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人心隔肚皮

第135章 人心隔肚皮
九月挑了下眉,眼里染笑,灼灼地盯着柳青稚。
“你这人真的很没劲,不想死就是不想死,干嘛要说自己想死?”
“星月公主,你别欺人太甚。”容芷瑶壮了胆子,替柳青稚出气道,“光天化日之下,你这样逼青稚去死,难道,你的肚量就如此的小?连一个喜欢凉王殿下的少女都容不下?你可知道,喜欢凉王殿下的人多了去了,难不成,你要一个个欺负一遍?”
九月瞟了两眼容芷瑶,这个女人,嘴皮子很利,像刀子似的。
“所以说,喜欢阿夜的人多了去了,其中也包括你?”
容芷瑶没料到九月会说这么一句,表情顿时一僵。
“你喜欢阿夜就直说好了,藏着掖着做什么?”九月朝容芷瑶翻了个白眼,又转头望向柳青稚,“这就是你的好姐妹?明里,跟你好到像一个人,暗里,却要跟你抢凉王殿下。”
“青稚,这星月公主在挑拨你我,你千万不要信了她的话。”容芷瑶连忙解释道。
“是呀是呀,柳姐姐,凉王殿下生得如此俊美无双,是个女子都会对他有所想法,容姐姐对凉王殿下的喜欢不过是一种崇拜,你......”
曾初柔的话还未说话,九月噗嗤一声就乐了出来。
“曾三小姐,听你的意思,你也对我家阿夜有所想法喽?”
“我......”
“初柔,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容芷瑶见柳青稚脸色愈发不好,连连瞪了几眼曾初柔,伸手便要去拉柳青稚的衣袖,再向她好生解释。
谁知,柳青稚狠狠一甩衣袖,摆脱容芷瑶的手,转身即走。
看着柳青稚脸色阴郁的离开,九月好心情的拍拍手,朝留在原地发怔的容芷瑶抛了个媚眼,“刚才是谁说我肚量小来着?是你吧?那我请问你,如果我肚量小,那柳青稚这个甩袖离去的行为又算什么?她都还没入凉王府呢,就开始对你们这些凉王殿下的小迷妹吃味,啧啧,肚量真是大得要逆天了。”
“你还说,如果不是你在挑拨离间,青稚如何会与我生份?”容芷瑶狠狠瞪向九月,那模样,恨不得要活撕了她。
九月笑得更欢了,“连你都知道我是在挑拨离间,柳青稚又怎么会不知道?可她明知道是挑拨离间,还要跟你生份,那是因为,她真心不想跟你同享一个凉王殿下,哪怕只是崇拜而已。”
“哼,不管你说什么,我与青稚都会和好如初的。”
“你们的关系是个什么样,跟我没半毛钱的关系。”九月轻笑一声,转身踱到轮椅处,推了面瘫王就走。
“我还以为,你跟柳小姐会打起来。”君夜凉冰冷开口。
“在你家老爹眼皮子底下打架,我不要命啦?更何况,对一个人进行身体折磨,不如对一个人进行心理折磨。”
“你倒是很懂。”
“当然,虽然没选修心理学,但各种各样的电视剧可没少看。”
“......”君夜凉抽了抽唇角,这女人,又开始说些他听不懂的东西。
“也不知道你家老爹信没信我那套说词。”九月还是有些担忧,她跟景龙帝掐过几招,知道景龙帝的厉害,哪怕是使用三次雷电之力,也不能在景龙帝手上讨到任何好处。
“怕?”
“我能说怕吗?”
“嗯。”
“当然会怕,这可是关系到我小命的大事。”
“有胆子跟父皇打斗,倒是没胆子圆谎?”
“哎,这你可就说错了。”九月伸手,在面瘫王肩上轻拍了一下,“我胆子肥是一回事,惜命怕死是另一回事。”
“今日等着你的,怕是还有后续,小九,不要轻易离开我身边,好吗?”
“我知道了。”九月认真点了下头。
君夜瑾正围着一盆芍药来回转圈,看样子,真的是很喜欢那盆芍药。
“老五。”君夜凉率先开了口。
“三哥,你总算来了,你快来看看这盆芍药如何?”君夜瑾卖弄似的指着眼前的芍药道,“这株芍药当真稀奇,如众星捧月般,绿色花朵中,一朵红色花朵冲天而起,你说,我是要叫它众星捧月好呢?还是叫它万绿丛中一点红好?”
“随你心意。”
“那还是叫众星捧月罢,雅致一些。”
“想不到五皇子还是个文雅人,平日里倒是真看不出来。”九月浅笑道。
“那当然,你以为人人都似你们姐妹那般粗俗?”
“老五,小九是本王王妃,你讽她粗俗,是不是也暗指本王也粗俗?”
九月未回呛,君夜凉倒是先开口斥责了。
九月饶有深意的望了眼他,她站在他一侧,只能看到他的侧脸,冰冷如常的俊颜中,那抹坚定与认真,犹为动人心。
“这不是还没成亲嘛......”君夜瑾嘟囔了一句。
“就算未成亲,此生,本王也只有小九一名王妃。”
“好了好了,三哥莫要生气,我刚才是跟三嫂说着玩的。”君夜瑾服软,无辜的望向九月,“三嫂,你应该不会怪我吧?”
“不怪,你也没说错,我就是个粗人,用雅致一点的词来说,就是率真。”
“陇月公主身子如何了?”君夜瑾朝九月身后张望了一番,“父皇未曾邀请她吗?”
“她在凉王府中,你若是想她,可以去看看她。”
“谁说我想她了?我为什么要想她?”君夜瑾极力要撇清关系,“我才没想她。”
“我以为你那般努力地去给她寻药,是因为你们性子相投,要成为朋友,难道,我想错了?”九月装成一副不解的样子,有意要逗一逗君夜瑾。
“朋友?我只是不想她小小年纪就要死,才不是要跟她做朋友。”君夜瑾继续嘴硬。
“......”
“五皇子,皇上有请。”
苏公公尖细的声音突然响起。
“三哥,父皇找我,那我便去了。”
“嗯。”
君夜瑾随苏公公离开,九月看了眼望不到边的芍药花区,“阿夜,我推你四处走走?”
“嗯。”
九月推着面瘫王,逛了大半个芍药花区,看得眼睛里都在闪花朵。
她其实不怎么喜欢赏花,也就那样,没什么特别的。
“阿夜,看得差不多了,要不,我们撤吧?”
“你不喜欢?”
“在我眼里,这些花除了颜色不同外,其它都一模一样,实在品不出个高低好坏来。”九月忽地一笑,“但是,如果这些花都换成一个个的美男子,估计我就能品出好坏来了。”
“小九——”
“失言,失言。”九月立即捂住自己嘴,干干笑了几声。
“我以为你喜欢花。”
“不喜欢。”
“那便走罢。”
“所以说,你也不喜欢赏花?”
“嗯。”
“你不早说,害得我闻了这么久的花香味,鼻子都痒了。”九月像得到了特赦令,将轮椅推得飞快。
就在她将轮椅推到某处时,一个女人的声音,恰巧钻到了她耳里。
“她也不瞧瞧她算什么东西,凉王殿下连多看她一眼都不肯,竟还真敢拿自己当凉王妃,与我摆脸色,呸,许她爱慕凉王殿下,难道就不许我爱慕凉王殿下?”
“容姐姐,那柳姐姐的确是太过份了,你如此低三下气的要与她和好,她却出言训斥,要知道,论年纪,她还在容姐姐之下呢。”
九月一听这对话,便从声音中听出了说话之人是那两个渣女。
只稍稍往旁边侧侧头,就能看到两个渣女正背对着她与面瘫王,站在一大簇芍药前发着牢骚。
九月来了兴趣,捏了捏面瘫王的肩膀,示意他别出声。
“比我年纪还小上两岁,竟那般不知高低地斥责我,活该凉王殿下看不上她,就她那样,这辈子,她都休想要嫁出去,谁会瞧得上她?”
“容姐姐,你说这柳姐姐......啊,不对,我也不要唤她柳姐姐了,她实在太令人讨厌,唤她姐姐是高捧了她。”曾初柔改口道,“你说这柳青稚为何会死缠着要嫁入凉王府?莫不是,她已经被别人破了瓜,想嫁入凉王府,来个混水摸鱼?”
“你的意思是,她想趁着凉王殿下腿残,在行房方面多有不便,来掩盖自己已并非处子之身的事实?”
“除了这个,我实在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死皮赖脸的死缠着要嫁给凉王殿下。”
“你们,你们在胡说八道什么?”
随着柳青稚被气到有些发颤的声音,九月看到柳青稚与容止,一起从一株比人高的芍药丛后走了出来。
容止瑶与曾初柔一见到柳青稚,顿时脸色大变。
“青稚,我......我们......”
“亏我还觉得方才对你说话过份了,这才想着要回来找你,却不想,你二人明着与我交好,背地里却这样嚼我舌根。”
“我们......”
容芷瑶还想说些什么,身侧的曾初柔倒是镇定,扯了扯她的衣袖,低声道,“容姐姐,这会子解释也没用了,我们走吧。”
“好。”
两人落荒而逃。
独留柳青稚站在原地,紧咬着红唇,浑身止不住的发抖,平日里高人一等的架势,这会像被霜打了似的,蔫了。
“柳小姐,他人的闲言碎语,何必当真。”容止轻声开解道。
“你说得容易。”
“既然她们疑心你的清白,不如,你嫁给我。”
容止的话,如晴天霹雳般落下。
柳青稚对上容止的视线,看着他唇间勾勒出来的那抹暖笑,心情极其复杂。
容止翩翩有礼的伸手,自然地落在柳青稚的耳侧,替她摘下发丝间沾上的小片花叶,“我的心,一直在你这里,你看不到么?”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