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雪地里的求婚

第271章 雪地里的求婚
九月看着他的眼睛,眸底深处一片坦荡,毫无遮掩。
“你是认真的?”
“我什么时候不认真过?”
“傻瓜。”九月咬了下唇,眼圈有些发红,“在我的家乡,要是再往下一步,你得捧一束花,带上一个戒指,单膝跪地,向我求婚。”
“此处无花。”君夜凉闻言,蹙了下眉。
“我有!”九月让智脑送了一束装饰用的花出来,递向君夜凉。
君夜凉心中一喜,松开捂住她脸的手,接过花,瞬间又蹙了眉,“戒指也没有。”
“我有!”
九月让智脑送了一对对戒出来,女式的给了他,男式的由自己拿着。
她不惊在心里暗忖,估计天底下,也只有她这么奇葩了,男票向她求婚,花束跟戒指全由她出!
君夜凉拿着花束,将戒指盒打开,没任何犹豫,单膝跪地,面色清冷,却漾着喜意的仰视着九月,“小九,我欲娶你为妻,此一生,此一世,唯你一人,你可愿意嫁与我,此一生,此一世,唯我一人。”
九月咬着唇,通红的眼圈隐隐又泛了泪光。
她伸出左手,特意挑高了无名指,“你虽然冷了点,其实也还过得去,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君夜凉将花束放置一旁,取了戒指,套向她的无名指。
戒指戴好,九月激动的看着被套牢的无名指,有什么东西,渐渐的充满了她的整个胸腔。
君夜凉还半跪在雪地中,九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手将她拉了起来,“在你们这,成亲时不会相互戴戒指,你既然给我戴了,那我也得给你戴,把左手伸出来。”
“嗯。”
九月打开戒指盒,取出里面的戒指套向他的无名指,这个过程,她的心脏跳得很快,一种格外满足,而又充满刺激的感觉,在她的世界里蹦哒着。
两人相互为彼此戴了戒指,九月将花束捡起,伸向朱影与林默所在方向。
朱影身手反应更快一些,在花束落地前,将花束接在手里。
九月指着他,笑弯了腰,“不错不错,在我的家乡,接住花束之人,必定是下一个成亲的人。”
朱影难得的红了脸,林默却只有羡慕的份。
这次的事,全凭狼王在,才省了不少心。
再加上下雪,虽然不缺水了,食物却是更缺。
九月想了想,将空间里剩余的肉类,留了大半下来,由狼王分配。
做完这件事,她摸摸狼王的头,有些不舍道,“我又得走了,这一次,可能是真的走了。你放心,以后有机会,我还会再回来看你的。”
狼王呜鸣了一声,眼中流露出哀色。
“我希望你答应我,与川北的百姓和睦相处,如果百姓不主动招惹你,你便不能伤害百姓,若是有歹人主动招惹,你也不用因为顾忌我,而平白被欺负,懂了么?”
狼王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九月朝狼王露出抹明媚的笑,“再见。”
狼王留在洞穴出入口守着肉,九月四人告别狼王,朝马车所在之处而去。
早在下雪那晚,朱影便将马车引至了一次能避风雪的地方,四人到了那处,发现马与马车都好好的还在,只是马受了冻,有些精神萎靡。
因为雪积得实在太厚,马车完全不能正常行走,九月便将马车收入了空间,让林默牵着马,深一脚浅一脚的朝前走。
几人到了积雪比较浅的平坦之地,九月这才将马车送出,像来时那样,坐马车朝火焰山赶去。
这一趟路,足足赶了两天多才到。
火焰山下的水源处,帐篷比她们离开前多了数顶。
有人闻声出帐篷查看,见是九月与君夜凉回来了,便扯起嗓子嚷开了,“凉王殿下与王妃娘娘回来了,大家快出来迎接。”
九月一眼便认出,那人是之前染了瘟疫的百姓,被她救后,十分感恩。
在那人的嗓门之下,几乎每顶帐篷都掀开了帘子,数十名百姓齐齐跪倒在地,朝着九月与君夜凉行礼。
“你们起来吧,不必多礼。”九月伸手朝众人抬了抬,这才示意朱影将君夜凉抱下马车,放入轮椅中。
关于君夜凉突破了内力界线,成功进入修炼一道之事,九月打算瞒着所有人,她可没忘记,当初大蛇化龙时,景龙帝得不到大蛇蛇身,还试图带走她,要炼化她的灵力进而突破。
百姓们起身后,正巧无双领着侍卫从水源处而来,见到自家主子,无双提劲飞来,“主子,属下可算是见到主子了。”
“无双,谁许你惦记我家阿夜了?”九月打趣了一句,还想再说话,又是一个人影奔了过来。
“初一见过王妃娘娘。”
“小初一,你也跟来了?”九月微诧道。
“属下本不想带她来,她总在属下耳旁软磨硬泡,属下实在没法子,才......”无双有些不自然的解释道。
“来得正好,我正好缺个说话的伴。”九月几步上前挽了初一的手,“走吧,先回帐篷再说,外面天冷。”
君夜凉点了下头,又扫了眼还留在当场的百姓们,“你们也都回帐篷歇息,不必多礼。”
“是,小民等遵命。”
百姓们各自回了帐篷后,九月挽着初一在前,朱影推着君夜凉随后。
就在一行人朝帐篷而去时,几个人影出现在了九月面前。
是君夜枫!毒仙婆婆也在。
他身上的伤似乎已经好了,淡漠的眸子灼灼落在九月身上,一动不动。
毒仙婆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朝九月走来的同时,挡了君夜枫的视线,“老婆子方才在给二皇子诊脉,出来得晚了些,一路上可还顺利?”
“嗯。”君夜凉淡淡点了下头,“回帐篷再说。”
“好。”
一行人继续朝前走,在路过君夜枫面前时,九月看了他一眼,终于还是客气的开了口,“外面天寒,一会我会派人来请你,商议我们回京的事宜。”
“好!”君夜枫的脸色比方才好了一些,点头后,顺势往一侧让了让。
九月叹了口气,每个人心里都有执拗,她不好说什么,但愿身陷执拗中的人,都能及时清醒。
几人回了帐篷,将身上的雪抖落,九月让智脑送了些炭出来,又让林默去寻了个破锅,将炭火烧热。
“无双,此处之事,处理得如何了?”君夜凉投目光投向无双,淡淡开了口。
“原本二皇子是准备扩大水井,但井壁无法被一般的器具挖穿,便又准备在地下室中再挖一口水井,但依然遭遇了同样的问题。”
九月抿了下唇,对无双所说的事表示能够理解。
“嗯。”君夜凉点点头,示意无双接着往下说。
“正在大家一筹莫展之时,天上便开始下起了雪,初一提议挖地窖,将雪储存起来。”
“嗯。”
“已经挖好六个,将雪储在里面,来年开春便能用了。”
“原来都是初一的功劳。”九月一直挽着初一的手,朝她眨眨眼,对这小丫头很是喜欢。
“我也是按照以前爹爹讲给我的故事,想出来的。”初一羞涩的涨红了脸。
“这几日可还有别的事发生?”君夜凉再度开口寻问。
无双摇摇头,倒是毒仙婆婆开了口,“无双小子还未到时,二皇子带着人在地下室转悠了两日,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九月挑唇笑了笑,“他居然还不死心。”
君夜凉心中明白,没点明,只淡淡点了下头,“如此,那便去请老二过来,商议一番回京事宜。”
“是,属下领命。”无双退出帐篷,没一会,便与君夜枫一同出现。
君夜枫到后,其余人都退出了帐篷。
三人绕炭火而坐,这次九月先开了口,“我跟阿夜的婚期要到了,想与你商议一下回京之事。”
君夜枫浑身一僵,明明靠近炭火,他却觉得有股寒意从心底往外涌。
“我想问问你,你是打算跟我们一起回京,还是留在川北,将余下的事处理好?”
“此处余下之事,由府主便能处理,我也出来了许久,是该回京了。”君夜枫一字一句,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既然如此,大雪还在下,也不知道要下到哪天,趁着积雪还不是太深的时候,驻扎在此地的人,都返回冰火城去吧。”九月想了想,觉得水源之事已经算是完美解决,下了雪,地下的那处水井的井水,大概也会往上涨,此时最重要的是防寒与吃食,熬过这个冬天,明年开春就好了。
“嗯。”君夜枫点头表示同意。
三人又商议了一番,最后定下具体事宜,让无双等人将明日一早便返回冰火城的事传了下去。
办好这些事,九月本想舒舒服服睡一觉,但才躺下,方又觉得差了点什么。
她一个骨碌翻起身,穿上厚厚的毛领外袍,“阿夜,我得去跟百姓们说说,来年开春之后,他们要怎么样才能为后辈们搏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川北。”
君夜凉见她如此为百姓着想,点点头,任她离开。
九月出了帐篷,让无双去将百姓们聚在一起。
这期间,她让智脑将空间里面有的种子,每一样都送了一包出来。
好在来参与挖掘水源的百姓不算多,都是青壮年,挤一挤,便全都聚在了一顶大帐篷中。
九月站在人群前,清了清嗓子道,“你们觉得,川北最缺何物?”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