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老牛啃嫩草

第160章 老牛啃嫩草
“小哥哥,以后我能不能经常找你玩?”
陌千这才注意到,陇月看他的眼神里,泛着某种火辣辣的光。
“小哥哥,我几乎吃遍了京城的美食,你若不嫌弃,我每天带你去吃各种好吃的,你放心,我有母妃给的银票,我来付钱。”
“......”
九月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家妹妹在陌千面前献宝,“陇月,你对陌千感兴趣,以后再慢慢交流,现在,是不是该让陌千先给姐姐支支招?”
陇月翘了下唇角,“好吧,小哥哥,我先把你让给姐姐,等姐姐的事做完,我还有好多好多的话要对你说。”
陌千抽了抽脸皮,不动声色的往九月所在的方向挪了几步,将头凑近九月,低声道,“你这妹妹,对谁都这般热情?”
“除了对我热情过,也就剩下你了。”
“臭丫头,帮你了结了你的事,本尊便走,你若是敢将本尊的住所告诉你妹妹,本尊饶不了你。”
“你就知足吧,我这妹妹天真可爱,落落大方,你居然还想躲着她?”
“本尊对小丫头不感兴趣。”
“也是,您都五百岁高龄了,要是对我这萝莉妹妹感兴趣,那可就真成了名副其实的老牛啃嫩草了。”
九月的话音刚落,鼻尖就被狠狠地戳了一下。
“臭丫头。”
“好啦好啦,你赶紧告诉我,有什么办法能让这些人死不见尸。”
陌千从袖袍中取出一物,塞入九月的手中,“这是本尊从神武大陆带来的,化尸水,你小心着用,只要一点点,尸体就能化成一滩血水。”
“我用这东西,会不会被雷劈?”
“这东西虽是从神武大陆带来的,却与灵力无关。”
“你有这么牛逼的东西在手,以前怎么没见你拿出来用过?”
“呵!”陌千冷笑一声,恨不能将九月的鼻尖给戳穿,“以前本尊遇上的最厉害之人是那位,本尊若用了这化尸水,那位定会用内力撑起防护罩挡下,你说,本尊的化尸水岂不是要白瞎?”
九月点了下头,“也是。”
有了化尸水在手,九月又开始对那些被点了穴,还活着的刺客犯难。
“三嫂是不忍心对这些人下杀手?”君夜岚像似看透了九月心中的纠结。
“也不是不忍心,就是觉得有点接受不了。”九月毕竟来自现代,如果不是出于自防,在她自身生命不受迫害时杀人,总觉得跟变态没什么两样。
“我来。”君夜岚没多说,起身,夺了一名刺客手中的剑便开始刺,一个,两个,三个......
顿时,血腥味再次充满了整个天字号包间。
九月能清楚地看到,刚刚死的刺客身上,都浮着一层白光,脑子里又莫名地跳出一个意识,将那层白光,吞噬,吞噬。
鉴于上次在牢房吞噬过人死后残留下来的精神力,九月这一次做起来,十分得心应手。
几名刺客残留在世的精神力,皆被九月不动声色的吞噬掉,过后,她假装思考,半蹲在地上,眯了眼睛,意识迅速沉入了精神空间当中。
以前的精神力,已然被压缩成一丁点,方才收集到的精神力却蓬松的占领了精神空间的一个角落,看来,要找机会将这些精神力与之前的精神力压缩到一起了。
九月将意识回归现实,这才小心地将瓷瓶打开,在每具尸体上倒了一滴化尸水,就像变魔术似的,尸体冒出一股白烟,然后,白烟越来越浓,直至白烟消散,地上仅剩一滩鲜红的血水。
“走吧,这个地方,再也不想来第二次了。”
“小哥哥,我们快走吧,太恶心了。”陇月伸手,便要去扯陌千的衣袖。
陌千朝后退了一步,避开陇月胖嘟嘟的小肉手,“这里既然已没本尊什么事,本尊这便离开。”
“小哥哥,我还有好多话没对你说呢,我还要带你......”
陇月话还未说完,陌千便飞出窗户,消失不见。
陇月几步走到窗户旁,将头伸出去四处找着,就是找不到陌千的身影,“小哥哥,你干嘛躲着我呀?”
最后,她无奈地将头伸了回来,眼珠子一转,跑到了九月身边,扯着她的胳膊直摇晃,“姐姐,你是不是知道小哥哥住哪?你带我去好不好?”
“陇月,你对陌千很感兴趣?”
“姐姐,小哥哥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得好好谢谢他。”
“照你这样说来,我与四哥都是你的救命恩人。”君夜瑾气愤难平道。
陇月挑眉望了眼君夜瑾,“所以啊,我今日不是作东,请你们在这天字号包间用膳了么?”
“......”君夜瑾被怼得没话可说。
“先离开这个地方再说。”九月轻笑了声,望向子箩那边,“子樱怎么样了?”
“子樱姐刚醒过来,奴婢会搀着子樱姐回府。”
“嗯。”
“这太子殿下该怎么处理?”君夜岚出声提醒。
九月不屑的望了眼瘫成烂泥的太子,“他醉酒醉得太厉害,恐怕他醒后,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算隐约记得,说出来的话,谁敢信?若是他硬要给我强塞一些罪名,那正好可以掩盖这些刺客死不见尸的死法。”
“好在那群乐伎与舞娘也都昏睡了过去。”
九月扫了眼台子上倒成一片的乐伎跟舞娘,又扫了眼死透了的太子带来的人。
这些人,她没用化尸水化掉,反正又不是她动手杀的,景龙帝要查,也查不出个一二三来。
九月一行人狼狈不堪的下了楼,在二层的人字号包间的长廊上,与掌柜不期而遇。
掌柜见了九月,明显一愣,半晌才晃过神,关切道,“这......这是发生何事了?”
“太子带了人冲进去找麻烦,这会子太子正昏睡在包间中,掌柜的若是怕招来太子的怒火,还是尽快上到天字号包间去照料好太子。”
“这......是。”
九月没再多说什么,领头继续朝前走。
刚出了天香楼,一辆马车便匆匆驶来。
九月一眼便看到,驾车之人是无双无风。
凉王府的马车,招来了大量百姓围观,几乎所有围观的人,都跪在了地上,向君夜凉行礼祝福。
九月不知不觉间,唇角轻扬,这才深刻体会到,面瘫王凭着年少时的轻狂,得了不少人心。
所以景龙帝才会处处压制,处处忌惮,处处防备。
马车停了下来,无双无风跳下马车,由无双掀开了一点车帘子。
君夜凉的手,慢悠悠地从马车中伸了出来,“小九,过来。”
九月望了眼身后的陇月与两位皇子,“我......”
“姐姐,你与姐夫一同回去吧,你肩上有伤,还是尽早回去包扎的好。”
“三嫂,你放心,我与老五会将陇月公主送回凉王府的。”
“如此,我便先走一步了。”
九月抱歉的笑笑,几步上前,伸手握住了君夜凉的手,一个健步,上了马车。
围观百姓不由得感叹,凉王殿下与凉王妃娘娘,果真是情深义重,世间不可多得。
马车重新开始行驶,君夜凉一双冷眸,定定地盯在九月的左肩上。
“谁伤了你?”
“我......”
“只是出门与老四老五吃顿饭,便能将自己弄得遍体鳞伤,小九,我真应该拿根绳子绑了你,将你困在凉王府中,哪也不能去。”
九月用右手捂着左肩,干巴巴的笑着,“我真的很注意保护自己了,这一次不能怪我。”
君夜凉不语,冷眸中冒出极为瘆人的寒意。
“是你老爹派来的人。”九月没办法,面瘫王发脾气了,她得赶紧安抚,不然,坐一路马车回去,她就得被冻上一路,吃不消呐。
“父皇派去的人?”君夜凉的眉心顿时拧成一团,“父皇疑心的人是我,为何派人找你麻烦?”
“我想,大概跟我在竹林中扔出去的那枚暗器有关,暗器中的某种成份,与我的武器一样。”
“那些刺客,不能留下活口。”
“放心。”九月摁住君夜凉冷得不像话的手,“那些人如今已被化成了尸水,你父皇就算想查,也查不出什么。”
“化成尸水?你还有这本事?”
“是借助了一样东西,我才没这种鬼见愁的本事呢。”九月扬起手,摁在了君夜凉紧拧不松的眉心,“阿夜,你这成天成天的皱眉,小心老得快,我不喜欢老头的。”
不知道是不是九月的话起了作用,还是她的手摁在他的眉心,舒缓了他的情绪,君夜凉拧成一团的眉心,总算是被熨平了。
“太子那个人渣,如果不是他插一脚进来,事情肯定不会闹得这么大。”九月垂下手,愤愤道。
“与太子有关?”
“你不知道,我跟你说......”九月将太子那王八蛋的事迹说了一遍,最后,还十分不淑女的补了一句,“奶奶的,他要是真敢惦记陇月,我阴了他。”
“无双。”君夜凉忽地出声。
无双掀了车帘子,将头探入车厢,“主子,有何吩咐?”
“找个无人之地停下马车,让朱影现身,本王有事吩咐他去办。”
“是,主子。”
无双放下了车帘子,马车行驶了没一会,便停了下来。
朱影掀开车帘子,开口道,“主子有何吩咐?”
“太子在天香楼,父皇的人大概不久便会到,你在那些人赶来之前,让太子服下纵情的药,再召十多名女人过去。”
“是,主子。”
朱影飞身离开,马车再次朝前行驶。
九月张大了嘴,上上下下扫了君夜凉无数遍,这才惊呼道,“没想到,你阴起人来这么狠。”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