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二选一

第121章 二选一
九月捏紧了拳头,眼睛一眨不眨盯着面瘫王。
妙音坊与陇月,她只能选择其一。
“你一定要这样逼我吗?”
她忽然觉得心里有种酸涩难受的压抑感,那种感觉,让她全身发凉,发颤,然后心冷。
她吵吵闹闹,疯疯颠颠的陪在这男人身边这么久,帮他出头,背过他,抱过他,还替他挡女人......
她为他做了这么多,他凭什么这样对她?
他性冷,连带着,他的心也是冷的吗?
“本王是为了你好!”她眉目间闪过的几丝哀色令他有瞬间失神,“小九......”
“呵!为了我好?还是为了你自己好?”九月睁大眼睛,朝上望了几秒,将所有的酸涩压了回去,“好,成交,妙音坊我不管了,是继续辉煌还是落败,我都不管了,就让宁九从此消失,这样,你高兴了?”
“......”君夜凉抿唇,唇间有苦意在弥漫。
这女人不解他的苦心,不听他的解释,她的疏离,如此陌生,如此令他不安与心惊。
九月深呼了口气,冷笑了几声,“拿纸笔来,你说我写,赶紧弄完,赶紧派人送我去青龙山。”
“保书回来后再立,无双,你与无风陪小九走一趟,切记,要保护好她。”
“是,主子。”
九月闻言,看都没看面瘫王一眼,转身即走。
无双叹了口气,朝自家主子行了一礼后,赶紧追了上去。
时间匆忙,马车又太慢,九月只能临时抱佛脚,让无双教她骑马要注意的事项后,大着胆子,自己骑了一匹马。
好在马很温顺,从凉王府到青龙山的路程,花了两个时辰。
进山不能骑马,无双将马匹栓好,在报信人的引领下,几人开始进入遮天蔽日的青龙山。
九月心里不爽,一句话也不说,闷闷的,失了精气神。
无双无风看在眼里,忍不住又开始为自家主子说好话。
“王妃......”
“滚,别叫我王妃,我有名有姓,叫我宁姑娘,或者星月公主都成,就是别叫我王妃,我不姓王,字非妃。”
“主子他......”
“也别在我耳边说主子两个字,你们两个在王府里狗腿也就算了,出了王府,还那么狗腿,瞧不起你们。”
“王......”无双正要自辩,在接收到自家王妃的一记白眼后,咽了口唾沫,将‘妃’字老实咽回去,改口道。
“宁姑娘,妙音坊一事真的很复杂,属下虽不是太懂,但敢百分之百保证,主子若不是太在乎你,绝不会干涉你这样不许那样不行。”
“他的在乎,我不稀罕。”九月冷笑,“我来自二十一世纪,在我们那,自由是天性,他要是在乎我,就不会束缚我的手脚,不让我飞,这不是在乎,这是变相囚禁。”
离九月一行人不远的暗处,君夜凉一袭黑衣蒙面,在运用内力偷听到那女人的话后,他狠狠的一掌,击上身侧藏身的树。
“主子。”朱影陪在一侧,难得的抽了下嘴角,“要淡、定。”
“她不稀罕本王的在乎,本王还不稀罕去在乎她呢。”君夜凉将发红的手掌收入袖袍中,冷冷的盯着那在前面赶路的身影,“没心没肺的女人,若不是看在她能替本王挡女人的份上,本王定要将她扔出去......”
“是,扔出去,再不相见,免得惹主子动怒,坏了情绪。”
“谁说本王要与她再不相见的?扔出去后,就不许本王再将她捡回来?”
“许许许,主子喜欢怎样就怎样。”朱影忍不住抹了把额间的冷汗,果然,他还是更适合隐在暗处做影卫,受气这种活,还是交给无双无风比较妥当。
在山中绕来绕去,终于赶在太阳落山前,追上了四皇子与五皇子。
君夜瑾与君夜岚正在整队休息,一见到九月也来了,立即错愕的瞪大了眼睛。
君夜瑾更是没心没肺的冲无双嚷道,“无双,你怎么能让三嫂跟着一起来?这青龙山内猛兽多,今晚,我们可是要露营在此处的。”
“是啊,三嫂,这山中不安全,还是趁着天未黑,快些出山,在外面等着。”君夜岚赞同的点了下头,“我保证,一定会全力追寻那条大蛇的踪迹。”
“你们这是看不起我吗?不就是露营?以前没少干过。”九月撇了下嘴,被这样看清,着实在她本来就不爽的心情上又狠狠添了几笔,“还有,我以前遇到过狼群,几十头,还不是照样活到了现在,所以,你们照顾好自己就成,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
“四皇子,五皇子,宁姑娘来此处,是经过主子允许的。”无双出声禀道,“我与无风定会寸步不离地跟着宁姑娘,以保她的安全。”
“既然如此,那便一起。”君夜岚朝九月笑笑,“我们先休整一番,再继续随着蛇的行动轨迹前进。”
“好!”九月不矫情,随地而坐。
走了那么久的山路,她不知道别人怎么样,反正她是快要累趴了。
如果不是想救陇月的执念在作祟,她早就瘫倒在地,不能动弹了。
“女人真麻烦,这么危险的事,非得来拖后腿。”君夜瑾不满的嘀咕了一句。
嘀咕归嘀咕,但君夜瑾还是随着君夜岚一起,到了九月近前坐下。
九月吸了吸鼻子,“这是什么味?鸡屎味?”
君夜瑾脸色一红,故作正经的拍拍还粘在自己袖子上的几根鸡毛,“你应该要感谢我挂了数十只鸡在身上,才惹来了那只大蛇。”
“你还真在自己身上挂了鸡?引蛇出洞?”九月不知是该笑,还是该感动的掉几滴泪。
“不是你说的吗?蛇喜欢活鸡。”君夜瑾哼哼道。
“那你可以拿绳子栓着,赶着它们走呀......”让他挂身上,他还就真挂了,这智商,让人捉急到想跳脚。
“不提那事了。”君夜岚赶紧出声解围,“好在,大蛇出现后,老四急中生智,将所有鸡扔了出去,才逃得一命。”
“你们一直在迎着蛇离开的痕迹追踪?”
“嗯,只是,忙活了一日,却还是无所获。”
“没事,总会有办法的。”九月点了下头,定定地望着前方,陇月的病已经拖了几日,像昨天那样的突然病重,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来一波,所以,她必须要尽快得到蛇血。
一群人休整过后,继续上路。
天色越来越暗,君夜岚沉声提醒道,“一般大蛇均是昼伏夜出,大家要小心。”
不知道走了多久,树荫实在太密,外面或许还未天黑,林子里却是黑沉一片,渗人得很。
有侍卫点了火把在前面引路,要不是怕招摇,九月真想弄几个强光手电出来。
“四皇子,五皇子,蛇的踪迹到此处就消失了。”有一直在关注蛇留下的踪迹的人,小声禀道。
众人闻声,一个个自动靠拢,警惕的查探着四周。
九月做为重点保护对象,被君夜瑾,君夜岚与无双无风团团围住,连外面是什么情况都看不到。
“你们别这么紧张,让我出去看看情况。”九月伸手推耸道。
“不可,那大蛇很有可能栖息在附近,危险。”君夜岚回道。
“你们相信我,我有办法找到大蛇的大致方位,让我出去。”
“你能有什么办法?你连内力都没有。”君夜瑾嗤笑道。
“没内力就不能成事了吗?不懂装懂,陇月叫你傻蛋,还是真没叫错。”九月瞪了眼君夜瑾,转而朝无双无风吩咐道,“让我出去,你们两人在一边保护我,这样总成了吧?”
“是,属下遵命。”无双无风互望一眼,郑重地点了下头。
在无双与无风的保护下,九月出了防护圈,到了离人群一米远的地方盘腿坐下。
无双无风不敢大意,候在一侧,绷紧神经的释放内力,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九月深呼了好几口气,让不爽的心情平复,静静闭上眼。
这是她第一次尝试,将精神力大范围释放出去,找一样东西的方位。
她不知道精神空间里的那些精神力能感应到多大范围,但总是要试试的。
九月凝神,放出所有精神力,控制着它们慢慢朝前扩散,扫描着所到之处的一切事物。
时间一点点过去,她将精神力外放的速度控制得很慢。
只是,随着精神力的持续消耗,九月的身体也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额上的细汗密布,十指紧紧攥成拳头。
暗黑的林子里,所有人都不敢出声打扰,唯有烛火在跳跃。
终于,九月感应到了右前方五十米开外的大树上,有大团的生命气息,那体型,与大蛇极为相像。
找到了想要找的,九月将仅剩不多的精神力收了回来,身子却还是犹如脱力般,软软的瘫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无双......”
“宁姑娘!”无双上前,想扶,却又不敢扶。
只能任由自家王妃半趴在地上。
“那大蛇,在五十米开外的大树上,那树是那个方位最大的一棵树,极容易找到。”
“是,属下明白了。”
“我现在动不了,需要休息,你们都去抓那条蛇,务必要得到蛇血。”
“这......”
“听我的,我不会有事的,你们都去,若是让那蛇逃了,我绝对饶不了你们。”
“是,属下遵命。”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