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群战

第158章 群战
刺客那方见状,分出两名刺客,分别挡在了窗户前,堵死九月方才想的出路。
“皇长兄派了你们来,难道不是做做样子,而是真想要了我们的命?”君夜瑾气呼呼的举起张椅子便朝刺客扔了过去,“他倒还真是不怕我们去父皇那参一本?”
“傻蛋,你说这些没用的话做什么?”陇月鼓着腮,随手拿过桌案上的一盘菜,用力砸向刺客,“死人可是不会说话的,你都要被弄死了,还如何去参你皇长兄一本?”
君夜瑾点了下头,干脆不攻击了,跟陇月一起拿了桌案上的菜盘子就砸。
一时间,菜盘子乱飞,冷的热的,汤汤水水流满一地。
九月望向台子,那群乐伎与舞娘已经都被刺客弄晕了过去,大部分刺客都在攻向她,只是碍于她手中有手枪,攻击进行得并不大顺利而已。
只是,长久耗下去,吃亏的还是她这方。
“妈的!”实在不行,她直接祭出去一个炸弹,将天香楼轰出个大坑来,楼下的人,总能发现天字号包间正在发生一场厮杀。
就在这种半死不活的僵持状态中,包间的门,再次被暴力踹开。
君夜诺醉熏熏的领着一干人,站在最前方,伸手,直指包间,“去给本宫将星月公主与陇月公主绑了,老三的女人又怎么样?本宫照样收了。”
“太子殿下,里面......里面......”
“里面怎么了?”君夜诺抬起沉重的眼皮,这才看清楚了包间内的情况,“反了,反了,本宫还没将人找来,他们倒是先招来了帮手,你们几个愣着做什么,本宫只要陇月公主跟星月公主,若是有人敢阻,不管是谁,尽管动手干。”
一干手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太子殿下,里面似乎起了内讧。”
“内讧个屁,管他是不是内讧,本宫的命令,你们照做就是。”君夜诺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心醉神迷的吼道。
“是!”
一时间,君夜诺带来的人都冲入了天字号包间。
先行前来的刺客,不得不出手抵拦太子的人,只见他们一冲上来,就对他们乱揍一气。
九月松了口气,护着陇月,与君夜瑾、君夜岚一同退到了子樱子箩所在之地。
子樱还在昏迷中,无论子箩如何掐人中,就是不见醒。
“怎么办?”君夜岚皱了眉,望着眼前纷乱的群战,“先前那批刺客不是太子的人,那又是谁的人?”
九月听了君夜岚的话,刚松缓下来的气,蓦地又紧提至嗓子眼。
对啊,先前那批刺客,见她便下狠手,又不是太子派来的人,那么......
很有可能是景龙帝派人来探她底子,逼她出手的。
“糟了,奶奶的,被阴了。”九月将自己的手枪举至眼前,气得脸皮直抽抽。
“怎么了?”君夜岚关切地问道。
“不能让先前进来的那批刺客留下活口,一个也不行。”九月紧了紧手里的手枪。
“为何?”
“若是他们有活口了,那我便要死了。”
听了九月的话,君夜岚的心跟着一紧。
陇月直接急了,“姐姐,我不要你死,如此,我便要他们都死了。”
“先让他们狗咬狗,最后,我们再关门打狗。”九月凝神,将目光全放在混乱的群战中。
“好。”
时不时会有人冲向九月这方,不需要九月的手枪,君夜岚便将来人挡了下来。
太子还在不了解状况的嚷嚷,“本宫不养闲人,你们都得给本宫使出吃奶的劲,若今日本宫得不到这两个女人,本宫一个个把你们全宰了。”
“是!”
太子的人,更为卖力的开始与刺客纠缠在一起。
刺客一方,一个个都皱紧了眉头,相互传音,“太子殿下的人怎么会插了进来?”
“不管了,只要太子殿下无事,别的人,都做了。”
“是。”
群战开始进入白热化,刺客一方实力更胜,又有兵刃在手。
太子带来的手下,一个个都倒在了剑下,一时间,天字号包间被股股浓重的血腥味沾满。
太子看着一地的尸体,腿一软,整个人瘫倒在了地上,“反了,反了,老三这是要造反么?竟然敢杀了本宫的人,居然将本宫的人都杀了。”
刺客一方,飞身而出一人,盯住太子。
其余人,再度提剑朝九月一方攻去。
“智脑,把手枪送回去,把AK给我。”
“是,主人。”
AK到手,九月没有任何犹豫,举枪便扫荡。
来不及撑起防护罩的,或是防护罩不够坚硬的,全都倒在了AK之下。
剩余的刺客见状,相视一点头,全都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往嘴里倒。
“他们在用增强内力的灵药。”君夜岚一语点破。
“对方还有七人,就算他们的内力增强,我也有把握干掉三个,剩余四人,你有把握对付几人?”
“说实话,勉强一人。”若是不服用增强内力的灵药,他尚能一战,如今,怕是难了。
“若是四哥都只能勉强对付一人,那我岂不是要做挨打的那一个了?”君夜瑾郁闷道。
“我看得出来,他们的目标在我,对于你们,不会下杀手。”九月抿了下发凉的唇,“但是,你们也都要小心。”
“好。”
服过灵药的刺客,身上的气息,片刻间增强了好几倍。
无论是掌风,还是刺进来的长剑,都夹裹着醇厚的内力,令人生寒。
九月险险躲过一剑,AK已经没了用武之地,她只能让智脑将AK收回了空间,“妈蛋,拼了。”
“雷电之力,出。”随着九月的一声娇喝,雷电之力顺着她手指的方向,迅速袭去。
‘轰’的一声,火红色的雷电之光将整个天字号包间照得通红,被雷电之力击中的人,瞬间死得不能再死。
“这......”刺客一方的人惊了几秒,谁都没料到,九月居然能强悍到一招击灭服用了灵药的同伴。
“星月公主在意之人除了凉王,还有陇月公主,去将陇月公主制住了,自然能胁迫星月公主。”一名刺客拿了主意。
“好,就这样做。”其余刺客点头同意。
刺客分散开来,居半的人,全攻向了陇月。
九月再用雷电之力,击毙一名刺客,却没办法对攻向陇月一方的刺客使用雷电之力,因为陇月也在,她还不能控制雷电之力该毙谁,不该毙谁。
君夜瑾护在陇月身侧,刚用掌风对向攻来的刺客,刺客一个反攻,便将君夜瑾的内力轻易化掉,将他拍飞出去两米远。
“傻蛋......”陇月焦急的叫了一声,转身便想逃。
她的内力勉强修到了二段,哪能对付这些内力已然飙到了八段的刺客?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跑出去两步,两名刺客便伸手扯住了她的衣摆。
“星月公主,你妹妹如今在我们手中,你最好束手就擒。”扯住陇月衣摆的刺客,笃定的朝九月开口道。
“你们休想用我来威胁姐姐。”陇月小脸一揪,直接将外袍披风解了,飞身朝窗前撞去。
刺客抓了个空,扔掉没用处的外袍披风,继续全力攻向陇月。
陇月撞到了窗户旁,守在窗户旁的刺客见状,挥掌便拍向陇月。
九月见状,又向智脑要来了手枪,举枪便朝着刺客点射而去。
刺客感应到了子弹袭来,往旁侧了侧身,撑起防护罩挡下子弹。
陇月此时离窗户十分近,见守在窗户旁的刺客闪到了一侧,她趁机不管不顾的一个飞身,直直撞向了窗户。
嘭的一声,窗户应声而开。
陇月整个人飞了出去......
“陇月。”
“白痴......”君夜瑾方从地上爬起来,便看到了陇月飞出窗户那幕,他只觉得血气一股脑的涌上了脑袋,‘嗤’的一声,喷出大口鲜血。
“雷电之力,出......”九月用掉最后一次雷电之力,攻向离窗户最近的刺客。“陇月,陇月......”
陇月的内力并不高,天字号包间就处于天香楼最顶层,这样飞出去,保不齐陇月会......
九月整个人,像掉入了一个冰窖,从头冷到了脚。
上一次,陇月为了护她,被人刺伤。
这一次,还是陇月为了不让刺客威胁到她,飞身撞了出去。
这个萝莉妹妹,怕死怕到了极点,因为死了就不能再吃到好吃的人,却每次都能为了她,不顾生死。
就在她全力奔向窗户边时,一名刺客伺机而动,被八段内力盈绕的剑尖,直直从后刺向九月。
“嘶......”
刺客的长剑,刺入九月左肩,九月一个踉跄,朝前扑倒。
长剑抽出,扬起一条血线。
九月捂着左肩,一双眼睛却泛红的盯着被撞开的窗户,“陇月......”
“三嫂,你要不要紧?”君夜岚勉强硬挨了刺客一掌,奔到九月身侧,将她护住。
九月没有作答,眼里有泪光在闪动,她的心里,全是陇月那张笑得天真无邪的脸。
陇月飞出窗户,全身内力便像失了效用似的,再也提不起来。
极速下坠的失重感,让她紧闭了眼睛,不敢往下看,更不敢面对自己会被摔成一团肉泥的惨样。
“姐姐......”
好歹是让姐姐没了后顾之忧,这——也挺好的。
想到姐姐,陇月不由的扬起了唇瓣。
那些面对死亡的恐惧,也一点点从她心底撤离。
只是,就在她坦然面对死亡之时,她的腰肢却被一只手揽住,紧接着,她整个人便被扯入了一个人的怀里。
下坠,停了,失重感,消失了。
她就像踩在了一片平地之中,从死亡的深渊中,爬了出来。
陇月慢慢睁开眼,随着视线的打开,她的眼里,一点点撞入一张十四五岁的少年的脸,少年一头白发随风而动,眉眼间染着傲视天下的霸气,唇间也抿出一抹张扬的浅笑。
“小哥哥,你长得可真好看。”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