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对你失望透顶

第118章 对你失望透顶
“王妃是要出门?”守在殿外的无双无风,一见自家王妃的表情就觉得不对,方才还好好的,怎么片刻功夫,脸色就铁青得吓人了?
“嗯。”九月轻嗯了声,脚步不停。
“无双无风,拦下她,今日她若是出了府,你二人自己滚去戒堂领五十个板子。”
无双无风一听自家主子这话,那还得了,纵使内力再深,挨板子的时候可是不许使用内力抵抗的。
“无双无风,我劝你们最好不要拦我,否则,我绝不会手下留情的。”九月停下脚步,双眼直勾勾地盯向兄弟二人。
在外面,她要藏着点自己的“特殊能力”,但在凉王府,她想怎么闹就怎么闹。
“王妃,虽然不知道你跟主子之间有什么误会,主子冷言少语惯了,但心地还是很好的。”无双开口替自家主子说好话。
“废话少说,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出府一趟,谁都别想拦我。”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们手下无情了。”无风猛然动身,像阵风似的朝着九月就扑了过去。
九月心里有气,正无处可撒,见无风扑了过来,不管不顾的集中精神,令压缩过的精神力倾巢而出,全附注在自己的意志上,“定......”
一个定字刚出口,无风的身影就已经袭了过来。
没有照着她所想的那样被她定住,被她控制意识。反而朝她隔空点了两下,令她再也没办法动弹分毫。
九月咬了下唇,狠狠的,疼得她差点没掉下眼泪。
妈蛋,又坑爹的精神力,连个无风都没办法控制住。
“无风,你放开我。”
“王妃,恕属下不能听从。”
“还想不想吃老干妈了?”九月恨恨的瞪了眼无风。
“在主子与老干妈之前,属下肯定是要选主子的。”
“狗腿子,你们主仆三人,没一个好东西。”
无双与无风对视一眼,乖乖的闭上嘴,不敢接话。
“无风,你的内力到底是几段?”她的精神力明明已经精进了,为什么连一点毛用都没有?
害她白瞎了,居然会兴奋到趴在面瘫王那张冰块脸上狂啃,啊呸、呸、呸、呸。
“王妃,属下已是八段巅峰。”
“......”九月被打击得怔神了几秒,回过神后,才没好气的白了无风一眼,“你怎么不早说?”
她以为,无双无风顶多就是个五六段,没想到,居然会是八段巅峰?
这样有能力的人,去皇宫里谋个好差事,吃香的喝辣的肯定少不了,为什么还愿意伺候那块又冷又硬的冰?
自虐呐?
“王妃,你也没问属下内力是几段啊。”无风无辜接话。
“......”
“无双,你去跟候在府外的小厮说,宁九已经离开京城,不知去向,从此妙音坊由杜若自己作主,是生是死,皆与宁九无关。”君夜凉自己滑动轮椅,到了殿门处落定。
“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要跟妙音坊脱离关系了?”九月急红了脸,“你算什么?我的主意,什么时候轮到你替我拿了?我告诉你,别以为你凉王殿下的光环能照耀大地,我不吃你这一套,妙音坊有一半是我的,我是绝对不会看着妙音坊有事的。”
“无双,速去。”君夜凉不理会嚷叫中的九月,只冷冷的朝无双开口。
“是,主子。”无双领命而去,几个飞跃,消失无踪。
九月被点了穴,一动也不能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无双离开。
她瞪着通红的眼,倔强的对上面瘫王冰冷的眸子,“我对你失望透顶极了,你压根不知道我对妙音坊付出了多少心血,你说让我断了就断了,你怎么不直接拿把刀来把我断了?”
“本王全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行,那你就说说,你这样霸道无理,又是怎么个为了我好?”
“妙音坊与外族势力有纠葛。”
“嗤......外族势力?你怎么不直接说妙音坊与外星人有纠葛?”九月没好气回嘴。
君夜凉眉心不可察地拧了一下,“你不信本王的话?”
“咱们彼此彼此,半斤八两。”
“本王何时不信过你?”
“你把自己的意愿强迫性地附加在我身上,就是一种不信任的表现。”
“本王是为了你好。”
“不需要。”九月一口回绝,然后恶狠狠地威胁起来,“你最好让无风把我的穴道解了,否则,我会记恨你一辈子,这个什么破凉王妃,我也不当了,你爱找谁演戏就找谁演戏去,本姑奶奶恕不奉陪。”
君夜凉的眉心,皱得更深了。
这该死的女人,他的好心,在她心中,全成为驴肝肺了?
妙音坊是宫洛风的落脚点,里面藏了多少东汉王朝的探子,他无法深入查明。
这女人如此不知深浅的混在妙音坊中,迟早有一日会成为宫洛风的棋子,甚至,质子。
如今,容止也掺了一脚进来,这滩水,早晚都会混。
倒不如让小九及时抽身,与妙音坊划清界线,他日撕扯起来,小九就是宁九的这层身份,才不会被人揭开。
“无风,你赶紧的把我穴道解了。”
“无风,将她哑穴封了,让她在外面站到愿意妥协为止。”君夜凉的声音中透着疏冷。
“是,主子。”
“你......”又来老一套,一言不合就封穴处罚。
无风隔空一指,及时掐断了九月尚未出口的叫嚣话。
九月成了哑巴,脸色霎时变得难看而委屈。
她就不明白了,刚才还好端端的,面瘫王怎么能说变脸就变脸?
她好不容易才经营起来的一个产业,难道就要这样流产了?
不,她不要,她不甘心。
面瘫王他凭什么?
昨天才因为神仙哥的无情而失望,今天又因为面瘫王的强势无理而失望。
这两个人是她穿来古代后,与之纠葛最深的两个男人,可偏偏又是这两个男人,都让她失望到了极点。
君夜凉呆在殿门外,呆了很久,一直到无双回来回复,已经将那小厮送走,君夜凉这才任无风推着入了内室。
九月不能动不能言,心底的火气却是一团团,不停的往外冒。
各种憋屈、委屈,让她原本就泛红的眼圈,变得又酸又涩起来。
她努力忍着,将眼泪逼回去。
哭有什么用?哭就能让那块大冰山妥协了?哭就能让自己解了穴飞出凉王府去?
既然知道哭没用,还掉这些没用的眼泪做什么?
她决定了,她宁九月要跟君夜凉划清界线,陇月一醒,马上就跟陇月一齐回驿站住。
这个什么狗屁凉王府,她再也不要住下去了。
这个什么狗屁凉王殿下,谁爱伺候谁来。
寝殿内室,无双与无风承受着各种冰冷刺骨的寒意。
君夜凉很安静的垂着眸,不知道在看些什么,就是这种安静,令原本就清冷的他,增添了几分阴鸷。
“本王全是为她好,她却连句解释都不愿听?还要记恨本王一辈子?”
君夜凉终于开口,声音冷到了极致。
“主子,王妃正在气头上,闹些脾气也是可以理解的。”无双嚅嚅接话。
“她这是闹脾气吗?她这分明是要跟本王翻脸。”
“......”
“她那捋不平的毛刺,本王今日就将之全拔了。”
“......”
“她若还想出府去妙音坊,将她绑了,束在府内,就算是她记恨本王,本王也要掐断她与妙音坊的关系。”
“主子,这样真的好么?”无双硬着头皮开口。
“有何不好?”
“属下虽不知如何讨女孩子欢心,但主子的手段如此冷戾,结果怕是会适得其反。”
“本王如何手段冷戾了?”君夜凉的声音很冷,冷得几乎就要将寝殿变成冰窖。
无双无风:“......”
王妃被点了穴道,不能动不能言的站在外面,这还不是手段冷戾?
“她今日若不松口,承诺与妙音坊划清界线,本王便让她在外面罚站一日。”
九月不知道在外面站了多久,太阳已经高高地挂在了天上。
她方才一顿气愤过后,立即开始尝试用精神力将穴道冲开。
凝神静气,控制精神力随着血液流遍全身,在感觉到阻碍时,大概知道那里便是无风点穴的位置。
于是,一下又一下的开始冲撞穴道,每冲撞一次,全身都会感受到一种酸软麻涨的痛感,就像保持一个姿势久了,那种血液流通不畅的坑爹感觉。
可是,为了自由,为了她的妙音坊,无论多难受,她都努力忍着。
终于,在太阳又往西偏了一点的时候,九月脸上,已布满密密麻麻的汗水。
她抬了抬手,又蹬了蹬脚,最后,试着小声滴咕了句,“本姑奶奶不干了。”
九月朝着寝殿大门竖起大拇指,然后,一点点往下倒。
在做完挑衅的姿势后,转身,朝前狂奔起来。
谁知,才跑了几步,一个黑影就轻飘飘地落在了她面前,让她不得不及时刹住脚,避免撞上挡道的人。
“你是谁?拦我做什么?”倒血霉了,费尽心思才解了穴,又不知从哪个旮旯里跑出这么号人来。
“朱影,奉主子命令,看守王妃。”
九月差点没把一口老血,直接喷到朱影脸上,感情她刚才的费尽心思,全是白费?
“小九,你本事见长了?”居然还敢自行冲开穴道,偷溜出府。
君夜凉出现在殿门处,坐在轮椅内,一脸阴鸷孤冷,这女人,拿他的警告,全当作是废话么?
“是,我是本事见长了,我告诉你,你绑不住我的,除非你不眠不休的盯着我,否则,我总是会寻着机会出府的。”对面瘫王的不满,九月嗤之以鼻。
“还有,腿长在我脚上,我想去哪就去哪,有本事,你把我腿砍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