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张扬的男人

第98章 张扬的男人
掌柜接过玉饰,脸色瞬变,“不知姑娘与宁小哥是何关系?”
“那是我同胞哥哥,如今他不在,把玉饰给了我,我自然能代表他。”
掌柜的几步上前,将玉饰恭恭敬敬地还给九月,“让姑娘看笑话了,今日都是小的办事不力。”
“行了,这些一会再说,店里有多少伙计?全给叫出来,把这些脏东西赶出去。”
“店里只有两名伙计。”掌柜朝一旁招了招手,两名伙计立即上前对着九月行礼问好。
九月扶了个额,两个伙计加上一个掌柜,也只有三人,想把那些个渣渣赶出去,怕是有心无力。
“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让人来把这家店给封了。”容芷瑶伸手指向九月,“若是你磕头向我认错,我还能发发善心饶你一命。”
“嗤!”九月笑出声,“你们这些人,可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你......”
“我告诉你们。”九月打断渣女的话,伸手指向那些平常百姓家的姑娘们,“或许人的地位有高低之分,但人格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这些姑娘,虽然出身平常,但你们别忘了,国以民为本,君以民为本,史以民为本,若是没有这些你们瞧不上的平常百姓,你们如今的富饶舒适生活,从何而来?嗯?”
店里的姑娘们被九月一席话说得热血沸腾,一个个都挺直了胸膛,怒目望向那两名轻贱人尊严的官家小姐。
“陈二,去报官,我要把这家黑店端了。”容芷瑶哪管九月说了什么,她只知道她被人打了脸,若是不讨回来,她以后还怎么做人?
“呵!”九月冷笑一声,“智脑,把这两个不长眼不长心的女人衣服扒了,只留最里面那层亵衣。”
“是,主人。”
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容芷瑶与曾初柔身上的衣服瞬间消失,挂在衣袍上的那些值钱的东西纷纷坠地,衣袍却是踪影全无。
静默!
静默!
然后是冲破天际的两声尖叫。
“啊.......”
方才还嚷着要下人去报官的渣女,瞬间扒了丫环的外袍披上,转身跑出了首饰店。
九月这才拍拍手掌,对掌柜开口,“将店里收拾好了,让想买首饰的姑娘们继续挑,别因为一些个脏东西,扰了店里的正常营业。”
掌柜吩咐两名伙计收拾,自己却犹豫着小声开口,“姑娘还是躲一躲的好,那两个官家小姐受了如此羞辱,定然不会放过姑娘的。”
“不怕!”九月沉思了几秒,将手放到袖袍里,“智脑,送瓶好酒出来。”
“是,主人。”
从袖袍里将酒拿出来递到掌柜手里,“你速去肃王府里,将这东西交给肃王,然后把店里的情况给他说说,他自然会将此难化解掉的。”
掌柜的虽然疑惑,但还是拿了酒,以最快的速度朝肃王府奔去。
送走了掌柜,九月特意挑了个发簪,来到被打耳光的姑娘面前,“这个送给你,小店让你受了委屈,这个就当做是赔罪,还望姑娘忘却方才的不快。”
“可是......方才姑娘替我出了口郁气,又教会了我等挺直腰杆做人,这份礼,我实在是受不起。”
“就当作是我送给你的,别给自己压力,大大方方地收下,以后,想要买首饰了,只来我们妙钗坊买就好啦。”九月直接将发簪塞入姑娘手里。
“谢谢。”
“谢谢!”别的姑娘们也都纷纷真诚道谢。
“该说谢谢的是我,若不是你们,小店也不会如此火爆受欢迎。”九月有些不好意思,说起来,也只有在与这些平常人相处的时候,她才会觉得真心的舒服。
很快,首饰店又恢复了刚才的热闹平和。
挑首饰的挑首饰,结账的结账。
陇月与子樱子箩各挑了好几样,九月都照卖价掏钱买了,银票数额太大,还是一个伙计跑去钱庄帮她换了碎银子与小额银票。
正打算打道回府时,掌柜的回来了,因为来回奔波,他身上跑出了一身的汗。
“姑娘,老王爷很是高兴,答应将这事揽下来了,还问此酒是从何而来的。”
“你是如何答的?”
“小的说,这酒是小店老板珍藏的,并未提到姑娘。”
“你很不错,好好干,我会让杜姐给你加月银的。”
“多谢姑娘。”掌柜一听月银会涨,乐得直搓手。
九月将陇月送到了驿站,看了眼天色,离晚膳时刻已经不远了,“陇月,姐姐知道你身上的钱并不多,这些给你,想吃什么想买什么都别省着,若是不够了,再来找姐姐要。”
她抽了张银票给陇月,陇月喜滋滋的接过,“姐姐最懂陇月了。”
“这些天,姐姐可能会被一些事缠身,凉王殿下又是个不愿靠近女人的主,你来凉王府不方便,姐姐若得空,定会来驿站瞧你的。”
“陇月都懂,姐姐快快回去吧。”
“嗯,那我走了。”九月不舍的摸了下自家萝莉妹妹的脸蛋,“在这不比家里,你自己当心点。”
“知道啦,姐姐可真是越来越像母妃了。”
九月笑了下,转身离开。
在即将走到凉王府时,迎面奔来一个男人,垂着头,步伐发虚,一手捂着左胸,有血正在一滴滴往下掉。
男人或许是有些心不在焉,没瞧到九月,两人一撞上,顿时纷纷倒地。
九月将面纱斗笠端正戴好,从地上爬了起来,“喂,你走路不带眼睛的呀?”
男人用染了血的五指撑在地上,艰难地站了起来,当看到九月后,一双桃花眼顿时往上挑了一下,居然是她?
“看你受伤,这次就不跟你计较了。”九月揉了下被撞得发疼的肩膀,从袖袍里掏出了块手帕递了过去,“呐,给你,你这伤不浅,最好还是先把血给止了。”
男人邪邪的咧嘴笑了,还朝九月抛了个媚眼过去,“姑娘倒是个会怜香惜玉的主。”
“嗤!”九月被男人的话惊得差点没笑掉大牙,正眼望向男人,然后,瞬间瞪大了眼睛,眼里直冒星星,“美男呀美男。”
“怎么?小爷把怜香惜玉四个字用在小爷身上,没错吧?”男人得意地昂了下下巴。
“没错没错。”九月眨巴眨巴星星眼,男人虽然受了伤,看起来有点狼狈,但那张脸是真的俊呐,特别是那双桃花眼,放起电来足已将人电晕过去。
“小爷记住你了,你这姑娘有点意思。”男人不客气的接过手帕,捂住受伤的左胸,另一只手,从腰间拽下一个玉牌扔向九月,“这是小爷的信物,只给感兴趣的女人。”
那玉牌朝着九月飞了过去,逼得她不得不伸手接住。
“喂,你......”
男人忽地逼近九月,凑在她颈间嗅了一下,“小爷记住你的味道了,下次再见,再看你长得如何。还有,这信物,小爷只给过你这一个女人,今晚可别乐得睡不着哟。”
“......”
在九月怔神的那几秒,男人已经飞身离开,只在路面上留下星星点点的血迹。
九月伸手摸了摸脸,妈蛋,脸居然被那货撩得滚烫滚烫的。
她果然还是个腐女,对帅哥天生没有抵抗力,一瞬间,觉得给刚才那帅哥身边若站上面瘫王,画面定是极美。
再加上,那个性格张扬的男人,貌似也不遭她讨厌。
将玉牌收入空间,从后门进入凉王府。
刚一到寝殿,便看到老王叔坐在殿门外,一头长发散披在肩上,看起来似乎是跟人打了一架。
九月还在疑惑,一直负责在暗处保护她的无风倒是先一步现了身,朝老王叔奔了过去。
“老王叔,有人闯入凉王府了?”
“嗯,不过,我虽上了年纪,却也还是不辱使命,将来犯者赶了出去。”老王叔咳了一声,蓦地又笑咪了眼,“那小子武功不弱,吃了我一剑,在我身上也没讨到好处,放心,我没给王爷丢脸。”
“是刚才那人?”无风收了大大咧咧的心,忽地想起了刚才在府外与九月撞上的那个男人。
“见过了?”老王叔由无风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你护在此处,趁着我脑子里还有那人的样子,去将他画下来,王爷回来后由他定夺。”
“好!”
听了两人的对话,九月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
感情刚才那男人不止是美男,还是个来踢馆子的!
“凉王殿下出门了?”九月发问。
“呃......”老王叔怔了一下,“他由无双陪着出去走走,一会便回来。”
“喔,老王叔,你看起来有些不太好,快快去歇着吧。”九月跟老王叔告了别,进入寝殿,打算躺会,陪陇月玩了大半天,身体有点吃不消了。
哪知刚一躺到榻上,她便睡了过去。
君夜凉回到凉王府时,又坐上了那掩人耳目的轮椅,由无双推着。
“主子,有人来犯。”守在殿外的无风开口道。
“老王叔一切安好?”
“老王叔没受伤,来人伤了。”
“本王先去瞧瞧小九,你将老王叔请到书房。”
“是,主子。”
无风领命而去,无双将自家主子推入寝殿。
才刚入寝殿,君夜凉立刻就瞧到了床榻上睡得正熟的女人,睡相不是太好,没有一丝优雅的气质。他挥手制止无风推动轮椅,呆在原地静静地看了一会儿,“随本王去书房,让小九再睡会。”
“是,主子。”
无双将自家主子推到了书房,老王叔与无风都在。
“给,这是那人的画像。”老王叔将手中的一幅画递了过去。
君夜凉接过画仔细看了片刻,一双冷眸,蓦地放出两股比千年寒冰更为冻人的光,“是他?”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