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爆发

第109章 爆发
“陇月,陇月......”九月开始拍陇月的脸,不管用,她又开始摇晃陇月。
子樱子箩见状,都急了,一个个拼了命的护在九月身边,挡住那些带着目地靠近的人。
“小九......”君夜凉心一紧,恨不能向前将她护在怀里。
只是,他不能。
他若动了,怕是,这滩水会更浑,他与小九,会更难脱身。
“凉王殿下,陇月......陇月她......”
君夜凉看着眼圈泛红的九月,紧揪成一团的心,生了一股强烈的难受感,这女人,他见惯了她各种闹腾与无理、强势,却从未见她,这般柔弱的一面。
“主子,人太多了,那些人与平常百姓混在一起,属下无法分辨。”无双开口。
“柳小姐自尽的那一刀,柳将军怒吼的那一声卸甲归田,都引来了百姓对王妃的仇视,这......”无风一直皱着眉头,“是不是要让影......”
“无风,你去查看陇月公主的伤势,若有必要,将本王的灵药让她服下。”君夜凉冷声斥断无风的提议。
无风的额眉却是皱得更深了,“主子,灵药......灵药可就只剩两颗了。”
自家主子的药中,添了一味平常找不到的药引子,若是没了这灵药,主子再耗尽内力,可就真成了废人。
“无需多言,快去!”
“是,主子。”无风从怀中掏出个瓷瓶,转身快速几步,来到九月身边,蹲下,将药递了过去,“这是救命的药,先喂陇月公主服下。”
九月慌忙将药接过,喂入陇月嘴里。
“这药真的能救命?陇月是不是不会有事?”
“照理说,是这样的。”
“那就好,那就好......好......”那个好字还哽在喉间,胧月瓷白的皮肤就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寸寸转黑。
“不好,陇月公主这是中毒了,她伤在哪?”无风脸色大变。
九月闻言,连忙将怀里的陇月翻转过去,望向她被匕首刺中的后背,那里,鲜血还在往外溢着。
九月将伤口周边的衣料撕开一条小缝,入眼,不是白嫩嫩的皮肤,而是,早已经被黑气弥漫成黑色的皮肤。
九月的心,也跟着陇月身上的黑气一点点转凉。
无风起身回到自家主子身边,将陇月的伤势说了一遍。
“无风,你马上带陇月公主回府,令人去请毒仙婆婆。”君夜凉冰冷开口。
“主子,万万不可,这些百姓当中,若是藏了对主子有祸心的人,属下走了,只凭一个无双,如何能护得住主子?”无风不肯。
“本王的命令,你敢不从?”君夜凉身上的气息陡然一变。
“主子见谅,恕属下冒犯,在主子与陇月公主之间,属下就算抗命,也要选择护住主子。”无风行了个礼,再度回到无双身边,抵抗试图靠近的百姓。
君夜凉气极,却又无能为力,整个人颓败的坐在轮椅中,双拳紧握,指骨捏得咯咯作响。
他不能暴露自己,这种情况,他如何如约定好的那样,有他在,没人可以伤害到小九?
君夜凉伸手,按在九月正在颤抖的肩上,“小九。”
九月吸了吸鼻子,将所有的酸涩都压了下去。
“子箩,你来抱住陇月,不要让她呆在冰凉的地上。”
“星月公主。”子箩闻声,折到九月身边蹲下,从九月怀里接过陇月公主,“该怎么办才好?陇月公主她......”
相比于子箩担心陇月公主,子樱更为担心慢慢起身的九月,”星月公主,您......”
九月起身,站得笔直,她看了眼陇月已经被黑气盈绕得面目全非的小脸,最后将目光落在四周乱成一团的百姓身上。
害陇月变成这样的人就藏在这些人里面,她明明离得那么近,只要她再强一点,就能将人揪出来......
对,她还有精神力,玄幻小说当中,精神力是一种可以掌控人意识的能力。
今天将场面弄乱的人,她一个也不会放过,一个也不会!
九月将双手紧握成拳,闭上眼,沉心,静气,将精神力全部调动起来,忽然,有一股可怕的力量,突兀的缠上了她刚集中成一团的精神力,两种力,相互碰撞,相互交溶。
她的头,顿时就像气球,被充满了气,鼓鼓涨涨的疼了起来。
“嗯......”九月发出一声闷哼,嘴角溢出丝丝血迹。
她的身体开始无意识的颤抖,识海中的两团力拧成了一股,接着,那股力顺着血液流遍她的全身。
九月感觉,她现在充满力量,那种力量,绝对能让她震住在场所有无抵抗的人。
“小九......”
君夜凉看着九月嘴角的那丝血痕,心底莫名害怕。
他不顾一切凝聚内力,伸手拍向她的丹田处。
“主子......”无双无风顾不得其它,立即张手挡住自家主子的动作,不让外人瞧见。
只是,君夜凉的掌风未到,便被莫名的东西挡了下来。
他拧眉,不甘心的又试了几次,每次都是即将触碰到她的丹田,都会被挡在半指开外。
君夜凉眸光一凝,眉头彻底蹙了起来。
这女人,到底在做什么?
子樱更是被九月的样子吓得掉下了眼泪,“星月公主,公主......”
九月听不到任何声音。
咬紧牙关,控制着全身爆涨的力量,蓦地双眼一睁,两道精光随之而出。
“你们都给我闭嘴,住手......”
随着这声震天动地的冷斥,九月身上的所有力量像是找到了发泄口,尽数涌出,以一种压倒性的气势,无形中控制住了所有没有内力抵抗的平民百姓,一个个,像是被定身了似的,还保持着被定身前的动作姿势,而那些有内力之人,全都无所遁形,显露在君夜凉一行人面前。
无双无风夸张的张大了嘴,久久没有合拢。
子樱子箩更是连眼泪都忘了去擦,整个人呆呆的,像看怪物似的看着自家公主。
九月只觉得浑身一轻,脑子里的疼痛如潮水般褪去,一种从未有过的超脱感在大脑深处形成,那感觉,像是精神力又往前迈了一步,大脑中形成了一片识海似的。
“小九。”君夜凉滑动轮椅上前,一双手将九月的手紧紧裹在掌心。
“凉王殿下,没事了,我护住了你,也护住了自己的场子。”
原来人在特别绝望的时候,精神力会爆发成这样。
“小九,方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九月摇了下头,心里却在流血,她是护住了面瘫王,却没有护住陇月......
那种可能失去陇月的心痛,竟让她感觉痛不欲生。
“小九。”君夜凉心疼。
九月眯了眯眼,头有点晕,甩了甩头,眩晕感却越来越强,她大概知道,是精神力使用过度的后遗症,除了补眠,没办法马上治愈。
“那些还有意识的人,应该全有内力,他们……全是坏人!”
强撑着说完,九月身体一歪,准确无误的倒入面瘫王怀里。
君夜凉坐在轮椅中,抱住九月,“无双,把这些人控制住,送官府,定要查出下手刺杀陇月公主的歹人。”
“是,主子。”
“无风,打道回府,将陇月公主带回王府。”
“是,主子。”
临走前,君夜凉冷冰冰的看了眼柳将军,目光沉沉,散发着股慑人的寒意。
他在告诉他。
他现在非常生气。
柳将军有些害怕,回避似的错开君夜凉望过来的冰冷眼神。
这一局,他赌上了柳家,赌上了名声,还是输了。
茶楼上,容止已然起了身,站在窗前,神色冷峻的看着城楼处的骇人一幕,“这是什么功法?”
“我以为她不过是一介平常女子,连内力都没有,却没想到,她竟然藏了这等本事。”
“看来,以后我们要注意的人,不仅仅只是一个凉王殿下,还多了一个凉王妃。”
容止嘴里的凉王妃三个字,让隐在暗处的男人眉头一紧,“戏已唱完,我先走一步。”
容止冷峻的脸蓦然一松,淡淡笑了声,“今日一别,怕是好一段日子见不着了,你放心,这京城,我帮你盯着。”
“嗯。”
男人一走,容止也没了要呆下去的意思。
正准备起身离开,一身黑色劲装、黑巾蒙面的黑羽却出现在了包间里。
“少主。”黑羽的声依然嘶哑,却隐隐带了丝疲倦。
“你回来了?”容止诧异了几秒,一张阴柔的脸,渐渐生出股与往常不同的戾气,“下到迷雾森林了?”
“不负少主所托,赶在景龙帝的人前面下到迷雾森林了。”
“可有何发现?”
“少主。”黑羽凑近了几步,小声开口,“星月的确死了,还被人埋了。”
“交还密匙的星月死了?那现在的星月公主又是谁?”容止皱了下眉。
“尸体腐坏不严重,属下确信,死了的与现在的星月公主生得一模一样。”
“密匙呢?”
“不在那人身上,周边都寻过了,一无所获。”
“她既被人埋了,必定是有人赶在我们之前下到了迷雾森林。”容止深呼了口气,压下心底所有不解。“埋她的人没有声张,未必会是我们的敌人,吩咐你的事,可有办妥?”
居然会出现两个星月,一死一活,到底哪一个是真?哪一个又是假?
“属下已将那人重新深埋,并且做好了掩护,假的密匙与假的尸体都安置在了另一处,景龙帝的人若是下到了迷雾森林,定能发现假密匙。”
“好!辛苦了。”
“属下还查到,星月前往迷雾森林与少主对接密匙前,与隐藏身份出京办事的二皇子曾在十里亭内邂逅。”
容止眯了眯阴鸷的眸子,“还有这种事?难怪......”
难怪在宫宴上,他会要求自己将星月公主引去赏芍药,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