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猜忌

第163章 猜忌
太子被送到了承欢殿,一直到两个时辰后,太子与太子妃,以及一众宫女的闹剧才收了场。
消停了的太子,整个人像失了魂似的,愣愣的躺在床上,连动一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
太子妃被送回了太子府,而一众被临幸了的宫女,则由皇后亲自带回了凤仪殿养着。
太医取了能令人恢复精气神的灵药,让太子服下。
药劲上来后,太子这才一点点清醒了过来。
一直守在承欢殿的方统领,见太子恢复了气力,开口禀道,“太子殿下,皇上在养心殿等着,还请太子殿下随属下走一趟。”
“本宫这是怎么了?”太子疑惑的扫了眼周围摆设,“本宫不是在天香楼?本宫何时入的宫?”
“这......”
“本宫问你话呢,本宫何时入的宫?”
“入宫有些时辰了,难道太子殿下都不记得了?”
“本宫需要记得什么?”
方统领皱了下眉,“太子殿下有疑虑,皇上也有疑虑,还是请太子殿下先随属下去养心殿。”
“好端端的,父皇为何要见我?”太子浑身一颤,但还是抬脚下榻,才刚站起身,腿便虚得直打抖,一屁股又坐回了床榻,“本宫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有人趁着本宫睡着,偷袭了本宫?”
方统领没再答话,只招了一名侍卫过来,背了君夜诺便走。
一路上,他简单跟太子说了一遍方才发生的事,听得太子张目结舌,关于太子不能再人道的事,方统领未提。
到了养心殿,太子被侍卫放了下来。
景龙帝朝方统领挥了下袖袍,“你们都出去。”
“是,皇上。”
待所有人都离开养心殿后,景龙帝一巴掌便朝着君夜诺甩了过去。
‘啪’的一声,君夜诺脸颊吃痛,整个人都懵住了。
“朕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儿子?嗯?没用的东西,成日里只会在女人堆里打滚。”
“父皇饶命啊。”君夜诺扑通一声跪伏至地,一双手紧紧地揪着景龙帝的裤腿,颤声道,“儿臣错了,儿臣再也不敢了。”
“再也不敢了?”景龙帝嗤笑了一声,抬脚想踹君夜诺,但想到他刚回了点生机,又生生止住了,“方之航未跟你提过?”
“方统领只提了,儿臣被人喂了情药,与数名美人......合欢了。”
“他倒是会躲事。”景龙帝抽了抽唇角,“你自己造的孽,自己担了这后果,你的根,以后怕是再也没办法在女人身上找乐子了。”
“再也没办法......找乐子了?”君夜诺品着景龙帝的话,蓦地张大了嘴,久久都没合拢,“父皇的意思是,儿臣今后不能人道了?”
“你自己好好想想,在天香楼中,谁给你喂了毒?”
“一定是星月公主那贱人,一定是她。”君夜诺一拍地面,将头抬了起来,对上景龙帝的视线,因为愤怒与不甘,他的脸,扭曲得有几分吓人,“还请父皇为儿臣做主,拿了星月公主,打入天牢。”
“想要拿了凉王妃,证据呢?”
“儿臣......”
“若是没证据,老三大可倒打一耙。”景龙帝恨铁不成钢般狠瞪了眼君夜诺,“将你在天香楼中看到的,听到的,都禀上来,若敢隐瞒半个字,朕废了你。”
“父皇......”君夜诺显然还未从打击中醒来,一张嘴,便带了哭腔,“儿臣尚未有子嗣,儿臣若是不能人道,今后如何将父皇搏下来的广阔疆土传承下去?儿臣不能失了做男人的本能,儿臣不能......父皇要想办法救救儿臣,宫中御医若是不行,便下圣旨寻访民间圣医,若还是不行,宫中住着有通天本事的命师大人......”
“你也就这点出息。”景龙帝看着君夜诺的挫样,实在没忍住,一脚踹了过去,“朕劝了你多少回?让你少在女人身上下功夫,如今变成这样,全是你自己作的。”
君夜诺被踹翻在地,爬了起来,几步就跪伏到了景龙帝脚下,“父皇要救救儿臣,儿臣若是不能人道,还怎么活?万千百姓如何看待儿臣?众位大臣又如何想儿臣?”
“没出息的东西,朕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没出息的东西?!”景龙帝气得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你还有心思去想别人如何看待你?有这心思,还不赶紧将在天香楼发生的一切禀上来?”
君夜诺全身一紧,嚅嚅的看了眼景龙帝,揣测着自己父皇为何如此想知道天香楼发生的事,莫不是,父皇还是在乎他的?想要听了事情的经过,替他出口恶气?
有了这心思,君夜诺憋下了满身满心的怨毒,开口道,“儿臣在天香楼用膳,有天香楼新出的美人思思作陪,儿臣不过是想在美人面前长长威风,便扬言能征用天字号包间。”
“说下去。”
“是。”君夜诺见景龙帝听到他要在美人面前长威风,便未生气后,心中郁结一舒缓,继续道,“儿臣喝了不少酒,带着思思上了天字号包间,包间内有星月公主,陇月公主,老四与老五,他们不仅没让出包间,还与儿臣起了争执,后来,儿臣气不过,离开后,便去召了人......”
景龙帝不语,沉静得令人可怕。
君夜诺咽了口唾沫,再次开口道,“儿臣领着人,闯入了天字号包间,却不料,星月公主早就命人去召了人马过来,就等着儿臣自投罗网了。父皇,星月公主与老三,藏着如此多的高手,不是想反又是想做什么?儿臣带去的人,三下两下便被他们的人刺死,儿臣......若是哪日他们想刺死儿臣,儿臣可怎么办才好?”
“说下去。”
“儿臣被吓得瘫倒在地,酒劲上来了,后面的事,儿臣便……什么也不记得了。”
“什么也、不记得了?”
“是......什么也不记得了。”
“混账东西。”景龙帝一声怒吼,躬身抓了君夜诺的衣领子,将他提了起来,“你什么都不记得了,还想要污蔑是星月公主下了毒给你?嗯?”
“父皇......”君夜诺浑身打着哆嗦,“这不是明......明......明摆着的么?星月公主知道儿臣会找人去寻麻烦,早早的就召了老三的人在包间等着,儿臣昏睡过去后,除了她,还能有谁会喂那种毒给儿臣?”
景龙帝只觉得身上的血气全涌了上来,大喝一声,将手中的太子扔出去好几丈远。
君夜诺本来身子就虚,被这样一扔,整个人几乎就要摔成了烂泥。
“父皇饶命,父皇饶命啊。”君夜诺连滚带爬,极其不甘心的又到了景龙帝近前,“在儿臣前去征用包间时,说了些要将陇月公主收入太子府的混账话,星月公主定是恼怒了,才会喂儿臣那种毒,害儿臣从此不能人道,害我君家的传承就要断了。”
看着如此无能,还信誓旦旦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君夜诺,景龙帝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脸上却仍旧撑着一副气到了极致的冷脸,“朕说过了,朕要证据,证据,若是没有证据,朕拿什么由头去凉王府拿人?嗯?”
君夜诺有些被唬住了,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不甘的道,“老四与老五皆在,将他们找来严刑逼供一番,定然能将星月公主扯出来......”
“呵,你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景龙帝冷笑道。
听了景龙帝的话,君夜诺打了个咯噔,他以为父皇如此逼他将天香楼内的事说出来,是要替他出气。
景龙帝哼了一声,一甩袖袍,朝高座上步去。
他深知君夜诺误会了星月公主,那些刺客并不是星月公主找来的凉王府的人,但他却不想点明,太子如能敌对凉王府,于他来说,也省得亲自动手被人说三道四了。
景龙帝坐下,沉默不语了半晌,才开了口,“你好好想想,在你带人闯入包间时,可有看见星月公主在做什么?”
君夜诺见景龙帝还在纠缠天香楼中发生的事,不由得又暗自窃喜了几分,父皇嘴上说着不,心底却还是肯为他出气的。
他半眯了眼睛,努力回想。
想来想去,记忆最后,只模模糊糊的记得,星月公主手中拿了什么物件,很是稀奇,见所未见。
“想到什么便说什么。”景龙帝气不打一处来,却又要生生憋着。
“儿臣昏睡过去前,只见到星月公主手中拿了个什么物件,儿臣从未见过那物件。”
“是何种模样的物件?”
“长长的,不不不,像是方方的,不不不,好似是又长又方的......”君夜诺绕来绕去,拿不定主意,最后的记忆实在太模糊,他只记得星月公主手中拿了这么件东西,却完全想不起来,那东西生得何种模样。
“没用的东西,给朕滚出去。”
“儿臣的根......”
“你方才在承欢殿,已将所有的种子洒了出去,若是老天怜你,你便能得个一儿半女,若是老天不怜你,你这辈子,只能是个孤家寡人。”
君夜诺紧了紧袖中的手,他不会就这样算了的,星月公主如此害他,老三的人如此待他,总有一日,他要将今日受到的一切讨回来。
“如此,儿臣便告退了。”
君夜诺想起身,使了九牛二虎之力,也只是能勉强站稳,步子却是如何都迈不出去。
身子太虚,又被景龙帝一番摔打,就算服了增长精气神的灵药,也补不了他过于亏空的精气神。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