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毒发

第88章 毒发
九月郁闷得直想粗鲁的飙几句脏话。
比衰,谁能比得过她?
忽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即翻身,将面瘫王压在身下,伸手紧紧揪住他的衣襟,“好啊你,表面看着像个神仙,不沾人间烟火,无情无欲无求的,原来肚子里一窝坏水,说,我的密匙呢?你拿个假的宝盒出来,是不是想把我的密匙骗走?”
君夜凉一动不动,唯有冷眸中的瞳孔狠缩了一下,“你见过宝盒?怎么能确认昨天本王给你的那个宝盒是假的?”
“我当然见过,要不是因为宝盒,我才不会来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要车没车,要地铁没地铁,跟这里的人谈人权,就像对牛弹琴......呸,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的密匙呢?”
“本王倒是想见识见识父皇一心想寻的密匙,不过,那东西发出阵蓝光后,凭空消失不见了。”
“你以为是神话故事啊?还凭空消失不见。”九月没好气的剐了眼面瘫王,却暗自问智脑,“密匙回空间了?”
“是的,主人。”
听到智脑肯定的回答,九月暗舒了口气,脸色却不改,一如刚刚的怒气冲冲。
密匙是她的,一定要把戏演好,咬定密匙不见了,否则,以后面瘫王肯定还会盯着她不放。
“小九,你凭空取物的本事,莫非也是神话?”君夜凉反呛。
九月动了动唇,结结巴巴的解释,“你......你又没去过异域,像我......我这样凭空取物的本领,异域的人大多都会。”
“是么?”
“当然是!”九月理直气壮起来,想要骗别人,必须先把自己骗倒。
“你手中的密匙从何而来?莫非,你就是容止嘴里所说的凉国余孽?”
九月嘴角一抽,松开紧紧抓住面瘫王衣襟的手,顺便挤出抹讨好的笑,帮他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凉王殿下,咱们是什么关系呀,未来老公老婆的关系,刚才大水冲了龙王庙,是我的不对,关于密匙,其实是我捡的,在迷雾森林里,真的,我不骗你,所以,看在我是未来凉王妃的面子上,你一定要帮我把这件事隐瞒住。”
君夜凉不语。
九月用嗲嗲的声音撒娇道,“求求你了,嗯?”
“答应你可以,你必须要告诉本王,为何会认定宝盒是假的?”
“哎,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那你也要答应我,以后得到真的宝盒,一定要借我用一用。”
“好!”
得到肯定的回答,九月郁闷的心情总算爽快了一点,“其实很简单,只要是真的宝盒,跟密匙合二为一后,击向我的后脑勺,我就会凭空消失,回到我的家乡。”
“小九,你方才是想离开本王?”君夜凉浑身一寒,孤冷无情的眸光,狠狠剐着九月。
九月打了个寒颤,一秒认怂,“我不是想离开你,我是想回家看看,等我把家里的事处理完后,再赶回来,继续帮你挡女人。”
“真的?”
“真的!真真的!”九月默默在心底补了句:才怪。
“密匙之事,本王权当不知道,你好自为之,切记,莫要在除了本王之外的人面前显露。”
“我就算想显露,也没办法显露了呀。”九月强挤了抹苦笑,“凉王殿下,我的密匙真的是凭空不见了吗?它会去哪了?这辈子,我要是找不到宝盒与密匙,就要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呆到老死,救命啊......”
“有本王陪你一同老死,回不回家乡,真的那般重要?”
九月翻了个白眼,“凉王殿下,你能不能别动不动就撩我?”
有本王陪你一同老死?不是同生共死是什么?
如果不是面瘫王说过不喜欢她之类的话,她肯定会被这句话撩得心痒痒。
“撩是什么?”
“撩就是......就是撩妹啊。”
“撩妹又是什么?”
“......”看着面瘫王一本正经发问的样子,九月直想找个地方一头撞死,深呼一口气,两手猛的撑到面瘫王脑侧,挑了个痞气的笑,凑上前去,在离他的冰山脸只有半指距离时停下,“比如说,我现在正在对你进行床咚,这就是撩妹......撩帅哥的招式之一。”
君夜凉点了下头,忽地将头抬头,凑上去,在九月挂笑的唇间啄了一下,“比如说,亲嘴也是撩妹或撩帅哥的招式之一?”
九月抓狂,撑在他脑侧的手一软,整个人趴在他身上,两个小拳头狠狠的砸向床面,一下又一下,“凉王殿下,你妹的,你就知道占我便宜。”
君夜凉如冰山般冷硬的脸,忽地起了抹暖暖的弧度,不过一瞬,那弧度又恢复如初,唯有狂跳不止的心,证实他此刻的心情的确甚好。
吃完饭,九月装睡,实则是神识进入了空间。
“智脑,密匙是你送入空间的?”九月看着呆在角落里,依然泛着幽蓝冷光的密匙。
“主人,不是的,是密匙自己进入空间的。”
“......”难道密匙还会认主不成?
九月将密匙拿在手里仔细查看,发现密匙上除了沾了些她的血外,其它的照旧。
又试着将精神力探入其中,还是被那层防卫给挡了回来。
无奈的将密匙放下,神识回归现实。
面瘫王不让她抽血,她就只能成天成天的跟他睡在一起。
实在无聊得厉害的时候,九月把无双给叫了进来。
“宁姑娘,有何吩咐?”
“你拿个茶杯在手上,先用一段内力护住茶杯。还有,再靠近床榻一些,太远了,我没办法做实验。”
“是!”
无双动作很利索,没问十万个为什么,听话的拿了茶杯,将自身内力降低至一段,“宁姑娘,好了。”
九月眼睛微眯,“智脑,将茶杯收入空间。”
“是,主人。”
无双只觉得有股奇异的感觉在全身蔓延,不过一息之间,手中的茶杯凭空消失。“这......”
“智脑,把茶杯给我。”
“是,主人。”
九月从袖袍中将茶杯拿了出来,笑得合不拢嘴,接着,又将茶杯抛向无双,“这次换二段内力护住茶杯。”
“是,宁姑娘。”虽然不知道宁姑娘在做什么,但宁姑娘跟自家主子都睡一张床榻上了,算是自家半个女主子。
“智脑,把茶杯收入空间。”
“是,主人。”
这一次,智脑再次轻而易举地将茶杯收入了空间。
九月笑出了声,MD,总算是比柳青稚厉害了,下次要是再碰上她,硬碰硬也不用怕了。
一直试验到四段内力,空间的吸力才与无双的内力持平,不相上下。
试验结束,九月把一脸懵逼的无双打发了出去。
“小九,本王的人,用着不错?”君夜凉冷冷的开口。
“你,我都用了,更何况是你的人。”九月耷拉在面瘫王身上的手脚动了一下,像是在提醒他,两人现在的姿势有多暧昧。
“......”
两人一直将这种情况维持到了七日魂发作的日子。
九月在面瘫王睡着的时候,偷偷抽了几管血,服下假七日魂前,将血给了面瘫王,“我毒发后,景龙帝肯定会派人来看,你自己看情况喝血止痛,咱们齐心协力,把这出戏唱好了。”
“不是说了,本王就算疼死,也不愿喝你的血?”
“知道你矜贵,但这种时候,你就别矫情了,给了你,你就收着,我可是要像个活死人似的在床上躺到那道圣旨驾到。”
“本王不是矫情。”他是心疼她。
“得,是我矫情行了吧?”
九月出了寝殿内室,去了外室床榻上。
君夜凉坐在轮椅上,无双无风陪在身侧。
九月看了眼无双无风,“你们家主子嫌弃我的血,你们把他看好了,如果血用完了还没等来那道赐婚圣旨,自己来抽我的血给他。”
“是,宁姑娘。”无双无风皆是很感动。
九月最后将目光落在君夜凉身上,“凉王殿下,解药我给了你,你可别忘了,如果没等来那道圣旨,半月内一定要把解药给我服下,否则,我真的就要死翘翘了。”
“嗯。”
交待完所有,九月将毒仙婆婆给的药服下,然后躺下。
只觉得身体慢慢在变轻,所有感官与意识,像是被一双大手硬生生抽离身体,接着,她眼里,心里,脑子里都是一片空茫,除了还能呼吸外,她身体肌肉都已变得僵硬冰冷。
这样的状态维持了不到五分钟,九月的听觉与意识才慢慢恢复了过来,只是,也只是能听到外面的声音,她现在就连动动手指头都是奢想。
“主子,太子妃携了柳小姐,一同来探望宁姑娘。”无心快步来报。
“来得真快!”君夜凉蹙了下眉,冷眸一动不动地落在床榻上的女人脸上,虽然知道她是假毒发,但看着她没有一丝生气的样子,他的心,仍然被刺痛了。
“主子,太子妃与柳小姐同来,主子也该回寝殿装病了。”
“嗯!无风,你去前厅会会太子妃与柳小姐。”
“是,主子。”
无双将自家主子推入内室,无心与无风转身离开寝殿,去了前厅。
花月容与柳青稚坐在前厅,正喝着小厮送上来的茶水。
“月姐姐,姑姑说的是真的吗?那该死的星月公主真的会命不久矣?”柳青稚话里带了丝笑意。
“青稚,小心祸从口出,这里毕竟是凉王府。”花月容轻斥了声。
“是,我知道了。”柳青稚垂了下头,乖巧可人。

收藏