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吃醋

第103章 吃醋
君夜枫的话,像座大山,重重的压在九月身上。
那日在太子府的意外失身,的确是她神志不清先抱了他。
可他怎么能当着面瘫王的面,就这样赤果果的说出来呢?
“星月公主,我还是想求娶你,你......”
“停!”九月伸手,做了个叫停的手势,“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恰好,我也有几句话想跟你当面说清楚。”
“是在此说?还是另寻他处?”
“去那边。”九月朝更偏僻的一角指了指。
“好!”
君夜枫应了声后,径自抬脚往那处走了过去。
九月望着君夜枫的背影,重重拍了下自己脑门,造孽呀,扑了个男人,就像挂了颗定时炸弹在自己身上,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炸,郁闷。
将手里的伞柄递向面瘫王,“给,我去跟二皇子说几句话就回来。”
君夜凉黑着脸,连手带伞柄,尽数握在了自己掌心,“不许去。”
“凉王殿下,请你把自己的大男子主义收一收哈,有些话,我真的要单独跟二皇子说清楚,不然,我总觉得自己欠了他点什么。”
“本王记得,你说过你与他并不相识。”
“我......哎呀,是人就会有秘密,我有我的秘密,你有你的秘密,我又不是你的谁,为什么要把自己所有的秘密都说给你听?”
“本王说不许去,就是不许去。”
“给我个理由。”
“本王不许。”
“......”九月无语的看着面瘫王,半晌才开口,“你不许是你的事,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吗?”
九月瞟了眼君夜枫所在的方向,那货已经走到了角落,正灼灼的盯着她,虽然没催促,但她知道,君夜枫在等她。
用力甩了甩面瘫王的手,却连一个手指头都没挣脱出来,九月急了,“你赶紧松手,都这么大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似的,我又不是你的糖果,你拿在手里里就是你的。”
“如今,你连本王的话也敢忤逆了?”君夜凉狠狠蹙了下眉,加重了十指的力道,这该死的女人,怎么敢当着他的面去跟别的男人私会?
“你讲点道理好不好?我哪有忤逆你了?我刚才不是好生跟你商量呢嘛?是你在无理取闹。”
“本王哪有无理取闹?”
“你哪里没有无理取闹?”
“本王就算无理取闹,也不会比你忤逆本王的意思更为无理取闹。”
“呵,我忤逆你的意思就是无理取闹了?你还说你不是在无理取闹!”
“既然你认定本王是在无理取闹,那本王就无理取闹给你看,不许去就是不许去,你若敢去,今晚回府便圆房。”
“你看,你终于承认自己是在无理取闹了吧?”九月得意的挑了下唇,正想为这场口舌之战的胜利大笑三声,忽然想起吵架的目地,唇上的笑,瞬间沉了下去,又开始奋力将自己的手往外扯,“凉王殿下,你赶紧放开我,我就是去说几句话,并不影响我跟你之间的作、戏。”
最后的作戏两个字,是九月前倾着上半身,凑在面瘫王的冷脸前压低声音说的。
“你背着本王去与他说话,本王怎知道你有没有说什么影响我们之间作戏的话?”
“我保证。”
“本王不信!”
“这么说,无论我怎么求你,你都不会放我过去跟二皇子说话了?”
“嗯!”
九月眯了下眼,MD,拼了,既然在口舌上争不出个高低,那她就整个美人计。
这个想法一在脑子里形成,九月立即将脸又往前近了几分,主动吻上了那张薄凉的唇。
君夜凉全身一紧,脑子里顿时空白了。
两人的亲密举动,全被伞部遮住,外人只能大概看到两人挨得近,却看不清两人正在上演着什么戏码。
九月也只是将自己的小嘴贴在面瘫王的薄唇上,一动也不动。
她能感觉到,面瘫王已经被她这主动的一吻,撩得有些呼吸加快了。
君夜凉并不满足于只是触到九月的唇,下意识伸手想要去揽她的腰,却不料,他的手才刚松开,方才被他紧紧握在掌心的手就马上抽了回去,连带着,那主动献上来的温唇也消失不见。
君夜凉冷冷盯着早已经趁机跳出三步外的九月,“小九。”
九月将伞往面瘫王方向一扔,“乖乖等着,我说几句话就回来。”
“你会后悔的。”
“我只知道,如果今天我不跟二皇子说清楚,让那件事一直拖下去,我才会超级无敌的后悔。”
君夜凉接住伞,气得脸色发白,这女人,真该死!
他就不该处处容着她、让着她。
九月一步步朝着君夜枫走去,哪里还有多余的心思去想面瘫王会不会气到跳脚,她现在只想把太子府发生的事跟君夜枫说清楚,大家都是成年人,睡一觉,没感情,硬生生结合在一起,只会把余生都过得凄凄惨惨。
到了君夜枫面前,九月牵强的朝他笑了下,“那个......二皇子,我知道是我先抱了你,强迫了你,但是......一个巴掌也拍不响不是?我抱了你,你也没推开我呀。”
“嗯!”
“这不是重点。”九月赶紧挥手摆了摆,“重点是,虽然你是我来商罗王朝见的第一个男人,但是,在看到你真实的样子与性格后,我对你没有感觉,说狠一点就是,我不喜欢你。”
“感情之事,向来都是婚后培养。我愿意等你接受我。”君夜枫并不退让,眼前这女人不止神秘,还是金淄国的公主,若是能求娶到她,在父皇面前,他又会再进一步。
“不不不,我们的思想观念不同,我想嫁的人,一定要是我喜欢的,并且,他要比我自己更喜欢我。还有,我对三妻四妾十分厌恶,我以后的相公,一定要只守着我一人,我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
“老三会给你这些?”
“我们就是......呃,会!”九月敷衍了一句,小心抬头瞥了眼天,说谎话不会遭雷劈吧?
“你信了?”
“为什么不信?”
君夜枫眉心深皱,漠然的脸更沉了,“如若那日我留下了你,今日,是不是都将不同?”
“那日?”九月暗自嘀咕了一句,那日是指哪日?出迷雾森林的那天?或者是,两人滚床单的那天?
“如若那日我便揭了面纱让你瞧见我的样子,如若那日我便告诉你我姓什么名谁,今日,是不是又会不同?”
“二皇子。”九月清了清嗓子正色道,“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如若,所以,我们之间,败给的不是如若,而是,我对你没感觉。”
“原本我还想,你若愿意跟着我,明日我便带你一同去川北。”
“我不愿意。”
君夜枫紧了紧拳头,不甘心的伸手擒住了九月的手腕,“老三有什么好的?你若是要为自己的国家着想,我比他更为合适。”
“二皇子。”九月用力地甩开君夜枫的手,对这人的感觉是越来越差了,以前他还是神仙哥的时候,也不像他现在这样缠人跟思想龌龊。
“我必须得提醒你一句,我这个人,感情跟家事国事,向来都是分开的,我不会为了某些利益而让自己的感情蒙灰。”
“你能确信,老三在利益与感情面前,选择的会跟你一样?”
“你呢?假如说,你父皇想封你为王,但前提是要杀了我,你会选择杀我?还是会选择放弃王位?”
“我绝对不会让那种情况发生。”
“行,那你跟我来。”九月轻笑了声,抬脚折回面瘫王所在之处。
君夜凉脸色极其冰冷,“你还舍得回来?”
九月被面瘫王冷冷的质问冷得暑意全降,挤出抹讨好的笑,“我都说过了,只是过去说几句话,如果我不回来,你还不得让无双无风追到天涯海角的把我逮回来?”
君夜凉抿唇不语,冰冷的目光落到了九月身后的君夜枫身上。
“好了,我现在要很认真的问你一个问题。”九月收起笑,认真开口,“凉王殿下,假如你父皇想封你做太子,但前提是要杀了我,你会选择杀我?还是会选择放弃太子之位?”
“本王宁负天下人,独不愿负你;宁失天下,也不愿失去你。”君夜凉未曾考虑过,随性而言。
九月知道面瘫王这是在配合作戏,自己也配合着扬起个超幸福的甜笑,“就是,宁可跟心爱之人在家暖被窝,也不要去操心那些虚无缥缈的天下大事,真要爱一个人,那个人便是天,便是地,便是天底下最大的大事。”
九月说完,偏头望向君夜枫,“二皇子,你问我凉王殿下有什么好的,我想,方才凉王殿下说的话便是最好的答案。”
君夜枫怔了怔,“来日方长。”
“来日的确方长,本王与小九,定能经得起时光的沉淀,你怕是没有有机可趁的时候。”君夜凉冷傲开口。
君夜枫闻言,沉寂的脸一黑,转而又恢复原样,“我明日出发去川北,父皇已许诺,由我带那些战败的奴隶前往。”
君夜凉听到战败的奴隶这几个字后,握住伞柄的手蓦地一紧,一双冷眸寒意不减的落到君夜枫脸上,“你说这些给本王听,是来恶心本王的么?”
“你若认为是,那便是。”君夜枫挑了下眉,避开君夜凉的目光,偏头望向九月,“如此,便告辞了。”
“再见。”九月朝君夜枫挥了下手,“虽然我们不可能,但还是希望你一路顺风。”
“嗯!”
君夜枫点了下头,转身离开。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