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移平将军府

第198章 移平将军府
君夜凉与老王爷领着人到了将军府,守门小厮还在纳闷呢,府门便被砸了个稀巴烂。
有小厮飞奔着前去报信了,剩下的,在见到君夜凉出现后,腿一软,跪在地上不敢再动了。
无双推着君夜凉,与老王爷齐步,朝着柳青稚的沁梅院而去。
一路上,无人敢阻,直到快要接近沁梅院时,才见柳将军领着一众士兵迎面而来。
“凉王殿下,你这是做什么?”柳将军朝着身后的人做了个停下的手势,与君夜凉一方人形成对峙。
君夜凉不语,用一种冷到骨子里的目光盯着柳将军。
老王爷哼了一声,开口道,“做什么?你还有脸问我们要做什么?星月公主呢?还不速速将她交出来?你若是敢动她一根汗毛,今日本王就移平了你这狗屁将军府。”
“星月公主?“柳将军一怔,瞬而恨恨的一字一句道,“本将军也想找到她,竟敢欺骗于我。”
“你休得乱找借口理由,星月公主不是被你扣下了么?”老王爷吹胡子瞪眼,气到了极点。
“本将军倒是想将她扣下,谁知,她竟懂得使妖法,害稚儿又如中了‘夜’毒似的,全身冒黑气,不得已,本将军派人将她送走,谁知,才送走她没多大一会,稚儿便好端端的恢复了过来,本将军亲自带了人去追她......却没追上,她跑了。”
“跑了?柳将军,这么蹩脚的理由,亏你有脸说出口。”老王爷摩拳擦掌,愤愤道。
“小九是凉王妃。”君夜凉眯了下冷眸。
“凉王妃又如何?她害了稚儿,害了皇上亲封的硕阳郡主,本将军为民除害,替天行道,有何不可?”
“你敢动她。”君夜凉清冷的一字一句。
“本将军是想动她,可她跑......”
“你动她,不曾问过本王的意思,那本王要移平你这将军府,也不必过问你的意思。”
“凉王殿......”
柳将军急急的解释还未说完,便被君夜凉冷傲决然的打断。
“小九在将军府失踪,无双,待薛子山来了,让他领兵移平了这个地方,就算掘地三尺,也要将小九找出来。”
“是,主子。”
“凉王殿下,你怎么敢?”柳将军一脸不信,他是堂堂三军统帅,商罗王朝的大将军,妹妹是当朝皇后,侄子是当朝太子。
“小九是本王的逆鳞,你敢碰,便要有承担后果的觉悟。”
柳将军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口。
半晌,他才冲身边的人吼道,“马上入宫去向皇上禀明此事,让皇上来为本将军做主。”
“是,大将军。”
柳将军的人才离开不久,薛子山便领了冲锋营的人先到一步,没一会,防卫营与先遣营、后备营的小将军都领了自己的兵前来,上万人,将整个将军府占得寸土不剩。
柳将军带在身边的那些士兵,连打都没打,一个个的都蔫了下去。
“凉王殿下,末将来迟,先将这将军府移平,再前来领罚。”
薛子山与其它三营小将军朝君夜凉见了礼后,连看都没看柳将军一眼,便朝部下下了死令。
“将将军府掘地三尺,遇墙拆墙,遇湖填湖,遇人阻则杀人,一定要将凉王妃娘娘找到。”
“是,属下等领命。”
齐刷刷的惊天动地的回应声响起后,占领了将军府的万人士兵,几乎不用挪动步子,一人负责脚下、眼前半米范围,没用片刻功夫,将军府便响起了无数鬼哭狼嚎声,灰尘四起,砖墙倒地,亭子被毁,人工湖被填,就连沁梅院内的梅树,也一棵棵被砍成了光杆司令......
柳将军想出手阻止,却被薛子山等四人围在了中间。
哪怕只是薛子山一人来,他也不过只能与他斗个不相上下,如今又加上了另三营的小将军,他......
将军府中的下人,叫的叫,喊的喊,哭的哭,跑的跑。
容止与黑羽护在将军夫人与柳青稚的身侧,出了沁梅院,一路到了柳将军所在之处。
将军夫人扶着柳青稚,被大股大股的灰尘呛得连连咳嗽不止。
“将军,这......这......”当她看到自己夫君被人手持武器的围在中间,不由得哆嗦了唇,连个屁也不敢再放了。
“是凉王殿下,是他,是他......”柳青稚一眼便看到了君夜凉。“为了星月公主,他竟然要将将军府拆了?呵......”
容止抿着唇,温润的脸上没有过多忧虑或欣喜,唯有风轻云淡,波澜不惊,好似站在局外,看着局内的风景。
“凉王殿下,星月公主当真不在将军府中,她走了,跑了。”柳将军肃着脸,喊声,一声比一声高。
君夜凉静静地坐在轮椅中,无双护在一侧,撑着内力防护罩,将所有灰尘挡在一米开外。
“凉王,不是王叔夸你,这么多年了,你总算将少年时的英气找回来了。”老王爷感叹道,“你还年轻,该张扬便张扬,这样,这些人才不会总想着要踩你一脚。”
“凉王殿下,你今日如此污蔑羞辱,到了皇上面前,本将军看你如何交待。”柳将军的脸色已然憋成了猪肝色,他苦心经营起来的将军府,不过眨眼间,便成了一堆废墟。
府邸塌了,尚能重建,但那被君夜凉踩下去的威风,该如何找回来?
君夜凉拧着眉,冷眸扫向柳将军所在之处,“小九无事便好,若小九有事,不止这将军府会被毁,就连你,本王也一并毁了。”
“你......你......”柳将军气极攻心,喉间有腥甜上涌,‘嗤’的一声,一口淤血便吐了出来。
“星月公主该死,她该死,我早让人将她碎尸万段,扔到湖中喂鱼了,就算你毁了将军府,她也回不来了,回不来了。”柳青稚疯了般的嘶叫着,眼泪淌了一脸,唇角却扬着狰狞的笑。
“你说什么?”君夜凉声音冷入骨髓,如同从地狱中传出来似的。
一种令人窒息的杀伐气势,源源不绝的四散而开。
他修长的十指,紧紧抓着轮椅扶手,紧到骨结突出,青筋显露。
小九......小九......
在听到死这个字后,君夜凉的心就像被割成了两半,有愤怒与戾气,在血液中暴虐。
丹田处的封印,随着他情绪的剧烈起伏而轻颤起来,隐隐有了要绷解分离的架势。
“主子,主子。”无双见自家主子情况不对,连忙开口,“朱影,朱影一直暗中护着王妃。”
君夜凉听到朱影二字,那种因绝望而生出的愤怒,一点点随着情绪的平静而消失。
虽然小九不让朱影护她,他却仍是不放心,在分开后,命朱影暗中去护她。
只是,经由刚才那一瞬的得失,他更确信了,小九于他,已是溶入骨血生命的存在。
“怎么?你不难过么?你不绝望么?我如此深切的爱过你,你却不愿多瞧我一眼,如此,我便让你恨我怨我,一辈子都要活在我给你的痛苦中。”柳青稚还在疯狂的嚷着。
柳将军被自己女儿的这袭话气了个半死,又是一口鲜血涌了上来,但被他强势吞了回去,“稚儿,青稚,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住嘴,休得再胡言乱语。”
“无风,既然柳青稚自认杀了小九,你便去将她也杀了,本王替王妃报仇,天经,地义。”
“是,主子。”
无风听令,身形快速闪出,冲向了柳青稚。
将军夫人一介弱女子,被无风的内力攻势一推,无力的松开了自己的女儿,一屁股坐倒在地。
柳青稚瞪圆了双眼,喃喃的重复着,“他要杀我,他居然要杀我......”
眼看着无双就要攻过来了,容止脸色一沉,身形闪动,挡在了柳青稚跟前,“黑羽,你去助柳将军,让柳将军脱身出来,是去叫救兵或是告御状,由他决定。”
“是,少主。”黑羽看了眼柳青稚,心中有几分明白了自家少主的决定。
黑羽飞身而去,将军夫人又倒在地上无力起身,柳青稚的身边,便只剩下了一个容止。
她看着容止的背影,蓦地觉得心紧紧的揪了一下。
这个她瞧不上的男人,总是会在她有危险的时候挺身而出。
无风与容止在眨眼间便缠斗在一起,没有武器,只凭着各自的内力与掌风,舞得周边的空气灰尘都围绕着两人,形成了一个巨大漩涡。
只是,容止终究还是弱了半分,无风一掌将他拍飞出去,又是一掌击向柳青稚。
柳青稚傻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眼里,全是那渐渐放大的手掌,直朝着她的面门而来。
容止如同抛物线般狠砸在地面上,口口鲜血止不住的往外喷着,他捂着胸口,忍痛朝着柳青稚不要命的扑了过去,“青稚,你快走......”
无风避闪不及,一掌击在了飞扑过来的容止的后背上。
容止闷哼一声,连带着柳青稚,齐齐倒了下去。
“容止,你......你为什么要替我挡这一下?”柳青稚也不疯了,怔怔的爬起身,跪坐在容止身侧。
“我说过的,求娶你,是因为喜欢你。”容止一字一句,十分艰难的才将几句话道出口,随着他出声的同时,股股鲜血从嘴角顺流而下,可想而知,无风的那一掌有多狠。
“喜欢我?喜欢我?这样的我,连自己都讨厌,你却喜欢着?”
“喜欢便是喜欢了,无关你的好与坏,美与丑。”
容止伸手,想要替柳青稚拭去脸上的眼泪,眼角余光却正好瞥见无风又凝了掌风,朝着柳青稚袭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