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初露端倪

第204章 初露端倪
听了陇月一本正经的话,九月被逗得哭也不是,笑也不是。“你若真要这样,我回来的时候,小陇月怕是会成小猪猪了。”
“可我现在觉得,我连出房间的步子都挪不开了,我的心思都在这些吃食上面。”
“......”九月无语扶额,这个吃货妹妹,还真是有吃万事足,“姐姐不在的日子,能少出府便少出府,太子权势再大,也是不敢闯入凉王府的。”
“那姐姐再变些吃食出来好了,最好把我的睡房都填满,这样,我就会断了要出府找乐子的心思,成日里,只在这睡房中吃了睡,睡了吃便好。”
“......”
九月又吩咐了子樱子箩照料好陇月,这才出了西厢房,朝着书房而去。
远远的,她还能听到陇月如百灵鸟般清脆的笑声,唇角不由的也跟着往上扬了几分。
到了书房,肖年已经不在了,无双无风倒是回来了。
九月见面瘫王神色冷峻,眉心揪成了一团,不由伸手就揉了上去,“怎么了?”
“肖年带了人去容止的据点,那里已经空了。”
“对了,有个眼瞎的大叔被容止锁在那里,也不见了?”九月怔了一下。
“嗯。”
“阿夜,容止这人不简单,我怀疑他用什么洗脑的方法控制住了那大叔。”九月收回自己的手,眉头也不由的皱成了一团,“老王爷与毒仙婆婆要护我出将军府时,容止在他二人面前扬了下手,他二人便被控制了神智,容止能有此手段,是借助了那大叔的力量。”
“嗯?”
“那大叔跟宫中的命师一样,都是来自异域。”
“异域?”君夜凉抿紧薄唇。
“对,就是异域,我之前跟你说过,我能修精神力,那大叔也一样,而且,他的精神力远超于我,我在他面前,恐怕连一招都扛不住。”
“下次若遇上,转身便跑,知道么?”
“你怎么跟陌千一个样,都叮嘱我遇上那大叔便跑。”九月轻声一笑,紧皱的眉心顿时舒展,“你放心,不止是那大叔,我只要遇上比我厉害的,我都会跑。”
“嗯。”
“也不知道我初入王府时,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你们一个个的都欺负我,都比我厉害,我却没跑。”九月郁闷的忆起往事,郁闷过后,又觉得有些好笑。
站在一侧的无双无风闻言,不由后怕的打了个哆嗦。
自家王妃,这是要秋后算帐了?
哪知,他们还在打着小九九,君夜凉却是十分淡定的来了一句,“喜欢你,才会欺负你。”
无双无风:“......”
两人无语归无语,却还是忍不住给自家主子竖了个大拇指。
“你这是什么歪道理?”九月翻了个大白眼,“再说了,别当我傻,我初入府时,你有多嫌弃我,我十分有自知之明,哼哼。”
君夜凉不语,脸色一片清冷,心中却有些觉得好笑。
“无双无风,要采办的东西都弄回来了?”九月见君夜凉不接话,自讨没趣,将目光落到了偷偷直乐的无双无风身上。
“是的,王妃。“
“那走吧,本姑娘去给你们变个魔术,让你们开开眼界。”九月推了轮椅,示意无双无风前面带路。
四人到了一处仓房,里面堆满了无双无风采办回来的各种吃的用的。
特别是米面,用麻袋装着,整整有近百袋。
“接下来,我会把这些东西都变没了,阿夜自不必说,我的秘密他知道得也差不多了,无双无风,你二人一定要把嘴闭好了,懂?”
“懂懂懂。”无双无风神情一肃,郑重的点头道。
九月笑了笑,与君夜凉对视一眼,这才走近所有物品,跟智脑沟通道,“将这些,全都收入空间。”
“好的,主人。”
不过眨眼一瞬,所有东西全都原地消失。
整个仓房干净得连根麻袋线都不剩。
君夜凉尚好,只震惊了一息时间,他以前见她变没过小样东西,还从未亲眼见到,她能将如此多的东西变没。
无双无风则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操作,两人将嘴张得大大的,久久都没回过神来。
九月办完了事,欲推君夜凉离开。
无双无风这才合上嘴,艰难的咽了口唾沫道,“属下......是不是在做梦?”
“你们可以相互来个爆击,试一试是不是在做梦。”
九月怂恿的话音才刚落,无双无风两个直男癌,立即朝着对方来了一拳。
‘嘭’的一声,两人各退一步,均捂着自己胸口道,“不是做梦!”
九月差点笑喷,不再理会无双无风,推了轮椅便走出仓房。
恰巧管家来请,晚膳时间到了,几人便去了前厅。
九月以为君夜凉会慷慨激昂的来一段告别语,谁知,他只在吃完饭离开前,冷冷的来了一句,“本王明日远行,总管与老王叔负责掌管府务,一切照旧。”
到了深夜,朱影将府中不是影部之人的小厮全数弄晕,剩余之人,都在九月的指挥下到了水井处。
九月示范了保鲜袋的用法,让无情无心打水,无双无风则将水装入保鲜袋中,然后打个结实的死结。
一袋袋的水被堆放成小山包,九月才让智脑将水收入空间......
总管与老王叔、朱影也都上了手,装水装得不亦乐乎。
一直忙到后半夜,所有的保鲜袋与空桶空瓶都装好水,送入空间后,智脑终于发出了空间存储已满的警报。
随后,滴的一声,更是直接罢工道。“智脑动力不足,需要休眠,关机程序起动,滴......”
该做的都做完了,九月打了个哈欠,困得眼皮直往下耷拉。
“小九,你先回寝殿,我还有些事要吩咐下去。”君夜凉见状,淡淡出声道。
“嗯。”
九月也不矫情,朝君夜凉勉强笑笑,抬脚就往寝殿走,一入寝殿,沾床即睡。
君夜凉由无双推着,去了书房。
“将军府那边如何了?”
“回主子,属下一直在那边盯着,所有人离开后,容止被容家人接走,柳将军则带着自己夫人,以及柳小姐入了宫。”无心禀道,“只是,三人入宫不过短短一个时辰,便脸色难看至极的出了宫,如今住在容止的一处府邸中。”
“嗯。”君夜凉淡淡点了下头,似乎对这出戏并不惊讶,“无情无心,你二人留在府中,全力保护陇月公主。”
“属下领命。”
“朱影,肖年处可传来了什么消息?”
“被抓住的那人唤白全,是容止的心腹,肖年对他使用了摧残身体的拷问之法,他咬紧牙关什么也不说,趁他倍受折磨精神薄弱,肖年对他使用了离魂药。”
“嗯。”君夜凉点了下头。
朱影继续道,“刚收到肖年用信鸟传来的密报,那人吐露,他是凉人......”
“凉人?”君夜凉的冷眸寒芒刹起。
“是容止救了他,除了他,还有逃走的黑旗,以及容止身边的黑羽,皆是凉人。”朱影开口道。
“嗯。”君夜凉收了眼中的寒芒,重归清冷淡然。
“那名被铁链锁身的瞎眼人,也是容止无意中碰巧救回来的,那人神智不清,却会使用许多古怪的力量,容止用了江湖中盛传的摄魂法,控制住了那人。”
“嗯。”
“最后一条消息。”朱影顿了几秒才道,“容止做这些,是为了——让凉国复国,让凉人不再低人一等。那处据点之所以会空,是因为容止将人派去了川北,试图救出奴隶队伍中的凉人。”
所有人都吃惊的瞪大了眼,唯有君夜凉,交织安放在双腿间的手,只紧了紧,脸上仍是一片清冷,“贺青来信说过,除了我们的人,还有另一队人在追踪奴隶部队,想来,是容止派去的人无疑了。”
“可......容止为什么要做这些?”老王叔沉声问道。
“属下顺便让肖年又调查了一番容止的底子,很干净,从小到大,在容家出生,在容家长大,稍年长一些时,与容老爷一同外出经商,外貌与性子从未有过大幅度变化,可以排除是他人盗用了容止的身份。”朱影道。
“真的宝盒有很大可能在容止手中。”君夜凉闻言,蹙了下眉。“他还设计了一出,让父皇得到假宝盒与假密匙的戏。”
“这......”老王叔彻底怔了,“这容止,他到底怀着什么样的目地?”
“若他真要救凉人,不是应该与主子交好的么?照近日的事来看,容止处处算计王妃与主子,怕是不怀好意。”无双疑惑道。
“容止与老二有勾结。”君夜凉看了眼朱影,又抛出了一句惊世骇俗的话来。
罗总管咽了口唾沫,扬手停在半空道,“容止能有今日,靠的全是皇上的宠信,他怎么会与二皇子勾搭在一起?”
“是我亲眼所见,第一次,在容府书房中,容止与二皇子会面;第二次,在柳小姐大闹城楼时,容止与二皇子在茶楼看好戏。”朱影解释道。
“难不成,容止是要替二皇子争帝位?”无风才一说出自己的见解,马上又否定道,“不会的,不会的,他干嘛做这件吃力不讨好之事?他如今的身份地位,已不是一般人能比,他掌控着商罗王朝的商权,无论下一任皇帝是谁,他都是御前红人。争帝位一事若做得不好,是要被灭门的。”
“除非......”无双心一紧。
“除非什么?”无风不耐烦了。
“除非......容止真正的目的不是扶持二皇子,而是,扶持他自己......”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