宠爱有佳,但皇子犯法,应与庶民同罪,皇上就算有心包庇,也只能有心无力。如今京中因此事闹得沸沸扬扬,唯有将凉王缉拿审问,才能安民心。”
九月不慌不忙的掀眸,朝大义凛然的朱子成竖起个大拇指,“说得不错,皇子犯法,应与庶民同罪。不知道这位将领,想要怎么将凉王殿下缉拿回京?”
朱子成拧了下眉,没见到凉王与凉王妃的惊慌失色,他似乎有些摸不着头脑,同时,又生了些许不安,“凉王妃此话严重了,末将虽是奉旨缉拿凉王,但会好生请凉王回京。”
“这么说来,今晚不能在堰城府衙安歇了?”九月心里暗觉好笑,如果可以,这姓朱的将领大概想将面瘫王七捆八捆的压回京,但他能忍住心中想法,表面功夫做得如此漂亮,倒也是个能人。
“凉王妃恕罪,皇上有旨,若凉王到了堰城,即刻回京,不得耽搁,送走奴隶一事,实在太过严重。”
九月眯了眯眼,俯身凑到君夜凉面前,“阿夜,既然柳将军这么迫不及待,不如,我们也别歇了,回去先将他踩了,再回自己家好好睡上三天三夜。”
“嗯。”君夜凉抿唇点头,“离腊八尚有半月有余,柳昌原想找死,那便送他一程。”
“放心,被这种恶心人的玩意担误了婚期,我还不得吐血啊,我保证,一定会在腊八前把柳将军踩入泥缝里去。”
“嗯。”
九月直起身,一只手摁在君夜凉肩上,似笑非笑的朝朱子成点了下头,“那就听你的,即刻回京,马车还是原来的马车,你若不放心,派人前后左右的围着。”
“既然如此,那末将便派人跟在马车周围。”
九月挑眉望向君夜枫,“这件事似乎与你无关,你是要在堰城住一晚再回京?还是要随我们一同回京?”
君夜枫没想到九月会在这个时候问他话,淡漠的眸中闪过丝深邃,犹豫了片刻才点头,“我们一同从川北归来,回去自然也要一起。”
“那大家都收拾收拾,各回各位,继续赶路。”九月看了众人一眼,下令道。
“是。”
车队重新整装待发,九月掀开马车帘看了一眼外面,朱子成还就真的亲自带着人,围在马车四周。
她将车帘子放下,朝君夜凉眨了眨眼,“这下,我们成困兽了。”
“这些人,困不住我与你。”君夜凉轻飘飘的开口道。
“那是。”九月掖了掖耳边的乱发,满不在意的挑起半边唇,“愿意让他困住,他还真觉得自己有点斤两了,不过,算了,不跟他们计较眼下,毕竟,柳将军的时代还没开始辉煌,就要走向败落了,想想也挺可怜的。”
“国亲皇戚犯罪,与普通人不同,会交由大理寺,由父皇亲审,百姓陪审,柳昌原的人只奉旨来缉拿我,不曾提到你,届时,一切都要交由你处理了。”
“放心,打脸虐渣这种事,我最拿手,也最喜欢了。”九月一拍胸膊,脸上的笑,满得都快要溢出唇角了。
君夜凉静静看着九月,她的一睥一笑,都牵动着他如死水般的心。
“对了,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却一直没来得及问。”九月思索了一番,终于还是决定问出口,“你,是不是想重掌军权?你想要做的事......”
“小九,我想做之事,你不必在意,至于军权,我想试试。”
“你,为什么不想我管你的事?是因为不信任?还是......”九月上一秒还在兴奋的心,像是被泼了盆冷水般,慢慢凉了下来。
“太过于凶险,我无把握,所以,我不希望将你牵扯入内。”君夜凉见她面色有了变化,知道是她在胡思乱想,清冷的眉眼,掠过抹怅惘。
“不希望我牵扯入内吗?”九月渐凉的心,似乎又被烧了一把火,她深深的看着君夜凉清冷的脸,忍不住伸手摁在他眉心揉了揉,“那我便好好努力,不牵扯入内,但要全力护你周全。我们之间的十年之期,我一直都惦记着,阿夜,我真的想带你回我的家乡,所以,你不要负我。”
“为了你,我拼尽全力,在所不惜。”
“嗯,为了护你,我也要拼尽全力,在所不惜。”九月又笑了,眉眼弯弯,但心里却多了丝沉重。
面瘫王的心思原本就寡淡,以后,如果遇上要命的事,如果她未察觉,他肯定会瞒着她。
连夜赶路,寒风吹得呼呼作响。
九月披着毛领披风,捂着暖袋,却还是觉得有些冷。
在面瘫王怀里找了个好的位置窝着,这才觉得有些回暖。
“小九,若有一日......”
“嗯?”
“睡罢,明日上午,应当就能回到京城了。”君夜凉始终还是没问出口,若有一日他要拿走她视之如命的东西,她会不会给?或者,会不会恨?
“你也睡睡,我将小蛇龙放出来,有它在,没人能伤到我们。”
“嗯。”
九月打开精神空间大门,让早就心痒痒的小蛇龙飞了出来。
小蛇龙见九月依在君夜凉怀中,似乎有些不满,小尾巴高高翘了起来,不甘服输的盘到了他肩上去。
“我与阿夜要睡了,叫你出来是让你守夜的,嗯,就这样。”九月白了眼小蛇龙,闭上眼,与君夜凉一同睡了过去。
小蛇龙被九月的话气得挥着爪子,想要甩下去,却又不敢,只能愤愤的挠在自己蛇腹上,瞪着两只眼睛,还真就开始了守夜的职责。
次日一早,在离京城只有几十里路的地方暂时停了下来,毒仙婆婆与初一做了早饭,九月与君夜凉难得的下了马车,与众人一同用早膳。
朱子成的人自成一派,啃着干粮,不愿靠过来吃口热乎的。
“凉王,凉王妃,早膳一过,老婆子就告辞了,这次川北之行,老婆子感触颇深,凉王妃心怀百姓,实乃凉王之福。”毒仙婆婆碍于有君夜枫在场,将话说得客套。
“也要感谢婆婆一路相助,有时间定要去婆婆府上拜访。”
“欢迎欢迎,老婆子这就离开,大家有缘再会。”毒仙婆婆话音一落,拿了自己的包裹,毫不拖泥带水的起身离开。
九月与君夜凉目送婆婆离开,才回头,就见到君夜枫一脸若有所思的半眯着眼,她笑了笑,故意开口问道,“二皇子这些日子跟我们在川北,放走奴隶一事,是真是假,想必二皇子心中有数,不知道二皇子入京后,能否替阿夜做个证,证明他无罪。”
君夜枫紧了紧藏在袖袍中的拳头,淡漠道,“关于此事,我知之甚少,怕是有负星月所托了。”
九月却仿佛没听到君夜枫的答话似的,自顾自的抬头望了眼天,“出太阳了,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君夜枫一窒,不知道九月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九月收回目光笑了笑,“我不勉强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地,你也一样,但愿,你能好自为之。”
对君夜枫说完话后,九月望向君夜凉,“阿夜,我推你回马车。”
“嗯。”
君夜枫见九月与君夜凉之间的感情,日渐浓厚,他的心一紧,脱口而出道,“星月,回京之前,有几句话,我想对你说。”
“我们之间还有什么话可说么?”九月懒得看君夜枫,径直推着面瘫王就走。
“星月,你会后悔的。”
“与你无关。”
九月将面瘫王推到马车旁,朱影将他送上马车,九月随后跟上。
没一会,朱子成的人也用完了早饭,又像昨晚一样,将马车围了起来,开始启程朝京城而去。
入京的城门大开着,百姓被分散在两旁。
柳将军亲自带着人,在城门外接迎,那阵仗,似乎有意要将此事闹大。
马车停了下来,朱子成下马敲了敲马车壁,开口道,“还请凉王下马车,柳将军会亲自押解你去大理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