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死劫

第263章 死劫
“轰轰轰!”
雷电之力尽数攻在了怪物身上,九月被蛇皮与君夜枫挡住视线,看不到怪物的下场。
但她能嗅到一阵阵异常腥臭的怪味,那怪味还没散尽时,紧接着又是一阵肉焦味传来。
“啊......怎么会是天罚?怎么会?本道不甘,不甘......”
怪物的怪叫声,逐渐变小,直至消失。
与此同时,怪物的力量也击在了蛇皮之上,九月只听到一声脆响,还没来得急去看事态变化,挡在她面前的君夜枫就闷哼了一声,联同九月一起,被余留下来的力量击得倒飞出去,直到摔在墙面,才停了下来。
九月被摔得七荤八素,有蛇皮跟君夜枫挡下了大部分力量,她受的伤不算重,唯有最后撞墙的那一下,她是着力点。
“二皇子,你怎么样了?”
九月拨开已成破烂的蛇皮,让智脑送了个新手电出来。
她这才伸手推了一下君夜枫,触手可及之处,却是一片温热。
九月连忙将手电筒照向君夜枫,他闭着眼,身上鲜血淋漓,也不知道是伤哪了,还是哪哪都伤了。
“君夜枫!”
九月不敢晃他,只大声叫了他几声,仍是得不到任何回应。
她只能小心抽出被他压着的腿,让智脑送了疗伤药出来,喂他服下。
做完一切,她刚要松口气,大殿内却忽地想起了一阵咯咯的怪笑。
九月的神经瞬间绷紧,目光随着手电光扫向声音所在。
只见虚空中浮着一团黑色玩意,咯咯的笑声正是从那玩意上发出来的。
九月倒吸了口冷气,“妈蛋,还没死透?”
她勉强站起身,将智脑送出来的风云扇拿攥在手里。
“你个黄毛丫头,本道倒是小看你了,本道本是鬼修,修的就是魂魄,没了肉身,又能如何?”
九月抿了下发白的唇,“就算你是灵魂体,本姑奶奶照样代表天道灭了你。”
“若你还有天罚在手,那便使来。”
九月握住风云扇的手瞬间收紧,她被看穿了?
面对这种变态的反人类存在,她用完了雷电之力,蛇皮也已经报销,大菜刀估计连怪物的身都近不了,精神力更是不够看。
九月暗自啐了一口,“奶奶的!技能用时方恨少。”
怪物的魂体飘在半空,以自身为中心,开始漫起一股股如浪潮般汹涌的力量。
在怪物的力量威压之下,她连动动手指头都觉得极为吃力,原本气血就不稳的她,更是忍不住接连吐出数口鲜血。
“不过就是个凡人丫头,没了天罚的你,连本道的一根手指头都无法抵挡。”
“那可不一定。”
“哼!”怪物魂体一声冷哼,随即,将所有力量全部涌向九月。
九月手急眼快,无力躲开的她,只能将风云扇挡在身前。
“嘭!”
力量击在九月身上那瞬,风云扇应声而碎。
九月更是‘噗’的一声,倒飞在墙面后又重重落下。
她只觉得脑子里嗡嗡嗡的响作了一团,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直觉。如果不是她用精神力强撑着意识,此时的她,肯定已经昏得不能再昏了。
视线模糊间,她看到那团魂体,正在朝她飘近。
随之而来的,还有从怪物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威压。
九月的手里还捏着风云扇的手柄,她又呕了几口血,手指渐渐无力松开,一双眼睛万分不甘的盯着掌心的风云扇手柄,“阿夜,我可能就要死了,最遗憾的是,我没能在死前再看你一眼。”
......
另一边。
地下室中挤满了人。
君夜凉一身白衣坐在轮椅中,清冷的脸上染着浓浓一层郁色。
在九月与君夜枫消失的那面墙前,数名侍卫正在运用内力攻击,只是,无论他们的内力如何强悍,在碰到那面墙后,瞬间就会被化成虚无。
“主子,这面墙实在古怪,用尽了各种方法,皆无法破除其中奥秘。”林默不安的禀道。
君夜凉交织放在腿间的十指,逐渐收紧。
趴在他肩上的小蛇龙,许是感受到了他的情绪,也耷拉着脑袋,郁郁寡欢。
朱影走上前道,“主子,属下四处仔细检查过了,没发现有机关。”
听了朱影的话,林默与流火躬膝跪下,一脸自责道,“都是属下照顾王妃不利,还请主子责罚。”
君夜凉没开口,他面无表情的看着那面墙,胸腔中却翻起一阵阵暗涌。
无力、无助、甚至于难在他身上出现的绝望,此时,尽数浮在他那双看视清心寡欲的冷眸中。
忽然,他的心里像断了根弦似的,有什么东西散了、乱了、不见了。
这个个突如其来的感觉,让他喉头一甜,喷出一口鲜血,“小九......”
“主子!”众人见状,一个个都慌了神,“还请主子保重,王妃娘娘一定会没事的。”
君夜凉抬手,拭去唇角的血渍,“朱影,推本王过去。”
“是。”
朱影将君夜凉推向那面墙,林墨流火起身让开。
君夜凉伸手抚向墙面,丹田之中,那股不可控的灵力在蠢蠢欲动。
只要他让灵力破封而出,这面墙......
“凉王,老婆子我来了。”
就在君夜凉想破釜沉舟一试之时,一道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随着脚步声,两个人影出现在地下室中。
来的是毒仙婆婆与领路的侍卫。
“婆婆?”朱影率先出声,“可是寻到那东西了?”
“不负所望,寻到了。”毒仙婆婆点了下头道,“老婆子特意炼成了灵药,才赶来川北。”
君夜凉紧抿的薄唇轻启,抚在墙面的手慢慢收回,“辛苦婆婆了!”
“不辛苦!老婆子下来的时候听侍卫说了,王妃不见了是不是?药给你,先找到人要紧。”
“嗯!”
君夜凉接过婆婆递过来的药,淡淡瞥了一眼朱影。
朱影了然,联同林默流火一起,将不相干之人驱回地面,通道出入口由流火亲自把守。
君夜凉这才取了一颗灵药服下,其余的皆放入了袖袍中。
当药性随着血液流转他的全身后,消失许久的内力终于一点点涌现。
君夜凉将内力运转全身,终于离开了轮椅,双脚踩在了地面。
盘在他肩上的小蛇龙见状,似乎被惊着了,一跃而起,绕着君夜凉直转圈。
“关于我腿的事,你要对小九保密,知道么?”
小蛇龙停下转圈的身子,点了下头。
“朱影,将本王的面具拿来。”
“是,属下领命。”朱影转身离开地下室。
在等朱影归来时,君夜凉在那面墙上试了一番,果然如同侍卫禀告的一样,那面墙只要一用内力,便会将内力化为虚无。
君夜凉垂下头,冷眸落在丹田处,似乎在想着什么。
一直到朱影归来,他这才抬了头,接过黑色外袍与面具,同时将自己身上的白色外袍解下,给了朱影。
装扮好,君夜凉扫了眼众人,“本王去寻小九,若是没回来,未完成之事,还望你们别忘了,若有可能,盯着容止,他若真心与本王殊途同归,那便助他。”
“主子,属下请求一同前往。”朱影急忙开口道。
“本王一人去,你们若是跟着同去了,定然会露出不少马脚。”君夜凉紧了紧攥成拳的十指,藏在面具中的冷眸,闪过一丝决然之色,“以后的事会如何,本王不知,要做的事又太过凶险,唯有瞒着她,本王的心才安。”
“主子......”
“不必多言,以五日为限,若本王不归,你们便想办法将此处水源处理好,再回京。”
毒仙婆婆叹了口气,将身上的一些药全给了君夜凉,“以防万一,这些你都带上,你若不归,老婆子替你看着他们。”
“多谢。”君夜凉收好药,转身面向那面墙,他能感应到,随着他的心意,丹田处的封印正在松动,灵力在封印内,张狂的活跃着,似乎在等待被放出去的机会。
别的人对君夜凉此时的情况没任何感觉,小蛇龙却不同,它停在他面前,盯着他看了几眼后,忽地一头朝着他的丹田处撞了过去。
君夜凉神魂一动荡,心意也不如方才那么坚定。
丹田处再度回归平静。
小蛇龙计谋成功,十分焦虑的再度飞跃到君夜凉眼前,停住不动。
“你知道了?”君夜凉淡淡出声,“我要去寻她,除了此法子,我别无他法。”
小蛇龙发不出声,只能拼命的摇头,见君夜凉不为所动,那双冷眸又敛了起来,开始凝神去解封印,它无奈,又使出刚才的法子,撞向他的丹田处。
“你......”
小蛇龙不等君夜凉开口,扭身飞向了那面墙,一转身,朝着君夜凉就是直摇头。
“你让开,我要去寻她,你阻止不了我的决心。”
小蛇龙急得团团转,干脆飞上前咬住君夜凉的袖子,拽着他朝井口处扯。
君夜凉蹙了下眉,顺势望向那处被他忽略的井口。
“小九说过,你与她之间有一根线连着,你能感应到她在哪?”
小蛇龙松了嘴,点点头。
“那井口跳下去,能寻到她?”
小蛇龙这回没点头了,只飞到方才君夜凉在意的那面墙处,摇了摇头。
“这面墙不通?”
小蛇龙点头后,再次飞向井口。
君夜凉微微眯了下眼,朝井口处踱去,“你的意思是,那面墙不通,这处水井能通,你却没把握,能不能寻到小九?”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