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托付

第190章 托付
所有人都闻声望了过去,远远的,有大队人骑马而来,最前面的领头之人,正是景龙帝身侧最为宠幸的苏公公。
他高举着一纸明晃晃的圣旨,越近前,‘圣旨到’三个字便拖得越长,生怕人听不到似的。
九月下意识的将手摁在了面瘫王的肩膀上,“是因为你说的事?还是因为将军府的事?”
“不知。”君夜凉淡淡回道,手却趁机擒住了九月的手,将她暖暖的小手裹入自己的大掌中。
“也就是你,这种时候了还淡定得要死。”九月忍不住吐槽道。
“冲动又能如何?圣旨到了便是圣旨到了。”
“......”她承认他说得十分有理,但,她莫名的就会心疼他这种淡定。
正在摆动自行车的无情无心无风,飞身而至,与无双一同,看似随侍,却是防备的护在两侧。
就连老王叔也扔下了烧烤架,到了近前。
也只有陇月与君夜瑾,还在吹着大串大串的泡泡,也只有君夜岚,还慢悠悠的提着一尾新钓上来的鲫鱼,闻声而来。
苏公公翻身下马,高举圣旨而来,“圣旨到......”
除了君夜凉与九月以外,所有人都跪了下去。
陇月本还想玩,却被君夜瑾拉着一齐跪了。
苏公公看了眼站着不动的九月,又将目光落在了两人握在一起的双掌上,片刻后,才打开圣旨,唱了起来。
一连串的繁文缛节十分烦人,几分钟念下来,其实要表达的意思就是一个。
景龙帝要君夜凉入宫面圣。
苏公公将圣旨交给了一旁的无双,挑了抹深邃的笑意,道,“凉王殿下,请吧,皇上正在御书房等着要见您呢。”
“皇上因为何事要见阿夜?”九月蹙了下眉,出声道。
“自然是要紧事,皇上说过,事不宜迟,让凉王殿下即刻随老奴进宫面圣。”
“苏公公,阿夜腿脚不便,我随他一同入宫,只在外面等着他便好,你看......”
“星月公主,女子不得干政,这是四大王朝共有的条律,老奴来时皇上特意吩咐过,让凉王殿下的贴身侍卫一同入宫,好近身服侍凉王殿下。”
“无双无风跟着去也好......”
“不止无双无风,凉王殿下的随侍,不是还有无情无心么?皇上说了,都一起去。”
九月紧了一下被君夜凉裹在掌心的手,“阿夜好不容易带我出来玩一趟,说走就要走,有几句话我还未对他说完呢。”
“这......”苏公公皱眉犹豫了一瞬,最后还是妥协了,“时间虽然紧迫,但老奴还带了别的旨意来,四皇子五皇子,请随老奴到一边去接旨吧。”
“父皇对我们也下了旨?”君夜瑾厥了下嘴,起身同君夜岚一齐,随苏公公到了另一边。
“你真的要随苏公公入宫?”九月很紧张,他每一回入宫,都是不好的事。
“若不去,该如何?”
“什么叫该如何?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找到宝盒,你若愿意跟我走,我马上带你回我家乡,哪怕景龙帝翻破了天,也找不到你。”
“无妨,今日未必是坏事。”君夜凉拍拍她的手背,“若不是川北之事传了回来,便是柳将军去御前告了我一状。”
“这两样事?哪一样是好事?”
“川北之事,我早有所料,已做好准备。柳将军之事,他是无理一方,我未提告他,他倒是先提告我,闹到最后,吃亏的只能是他。”
“如果真要是柳将军在出妖蛾子,我就不救柳青稚了,反正她那是自己给自己下的毒,跟我们没半毛钱关系。”
“我被宣入宫之事,父皇故意做得如此张扬,怕是在提醒某些人,我入宫了,不在你身侧。”君夜凉的冷眸中,染上了丝忧虑。
“呵,你老爹这招调虎离山计,用得实在是恰到好处,好在你没像他,不然,我铁定离你远远的。”九月叹了口气,“我昨晚才刚跟柳将军说过能治柳青稚,还提了大堆的要求,今日你老爹就张扬的把你宣走,留我一人在凉王府,若柳将军想来粗的,恐怕我不是被逼着还手,现原形,就是被柳将军挟制着先救了柳青稚,再被杀人灭口。”
“无双无风与无情无心,都要随我入宫觐见,我把朱影留下,有何事,就算让朱影现身,也不要自己扛着。”
“朱影还是随你一同入宫,在暗处护着你的好。”九月连忙推脱,“有人若想趁机找我麻烦,我便让他更麻烦,但你不同,你要面对的,是真正的大BOSS,就算是我,也没有把握拿他怎么办。”
“什么大波斯?”君夜凉不解。
九月抽了抽嘴角,又是担心得要死,又是想笑出声,“大波斯......你怎么不说是波斯猫得了?就这样定了,朱影跟你一起去,好在你老爹没注意到老王叔也是把好手,将老王叔留给我便好。”
“你......”
“你放心,你一走后,我带上陇月,与老王叔一同去老王爷府上做客,就算柳将军想对我来阴的,有老王爷在,他也不敢。”
君夜凉薄唇紧抿,半晌才点了下头,“去老王叔府上等我,我去接你回凉王府。”
“嗯。”九月也点了下头,目光中涌动着深切的光,“一定要平安回来,我等你来接我。”
一句‘我等你来接我’,让九月没由来的眼角直泛酸。
“嗯。”
两人没再多说些什么,唯有紧握在一起的手,比方才又紧了几分。
另一边。
苏公公传了景龙帝的口谕给四皇子、五皇子,很简单,不过只是让两位皇子出京一趟,去别宫替景龙帝取一物回来。
君夜瑾还想着要玩,但又没法子拒绝圣谕,只得将嘴噘得老高,郁闷道,“父皇可真是会使唤人,这么多侍卫宫人不用,却要我们去别宫走一趟。”
“父皇怕是担心你无聊,让你出城散散心。”君夜岚笑着开解道。
“我哪无聊了?骑了自行车,还吹了泡泡,吃了烤串,可我那纸鸢还未放飞呢。”
“那便下次好了,皇命不可违,三哥也要入宫觐见,我们先去与三哥告别,再骑马出城罢。”
“只能这样啦。”
君夜瑾随同君夜岚一起,跟君夜凉告了辞,又在陇月的一堆白眼下,悻悻骑马离开。
苏公公又来请君夜凉随他入宫。
两人握在一起的手终于松开,九月强挤出了抹笑,“我等你。”
“好!”
大队马车离开,九月望了眼仅剩不多的小厮与府卫,转身对老王叔道,“事态有些不妙,让小厮与府卫留下收拾这里,我们尽快去老王爷府中躲躲。”
“是。”老王叔点了下头,去了一边对一名小管事吩咐了几声后,便径直朝一辆马车走去。
九月牵了还想多玩会的陇月,叫上子樱子箩,上了老王叔驾的马车。
老王叔将马车赶得很快,车厢内各种颠簸。
陇月揉着发疼的小屁屁,“姐姐,为什么不能再多玩一会?”
“不是不能多玩一会,而是我们要换个地方,接着玩。”九月强撑着笑意,尽量不让自己表现出忧虑,扰了天真烂漫的陇月。
“我们现在是要去哪?会比美人湖更好玩?”陇月来了兴致。
“当然,那里还会有跟你一般大的小姐与公子,能陪着你一起玩。”
“可我见过不少与我一般大的公子哥与小姐们,他们一个个的,都没劲透了,唯有那大傻蛋还算能入眼。”陇月噘着嘴,一说到君夜瑾,嘴便放了下来,笑成了朵花,“姐姐,你是不知道大傻蛋有多傻,明明不能吃,还拼命要跟我争个高下,哈哈......”
“看陇月公主对五皇子如此看重,莫不是动了芳心?”子箩捂嘴轻笑。
“呸呸呸,我瞧着,是五皇子总爱缠着陇月公主玩,是五皇子动了春心。”子樱打趣道。
“你们两人,眼瞎了是不是?”陇月插了腰,伸手分别指向子樱子箩,愤愤道,“我与五皇子只是玩得来,吵得来,哪有你们说的动芳心与动春心?倒是你们,只比姐姐小个一两岁,莫不是起了想要嫁人的心思了?我瞧着姐夫府里的无双无风、无情无心都不错......”
“陇月公主饶了奴婢吧,奴婢再也不敢乱说话了。”子樱子箩极有默契的告绕道。
“也是,你俩是我的人,我若不肯,你们就算想嫁也嫁不出去。”
子樱子箩:“......”
车厢中的欢声笑语还在,却听一声马的嘶鸣响起,紧接着,是老王叔的一声叱喝,“让开,若不让开,是生是死,老夫概不负责。”
“本将军在此,你算哪根葱?还不速速给本将军停下马车?”
柳将军的暴喝声传入耳膜,九月的手下意识一紧,果然......
只是,她没想到,柳将军会来得如此快。
急速奔跑的马车终于还是停了下来,老王叔掀了车帘,老脸上挂着凝重,“王妃,这......”
九月不想陇月担心,这萝莉妹妹若是知道了她有麻烦在身,肯定会不管不顾的要替她挡灾。
下意识的,她扯了抹浅笑,不动声色地朝老王叔眨了眨眼,“外面可是柳将军?”
“正是。”老王叔微微动容,点了下头。
“无妨,柳将军是来接我去将军府替柳青稚治病的。”九月看了眼陇月,见她未起疑,这才将目光落到老王叔身上,“还请老王叔带陇月去老王爷的府上玩玩,我去替柳青稚治了病便回来。拜托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