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宠物虫

第173章 宠物虫
上了马车,无双驾车,那放着流光裙的盒子又回到了九月手上。
“我出门时,你只给了我银票,让我买自己喜欢的,也没说要陪着我出来,这会怎么又出来了?”
“听闻你在七彩坊遇上了柳小姐,怕你吃亏。”
“你也太小看我了,我是那种会吃亏的人?”九月磨磨牙,“喔,我知道了,你没跟我出来,却派了人暗中看着我?”
“嗯。”
九月眯了下眼,往君夜凉跟前凑近了几分,挑了抹风情万种的笑,“阿夜,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想跟我交待一下的?”
“嗯?”
“比如说,刚才那个掌柜。”
君夜凉静默不语,只看着她唇边那抹笑,煞是好看。
“你性子冷,那掌柜跟你说话,你居然会回话,还真是稀奇了。”
“你看出了什么?”君夜凉有几分意外。
“那家衣坊,是你的?那掌柜口中说的主子,是你?”
“何已见得?”
“我只能猜得到开头,却猜不到结尾,如果你想说,那便说,不想说,也算了。”九月拍拍手中的盒子,“不过,若那衣坊真是你的,这流光裙你想送我,大大方方地送就好了,干嘛要经过那家衣坊之手送我?”
“衣坊的确是我的产业,由影部的人在管着。”君夜凉面无表情的点了下头,“为了不让父皇疑心,我所有的产业,均不能摆在台面之上,这流光裙,出自于明周王朝有名的银月公子,我有幸得到,却不能在明面上送你,否则,父皇会疑心,我与明周王朝有纠葛。”
“你绕了这么大个弯子,就是想作戏给景龙帝看?”
“不,只是想将流光裙送与你,而不将麻烦带给你,还有我。”
“为什么想把流光裙送我?”九月心中有暖流涌出。
“好看。”
九月有意想逗逗面冷心热的男人,“我好看,还是流光裙好看?”
君夜凉抿了下薄凉的唇,没有接话。
九月翘了翘嘴,“不过,真的要谢谢你,这流光裙我很喜欢,跟我一个路子,高调,却不奢华。”
“喜欢便好。”
“等妙音坊的热度退下了,我画些样式给你的衣坊,跟你揩手大赚特赚,将那什么七彩坊彻底变成炮灰。”
“嗯。”
九月狡黠的眯了眯眼,“不过,赚了钱,你总是要分我一半的对不对?”
“你很缺钱?”
“当然,我要做的事,需要用大把大把的银票垒起来。”九月可怜巴巴的点了下头,“五五分,你不许再压价了。”
“若我要做的事,不需要太多钱,全部送你又何妨?”
“你也需要钱,我也需要钱,那就这样说定了,五五分,谁也不坑谁。”
君夜凉抽了抽唇角,五五分?谁也不坑谁?
这女人不过出了样式画稿,他却要投入原料与人力。
“嗯。”
“对了,你还有什么别的产业?反正你需要赚钱,我也需要赚钱,倒不如,我的点子用在你的产业上,夫妻合力,所向披靡嘛。”
听到夫妻二字,君夜凉的冰山脸,瞬间柔了几分,“这些,我不太管,你若有兴趣,我将管理此事的段清风招来。”
“好啊好啊,我脖子上顶着这么颗惊世骇俗的脑袋,跟别人做生意也是做,跟你做也是做,肥水不流外人田,反正以咱俩的关系,你也不会坑我。”九月忽地想到了陌千与桐木,“你能不能替我寻到百年以上的药材?我比较需要......”
“我吩咐下去,为你搜寻。”
“好!”
“对了,你还记得我说过的,竹林里冒出来的黑衣人?”九月蹙了下眉,脸上欢喜的表情有所收敛。
“嗯。”
“在七彩坊,忽然只看到容止的双眼,我觉得,容止便是那黑衣人。”
“容止?”君夜凉怔了一下,“他为何要装扮成那样,出现在竹林中?我命人去查过,未查出那里有任何机关与特别之地。”
“我总觉得,他出现在那里不是凑巧,如果还有机会,我要亲自再去一趟那里。”
“嗯。”
“今日看柳青稚与太子妃那样子,这两人都恨毒了我,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做坏事的人,总会觉得自己比较委屈呢?”
“明日的丝竹宴,又会是一场血雨腥风。”
第二日。
九月穿上了流光裙,随着她的动作与光线、视角不同,她身上的裙子便能变幻出各种颜色与图案。
当真是美得令人窒息。
君夜凉握住了她的手,淡淡道,“本想将流光裙送你,现在却后悔了。”
“啊?”
“太好看。”
九月的脸烫了一下,“请问,你这是在变着法子夸自己的眼光嘛?”
“我夸的是你。”
“我没穿流光裙时,也没见你夸过我几回好看。”九月抿在一起的唇,翘起了丝弧度。
“流光裙穿在你身上,相得益彰。”
九月被夸得美滋滋的,推了面瘫王出府,上了马车。
马车才刚行驶了没几步路,九月的脑子里便响起了智脑的提醒声。
“主人,那只‘夜’醒了,很是狂暴。”
“好,我知道了。”
九月此时正与君夜凉并排而坐,她的手,一直被他裹在掌心。
她笑笑,主动将头靠在他的肩上,“阿夜,我休息一会,到容家了叫我。”
“好。”
九月闭上眼,下一秒,便出现在了戒指空间中。
她将玻璃瓶召到自己手中,那只‘夜’果然像智脑说的那样,醒了,而且狂暴到了极点。
这么微小的一只虫子,居然将玻璃瓶挠得咯咯作响。
令她更为诧异的是,‘夜’身上的颜色,从原来的黑色,进化成了黑白色。
九月注意到,她上次滴入玻璃瓶中的血已经不见了,凝了下眉,她打开瓶盖,一咬手指,又往里面滴了几滴血进去。
‘夜’闻到血腥味,瞬间朝着血珠子爬了过去,没有几秒钟的时间,血珠子便消失得无影了。
而狂暴的‘夜’,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九月将瓶盖盖上,在玻璃瓶上弹了一下,“喂,你喝了我好几次血了,也不见你跟我说声谢谢。”
那只‘夜’,像是听到了她的话一般,扭扭身子,将小到几乎很难用肉眼看清的头对向九月。
“吱吱......”
吱吱?
九月怔了半晌,瞪大了眼睛,好一会,才艰难地咽下口唾沫,“你往左边爬一爬。”
她的话一出口,‘夜’便真的往左边爬了过去。
“你能听懂我在说什么?”
这回,九月几乎将眼睛贴在了玻璃瓶壁上。
她看着‘夜’的小脑袋,点了点,还亲呢的凑近了玻璃瓶壁,蹭了几蹭。
九月彻底石化了,奶奶的,这么小的一只小虫子,还真的像玄幻小说里写的那样,因为喝了她的血,而成了她的宠物虫?
这也太他妈的惊世骇俗了!
就在此时,九月觉得心神荡漾了起来。
大概是面瘫王在叫醒她了。
她朝玻璃瓶壁又弹了弹,“小东西,改天再来看你,我先走了。”
“吱吱。”
九月将玻璃瓶送回原处,凝神片刻,意识便回归了现实。
她睁眼,正好对上面瘫王凑近她的冷脸,两个人的脸,离得很近。
近到,面瘫王不过是往下逼近了一分,他的唇,就这么不偏不倚的贴上了她的唇。
九月怔了,脸上像被火炉子烧过似的,迅速升起两团红云。
好在,君夜凉并没有下一步动作,只在她唇上啄了一下,便松开了她。
“追求女孩子的时候,亲吻也是一种追求手段。”
“......”
无双掀开了车帘子,一眼便看到自家王妃那红得要滴血的脸,当下不由地脱口而出,“主子,王妃不会是发烧了吧?”
九月没好气的瞪了眼无双,“你才发烧了,我这是脸红,被撩成这样的。”
话毕,直接跳下马车,站在马车旁直跺脚。
无双将轮椅取下马车,又将自家主子送到了轮椅中。
九月这才注意到,旁边还有数辆马车,许多年轻的公子哥、小姐们,从马车中出来,见到凉王府的马车后,便停下脚步不动了。
她能听到女人们都在议论她身上的流光裙。
也能感觉到男人们的视线都落在她身上。
以前,她貌似挺喜欢吸引人注意的,这会被这么多的男人盯着,她却觉得无聊透顶。
“小九......”
面瘫王冰冷的声音,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九月走到轮椅后面,推了轮椅,便往容家的大门走。
君夜凉白衣飘飘,九月流光溢彩,两人形成了一冷一热的两种极至,却融洽得如同一物。
经过今日这一幕,大概以后,整个京城都会知道,凉王与凉王妃,般配恩爱得很。
到了容家大门跟前,有管家亲自来接引君夜凉。
丝竹宴的举办之地,在容家的百花园。
百花园中,百花齐开,就在花簇旁,摆了不少桌面椅子。
而正中央,搭了个露天台子,彩布飘飘,彩球招摇,上面已坐了琴师,正在弹奏着一首略显欢快的曲子。
九月注意到,桌面的入座率,已经达到了七八成,看来,她与面瘫王来得算是较晚的一波。
场面很是热闹,她看到了不少的熟面孔。
柳青稚与太子、太子妃自不必说,就连容止瑶与曾初柔那两个渣女也来了。
“三哥,过来这边坐。”
开小差间,九月听到了君夜岚的声音。
闻声望去,见离人群较远的位置,有一张桌面显得尤为格格不入。
君夜岚与君夜瑾都坐在那桌,正朝着她与面瘫王招手。
九月笑了笑,推了面瘫王,便走了过去。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