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出发寻找水源

第255章 出发寻找水源
九月让无双去将君夜枫请来。
君夜枫一来,气氛顿时变得充满了硝烟味。
九月清了清嗓子,开口道,“上次你说,关于水源,你有了发现?”
“是。”君夜枫点了下头,瞥了眼君夜凉,似是得意,又似是炫耀,然后才从袖袍中取出一张图纸,展平在桌面。
九月与君夜凉抬眸,朝图纸望去,均没出声。
君夜枫指着图纸中某处,正色开口道,“此处为我们现在所处的冰火城,由此处起,向三个方向延伸,我都去过。”
九月暗暗点了下头,她原本是看不懂图纸的,这会在君夜枫的说明下,也看出了些道道。
“此处为幽冥谷,地势偏低,晨时会升潮雾。此处为火焰山,虽不比无顶山神秘,却有些门道,在山脚下有一处乱石堆,我在那发现了圣母娘娘的残弃神像。”
“圣母娘娘?”九月不解的打断君夜枫的解说。
“川北时常大旱,在历代传下来的史书中有过记载,川北百姓喜拜圣母娘娘,在百姓眼中,圣母娘娘主水,会带来生机,一旦发现新的水源,百姓们便会在新水源处立一尊圣母像供奉。”不待君夜枫解惑,君夜凉率先开了口。
“正是,正因如此,我才会疑心此处曾有过水源。”君夜枫轻皱了下眉,“我向灾民打听过,无人还记得火焰山有过水源,我在那处停了两日,未寻到水源痕迹,或者入口。”
九月点了下头,“看来,那处水源,应该很古老了。”
“嗯。”君夜枫又将水指向下处,“相比幽冥谷与火焰山,我最为看重此处。”
“无顶山?”九月一眼就认出了无顶山三个字。
“我绕着山脚,走了一圈,在这个方位,发现野兽盘据此处。”
“野兽盘据的地方?”九月一拍脑门,“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点?野兽不比人,没办法在死路中寻生路,除了实打实的喝到水,否则,它们也熬不到现在。”
“我派人暗中盯着野兽,发现兽群会进入一处洞穴,那洞穴内轨迹复杂,我的人跟丢了野兽,发了许多时辰才绕出来。”
“最后什么也没发现?”
“嗯。”
九月将目光落在君夜凉身上,“阿夜,你有什么想法?”
“可先去无顶山,再去幽冥谷,最后,才是火焰山。”
九月歪头想了想,“先去无顶山也好,我在那有些交情,或许,它能带我进入那处洞穴。”
“有些交情?”君夜枫困惑不解。
“到那你便知道了。”九月只笑不语。
“何时出发?”君夜枫再问。
“我觉得这件事不能再耽搁了,不如我们都收拾收拾,来场说走就走的远行?”
“也好。”君夜枫点了下头。
“半个时辰后出发,二皇子,你尽可能少带一些人,此番前去,只是去探查,并非一定会开挖。”九月出声道。
“好,半个时辰后见。”
君夜枫离开房间,九月也没去收拾,她的东西都在空间里,随时随地都能取出来。
“阿夜,如果我说让你留下,你是不是会反对?”
“嗯。”
“如果我们都走了,这冰火城中缺了主心骨,该怎么办?”
君夜凉沉默了一会,才面无表情的开口道,“无双、洛奇、贺青留下,与何府主一同治理冰火城,我们只带走朱影与林默流火,以及数十名侍卫。”
“既然你坚持,那我让朱影去准备马车。”
“嗯。”
朱影动作很快,挑了数十名手脚利索,武功不弱的侍卫随队而去。
君夜枫那边只带了原隆与六名侍卫。
双方人马汇合后,与众人告辞,朝无顶山而去。
九月与君夜凉坐在马车中,地势过于不平,所以颠簸程度让九月一度想骂娘。
“哎,我真怀念我的越野,只可惜有君夜枫在,我得收敛一些。”
“小九,入冬了。”君夜凉忽地没由头的来了这么一句。
“是啊,我夏天穿来的这个地方,现在都入冬了。”九月有些伤感的抿了下唇,“我在这呆了这么久,不知道我家老爹怎么样了,那对狗男女又怎么样了?有时候真怕那对狗男女会联合起来坑我老爹。”
一想到这些,九月暗下决心,这次回京城后,一定要加速从容止身上找到突破口,得到宝盒。
君夜凉嘴角抽了一瞬,拍拍自己的腿,示意她躺下。
九月了然,凑过去枕着他的腿躺下。
君夜凉伸手,修长而清冷的五指在九月脸颊来回抚着,“我的意思,不是你的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入冬了,离腊八便不远了。”
“腊八?”九月这才想起,腊八是她跟他的婚期,小脸不由得烫了起来,“不知道能不能在腊八前赶回京城。”
“能!”
“你以为找水源是这么容易的事?”九月翻了个白眼。
“能得到你的心,比找水源更不易,我做到了,发现水源,定当不会太难。”
九月被他的话逗得噗嗤笑出声,“你没听过这句话吗?女人心海底针,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变了。”
“你会么?”
“这......你想让我怎么答?”
“答不会。”
“呃......”九月咽了口唾沫,强憋着笑挤了两个字出来,“不、会。”
“那便好了。”
九月:“......”
君夜枫骑在马背上,听着马车内时不时传出来的欢声笑语,他的脸色,愈发变得阴沉了起来。
在天黑前,一行人总算到了无顶山脚下。
下了马车,朱影也将君夜凉抱上了轮椅,九月伸手指了指一个方位,兴奋道,“阿夜,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事吧?那只狼王,便是在此处托孤的。”
“嗯。”
“星月,那边有处避风口,天色已经快要黑了,还是先去搭帐篷落脚的好。”君夜枫出声道。
“也好,先安顿下来。”九月点头同意。
侍卫们开始动手搬东西,很快便将帐篷搭在了那处避风口。
有侍卫们张罗晚饭,九月推着君夜凉,到了上次她跟朱影下山的小道。
“喂,你能不能听到我说话?我来了,你要出来见一见我吗?”九月朝着无顶山没方向的大喊。
君夜凉眉眼中藏了抹笑意,“它若出来见你,今日我抱你睡,它若不出来见你,今日你抱我睡。”
“说来说去,吃亏的好像都是我。”九月心情不错,能再来无顶山,她觉得是种缘份。
就连被迫呆在精神空间的小蛇龙,也是在里面各种翻腾,想要出来露露脸。
“这天下间,想抱我的女子,怕是能垒成一座无顶山。”
九月翻了个白眼,“你就得意吧,如果不是我在帮你挡着女人,你早被柳青稚扑了。”
“垒成一座无顶山的女人,也不及一个你。”君夜凉慢慢道出下文。
九月挑眉上扬了下巴,“这还差不多。”
两人一来一回的斗嘴间,那匹狼出现在一个方位。
见来人是九月,狼王没任何犹豫,朝着九月便扑了过来。
只是到了近前,却没敢上前,那双深邃的狼眼落在君夜凉身上,居然朝后退了几步。
“它居然会怕你?”九月不解。
“我在血海中泡过,兽比人,更能感受得到戾气。”
“原来如此。”九月有些懂了,她只能朝前走了几步,靠近狼王,“真高兴,我们又见面了,更高兴的是,你还活着。”
狼王不动,任由九月伸手在她的毛发上抚着。
“我这次来,是想寻找水源,我听说兽类都会涌入一处洞穴,那里面,是不是有水?”
狼王没任何犹豫,点了下头。
“那你能带我进去看看吗?我保证不会破坏你们的生存规则,我只是进去看看,能不能开发出更多的水,帮助更多的人。”
狼王犹豫了半晌,最后还是点了下头。
“那明日你来寻我,好么?”
狼王点头。
得到回应,九月让智脑送了些肉出来,让狼王叼走。
君夜枫来找九月时,只看到一只狼离去的背影。
“你说的它,是指狼?”
“正是。”九月推着君夜凉,与君夜枫一同往回走,“我以前来过一趟无顶山,给了它一些吃的,它感恩,护了我一路,所以,我也算跟它结下了友谊。”
“如此,有它的帮助,我们进入那处洞穴,便不是难事了。”
“是啊,它答应了,明天一早会来寻我。”九月脚步轻快了几分,“今天大家都好好睡一觉,休养生息,明日便开始寻找水源的重任。”
“好。”
吃了晚饭,众人各自回帐篷。
君夜凉兑现诺言,抱着九月入睡。
另一个帐篷中的君夜枫,却是点着烛火,夜不能眠。
原隆陪在一侧,有些不安道,“二皇子殿下还是放下的好,星月公主毕竟已被赐给了凉王殿下。”
“从小到大,我处处不如他,时时不如他,母妃也因他母妃,而被打入冷宫。这一路走来,我最想赢的人只有他。”
“生米早晚会煮成熟饭,属下瞧星月公主与凉王殿下,不像是在作戏,倒像是真恩爱。”
“真恩爱又如何?只要未到最后一步,我,一定要得到她。”君夜枫紧握双手,“明日入洞穴,他不能陪着她,我却能......”
“既然如此,二皇子殿下还是要早些歇息的好,入洞穴探险,危险随处都在。”
君夜枫听进了原隆的劝,点点头,示意原隆出去。
原隆离开帐篷后,君夜枫熄了烛火,躺在软铺之上。
脑子里全是那日在十里亭,她抱着他的画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